s 閱讀頁

第四十一章 合作

  男男很快入職了陸氏兄弟。2006年的陸氏兄弟,剛剛把業務重心向影視娛樂上轉移,處於發展的基礎階段,人員配備十分不足,男男雖然擔任商務部的策劃總監,其實卻是個光杆司令,商務部總共就兩個人,一個客戶總監吳勝利,一個策劃總監杜男男。

  陸總為人寬厚,對員工的管理實行的是放養政策。由於公司沒人有經驗指導他們做業務,所以兩個人隻能摸索著前行,一起做策劃,拉業務,還算輕鬆自在。勝利壓抑多年的潛能全部被激發了出來,對工作特別有衝勁和幹勁。男男發現,當年那個沉迷於打牌、看報紙的吳勝利,一旦掙脫了牢籠的束縛,還真有一副要大幹一場的架勢,加上他是北方傳媒大學畢業的,同學、同事、朋友等人脈都在這個傳媒圈兒內,所以勝利開局做得不錯,沒有掉鏈子。

  男男一到陸氏兄弟,兩個人便全力忙馬導的賀歲新片《怒宴》的工作,但這個項目確實挺讓人頭痛的。幾個月談下來,他們發現企業對這類電影的商務合作都不感興趣。

  男男坐在電腦前,呆呆地看著影片的資料,不知道該從何入手。勝利走過來,拍了拍男男的肩膀說:“兄弟,有什麽好的想法嗎?”

  男男歎了口氣,半躺在自己的椅子上說:“真的沒有思路,我現在都無法說服我自己,又怎麽能說服客戶和我們合作啊?”

  勝利站起來說:“來,我們先商量下這個項目的銷售策略吧。”他想了想,“這個項目是古裝題材,本身就很難做商務,而且主題也太灰暗了,宮廷爭鬥,所以與內容結合起來談合作也很困難,看來我們隻能多做地麵活動了。”

  男男托著腮,點了點頭說:“我也是這麽想的,主要還是要靠地麵活動了。”

  勝利沉思了一下說:“你把所有的地麵活動都打包在一起,做一個整合營銷方案,我有個朋友在潤通廣告,明天我們去和他聊聊,看他有什麽意見,也聽聽客戶的需求,然後回來看怎麽改吧。”聽到“潤通”兩個字,男男心中一驚,因為肖逸雲就在潤通。男男打心眼裏不願意跟他見麵,但自己又不好因為這個原因阻止勝利與潤通談業務。更何況,潤通是上千人的大公司,應該不會那麽巧碰到他。

  男男點點頭。他剛準備幫勝利做方案,突然手機響了,拿起來一看,是劉麗。

  “喂,幹嗎?”男男問。

  “你忙嗎?”

  “有點忙,我正在做一個方案。”男男看勝利沒注意到自己,便站起來往外走。勝利並不知道劉麗來北京了,也不知道他們倆在一起了,出於種種考慮,男男不太想讓勝利知道這些。

  “可是我好無聊啊……”劉麗開始撒嬌。

  男男無奈地笑了笑,說:“你看你,讓你找個工作,你什麽都懶得幹,自己在家又嫌悶得慌,你說你怎麽弄?”

  “那你陪陪我啊……”

  “我下班就回家,行嗎?別鬧騰了,我要工作了,一會兒思路斷了就想不起來了。”

  “不要,馬上都中午了,你下午再寫吧。”

  “行了,行了,別鬧了,我掛了,晚上陪你去三裏屯逛街行嗎?”

  “來不及了,我已經到你樓下了,就在星巴克坐著呢。”

  “啊?”男男沒話說了,歎了口氣,抬手看了看表,也11點50了,想了想,說,“那好吧,你來都來了,我們在附近隨便吃點東西吧,想吃什麽?”

  “太好啦!”電話那頭傳來了一聲開心的尖叫。

  男男下樓來到星巴克,看見劉麗正坐在靠玻璃門的地方。他走過去招呼:“走吧,去吃什麽?”

