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八章 過年

  終於過年了!今年回家,男男決心一定要給爹媽改善下生活。因為佳佳的老家陽城在北方市的下一站,所以男男安頓好佳佳就獨自下了火車,左手拖著行李,右手時不時地摸一摸自己的胸口,那裏有他今年給爹媽準備的大禮——兩萬塊錢。

  男男還沒走到家,迎麵就碰上了路邊剛收攤的二嬸。二嬸是男男母親的同事,以前是單位醫務室的行政人員,下崗後靠擺攤賣拖鞋謀生。

  她看見男男走了過來,趕緊刹住三輪車喊:“男男回來了!”

  男男趕緊笑著上前打招呼:“新年好啊二嬸,華哥呢?”華哥是二嬸的兒子,曾經跟男男一個小學,大男男二歲。

  “他去北邊辦事了,你自己回來的,沒帶女朋友啊?”

  男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心想,肯定是快嘴的娘跟人家說的,“沒有,我女朋友也回自己家過年了。”

  “哦,”二嬸看了看男男拉的行李,趕忙跳下三輪車說,“走,我幫你把這麽大的行李送回家。”

  “不用了二嬸,我這箱子有輪子,可以拉著,不費勁。”

  “那也累,我這三輪車多省勁。”說完,不由分說地把男男的行李扔到了三輪車上,拉著往家走去,男男隻好在後麵跟著。

  走了幾步,二嬸好像想了起什麽問:“男男,你在北京做什麽的啊?”

  “做廣告的。”

  “哦,”二嬸明顯不懂,她其實也不關心,她關心的是後麵的,“一個月多少錢啊?”

  男男想了想,還是別說那麽具體了吧,“嗯,兩三千塊吧。”

  “哎喲,那麽多呢?”二嬸轉過頭,羨慕地看了看男男說,“你華哥現在一個月才一千二百元,咳,不爭氣,當年不好好學習,不上大學就是不行。”

  男男笑了笑說:“也不一定,華哥人老實,學點技術什麽的,將來有個一技之長,也挺好的。”

  二嬸歎了口氣說:“但願吧。”說完轉過頭對男男說,“你這也出息了,掙錢了,回家也給你爹媽買點好吃的吧,我看你媽每天買菜,連個肉星都不舍得買。”

  男男聽了,沒說話,心裏一陣酸楚。

  一進小區,男男迎麵看到他爹正在樓下修自行車,他媽正站在旁邊看著。二嬸就嚷嚷起來:“大姐,你大兒子回來啦。”

  隨著二嬸的喊聲,男男的爹趕緊放下手裏的工具迎了過來。男男媽笑得合不攏嘴,“你怎麽不提前說,讓你爹去接你啊?”

  男男一邊把行李從二嬸車上搬下來,一邊說:“接什麽,又沒什麽東西。你們身體還好吧?”

  “好著呢,嗬嗬。”

  男男笑了笑說:“嗯,沒事別老幹活,休息休息,多去公園轉轉。”

  男男爹雖然也很高興,但始終沒什麽大表示,隻是問男男:“餓不餓,馬上給你弄飯去。”

  男男點點頭。

  男男在屋子裏轉了轉,一切還是老樣子,沒什麽變化,他轉身進了廚房,爹正在擇菜,娘正在切豬肉,“媽,家裏過年要用的東西都買了嗎?”男男一邊幫著擇菜一邊問。

  男男媽用手指了一下冰箱說:“早都買齊了,牛肉、豬肉、魚、蛋、饅頭……冰箱都快堆不下了。”

  男男嗯了一聲,抬頭看了看他媽,媽變化不大,隻是白發更多了。男男又低下頭,把擇好的菜放進盆裏說:“那平常呢,我不在家你們都吃什麽啊?”

