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章 創業

  又過了幾個月,中海傳媒的軟總突然告訴大家,現在集團戰略有所調整,文化創意產業作為願景戰略保留,暫時不能啟動;馬上啟動的項目是:去年公司的羽絨服賣得不錯,現在優先發展,傳媒公司的全部人力要把工作重心放到服裝上,需要打造品牌、設計廣告和網站、設計營銷活動等。

  開完公司戰略調整會,男男對這個公司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了,他下定決心和範德彪創業。他給範哥打電話說了自己的決定,範哥高興得直拍大腿,在電話中給男男描繪了一下未來的藍圖和美好的前景,兩個人你一言我一句,說得煞是高興。最後,男男決定過完五一就離職,跟範哥一起幹。

  離開了中海國際傳媒,男男忽然感覺一身輕鬆,充滿了創業的激情。男男開始跟範德彪籌備創業公司。範德彪帶著男男看了幾處辦公樓,最終選定了東三環的SOHO現代城。範德彪一邊開車一邊解釋:“兄弟,公司開在這兒最合適,第一,這裏交通方便;第二,很多文化類的公司聚集,有一定的氛圍和人氣;第三,房租也不貴,挺好。”

  男男點點頭說:“這都聽您的。”

  最終,範德彪租了一間七十平方米的一室一廳,置辦了辦公桌椅和電腦,再擺一些臨摹的名人字畫,辦公室立刻生動了起來。

  站在辦公室門口,範德彪看著大門問男男:“兄弟,你說我們公司叫什麽好啊?”

  男男開動腦筋想了想說:“叫趣動傳媒吧,廣告形式有趣且生動,客戶為趣動而來。”

  範德彪翻著眼睛想了想,豎起大拇哥說:“兄弟果然有才,不到一分鍾就想好了,還說得有模有樣的,哈哈。”

  男男又托著下巴想了一會兒,轉過身笑著對範德彪說:“公司的LOGO我想就是一隻有趣而生動的手,握著一個手機,但整個形象遠看又是一匹騰空的駿馬,預示著我們未來的事業飛黃騰達,怎麽樣?”

  範德彪驚訝地看著男男說:“你小子腦子真是好使啊,得嘞,都聽兄弟你的,明天我就找朋友設計LOGO。”

  辦公室一切收拾妥當後,範德彪和安安請男男、佳佳在辦公室用電磁爐吃了頓火鍋,俗稱新張開業燎鍋底。吃得盡興,範德彪一拍胸脯說:“從今天起,我就是趣動傳媒的董事長兼總經理,”說完一指男男,“男男就是副總經理,主抓業務,”然後摟了一把安安,“安安是我們公司的行政總監,哦不是行政兼人力資源總監。”

  然後指著佳佳,剛要說話,佳佳連忙擺手說:“別了範哥,我還有工作,可能沒時間過來幫忙。”

  範德彪說:“咳,幹不幹活無所謂,作為創始人,必須要有職務,你就是……業務副總經理吧。”說完端起酒杯,“來,原始股東我們幹一個,等公司上市那一天,我們再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趣動傳媒正式成立那幾天,範德彪請了好多以前的朋友到公司串門。一時間賓客迎門,作揖道賀的,談生意取經的,擊掌相慶的絡繹不絕,男男也儼然擔當起了主人翁的角色,迎來送往,累得半死。過了差不多一個星期,客人逐漸減少,男男這才喘了口氣。

  一晃半個月就過去了,男男看範哥還沉浸在開業的歡樂中,似乎不著急開展業務,便主動提醒:“範哥,我們下一步該幹什麽?這塊的業務我也不熟悉,還要跟您邊幹邊學才能上手呢。”

  範哥爽朗地哈哈大笑說:“兄弟不用著急,哥哥心裏有數,明天我先帶你去中國移動開會,老板都是我哥們,讓他們給咱詳細講講這移動夢網的盈利模式,都弄明白了,咱就開幹!”男男興奮地點點頭。

  第二天,範哥開車帶著男男和安安來到了一棟辦公樓,範哥老練地把車停到車位說:“下車,到了!”

