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一章 掙紮

  轉眼幾個月過去了,範德彪的小公司一單生意也沒做成。因為當初男男處在創業的興奮中,來這兒工作什麽也沒談,工資啊,提成啊,股份啊,都稀裏糊塗的。其他的也許好說,但幾個月沒工資,對於男男這種靠工資活命的人還是挺要命的。佳佳嘴上不說什麽,但一個人掙錢兩個人花,賬上的積蓄不增反減,兩個人的壓力油然而生。

  人在逼急的時候,尊嚴是很容易放下的。男男為了生存,開始了最原始的客戶開拓方法,打電話。男男買了一本企業黃頁,開始逐一聯絡客戶。男男看到了一個做服裝的企業,看地址離自己的公司不遠,就試著打了過去。

  電話撥通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喂?”

  “您好,我是趣動傳媒的,想給您推薦一個最新的廣告形式……”

  “什麽東西?廣告?”對方立刻不耐煩地說,“不需要,不需要。”

  “是這樣的先生,我們不是傳統的廣告,是通過手機WAP網站平台做的廣告,非常精準……”

  “我們不做廣告行,你聽不懂嗎?”

  男男還想再解釋,對方已經掛了電話,聽筒中傳來了嘟嘟的聲音。

  男男歎了口氣,定了定神,又翻了一頁黃頁,看到一個電器公司,他撥了過去。

  “您好,梅勒電器。”

  電話一接通,對方禮貌地先問好,這讓男男還有點措手不及了道:“啊,您好,您好。”

  “請問有什麽可以幫您?”

  “啊,是這樣的,我是趣動傳媒的,我給跟你們推薦一種新的廣告形式,手機廣告。”

  對方一聽不是他們的客戶,聲音立刻變得懶散了,說:“哦,可是我們這邊不管這些啊。”

  “沒關係,我給您介紹一下,您可以先有個了解,然後我們再看怎麽合作。”

  “哦,這樣啊,那您說吧。”男男看對方沒有拒絕自己已經很開心了,他趕緊把移動夢網的一套東西詳詳細細地講了一邊。

  在講的過程中,男男聽見聽筒那邊好像不是一個人,有窸窸窣窣地交談聲:“誰啊?”

  “一個廣告公司的。”

  “推銷?”

  “嗯。”

  “聲音還挺好聽的。”

  “嘿嘿。”

  “噓,小聲點。”

  男男講完了,禮貌地問:“小姐,您看您能給我你們市場部、廣告部同事的電話嗎?我也想給他們介紹下。”

  “哦,這樣啊。”

  男男聽到對麵另一個壓低了的聲音說:“快,你問他多大?”

  然後就聽見接電話的女孩問:“我能知道你多大嗎?”

  “這個……我二十六了。”

  然後就聽見聽筒旁那邊興奮的低叫聲:“哇塞,正合適,你二十四,大三歲。”

  “噓,別叫,人家聽見了。”

  男男假裝沒聽見,接著問:“您好,我能知道你們市場部或者廣告部的電話嗎?”

  “哦,不著急,我一會告訴你,好嗎?你先告訴我你多高?”

  男男深出了一口氣,盡量控製著自己的情緒,平靜地回答:“我一米八三。”對麵聽筒裏又傳來了一陣興奮地嘰嘰喳喳……

  男男陪著幾個女孩聊了好一陣子,最後實在忍不住了,嚴肅地問:“小姐,我真的有工作要談,您能給我你們廣告部或市場部同事的電話嗎?我真的著急。”

  對麵愣了幾秒鍾說:“哦,說實話,我不是不給你,我們是售後服務部門,你說的廣告部根本不在這邊,在深圳。”

  “哦,那能告訴我深圳辦公室的電話嗎?”