  男男媽把切肉的刀放下,擦了擦手上的油說:“平常跟過年一樣啊,想吃什麽都有,現在日子好了,生活沒問題,你別瞎操心。”

  “那我剛才碰見二嬸,她說你們平常都不舍得吃肉。”

  男男媽聽男男這麽說,愣了一下,趕緊打著哈哈說:“咳,我天天買菜她都看見了啊?她說什麽你也信。”說完端起菜盆去洗菜。

  男男爹也站起來,順著男男媽的話說:“你媽說得對著呢,我們在家吃穿不愁的,這個你別操心,再說,我們歲數大了,葷腥的吃不動,多吃素的對身體好。”

  男男也站了起來,他摸了摸兜,走到爹身邊說:“爹,我今年幹得不錯,老板給發了點獎金。”說完,從兜裏把錢拿了出來,“這是你跟娘的,一人一萬。”

  男男爹還沒說話,男男媽趕緊把水龍頭關上,一邊擦手一邊說:“哎喲,不要,不要,你將來用錢的地方多著呢,你自己存著吧。”

  男男爹捏著那兩包錢,看了看說:“你媽說的是,我們在家根本不花什麽錢,你自己用錢的地方多著呢,我們什麽也不愁,根本不用錢。”

  男男蹲下來一邊收拾垃圾筐一邊斬釘截鐵地說:“別說了,我長這麽大,第一筆錢必須孝敬你們,這是規矩。”

  男男媽還一邊推托著不要,一邊嘖嘖地嘟囔:“這孩子,怎麽這麽不聽話呢。”

  男男不再說話,他當然能感受到父母的欣喜,這不過是他們之間交流的一種方式而已。

  男男媽很關心他在北京的工作和生活狀況,男男當然隻報喜不報憂了。得知男男在北京一切安好,老兩口放心了不少。

  “爹,媽,我明天帶你們去轉轉吧。”

  男男爹剛把青菜倒進油鍋,刺啦一聲,一股青煙飄了起來,他一邊轉過頭避開油煙,一邊看著男男問:“去哪兒轉?”

  “就華聯吧,去逛逛買點衣服什麽的,然後請你們吃點好的,也見識見識,別一輩子都悶在家裏,什麽也不知道。”

  男男媽一聽,又表現出一臉不快地說:“咳,我們老頭老太太穿什麽新衣服,又不稀罕這些東西,什麽吃的喝的都有,不去,不去。”

  男男故作神秘,衝他媽小聲說:“你吃過鮑魚嗎?”

  男男媽一愣問:“什麽?”

  第二天一早,男男帶著兩位老人來到了華聯商廈,邊逛邊挑衣服,爹媽不停地撇嘴嫌貴,男男不由分說地交了錢,給爹媽一人買了一件波司登羽絨服。

  買完衣服已經接近中午,男男打車拉著兩位老人,直奔亞太貿易中心。男男在北方市電視台工作的時候,經常路過這個中心,這是一棟38層的雙塔高樓,整棟大樓遠看就像一雙合攏祈福的佛手,墨綠色的玻璃外牆散發著幽幽的光芒,這是當時北方市最高的建築物,也是地標建築之一。當年無數次坐公交車經過這裏,男男也跟佳佳多次憧憬著有一天能登上32層的觀光餐廳,飽覽整個城市的美景,而今天,他率先帶爹媽實現了這個願望。

  今天正應了那句話,手中有糧心中不慌。男男懷裏揣著三千塊錢,感覺底氣十足,帶著老兩口來到了亞太貿易中心門口。

  “孩兒,這是去哪兒?”男男媽有點摸不著頭腦。

  男男仰著臉,看著高聳入雲的貿易中心說:“我帶你們吃飯去。”男男指著亞太貿易中心的頂端,“那兒有個餐廳,可以直接看到整個北方市,非常特別。”

  “那要多少錢?”