  劉麗一邊站起來,一邊彎腰去拿自己的包,窄窄的短褲包裹著翹美的臀部,好幾個路過的小夥子都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劉麗的P股。男男尷尬地看了看劉麗,等她直起身子,便壓低聲音責怪她:“你以後穿衣服注意點行不行?”

  劉麗好像沒發覺有什麽不對,她展開雙臂,左右看了看自己的著裝,說:“啊,我怎麽啦?”

  “你能不能別穿這種短褲,你自己看看,”男男指了指劉麗的熱褲,“這點布連在一起都沒有手絹大,能遮住什麽?你剛一彎腰P股都快露出來了,不丟人啊。”

  劉麗聽完趕忙捂了捂自己的P股,又使勁往上提了提自己的熱褲。男男一把拽住她的手,“走吧走吧,再往上拉大腿根都露出來了,你說你何苦呢。”

  劉麗撲哧一聲笑了,說:“你還挺害羞啊!你們男人是不是都這樣,別人老婆穿得越少越好,自己老婆最好用長袍子裹起來?哈哈。”

  男男拉著劉麗一邊走一邊接著訓斥:“聽見沒,以後注意點,流氓這麽多,我每天又不能陪著你,出了事誰管你。”

  劉麗撒嬌地說:“好了,我知道啦!你呀,不理解女人,我好不容易減肥成功了,不秀出來都對不起自己那麽辛苦的一年。”說完,甩開男男的胳膊,比畫了一個跆拳道的姿勢,“再說了,我這暴脾氣,誰敢騷擾我,看我不踢死他!”說完抬腿一個高踢,嚇得男男一把將劉麗拉住,無奈地搖搖頭。

  幾天後,男男按照勝利的想法把方案做完了,兩個人商量著又修改了一下,覺得差不多了,才決定下午去潤通談提案。

  打車到了潤通,勝利找到了自己的老熟人,幾個人一起來到了會議室。勝利的熟人把男男他們安頓好後,說:“兩位請稍候,我去請我們老大。”不一會兒,一個戴金絲邊眼鏡的男人走了進來,男男定睛一看,真是怕什麽來什麽,是肖逸雲!

  男男一撇嘴,還真的不是冤家不聚頭。肖逸雲一開始並沒有注意到男男,和勝利寒暄完才轉過頭看到他。肖逸雲也略吃一驚,他還不知道男男跳槽到了陸氏兄弟。但肖逸雲很快就恢複了正常,他笑著握住了男男的手說:“杜男男同學,好久不見,原來你跳槽到陸氏了啊。”

  男男有點尷尬,也趕緊笑著說:“是的肖哥,我剛來沒多久。”

  勝利一看肖逸雲跟男男認識,有點犯迷糊,他指了指兩個人,好奇地問:“原來你們認識啊?”

  男男正在想怎麽解釋,肖逸雲已經笑著說道:“是啊,男男以前在DT,都是廣告圈的,見過麵。”

  勝利一拍手,哈哈大笑起來,說道:“大家認識真是太好了,自己人就不見外了,有事直說。”說完,勝利拉著肖逸雲坐了下來。

  “肖總,這是我們馬導今年即將開拍的一個大製作,”勝利邊說邊打開電腦,把PPT翻到了項目介紹的部分,然後轉頭對男男說,“你給肖總介紹一下項目吧。”

  男男趕忙往前坐了坐,說:“肖哥,這是馬導迄今為止第一部古裝動作大片,您也知道,馬導是喜劇大師,第一次拍這種題材,業界人士和觀眾都非常關注和期待,這也是我們與這部電影合作的基礎。”說完,男男把PPT翻到了影片介紹部分,“在馬導的影響力下,這部電影的男主角是周韻發和吳英祖,女一號是楊芝瓊,美術指導是葉修添,他也是奧斯卡最佳美術指導的獲獎者……”男男把準備好的資料展示給肖逸雲,逐一地把項目優勢講了一遍。

  講完項目,男男看了看肖逸雲,見他目不轉睛地看著電腦,但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男男又看了看勝利,勝利示意繼續,於是他把PPT翻到地麵活動部分說:“基於這個項目,我們公司除了策劃了首映禮,還有一係列的地麵路演活動,比如……”