  “我真的不知道耶,我們售後是獨立的部門,從來沒跟那邊接觸過。”

  男男捺著最後一點性子說:“哦,那謝謝您,再見。”掛了電話,他狠狠地把電話摔在桌子上,癱坐在椅子上,壓抑地喘著粗氣。

  很快又一個月過去了,電話銷售很不理想,通過黃頁電話簿找到的電話打過去,90010不聽就掛了,剩下一小部分願意聽的,要麽是閑得無聊逗貧,要麽是聽不懂,好不容易有聽懂的又沒興趣。男男實在沒耐性了,連續一上午打電話碰壁後,他終於忍不住了,把黃頁電話簿抓起來扔到了垃圾筐裏。巨大的響聲驚動了範哥,他趕緊跑出來看發生了什麽。男男心力憔悴地坐在椅子上,垃圾筐裏是已經翻得起了毛邊的電話簿,範哥明白了一二。

  範哥沒說話,拉著男男進到裏屋坐在沙發上,從抽屜裏拿出一瓶二鍋頭,又讓安安下樓買了一點花生米和蠶豆,默默地倒了兩杯酒。男男二話沒說一飲而盡。他太鬱悶了,他想發火,可對誰發呢?範哥是有問題,可一起創業也是自己的決定啊,又能怨誰呢。

  範哥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對男男說:“兄弟,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這個事急不得,誰創業能一帆風順,剛開張就賺得滿滿的。”說完,看男男低頭沒回應,就接著說,“哥哥也給你賠個不是,我確實過於樂觀地估計這個事了,沒想到會這麽難。”範哥收起了以往自信爽朗的表情,臉上流露出失望和後悔的神色。

  男男深深地歎了口氣說:“範哥,我不是怪誰,我是著急,這樣下去,我們生存都有問題了。”他突然想起了Morris說的話,“我一個大姐和我說,移動互聯網是發展趨勢,我們可以進入,我們可以等,但我們要能活到那個時候啊。”說完又獨自喝了一大口酒。

  範哥也認可地點點頭,他剛端起酒杯要喝,突然想起了什麽,立刻把酒杯放下,跟男男說:“對了,我最近又發現了一個廣告形式,我覺得能火,你要覺得行咱也可以代理。”

  “打住吧大哥,”男男抱著拳對範哥說,“就這麽個移動廣告就把我們快整死了,再來個什麽東西我們死得更快。”

  範哥撇了下嘴說:“兄弟別急,你先聽我說,這個可比移動夢網簡單多了。”

  男男看著範哥問:“又是單立柱廣告牌?”

  “不是,”範哥一揮手,“是短信廣告。”

  “短信廣告?”男男好奇地問。

  “對,就是做移動夢網的時候認識的另一個代理商,他告訴我的,現在手機短信廣告效果非常好,商家特別喜歡,直接、便宜、方便。”

  男男想了想說:“我好像收到過,是什麽健身房的。”

  “對對對,”範哥來了精神說,“我覺得這個廣告形式簡單易懂,而且可以定向發送。比如你這個美容院在國貿,你就圍著國貿3公裏範圍內發,非常精準。”

  男男點點頭說:“這個倒是很容易理解。”範哥一看男男沒反對,來了勁頭說:“兄弟你要覺得行,我明天就跟代理公司的哥們說說這事,立刻就可以開幹,這個更簡單,客戶如果有興趣,直接編好一條短信,發到發送站就齊活了。”

  第二天,範哥又是一頓大酒,算是談妥了短信廣告的事情。範哥又活躍起來,開著自己的破桑塔納到處約朋友談事去了,男男不想跟範哥去,獨自騎了輛自行車開始“掃街”。

  男男算是心理素質不錯的人了,為了生計也拉得下麵子,但真的開始“掃街”,沿著路邊美容院、按摩院、飯店推銷短信廣告業務,還是需要很大的心理承受能力的。男男騎著自行車走了好久,都沒好意思進去推銷。最後,他看到了一個裝修豪華的男士養生館,心想,這家有可能會做廣告,無論如何進去試試吧。

  男男故意把破自行車停到了離養生館比較遠的地方,再走回來。剛踏上門口的台階,兩邊的禮儀小姐便走過來拉開了門:“歡迎光臨,先生幾位?”