  男男下來一看,這也不是中國移動的大樓啊?但也沒好意思問,跟著範哥上了電梯。

  電梯門一開,範哥帶著他們走進了一間叫“雲鶴傳媒”的公司。

  進了公司,前台登記了來訪人員名單,帶領他們到了一個大會議室。男男進去一看,會議室已經黑壓壓地坐了好幾十人了。男男跟範哥找了個角落坐下來,等著開會。男男四處張望了一下,有些困惑,這什麽情況,怎麽這麽多人?這是什麽會啊?

  正在迷糊,旁邊一個戴眼鏡的中年男子笑著跟男男搭訕:“小兄弟是什麽公司啊?”

  男男趕緊回答:“我們是趣動傳媒的。”

  “哦哦,久仰,久仰,你們公司做得很不錯的。”眼鏡大叔奉承地說。

  男男差點沒笑出聲來,心想,我們公司剛成立還不到一個月,您這麽說也太假了吧。但表麵上還是笑著說:“客氣,客氣,您是什麽公司的啊?”

  眼鏡大叔慌忙從提包裏拿出一張名片遞給男男,男男一看:大正廣告公司董事長,錢明章。男男趕緊遞上自己的名片說:趣動傳媒副總經理,杜男男。

  “哦哦,杜總啊,久仰大名。”老錢伸出手跟男男握了握。

  男男也趕忙回話說:“錢董事長好,幸會幸會。”

  老錢把名片收起來說:“杜總,你們也來做移動夢網的代理嗎?”

  “嗯,是啊,您呢?”

  “我們也想試試,雖然不是很懂,摟草打兔子看看,也許有些客戶能有興趣呢。”

  “哦。”男男若有所悟,回頭看了看陸陸續續進來的人,“那這些人都是準備代理移動夢網廣告的公司?”

  老錢點點頭說:“肯定啊,這都是準備代理的。”

  “那,”男男接著好奇地問,“怎麽不去移動公司開會啊,這個雲鶴公司是幹嗎的?”

  老錢推了推眼鏡說:“雲鶴就是移動夢網的獨家廣告代理啊。”

  男男哦了一聲說:“那我們算是?”

  “二級代理唄,他一個公司也做不過來,就多找點二級代理幫忙做唄,今天就是召集咱們講講業務模式、盈利模式什麽的。”

  男男這才明白,範哥跟中國移動根本不認識,隻是找了個二級代理的營生。

  男男看著黑壓壓的辦公室,扭臉跟老錢嘀咕:“錢總,這得多少二級代理啊?”

  老錢左右看了看說:“估計50家肯定有了吧。”

  男男歎了口氣沒說話。

  過了一會兒,雲鶴公司的一個市場副總裁進了會議室,把移動夢網的發展趨勢、技術特點、盈利模式等逐一做了介紹。男男聽得懵懵懂懂,半知半解。一是自己確實對網絡不熟悉,很多名詞都是第一次聽說;二是下麵的人交頭接耳,鬧鬧哄哄,他們坐得又遠,聽不真切。

  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講解部分結束了,中場休息十五分鍾。來的人趁著空當,彼此開始閑聊交換名片。男男一看,這些名片上沒有低於副總裁級別的,都是董事長、總經理,各種CEO、COO。休息過後,下半場是溝通會,很多人又問了一些問題,雲鶴公司的人一一做了解答,大約中午12點的時候散會了。

  男男跟老錢往外走,老錢問:“杜總怎麽走?”

  男男一指走在前麵的範哥,“我跟我們老板開車回去,您呢?”

  老錢揚了一下手裏的包說:“我司機在樓下,接我回去。”

  “哦,那咱有空再聊,再見!”

  範哥把車挪出來,隨著車流緩慢地往前走。

  “範哥,移動夢網的盈利模式除了廣告,其他幾個我沒太聽懂,您能給我講講嗎?”