  “好了,”肖逸雲突然打斷了男男的講述,他坐起身,自己拿過鼠標,快速地瀏覽了一下PPT,翻到了最後一頁,又倒回來,把幾頁核心的內容又看了看,然後問男男,“就這些了吧?”男男點點頭。

  肖逸雲仰起頭,抱著手臂看著天花板,想了片刻,扭過頭對勝利說:“勝利,這個片子,我相信肯定好看,但商務合作,基本沒戲。”

  聽了這話,男男心中一涼,看來是白忙活了。

  肖逸雲示意大家先喝口水,放鬆一下。他自己站起來,走到投影幕布前,又看了看PPT,對男男說:“男男,你翻到影片的信息介紹部分。”男男照做,投影儀投射出影片的基本信息。

  肖逸雲看了看,用手指了指屏幕說:“這是一部古裝大片,而且故事中充滿了爭鬥與殺戮,主題比較灰暗,這與櫻田集團從根本的品牌調性上就不吻合。”說完,他走到勝利麵前,“勝利,你第一次和我合作,可能還不了解櫻田集團的品牌特點,櫻田集團的做事風格你也不夠了解。”

  勝利點點頭,沒說話。肖逸雲又看了看男男,說:“櫻田作為國際性大企業,對品牌非常重視,任何與品牌調性不符的項目都不會做。而作為日本最大的汽車企業之一,”肖逸雲走到會議室的一塊白板前,用手敲了敲上麵的一張紙,“因為曆史的原因,總部對中國市場非常重視,但同時也特別小心翼翼,任何有可能引起誤會的事情他們都不會做。”

  男男欠起身子,看到那張紙上,用紅筆密密麻麻地標出了很多日期:7月8日,8月15日,9月18日……男男明白了,這些都是與日本侵華戰爭相關的日期。他想了想,對肖逸雲說:“肖總,我們這部影片還好,我們的定檔期是在年底12月,不會引起誤會的。”肖逸雲笑了笑,搖搖頭說:“不僅僅是日期的問題,你們這部影片有殺戮和爭鬥,這些都很敏感,別有用心的人搞不好就會借機挑起矛盾。”男男張了張嘴,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了。

  勝利靜靜地聽著,等肖逸雲說完,才笑著說:“肖總果然厲害,問題找得很準確,這個確實是個現實問題。”

  他停頓了一下,對肖逸雲說:“這樣吧,我們先不聊電影了,我們聊聊櫻田集團,看他們最近有沒有新品上市,有沒有營銷計劃,看我們能不能結合這些資源尋找合作機會。”

  肖逸雲聽了,想了想,不緊不慢地說:“新品,今年確實有。”說完,肖逸雲讓秘書拿來了一大摞的印刷資料,遞給勝利,“櫻田汽車今年要出新款‘大帝’,這是資料,你們看看吧。”勝利把資料分發給男男,自己也拿起一份看了起來。

  大家邊看,邊向肖逸雲請教,肖逸雲也都一一作了回答。談到下午4點多,兩人才起身告辭。肖逸雲送他們到門口,又寒暄著說:“你們回去再好好研究一下資料,說實話,馬導的影響力是很大的,就看你們能不能找到打動櫻田集團的方向和切入點了。”

  回到辦公室,勝利坐到男男的身邊,看著一大摞的資料,一時也沒有頭緒。男男回過頭對勝利說:“勝利哥,你說我們和櫻田的合作有希望嗎?不然我們再看看其他的合作吧。”

  勝利看著手裏的資料沒說話,過了一會兒才說:“通過這次談判,我看得出肖逸雲這個人很嚴謹,對工作也很負責,無論給他推薦什麽項目,他都會很小心。同時他也是有魄力的,隻要你能有足夠的理由說服他,讓他可以向櫻田理直氣壯地匯報,合作的機會還是很大的。”

  說完,勝利站起來,收拾東西往外走,邊走邊對男男說:“男男,你就按照肖逸雲說的,多看看品牌層麵的結合,找一個好的切入點。我晚上請肖逸雲吃個飯,也深入了解一下客戶需求,明天咱倆再碰碰,說不定就有新點子了呢。”男男點點頭,翻開了手裏的資料。