  男男擺出一副大老板的姿態說:“你管那麽多於嗎?走。”說完徑直先走了進去。

  男男進去半天,看見爹媽還在門口磨蹭不敢進來。男男回過頭又招呼了一聲,兩口子才戰戰兢兢地往裏走,門口的迎賓帥哥幫二老拉開門,“二位中午好。”

  “哦哦,好,我們是來吃飯的,我兒子說樓上有個……”

  男男媽站著門口忙跟禮賓解釋,氣得男男趕緊過來拉著她往裏走,“你話怎麽那麽多?”

  “人家跟我說話呢,我不能不理人家吧?”

  上了電梯,不一會兒就到了32層。電梯門一開,兩邊各站了四個美麗的禮儀小姐,一邊鞠躬一邊齊聲說:“歡迎光臨!”

  男男笑著說了聲謝謝,帶著爹媽往裏走。

  “先生幾位?”

  “三位。”

  “哦,那您坐觀景台吧。”禮儀小姐邊走邊問。

  這個餐廳地方很大,但桌子卻不多。整個餐廳小橋流水、鋼琴古箏、藝術花卉占據了將近一半的麵積,散落的餐桌之間相隔很遠,而且有各種花卉假山恰到好處地遮擋了彼此的視線,每一張桌子都有一個獨立的空間。靠中間的位置都是大桌子,沿著玻璃幕牆的是四人座的小台。禮儀小姐帶著男男他們三人來到了一個四人小台坐下。

  “先生這是菜單,您看下。”

  男男接過菜單,翻開一看,前麵的海鮮確實太貴了,動輒上千,吃不起。他往後翻,看到菜價基本上在百元以內,心裏稍微踏實了點,再抬眼一看,自己的爹媽跟兩個木偶一樣端端正正地坐著,一動都不敢動。

  男男想了想,沒必要讓他們看菜單了,否則,他們看到這個菜價會瘋掉的。男男自己點了四菜一湯外加米飯,其中包含了他也很想嚐嚐的鮑魚。服務員禮貌地問:“先生喝點什麽?”

  男男拿過酒水單,扭臉問他爹:“爸,喝點什麽酒?”

  “不喝不喝,你爸不喝酒。”爹還沒說話,媽就搶著說話了。

  男男看了他媽一眼說:“過年呢,必須喝點。”說完,翻開酒水單,看了一遍,不說話了,確實都太貴了。

  服務員非常的善解人意,“先生,因為你們人少,我建議你們零買,這些洋酒都可以按盎司賣,白酒可以按兩賣。”

  男男點點頭,他指著人頭馬問:“這個多少錢一盎司?”

  “這個六十五元一盎司。”

  “這個呢?”男男指著馬爹利問。

  “五十五元一盎司。”男男本想問問一盎司是多重,後來沒好意思問,直接說道:“那人頭馬、馬爹利各來一盎司,茅台來二兩吧,謝謝。”男男知道爹平常會小酌兩杯,但肯定從來沒喝過洋酒,於是多點了一點,給爹嚐嚐。服務員接過單子,退了下去。

  其實男男也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他也是第一次吃鮑魚,第一次喝人頭馬、馬爹利,他心裏也很興奮。透過玻璃幕牆看著窗外,整個北方市盡收眼底,男男可以清楚地看到北方電視台的大樓和電視塔,這似乎又勾起了他的回憶,勝利哥他們最近還好嗎?

  “閨女,你站著累不累,你坐會兒吧?”男男聽見他媽說話,趕緊回頭看,他媽正拉著一個服務員讓她坐下,服務員尷尬地趕緊退讓。

  “媽你幹嗎啊?”

  “我看這幾個閨女一直跟我後邊站著,怪累的。”這個飯店的服務級別很高,別看是小桌,他們身後始終站著四個漂亮的女服務員,隨時準備服務。

  男男尷尬地小聲對他媽說:“人家是在工作,你別廢話了好不好?”

