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七章 寒冬

  男男和範哥決裂了,這也許是必然的結局。範德彪甚至早知道會有這一天,所以他從一開始就做好了所有的準備。公司是他注冊的,也沒跟男男提任何股份的事;五險一金他跟安安是一直都有的,從來沒和男男說過;錢掙多掙少都是他在管,男男連過問的權利都沒有。所以當男男跟他分道揚鑣後,範德彪沒有一分錢的損失,也就是說,男男手裏,連一點與他談判的資本都沒有。男男也從這次經曆中學到,朋友是朋友,生意是生意,如果不能分清楚這兩點,最後的結果就是朋友生意一起失敗。

  2006年的春節很快就要到了,男男盼來的不是新年臨近的喜慶,而是一團麻的問題。中介果然雷打不動地來收錢了,因為上次男男已經開始出現拖延交房租的跡象,中介敏銳地嗅到了這個租客經濟有問題了,於是立刻調整了策略,將以前收房租的那個甜美女孩換成了一個光頭的大漢,而且之前好說好商量的溝通方式換成了強硬地追繳。上次男男把房租交到了2006年2月15號,但剛過了元旦,中介就開始打電話催費了,還找了個蹩腳的理由,春節公司放假,為了不影響租戶租房子,提前給房客辦理繳費事宜。

  從範哥那兒不歡而散,男男也不可能再去找他要錢了,也就是說,男男在範德彪的公司幹了一年多,總共就收入了兩千塊錢。於是他不得不開始找工作,但可悲的是,春節前不是招聘的好時機,幾乎沒有什麽合適的工作。

  為了節省開支,男男也不敢每天去網吧投簡曆,隻能幾天去一次,這也影響了他找工作的進度。男男這段時間的生活開銷,幾乎到了慳吝的地步,他每天早上起來都會將各項費用過一遍腦子:手機的話費還剩多少,兜裏的錢還剩多少,離下次交房租還有多久……

  春節的腳步漸漸臨近了,大批外地在京工作的人開始陸續回家,和男男合租的於大哥兩口子也在春節前十五天離開了。今年男男是不能回家過年了,因為他已經連往返的車票都買不起了。以男男的性格,他是不可能跟家裏要錢的,因為隻要他一張嘴,就表明了自己在北京的工作、生活出了問題,父母必然會擔心。而在男男的觀念裏,從來就沒有借錢的概念,他始終是一個高度獨立自主的人,無論遇到什麽苦難,都希望靠自己解決,不麻煩別人。男男想好了和爹媽的說辭,準備給家裏打個電話。

  他先查了一下自己的話費餘額,還有三十四塊錢。他打回北方市是長途,一分鍾要八毛,他希望將整個談話控製在四分鍾內,因為如果他手機停機,就有可能接不到麵試通知。男男吸了口氣,調整了一下情緒,走到客廳的大鏡子前,擺出了一個微笑,自己覺得太假,不夠開心,又醞釀了一下情緒,才撥通了家裏的電話。

  “喂?”

  “媽,是我。”

  “哦哦,是我的乖兒子啊,哈哈,你爸昨天還說你這麽久沒往家打電話了,也不知道什麽時候回來,我正想給你發短信問問呢。”男男一邊聽著媽媽說話,一邊對著鏡子,審視著自己的笑容是否到位。

  “哦,這樣啊,媽,我上次不是和你們說了嗎,我跟勝利哥的大學同學創業了。”

  “是啊,我知道啊,那活兒好幹嗎?”

  “還不錯,因為是個新興的市場,還沒人競爭,現在我們的業務逐步穩定了,幹得還不錯。”

  “哦,那就好,我就擔心你們自己幹太累,不如打工輕鬆。”

  “你看你說的,打工的時候更不輕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DT的時候天天加班,樓下的出租車司機都認識我們了,每天半夜公司門口都停一排出租車,就等著接我們這些做廣告的人,哈哈。”男男艱難地發出了一串笑聲。

  “哦,那你什麽時候回來,票不好買吧?你侯叔叔家的孩子也在北京,說回來的票特別不好買,你買到了沒?”

  男男停了一下說:“媽,我正準備和你說這個事呢。因為我們剛創業,人比較少,主要就我跟範哥兩個人,我們剛接了一個大客戶的業務,因為過完年就要執行了,前期籌備有好多事情要做,如果過年都休息肯定幹不過來,範哥跟我商量,我們今年就辛苦點,不休息了。”

  “啊。”電話那邊傳來了失望的聲音,媽媽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麽好,沉默了下來。

  男男趕緊又寬慰解釋說:“媽,你也別擔心,我也不是不休息,就是不來回趕路了,太折騰。我三十那天會去範哥家過,也很不錯,咱從來都不知道北京人過年是個什麽氣氛,這正好有機會去體驗一把,多好啊,哈哈哈。”男男幹癟癟的笑聲,讓他自己都覺得陌生,他什麽時候這麽笑過?