  男男一邊看資料,一邊回憶著肖逸雲所說的新“大帝”的賣點,一邊思索著《怒宴》的影片特點,可是整整一下午,他也沒想到什麽好的切入點,愁得他啪地合上電腦,一P股坐到沙發上消氣。

  過了好一陣子,心情才漸漸平複,他坐起來,從桌子上拿起一罐可樂,不小心碰落了一大摞的A4紙,男男沒好氣地一邊撿一邊說:“什麽東西,到處亂放。”他隨手翻了翻,是一些《怒宴》的定妝照,楊芝瓊穿著雍容華貴的豔紅色皇後長裙,周韻發一身金盔鎧甲熠熠生輝,吳英祖一身白紗,戴著奇特的白色麵具,手握短柄利刃,一副肅殺的感覺。男男不禁看得出神。

  男男看著看著,突然想起了什麽,他趕忙走回到自己的工位,從桌子上拿起肖逸雲給的資料,其中一頁赫然寫著:新大帝,高貴之美,精致之美。男男盯著這幾句話,陷入了沉思。

  第二天一早,男男就叫來勝利一起討論。

  勝利喝了口茶問男男:“怎麽啦,這麽早就著急開會,有新點子啦?”

  男男往前坐了坐,說:“我昨天在看新‘大帝’的資料時,發現他們這款車強調唯美和精致,而且車本身從性能到做工都能支撐起這個賣點,我發現我們這個電影的道具,”說著,男男把昨天桌子上的那些定妝照和道具照片拿了出來,遞給勝利,“真的是非常唯美和精致,所以,我在想,我們可不可以用這些精美的道具做一場道具展,以地麵巡展活動的方式與櫻田合作呢?”

  勝利拿著手裏的道具和服裝圖片,認真地想了想,然後說:“這是條不錯的思路,你稍等,我給影業那邊打個電話問問。”說完,拿起電話出去了。

  過了一會兒,勝利回來了,臉上掛著興奮的表情說:“還真可以,這些道具劇組都保存完好,我們可以隨時調用。”

  男男高興得一拍大腿,說:“太好了,那我就策劃一個櫻田《怒宴》十個城市的道具巡展活動方案,一來可以為電影上映做預熱宣傳,二來也為櫻田新款‘大帝’的上市造勢,一舉兩得啊。”

  勝利點點頭說:“抓緊吧哥們兒,這個方案你什麽時候能做好?”

  男男想了想,說:“給我一天時間吧,我抓緊。”

  “好的,”勝利拍了一下桌子,“我會馬上跟肖逸雲再約一下,看他什麽時候有空,我們再提一次案。”

  一天過去了,男男的方案基本成形,勝利看了看,在細節上做了一點修改,就完稿了。勝利跟肖逸雲沒有約在辦公室,而是約在一個咖啡廳,氣氛更隨意些,這樣大家不拘謹,能聊得更透徹。

  肖逸雲還沒坐穩,就笑著問勝利:“勝利,想到什麽好點子了?這麽著急約我?”

  勝利沒搭話,問道:“肖總喝點什麽?我們先點好再聊。”

  “哦,我就摩卡吧。”勝利和肖逸雲一人點了一杯咖啡,男男不喝咖啡,要了杯果汁。

  飲品都上齊了,勝利才一本正經地說:“肖總,我們回去連夜研究了櫻田新款‘大帝’的特點,我們抓了一個點,能跟我們這部電影結合上。”

  “什麽點?”肖逸雲喝了口咖啡問。

  勝利指了指肖逸雲西裝上的櫻田胸針,說:“唯美精致。”

  肖逸雲一時間沒有理解,但也沒急著追問,隻是等著勝利接著往下說。

  勝利放下手裏的咖啡杯說:“我們發現,櫻田新款‘大帝’汽車品質高,做工精細,又美觀大氣,這也是它本身一個重要的賣點;而我們電影《怒宴》的美術指導是葉修添老師,從服裝到道具,每一件都非常精致,”說完,拿起桌子上的道具照片遞給肖逸,“你看下。”