  男男媽嗯了一聲,又直直地坐著不說話了。

  不一會兒,菜就上齊了,男男嚐了一口,真的很不錯。酒也端上來了,男男問:“媽,馬爹利、人頭馬、茅台,你喝什麽?”

  “馬什麽?”

  “馬爹利,外國洋酒。”

  “還有什麽?”

  “人頭馬。”

  “什麽木頭?”

  “人頭馬,也是洋酒。”

  “還有什麽?”

  “茅台。”

  “哦哦,這個我知道。”男男媽想了想說,“讓你爹喝白酒吧,我嚐嚐馬頭馬。”

  後麵站著的一個服務員實在忍不住撲哧笑了出來。

  男男羞臊地瞥了他媽一眼,把馬爹利杯子遞了過去。

  男男端起了人頭馬說:“來,馬上過年了,祝你們新年快樂!”

  男男爹也端起了茅台杯子碰了一下,男男媽端著杯子說:“嗯,新年快樂,但是你一定要注意身體,在外邊千萬別心疼錢,吃喝一定不能省,要是有什麽事一定不能瞞著我們,一定要跟我們說,上次我聽說……”

  男男趕緊伸出手在他媽臉前擺了擺說:“喝酒,喝酒吧,別說了,祝酒詞沒這麽長的。”

  男男爹哈哈地笑了,“你媽就是囉唆,什麽時候都這樣。”

  男男本想跟二老聊聊天,但發現在這種場合下,他們基本上不會聊天了,隻會“嗯嗯啊啊”地敷衍。他又想引導爹媽欣賞下北方市的景色,還專門指著電視台說,那兒就是自己曾經工作的地方,但發現二老根本不感興趣,隻顧悶頭吃飯,而且吃得倍兒快,也就二十多分鍾,吃飯的活兒基本結束了。

  男男本想多在這兒待會兒,欣賞欣賞風景,談談人生,把這頓飯錢的價值發揮到最大,現在好,一頓豪宴吃成了快餐。男男覺得在這兒硬撐下去也沒什麽意思了,就說:“服務員,埋單吧。”

  服務員麻利地拿過來一個埋單夾說:“您消費一共八百九十元,謝謝。”

  男男拿出錢包,數出九百元遞了過去。

  吃完飯出來,男男發現爹媽情緒很低,便問:“怎麽啦?沒吃飽?”

  男男媽搖搖頭說:“心疼。”

  男男笑了笑說:“媽,以後我們的日子會越來越好,你也要轉變思想,慢慢嚐試新生活,不能老悶在家裏,出來走走,長長見識。”

  男男媽歎了口氣說:“今天一天花的錢,夠我跟你爹花一個月的了,你讓我們心裏怎麽好受?”

  男男看了看爹,爹也是一臉內疚的樣子。男男挎著爹媽往前走,一邊安慰地說:“行了,咱也不是天天這樣,這麽多年也就這一次,就算慶祝我升職加薪行不?”

  男男媽指著男男說:“錢真的不能這樣花,你以後還要買房、娶媳婦,你花錢的地方多著呢,而且你……”

  “好了,好了,走啦,下午我帶你們去照相館照張相留個紀念,晚上我還要去參加同學聚會呢。”

  照完相,男男看著爹媽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車,獨自一人向同學會約定好的飯店走去。看看表才4點多,男男就到離飯店不遠的一個商場,隨便逛逛打磨時間,想著給佳佳帶個新衣服什麽的。正在逛,他覺得有個女孩一直盯著自己看,下意識地回頭瞄了一眼,一個個子不高、穿著時尚的女孩正盯著自己看。男男不好意思仔細看人家,就把頭轉了過來,卻聽見那個女孩諷刺地說:“怎麽著,混了幾天北京不理我啦?”

  男男聽聲音是如此的熟悉,再定睛一看,是劉麗!