  “呃……”男男猶豫了一下,迎賓小姐這麽一問,男男不知道如何開口了,他下意識地回答,“一位。”

  “好的,先生這邊請。”一位禮儀小姐引導著男男往前走,男男幾次想張嘴解釋,都不知道應該怎麽說,硬生生被領到了一個單人的包間。

  “先生請,您先休息一下,馬上有服務員來為您服務。”說完,禮儀小姐禮貌地出去了。

  男男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急得團團轉。他剛要出去找人,門推開了,一個身穿旗袍的漂亮女服務員進來了,“先生下午好,我是101號服務員,很高興為您服務。”

  男男隻好退回來,坐在軟沙發上。

  “先生,”服務員打開了一個項目單,“我們這邊有泰式按摩、精油開背、火療、拔罐……您看您要做什麽項目?”

  男男呆呆地看著菜單,實在忍不住了,抬起頭問:“小姐,我想見見你們領導可以嗎?”

  小姐一臉的吃驚,然後是略微慌張地問:“先生,您是看我哪裏做得不好嗎?”

  “不不不,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

  “先生您第一次來吧,您可以先試試我的手法,如果真的不滿意是可以換人的,但請您給我一次機會好嗎?”

  男男被這些話噎得啞口無言,他隻好又低下頭看項目單。

  這可不是個便宜的地方,按摩什麽的要好幾百,男男這些日子兜裏的錢從來不會超過一百塊,看著這些項目頭都暈了。他有心站起來走,但男人那點虛榮心讓他的腿像灌了鉛一樣抬不起來。最後,男男咬著牙選了一個最便宜的特價中式按摩,四十五分鍾,八十八元。

  服務小姐麻利地褪下男男的上衣,調試好沙發床讓男男躺下,一翻身騎在男男背上開始按摩。可能是剛才男男要找領導,小姑娘誤會了,以為客人覺得自己瘦小沒力氣,所以按摩的時候特別賣力,按地男男雙拳緊握,眼冒金星,口水順著按摩床頭部的透氣孔淌了一地。男男本想邊按摩邊推薦廣告短信,可是他被按得喘氣都困難,根本沒法說話。大約過了二十幾分鍾,小姑娘把男男反過來,開始按摩頭部,男男這才緩過來氣。

  “小姑娘,你們店開多久了?”

  “快兩年了,時間雖然不長,但客人非常多,都是回頭客。”

  “哦,”男男接著問,“你們客人都是附近的吧?”

  “那不一定,好多客人來了感覺好,都會帶朋友來,朋友又帶朋友,全北京的客人都有。”

  男男一看,這樣聊不下去,越聊越散,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再不抓緊這八十八塊錢就用完了。

  “小姐,我是廣告公司的,我們公司現在開發了一套廣告形式,特別好,特別適合你們這樣的商家。”

  “哦,這樣啊,您說來聽聽。”

  男男一邊按摩,一邊詳詳細細地把短信廣告的優點說了一遍。

  小姐一邊為男男按摩,一邊認真地聽著,還時不時地問些問題。

  男男剛要談談價格的事,就聽見牆上的電話響了,小姐站起身走過去:“你好,知道了,這就下鍾。”

  掛了電話,小姐禮貌地對男男:“先生您的時間到了,需要加鍾嗎?”

  “加鍾?加不加錢?”

  “要的,一個鍾頭是八十八元,加鍾就要再加八十八元。”

  “哦哦,那不要了。”

  “好的,先生您喝口茶休息一下。”小姐把男男扶起來坐在沙發上,轉身從旁邊拿出一個單子問,“先生您覺得我的服務可以嗎?”

  “不錯啊。”

  “謝謝您,那麻煩您給我簽個字吧,這兒。”

  男男簽了字,小姑娘扭臉就準備走,男男趕緊叫住她說:“小姐,我剛才給您介紹的事,你能給你們領導說一下嗎?”

  小姐回過頭,一臉茫然地道:“您剛說什麽?”

  “我們的短信廣告啊,我們可以談談合作啊。”

  小姑娘好像很為難的樣子說:“先生,您說的其實我根本沒記住,但我們有規定,客人聊什麽我們必須陪著聊,這也是店裏的服務要求之一。”

  男男看著小姑娘誠摯的目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走出了男士養生館,男男推著自己的自行車往回走,捏了捏兜裏剩下的十二塊錢,覺得心都在滴血。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