  肖逸雲接過來,一張張仔細地看,禁不住點了點頭,看來是挺滿意的。“那你們準備怎麽做?”肖逸雲把照片放回到桌子上問。

  勝利指了一下男男,說:“我們給‘大帝’策劃了一個係列活動,讓男男給你講講吧。”男男把早已打開的電腦往肖逸雲麵前轉了轉,開始陳述自己的策劃。

  “我們想把《怒宴》裏所有的精品道具拿出來,為‘大帝’做十個城市的電影道具巡展,城市可以選擇您這邊銷售的重點城市,展覽的地點我們想放在櫻田汽車當地最大的4S店,這樣,我們這個係列活動既可以為櫻田‘大帝’新款上市做品牌宣傳,也可以借助這個活動的吸引力,將消費者帶進4S店,完成汽車銷售的集客任務……”男男把整個策劃思路和執行細節詳細地講了一遍,肖逸雲認真地聽著,不時地點點頭。

  男男講完,靜靜地看著肖逸雲。肖逸雲端著咖啡放在嘴邊,似喝非喝,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你們整個策劃的出發點和結合點確實打動了我,相信客戶對這個策劃也會有感覺,但是……”大家都緊盯著肖逸雲,知道他下麵要說問題了。

  肖逸雲稍微頓了頓,說:“但是,你這個事件,雖然標題起得很大,”肖逸雲敲了敲屏幕上的活動主題,“‘櫻田大帝十城市《怒宴》電影道具精品展’,但實際上,剝開了看,核心就是這幾件道具。”肖逸雲笑著看了看勝利,“這樣的話,我沒必要投給你幾百萬吧,我隻要花點錢租你的道具就行了,我們自己的活動執行能力肯定比你們強,我幹嗎要用你啊?”幾句話問得勝利跟男男啞口無言。

  回到辦公室,兩個人又坐在一起商量對策。勝利閉著眼睛,想著想著,打起鼾來。男男突然想起來,電影公映前,都會請媒體朋友提前看一場觀影會,很多人得到消息後,會千方百計地托人求票觀看。這種形式,說不定對客戶有吸引力。

  想到這兒,男男搖了搖已經入夢的勝利,說:“勝利,我有了一個想法。”

  勝利猛地驚醒,抹了一把臉,喘了兩口氣,說:“什麽?”

  男男忍不住笑了,說:“我是說,我想到了一個點子。”

  勝利終於緩過來了,說:“哦,你說,怎麽啦?”

  “我是想,我們以前舉辦媒體場觀影會,每次大家都擠破頭地想來看。而能來看馬導的新片,應該是非常有吸引力的,這也是我們的獨家資源。如果我們為櫻田做一場這樣的活動,讓櫻田答謝VIP大客戶,或者維護政府關係、經銷商等,應該會很有意義吧。”

  勝利看著男男,腦子明顯沒有完全活躍起來,有些遲鈍地說:“你是說,我們提前給客戶放馬導的電影?”

  男男點點頭。勝利又想了想,說:“我得問問,現在盜版這麽厲害,這要出點事,可不是你我能承擔的。”說完,勝利拿起手機,打給了陸總。

  勝利打電話的工夫,男男的手機也響了,他低頭一看,是劉麗的。男男無奈地歎了口氣,不用接,男男就知道準是劉麗又無聊了。

  “喂,劉麗,我在忙,你自己先玩,我忙完再打給你。”

  “老公,你怎麽知道我要說什麽?”

  男男拿著電話走到走廊邊說:“親愛的,你又不工作,能有什麽正經事啊?”

  劉麗嗬嗬笑著說:“哎呀,你不能這麽說我,那我問你,後天是什麽日子?”

  “後天?”男男的眼神很茫然。

  劉麗生氣地說:“你看,你心裏根本沒有我,哼!”男男想了想,劉麗能有什麽正事,無非是情人節,西方的、中國的……哦,對了,後天是劉麗的生日!