  “這個……”老範支吾了一下,“咳,我也沒太注意聽,沒事兄弟,做廣告主要是客戶,有關係,有客戶,到時候讓他們幫我們談就行,咱不用什麽都弄那麽清楚。”

  男男嗯了一聲,嘴上沒說,但心想,任何業務如果自己都吃不透,怎麽跟客戶講啊?客戶都不理解,憑什麽跟你合作啊?

  想得鬱悶,男男托著腮幫,把臉扭向了窗外,突然看到老錢騎著一輛二八自行車從旁邊走過,車把上的手提包一晃一晃的,像極了收電費的。

  轉眼公司開張快一個月了,根據範哥的安排,他女朋友安安駐守在公司接電話,範哥帶著男男去談客戶。第一個見的就是大客戶——蒙牛。在去蒙牛的路上,範哥一邊開車一邊給男男介紹情況:“蒙牛的楊部長,主管廣告投放,我們是多年的哥們,以前做戶外廣告的時候我們天天在一起喝酒,今兒咱去談談,也別多了,一百萬沒什麽大問題。”

  男男興奮地點點頭。

  範哥的紅色桑塔納一路狂奔,破舊的收音機沙啞著嗓子唱著《兩隻蝴蝶》:“親愛的,你慢慢飛,小心前麵帶刺的玫瑰……”範哥迎著風跟著哼哼,心情大好,仿佛那一百萬已經到手了。

  車開到了通州,又走了好久終於來到了蒙牛公司。遠遠的,男男就看見了四個巨大的儲奶罐,上麵寫著“蒙牛乳業”。進了蒙牛,車開到了後麵的一棟辦公樓,在門口填寫了訪客登記簿後,範哥帶著男男來到了三樓。一個女孩熱情地接待了他們,並把他們請到了一個小會議室。不一會兒,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瘦高男人走了進來。

  範哥一看,趕忙站起身迎上去,伸出雙手寒暄:“楊部,好久不見啊,哈哈,聽說您高升了,恭喜恭喜啊。”

  楊部長笑著跟範哥握了握手說:“你是範總吧,你好你好,來請坐。”

  範哥滿臉堆笑地說:“您比以前瘦了,楊部您要注意身體啊。”

  楊部長搖了搖頭說:“咳,工作壓力大,沒辦法。”然後抬起頭,認真地看了看範哥的臉,“範總我們以前見過?”

  範哥一拍大腿說:“哎喲,楊部真是貴人多忘事啊,2000年你們做戶外廣告的時候,我的好幾塊牌子都給你們了,當時您還是經理呢,您忘了?”

  楊部長努力地回憶著,看樣子並沒有什麽印象,就笑著說:“好像是,嗬嗬,我這腦子現在越來越不好使了,咱不說那些了,小何說你現在做什麽移動廣告了,形式比較新,我們想聽聽,看有沒有合作點。”

  範哥應答著,趕緊從自己的包裏拿出了電腦,打開移動夢網的資料給楊部長看。

  楊部長邊看資料邊問範哥:“範總,這裏寫的百寶箱提供的移動互聯網增值服務都包含什麽具體內容啊?”

  範哥伸著脖子看了看PPT,一臉茫然,回頭看了看男男,男男咽了口吐沫,眼神晃了一下,也沒答上來。範哥沒辦法,用手指著電腦屏幕說:“這個……其實……”

  楊部長看出來範哥也不明白,就笑著打圓場說:“沒事,這個回頭你們查查,弄清楚了下次給我說說。”

  範哥趕緊點頭稱是。

  看了一會兒,楊部長又問:“這個上麵說,移動夢網為SP提供一點接入,全網服務,進而為客戶提供多元化的推廣形式,這個具體有哪些形式,能談談嗎?”

  範哥臉憋得跟紫茄子似的,半晌才說:“楊部,其實這些都不重要吧,我就是來給您看看這個廣告形式,這下麵有報價,折扣非常低,現在做很劃算的……”

  還沒等範哥說完,楊部長哈哈笑著打斷了他說:“範總,這不是錢的事,如果我們都搞不清楚這個廣告載體的性質和運作方法,折扣低有什麽用啊。”

  範哥一時不知道說什麽,楊部長又問:“那你告訴我這個手機廣告的主要受眾是誰?他們有什麽特點?你知道我們蒙牛的主要消費群是誰嗎?我為什麽要做手機廣告?對我們的幫助在哪兒?”

