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六章 決裂

  時間過得真快,這種感覺不是工作的忙碌帶來的,而是兜裏的錢發出的警告。男男即便省吃儉用,幾百塊錢撐了一個月也快見底了。男男不得不跟範哥再次談起錢的事情。

  範哥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臉色沒有上次那麽好看。男男坐在旁邊,靜靜地等著範哥開口。過了好一陣子,範哥才掐滅手裏的煙。

  “兄弟,你也知道,咱倆開這個公司不容易,創業期很辛苦,”範哥終於開口,他貌似語重心長地說,“不是不發工資,是我們必須積累資本,公司才能發展壯大,你看我、安安。還有來給我幫忙的朋友,哪個要錢了?都是衝著我老範的為人,都是奔著這份事業來的。”

  男男像是回答範哥,又像是自言自語地說:“可公司不是我開的,到現在我也不知道我能得到什麽。”

  範哥一怔,有點不高興地說:“兄弟,你說這話我就不愛聽了,怎麽叫不是你開的啊,”範哥用手指了指整個辦公室,“當時選地址、看家具、布置辦公室,哪個沒帶著你來?”說完又站起來,走到桌子前拿起一遝資料,“咱談業務、簽合同,哪個我背著你了?”

  男男說話雖然依然溫和,但語氣冰冷,說:“嗯,然後呢?”

  範哥愣了一下問:“什麽然後?”

  男男看著範哥,沒說話。

  範哥有點不耐煩地說:“兄弟,你有話直說,我做人你也知道,幹幹淨淨、爽爽快快,咱不用磨磨嘰嘰的。”

  男男覺得,談到這個地步,也沒什麽麵子好顧及了,索性就放開了說:“範哥,您說得沒錯,從公司選址到談客戶,您都帶著我,我很感謝您,但那都是幹活吧?您如果覺得這個公司是咱倆開的,我想知道,”男男停了一下,下定了決心才說出口,“我想知道,在這公司我算什麽?”因為男男一直是個很和氣的人,也從沒計較過什麽,範哥還是頭一次聽男男這麽說話,還真有點不習慣。

  “男男,我沒虧待你吧?”範哥走到男男麵前,半彎著腰,甩著手說,“說實話,你對這個行業一點經驗都沒有,我信任你,直接任命你為副總,對得起你吧。”他看男男無動於衷,接著說,“前一段你說手頭緊,我是不是讓安安立刻給你預支了幾千塊錢?這招待應酬,吃吃喝喝,哪次不是我花錢?你前一陣子分手心情不好,我天天下班後請你喝酒陪著你,你還讓我怎麽著?”範哥說得自己都感動了,甩著手說,“你看看,於公於私我哪點對不起你了啊?你說說?”

  男男站了起來,木然地看著範德彪說:“範哥,您別揣著明白裝糊塗了,咱這小公司總共四個人,給個什麽封號不都是您一個人說了算嗎?”男男走到範哥辦公室門口看了看外麵,安安也在,就指著安安說,“您女朋友不也是總監嗎?她可一天班都沒正經上過,所以您這副總什麽的,有實質意義嗎?”男男走回來,指了指桌子上的合同說,“再說錢,範哥,我來您這兒也大半年了吧,總共給了我兩千塊,我以前打工一個月掙多少,您大致也知道吧,您覺得我會滿意嗎?”

  範哥聽完男男的話,臉色越來越難看了,冷聲說道:“男男,你真的讓我很失望,創業的人哪有剛開始就想著分錢的,這樣公司能好嗎?我們能有發展嗎?你也是股東,怎麽眼光這麽短淺呢?”

  “說得好!”男男哼了一聲,“我正要問問股東的事呢,範哥,請您告訴我,這個公司我有多少股份?”

  範德彪支吾了一聲,一時沒有答上來。男男一下子打開了話匣子,“您從沒跟我提過這個事,我開始也覺得,一切還沒上正軌,追著您說這個事,顯得我太小氣,但咱們也開業這麽久了,您黑不提白不提,我想知道您什麽時候能給我一個交代?”

  範哥胸脯起伏加快,耐著性子聽男男接著說:“再有了,咱做點業務不容易,您統一管理也應該,但您如果覺得我也是創始人、股東之一,您多少也該和我說說公司的運營情況吧?”男男掰著手指頭算,“咱們公司一個月收入多少?支出多少?利潤多少?錢您不發,說是儲備起來為以後考慮,那至少告訴我現在有多少資金?您準備怎麽用吧?我到現在眼前一片黑,您就算把錢都揣自己兜裏我能知道嗎?”男男說得也有些激動了,“說實話吧,我就覺得我是來免費給你們兩口子打工的!”

  範哥也終於忍不住了,他啪地一拍桌子站起來說:“夠了!杜男男,你要這麽說話,咱就沒必要談了。”他焦躁地在辦公室裏來回走著,“杜男男,你捫心自問,你來這個公司這麽久,為這個公司貢獻了什麽?啊?”說完這話,範哥可能想起來,男男也簽回來一些單子,就話鋒一轉接著說,“就算你簽了幾個單子,對於這個公司的發展重要嗎?主要不還是我憑借著關係維持著這個公司,養著你嗎?”

  “嗬嗬,”男男忍不住冷笑了出來,“範哥您和我說說,您怎麽養著我了?別說工資沒有,基本的社保什麽的您給我上過嗎?”說到這兒,男男又指了指外屋的安安,“您別覺得我什麽都不知道,您跟安安的社保一直都上著呢,我都看見過。”

  範哥剛想解釋,男男連珠炮似的接著說:“這我都不跟您算,我每天出去拉業務,坐車不花錢?偶爾請客戶吃飯不花錢?您想著給我報銷過嗎?”

  男男還要說,範德彪猛地把身子背了過去,奮力地一揮手說:“行了,杜男男,你要跟我算計到這個份兒上,咱們也沒必要再合作了。當時哥哥是覺得你事業發展得不順利,才想著幫你一把,沒想到現在你和我算計到這份兒上,得了,啊,你有本事另謀高就吧,我這廟小,容不下你了!”說完,範德彪氣呼呼地摔門而去。

  男男氣鼓鼓地站在辦公室裏,看著範德彪的背影,狠狠地罵了自己一句:“我就是個蠢豬,活該有今天!”說完一抬手,抽了自己一個大嘴巴。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