  男男趕緊接著說:“我怎麽會忘呢,後天是你的生日,我早就計劃好了,正準備給你買禮物呢。”

  劉麗一聽,開心地笑了,說道:“哈哈,算你還有點良心,總算沒忘了我。那你打算怎麽給我過生日啊?”

  男男想了想說:“聽你的吧,去哪兒吃都行。”

  劉麗突然神秘兮兮地說:“這次我要給你一個驚喜,我們要浪漫一回。”男男一聽,心裏咯噔一下。

  跟劉麗在一起這麽久,男男漸漸發現了劉麗的一些毛病。她算是叼著金湯匙出生的人,從小嬌生慣養,我行我素慣了,很多時候天馬行空地想做什麽立刻就去,從不考慮別人和後果。因為之前就出過這樣的亂子,所以男男聽劉麗這麽一說,心髒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怎……怎麽浪漫?”男男的舌頭都有點發直。

  “我想去馬爾代夫過生日。”

  男男大氣都不敢出了,小心地說道:“親愛的,我在上班啊,去馬爾代夫至少要一周吧,我沒有時間啊。你先別著急,晚上回家咱倆商量下好嗎?”

  劉麗明顯有點生氣,說:“我一年就過一次生日,平常我都沒打擾你,我過生日你不能請假啊?”

  “親愛的,我現在工作正處在關鍵時刻,你等我忙完這一陣子再陪你去,行嗎?”

  “哼,”劉麗不高興了,“你別騙我了,每次都說忙完這一陣子,你是一陣子接著一陣子地忙,從來就沒忙完過,我不信你,我就要這次去。”

  男男也有些生氣地說:“你別鬧了,晚上回家再商量吧,我掛了。”

  “男男,反正旅行團我已經報過名了,兩個人總共四萬七千元,我已經刷卡付賬了,去不去你自己看著辦。”說完,劉麗把電話掛了。

  男男呆呆地看著手機,好半天都沒說話。最後他無奈地搖搖頭,深深地歎了口氣,調整了一下情緒回到辦公室。勝利已經打完電話,正在等男男,男男一進來,勝利忙不迭地說:“好消息,老板說了,可以操作,但問客戶能給多少錢;另外,怎麽保證不被偷拍,不被盜版。”

  男男沉思了片刻,說:“我覺得謹防盜版這方麵,我們事先和客戶簽好協議,來觀影的人必須全部接受安檢,而且我們在場設有監控,發現有不正常的行為立刻阻止。”

  勝利點點頭說:“那報價方麵呢?”

  男男撓撓頭,“這個我還真不知道怎麽報價,你覺得呢?”

  勝利皺著眉頭,歪著嘴想了想,說:“我最近打聽了一下櫻田汽車之前做活動的費用情況,咱們這次合作,五六百萬應該靠譜,再多就費勁了。這樣,”勝利拿出一張紙,在上麵列舉了幾項內容,然後在後麵標價,“道具巡展一百五十萬,授權一百萬,觀影……”勝利突然寫不下去了,回頭看著男男,“這個提前包場看電影叫個什麽名字好?”

  男男想了想說:“以前給媒體看的叫媒體點映,我們就叫……超前點映吧,顯得霸氣。”

  勝利嗬嗬地笑了,說:“就你能忽悠,好吧,就叫超前點映,十場三百五十萬的話,一場就報三十五萬吧。”

  晚上回到家,男男剛進門,就看見劉麗正在打包收拾行李。男男趕緊放下手裏的包,近乎哀求地說:“劉麗,求你別鬧了行嗎?我這幾天真的忙,我發誓等忙完就陪你去,行嗎?”

  劉麗沒有停止收拾衣服,頭也不回地說:“我肯定去,你去不去我不管,反正錢我已經交了,肯定退不了。”

  男男忍無可忍,指著劉麗說:“你真是公主病病得不輕,你這樣誰敢跟你過日子?”

  劉麗聽男男這麽說,愣了幾秒,忽然哇的一聲大哭起來,倒在自己的衣服堆上,邊哭邊說:“人家就想跟你好好過個生日有錯嗎?我又不是天天過生日,一年就一次你都不能陪我嗎?我隻是想你陪我去旅遊而已,有錯嗎?”