  範哥跟男男灰溜溜地走出了蒙牛。範哥打開車門,悻悻地說:“還是當年賣戶外路牌爽快,哪需要說這麽多廢話,上來就談錢,折扣合適,回扣合適,直接就簽約了,這鳥玩意,快弄死我了,走!”

  男男發現範哥專業能力太差,靠不住,於是就自己一點點地把移動夢網基本的東西搞明白,主動跟範哥說,以後見客戶兩個人做分工,範哥做關係,男男做專業。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男男跟範哥四處見朋友,出發前範哥拍著胸脯個個說是哥們,真到了客戶那兒,能一眼認出範哥的都不多。具體談到生意,這個手機媒體的形式確實很新穎,很多客戶都有興趣聽聽介紹,但真想投放的很少,都在學習和觀望。

  一連幾個月,範哥和男男顆粒無收。晚上,男男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看佳佳還沒回來,本想打個電話問問,後來一想,她不知道又在哪兒應酬呢,算了,別打擾她了。男男剛躺下準備休息一會兒,佳佳踩著高跟鞋回來了。男男瞥了一眼,佳佳今天穿了嶄新的職業套裝,畫了精致的妝容,活脫一個高級白領的架勢。順著胳膊往下看,男男發現,佳佳手裏又多了一個新皮包。

  一進屋子,佳佳甩掉腳上的高跟鞋,衝著男男嚷嚷:“快起來,”佳佳推搡了一把男男,“你看,這個包好不好看?”佳佳舉著手裏那個翠藍色的漆皮包,等著男男的讚美。

  男男看了一眼,沒好氣地說:“哪兒弄的?難看死了。”

  佳佳被當頭潑了一盆冷水,臉上的笑容收了起來,略帶委屈地說:“你真不會說話,誇誇我能死啊。”

  男男沒理她,接著問:“誰送的?”

  佳佳瞥了男男一眼說:“什麽誰送的,上次都跟你說過了,公司易貨的。”

  “真行,你們公司是隻做皮包生意是嗎?怎麽總有包的易貨?”

  佳佳聽出了男男的話外音,也有點生氣地說:“就上次那一批,內部處理的,肖哥給我留了一個。”

  “為什麽就給你留?”男男步步緊逼。

  佳佳把包扔到一邊說:“我是肖哥的得力幹將,你知道我替他分擔了多少工作嗎?我又沒向人要東西,公司存的貨給我留一件怎麽了?”

  男男冷笑了一聲,沒說話。

  佳佳氣得把地上的高跟鞋踢到一邊,一P股坐在床邊,揉著自己的腳說:“我天天在外麵拚死拚活,回家還要看你臉色,我憑什麽啊?”

  男男背對著佳佳,沒好氣地說:“我可沒給你臉色,您這高級白領,我哪敢給你臉色看。”

  佳佳猛地轉過頭,看著男男,氣鼓鼓地說:“杜男男,你不要沒事找事,我本來心情挺好的,今天可沒打算跟你吵架。”

  “是,”男男騰地坐了起來,指著佳佳的包,“你現在是有包有錢就快樂是吧?這才幾年,你變得真夠快的。”

  佳佳氣得站起來,指著男男說:“我怎麽變了?我有了新包不能開心一會兒嗎?你說明白,什麽變了?”

  男男一伸手,抓起佳佳的包,舉到佳佳臉前說:“你以前追求這些東西嗎?”他又指了指佳佳的項鏈,“你以前戴這些東西嗎?”

  佳佳一把奪過來自己的包說:“我現在要工作,要應酬,我穿著打扮不應該得體點嗎?你希望我怎樣?穿著校服去談客戶嗎?”