  媽媽終於接受了這個事實,說:“好吧,反正你們的事我也不懂,但你一定要注意身體,注意飲食。你跟你爸體質一樣,都容易上火,千萬少吃辣椒,多喝水……”媽媽在那頭嘮叨著,男男沒有像以往一樣不耐煩地數落她,而是靜靜地聽著,他從來沒覺得媽媽的嘮叨如此溫暖過。

  媽媽說得差不多了,男男才把話接過來說:“好了媽,我知道了,那你和爹說一聲,等這個項目結束了我就回去看你們,你們要多保重啊。”

  掛了電話,男男一陣心酸,他覺得自己對不起父母,一年在外,連過年也不能回去陪陪老人。他想象著兩個白發蒼蒼的老人,坐在電視機前孤獨地看著春晚,不由得掉下眼淚。春晚,沒有家人的陪伴,不過是一台普通的晚會,是親情賦予了這台晚會生命和意義。每年,男男的媽媽問男男什麽時候回家,都會用春晚作為一個時間節點:你什麽時候回來看春晚?你能趕上看春晚嗎?而今年的春晚對於男男的父母來說,失去了一切意義。

  平日的北京熙熙攘攘,人頭攢動,到了春節反而人煙稀少了,外來幾百萬務工人員都回家過年了,老北京人又都以家庭聚會為主,街上、市場、小區一下子都安靜了很多。老北京人可能會幸福地享受一段安靜的時光,但對於男男來說,這樣的安靜,更讓他感到心寒與寂寞。沒有工作,沒有錢,沒有前途,沒有希望……巨大的壓力一齊襲上心頭,男男甚至開始猶豫,還要不要繼續留在北京。

  於大哥留下的食物,在三十的前一天幾乎吃個幹淨,可男男無論多餓,始終都沒有吃那包速凍餃子,因為那是他三十的年夜飯。大年二十九,男男一直睡到下午1點多,實在餓得受不了了,他爬起來在屋子裏四處找吃的,可除了那袋餃子,能吃的都吃完了。男男餓得頭暈眼花,他坐在床上,無奈地望著窗外。忽然,他看見書櫃角落,放著一袋不知道什麽時候剩下的方便麵調料。他站起來,走過去拿起來看了看,轉身拿了一個碗,把調料倒出來,衝了點開水。頓時,整個屋子都飄蕩著紅燒牛肉麵的味道。男男端起碗來,用嘴吹了吹熱氣,順著碗邊喝了一口,好香啊!他閉著眼睛,又喝了一口,仿佛在喝一碗老鍋羊湯。一碗調料湯下肚,男男覺得身體暖和了許多,他又重新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下了。

  大年三十的春晚開始了。晚會的歡聲笑語夾雜著破電視刺刺啦啦的雜音充斥著整個屋子,男男把電視的聲音調到最大,他想用這聲音驅走寂寞和孤獨。但空蕩蕩的回音,仿佛適得其反地嘲笑著他的幼稚。男男的眼睛盯著屏幕,但始終無法集中精力,因為他腦海中無法控製地出現了爹媽的樣子、佳佳的樣子,他們的影像,像進入了一個夢境一樣。桌子上吃剩的幾個餃子已經冷了,不是男男吃不完,是他故意留的,因為按照傳統,初一早上還應該再吃一頓餃子。

  丁零零,男男的電話突然響了。他一激靈,盯著電話看了半天,好像要確定一下,他這個被世界遺忘的人,還有誰會記得。他慢慢拿起自己的手機一看,是劉麗打來的。

  “喂?”男男有氣無力地問。

  電話那邊傳來了嘈雜的笑聲和春晚的喧鬧聲。“杜男男同學,過年好啊。”劉麗誇張的聲音,聽得出來已經喝得有點高了。

  男男勉強地笑了笑說:“謝啦,你也過年好。”

  劉麗的反應明顯遲鈍,半天才說:“對了,春節這幾天你怎麽安排的,有時間出來聚聚啊。”

  男男揉了揉眼睛說:“今年不行了,我沒回家。”

  “啊?”劉麗似乎一下子清醒了許多,問,“你什麽情沉,過年也不回家?”

  男男沒說話。劉麗沉默了一下,“你是不是娶了媳婦忘了娘啊,你跟佳佳去陽城了?”

  男男還沒說話,劉麗急了,“哎你別這樣啊,我可沒心情管你,你愛去哪兒去哪兒,跟我有什麽關係啊。”

  “我跟佳佳分手了。”男男說完這句話,電話的另一端一下子就安靜了。

  劉麗半天沒說話,男男以為她會追問為什麽,但劉麗沒有。

  “你在哪兒?”

  “北京啊。”

  “你的出租屋子裏?”

  “嗯。”沉默了一陣。

  “你們什麽時候分手的?”

  “有幾個月了。”

  “幹嗎不告訴我?”

  男男苦笑了一聲說:“幹嗎要告訴你?”之後又是一陣沉默。

  “那你為什麽不回家?”

  男男想了想說:“太折騰了。”

  “你是不是沒錢了?”劉麗問。

  男男真佩服女人的直覺,但他沒有回答。

  “你為什麽不找我?我一直到臘月二十三才離開的北京。”

  男男不知道該怎麽回答。劉麗歎了口氣,然後說:“好吧,你多保重自己,過完年我去找你,掛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