  看著不停流淚的劉麗,男男呆呆地站在一旁,一時也不知該如何收場,隻好搖了搖頭,歎了口氣說:“你呀,太任性了。”

  男男盡量不讓私生活影響到工作的心情,他按照和勝利商量好的思路,用了兩天的時間又完善了一下方案,這個提案基本上全麵了。勝利把方案發給肖逸雲看了看,根據肖逸雲的意見又修改了一些地方,因為受到肖逸雲的指導和推薦,勝利和男男對客戶的直接提案比較順利,客戶隻對執行方案進行了補充修改,沒多久便簽約了。

  陸總得知簽約後,十分高興,安排請肖逸雲吃飯表示答謝。酒席間,陸總握著肖逸雲的手開心地說:“肖總這次幫了我們大忙了,這個情,改日我一定要還上!”

  肖逸雲連忙擺著手說:“您客氣了,陸總,都是我本職的工作,真談不上幫忙,是我應該做的。”

  “那以後,您就幫我們多做點應該做的吧!”一句玩笑,大家都哈哈大笑起來。

  吃完飯,陸總又讓戴曉曉在豪華KTV訂了包房,請大家轉場接著玩。走出飯店,陸總與肖逸雲握手言別:“肖總,你們接著玩吧,”說著,回頭看了看勝利他們,“有我在他們玩不開,我就不去了,你們前一段辛苦了,好好放鬆一下。”

  肖逸雲笑著說:“謝謝陸總,有機會我再去拜訪您!”

  陸總點點頭說:“好,希望有機會再合作!”

  大老板走了,員工們在一起果然放鬆了許多。曉曉年紀最小,到了KTV擔當起了麥霸的角色,在舞台上忘情地唱著梁靜茹的《勇氣》。

  “男男,來,喝一口。”肖逸雲舉起了酒杯。

  男男趕忙把手裏的煙掐滅,端起自己的酒杯說:“肖哥,我敬您!我們幾個剛來陸氏兄弟,您就給了我們這麽一個大單,真不知道該怎麽謝謝您。”

  肖逸雲搖搖頭說:“不是我給的,是你們自己贏得的,我要謝謝你們才,對,幫我策劃了這麽好的一個方案,來,幹杯!”說完,肖逸雲把自己的酒一飲而盡,男男也趕緊喝了。

  喝完杯中酒,兩個人不知道該說些什麽,氣氛一時間有點尷尬,隻好假裝在認真地聽曉曉唱歌。等曉曉唱完,兩個人禮節性地拍了拍巴掌,男男順勢轉過身,輕輕地問道:“肖哥,佳佳……最近還好吧?”

  肖逸雲顯得很吃驚,忙說道:“我正準備問你呢,你不知道她的情況?”

  男男低下頭,不好意思地說:“嗯,很久沒聯係了。”

  肖逸雲點點頭,轉了轉手裏的紅酒杯說:“我和她之前是有聯係,”肖逸雲頓了一下,看了一眼男男,“應該就是跟你分手的那段時間,她母親過世了,心情很差,她父親安排她去廈門上學了,現在也不知道學得怎麽樣了。”

  男男哦了一聲。

  曉曉正在忘情地唱著許茹芸的《如果雲知道》。電視屏幕上,許茹芸長發飄飄的模樣讓男男腦海中不由得浮現出佳佳的麵容,好久沒有出現在心頭的那份思念又變得沉甸甸的了。

  肖逸雲覺察到男男的情緒有些惆悵,便換了一個輕鬆的口吻問男男:“男男,你還在奧體東門住嗎?”

  “哦,沒有了,我搬走了。”

  “哦,”肖逸雲點點頭,接著說,“之前順路送佳佳回家,我大概知道你們以前住的地方。”說完,還是覺得話題有些沉重,就笑著搖了搖頭,“算了,不提了,物是人非,我知道你也不好受,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幹杯!”

  男男趕緊端起自己的杯子說:“是啊,肖哥,不說了,我們隻談業務,過去的就不提了,幹杯!”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