  男男驚得長大了嘴巴,麵前的劉麗,栗色的長發,尖尖的瓜子臉,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上身穿著一件緊身的白色羽絨服,下身是緊身的牛仔褲,腳上是一雙大紅色的小皮靴。

  “劉……劉麗?你……你這……”男男結結巴巴話都說不順暢了。

  劉麗一臉不屑地道:“劉劉劉什麽劉,沒見過美女啊,真丟人。”

  男男尷尬地撓了撓頭說:“我的媽呀,你真的變化太大了,我根本認不出了!”

  劉麗聽了這話,臉上露出幾分得意道:“怎麽樣,我漂亮吧,哈哈,減肥成功。”

  “你減了得有……二十斤吧?”

  “二十六斤,我這一年遭罪死了,又是節食又是運動又是針灸,不過總算沒白費,嗬嗬。”

  男男上下打量了劉麗一遍,才發現,劉麗本就秀麗的五官,現在瘦下來,還真挺惹眼的。

  “你可真是沒良心啊,回來北方市,連個招呼都不跟我打。”

  男男趕緊解釋:“真不是,我們今天同學聚會,我想著我們聚會完,正準備明天約你呢,還有勝利哥他們。”說完,還從兜裏掏出了手機道,“你看,你送我的手機都還在,怎麽能不記得你呢。”

  劉麗看了看手機,心裏滿足了許多道:“這還差不多。”

  男男接著問:“你現在幹得還好嗎?”

  劉麗嘴一噘說:“不好,真的沒什麽意思,台裏年輕人太少了,全是老家夥,年輕人在裏麵幹幾年,也一副老態龍鍾的架子了。”

  男男安慰道:“咳,你知足吧,有你爹照顧著你,穩穩當當的,旱澇保收,還想什麽呢。”

  “不是,你知道嗎,特別壓抑。”劉麗接著說,“我減肥成功,可開心了,趕緊買了幾件好看的衣服,還沒穿幾天呢,我們部門的領導就找我談話,讓我注意形象。”

  男男笑著說:“那你別穿太稀奇古怪的呀。”

  “別扯了,我就夏天穿了個短褲,”劉麗用手比在自己的大腿上,“到這兒,不過分吧,他們居然說我太暴露,氣死我了。”

  男男看了看劉麗比畫的位置說:“這已經快到大腿根了,在政府電視台,當然不行啦,嗬嗬,你以後上班就穿正經點,下了班再炫耀身材唄。”

  “我才不呢,我的青春我做主,我還有幾年青春啊?”

  聊了一會兒,男男看看表說:“劉麗,你要不一會兒跟我們吃飯吧,就在旁邊。”男男用手指了一下旁邊的飯店。

  劉麗搖了搖頭說:“我可不去,一群大老爺們,我都不認識,沒什麽意思。”說完,把臉湊過來小聲地說,“除非你介紹我是你女朋友。”

  男男把眉毛一挑說:“可別瞎說,他們都認識佳佳的。”

  劉麗把身子收回來說:“嘁,看你那沒出息的樣子吧,將來肯定是個妻管嚴。”

  男男咯咯地笑了。

  “得了,等你完事給我打電話吧,明天要是有空,我們跟勝利哥他們一起聚聚。”

  男男點點頭。

  劉麗看著男男的背影,默默地轉過身,心中一陣酸楚,男男不會知道,她減肥的動力都是源自於他。她對男男的那份迷戀沒有因為男男的北上而減少,反而因為距離變遠,更加牽掛男男。多少次,劉麗抓起手機想給男男打電話,想問問他的近況,聊聊天,說一句我想你了……但她不能,因為她知道,一旦佳佳意識到她對男男的感情超越了友誼,那麽他們之間的友誼也會走到盡頭,到那個時候,她就徹底地失去了男男。劉麗扶著天橋的欄杆,深深地歎了口氣,她不知道自己的堅守,會不會等來花開的那一天。劉麗想,不然自己也去北京吧,那樣好歹見麵還容易些,哪怕隻是像今天這樣的偶遇也好。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