  兩個人在屋子裏聲音越吵越大,於大哥夫婦和艾吉瑪都站到了男男和佳佳的門口勸架。男男指著佳佳,對著他們說:“你們看看她的樣子,跟之前一樣嗎?我說她變了,變得愛慕虛榮了,勢利了,不是嗎?”

  佳佳聽了男男的話,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拎著自己的包哭著跑了出去。

  佳佳跑到了大都公園的一角,坐在假山的後麵嗚嗚地哭了起來。過了好一陣子,她才逐漸停止了哭泣,緩緩地掏出手機,想了好久,撥通了肖逸雲的電話。

  “肖哥,這個包我不要了,明天我退回給公司。”

  肖逸雲很詫異地問道:“佳佳,你怎麽了,你不是一直很喜歡這個顏色的包嗎?”

  佳佳又抽泣了一聲說:“我不要了,我不喜歡了。”

  肖逸雲溫和地問:“到底怎麽了?和我說說好嗎?”

  佳佳想了想,把和男男吵架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訴了肖逸雲。

  肖逸雲聽完,笑著對佳佳說:“佳佳,你男朋友心裏不舒服,你好好跟他解釋下就行了,沒什麽大事,他年紀輕,可能不太理解,你就告訴他,這是為了工作置辦的行頭。跟個人喜好沒關係,隻是為了你更好地融入一些場合而已。”

  佳佳靜靜地聽著。

  最後,肖逸雲勸佳佳說:“好了,回去吧,心平氣和地談談,說開了就好了。”

  佳佳點點頭。

  回到家,佳佳看男男已經悶頭睡了,就把手機和包放在床頭櫃上,去廁所洗漱。男男其實沒有睡著,隻是在生悶氣。忽然,他聽見佳佳的手機響了一聲,他把頭伸出來,看佳佳還在廁所,就拿過她的手機,打開一看,是一條短信:好點了嗎?發信人是肖逸雲。男男又打開了通訊記錄,看到了剛才佳佳和肖逸雲的通話時長,二十八分鍾。男男把佳佳的手機扔回到床頭櫃,重重地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住了頭。

  第二天到了公司,範哥說去談業務沒來上班,男男對著自己的電腦屏幕發呆。安安坐在自己的電腦前打遊戲,一副無憂無慮的樣子。過了一會兒,有人敲門,安安蹦蹦跳跳地去開門,三個女孩吵鬧著進來了。

  “哎喲,真不錯,我們安安也當老板開公司啦!”

  “可不是,安安真有出息!”

  安安拿出了老板娘的姿態,忙著招呼她的姐妹。幾個人嘰嘰喳喳鬧著笑著,男男覺得頭嗡嗡直響,他站起身進到了裏屋範德彪的辦公室。

  坐在範德彪的老板椅上,男男閉目養神。

  這樣可不行,自己不能老跟著範哥去胡亂見客戶,自己也要主動開拓客戶,可客戶在哪兒呢?他突然想到了Morris。在DT的時候,他跟Morris關係還是不錯的,Morris手上有三個大客戶,而且這麽多年,其他的客戶關係也很豐富,說不定她能幫忙推薦下。想到這兒,男男抓起桌子上的電話,撥通了Morris的手機。

  “喂,Morris?”

  “我是,您是?”

  “我是杜男男啊。”

  “哦哦,男男啊,好久不聯係了,你最近還好嗎?”

  男男站起來,看著窗外說:“還好吧,您呢?”

  “我都忙死了,天天加班。”

  “咱又有新客戶進來啦?”

  “那倒不是,現在客戶越來越刁鑽了,要求越來越過分,還是那點錢,想把代理公司往死用。”

  男男嗬嗬笑了笑。

  “光顧著聊天了,你打電話肯定有什麽事吧?”

  男男猶豫了一下,把自己創業的情況和推薦廣告資源的事說了。沒想到Morris還挺感興趣,爽快地答應了,約男男到DT國際附近的咖啡廳聊聊。

  男男趕緊收拾東西,穿過安安和一群嘰嘰喳喳吵鬧的閨蜜奔向樓下。輕車熟路,男男來到了DT國際。看著曾經熟悉的地方,男男不免有些感慨,自己幾年的美好青春和曆練都在這裏。

  男男剛準備去旁邊的咖啡廳,忽然看見Oliver和VC有說有笑地走了出來,男男趕忙閃身躲到了樹後。男男隱約聽見VC操著蹩腳的普通話說:“那當然好了,你做策略的Ieader(領導者)我很支持啊,香港人我本來也不喜歡的……”男男目送著他們坐上了VC的車揚長而去。

  傻站了幾秒鍾,男男從樹後出來走進了咖啡廳。等了大概半個小時左右,男男看見Morris行色匆匆地來了,趕緊揮揮手,招呼Morris坐下。

  Morris還沒坐穩就解釋說:“真不好意思,本想著今天沒什麽事,臨下班又通知晚上開會,今天我隻能陪你聊幾句,改天請你吃飯了。”

  男男笑著說:“您能見我,我已經很開心了,吃飯也是我請您。”

  Morris喝了口水,直奔主題說:“你給我發的資料我看了,移動互聯網我們也注意到了,確實是未來的發展趨勢,但你資料裏給的合作方式都不是很有吸引力,你還有其他的方式嗎?”

  男男想了一下,撓撓頭說:“Morris姐,說實話我對這個行業不是那麽熟,我也隻是聽雲鶴公司這麽介紹的,其他方式我還真沒想過。”

  “雲鶴?雲鶴是什麽公司?”

  “哦,雲鶴是移動夢網的獨家代理商啊。”

  “那你們的公司是?”

  “我們是二級代理吧。”

  Morris聽了,有點泄氣,輕輕地歎了口氣,對男男說:“男男,咱都是老同事,我就沒必要和你打官腔了,你也在DT幹過,我們聚攏的資源必須是獨家或者一手的,二手的從來不做,太麻煩。”Morris低頭正要喝咖啡,突然又想起了什麽,抬起頭接著說,“即便我們做,也很可能是我們高層跟移動的老板談,從他們的代理公司走賬執行而已,像你們這樣的公司,根本沒可能。”Morris坦誠地表達了看法,說得男男無言以對。

  Morris看了看男男,可能也覺得說得有點沉重了,轉移了話題問:“男男,你怎麽會去這麽小的公司呢?”

  男男沒好意思說之前不靠譜的經曆,就笑著說:“咳,正好有一個大哥想創業,我也二十大幾了,想著搏一把,也許能成點事呢。”

  Morris微微點點頭,語重心長地說:“男男,你想創業是好事,年輕人闖一闖沒錯,但有兩個條件你要考慮清楚,第一,你準備好了嗎?從能力、資金、經驗、項目等等條件;第二,你的合作夥伴靠譜嗎?這兩個條件沒想清楚,99%的概率可能失敗。”

  男男靜靜地聽著,腦海裏盤算著Morris的話,他似乎覺得,如果按照這兩個條件,自己好像真的沒準備好。

  Morris又閑聊了幾句,就開始不停地接電話,不得已告別男男匆匆地走了,男男舍不得沒喝完的咖啡,自己又坐了一會兒,正好思考一下現在的境況。

  說實話,男男跟範哥創業,隻是聽了範哥一麵之詞,根本沒有認真考慮。雖然都是做廣告,但自己最擅長和富有經驗的是全案策略,這個手機媒體包含了很多網絡知識、通信技術知識等,對於這些自己幾乎是門外漢,以前的知識儲備用不上,等於從零開始。而自己的合夥人範哥,人雖然豪氣仗義,但真的像佳佳感覺的一樣,誌大才疏,吹牛忽悠行,實實在在幹活差點意思。他固執地以為,現在的廣告商還像他早年做戶外廣告一樣,隻要喝大酒,給回扣就能搞定,從不願意花精力研究產品和企業的需求。他不知道社會在發展,世道已經變了。咳,男男越想越鬱悶,一口喝完了杯子裏的咖啡,起身走了出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