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一章 畢業

  學校食堂的電視屏幕上,一名記者正在采訪一位教育專家。話筒前,一個戴著厚厚鏡片的六十多歲的老頭正打著官腔侃侃而談:“……去年是高考擴招的第一年,普通高等院校招生人數增幅到42%,這是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政府主動安排增加招生人數最多的一次。啊,高校擴招成為1999年最受老百姓歡迎的教育政策之一,啊,擴招不僅為老百姓的子女提供了更多的求學機會,而且,這個政策關乎國家未來,關乎中華民族整體素質的提升……”

  電視屏幕前,聚集著一群正在吃飯的大學生,他們邊吃邊看,似乎有點忘了正在咀嚼的飯菜滋味。旁邊站著三三兩兩已經吃完飯的同學,也在默默地看著電視。杜男男剛吃完飯,正站在過道上注視著屏幕,心情沉重。他心情沉重的原因主要是自己畢業後的工作問題。

  作為北方文理學院的一名專科畢業生,杜男男心理壓力很大。他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工人家庭,家裏供養一個大學生不容易,父母對他寄予了非常大的希望,期盼著他大學畢業的那一天,可以帶給這個家庭質的改變。但當他畢業的時候才發現,學英語專業的他幾乎找不到什麽對口的工作。考大學時夢想的翻譯工作幾乎對他關上了門,用人單位無一例外要求畢業生必須獲得英語專業八級證書。雖然杜男男學習非常刻苦,英語水平也不錯,能考的CET-6、BEC-3都過了,但唯獨最硬的TEM-8級無法逾越,因為專科英語專業是沒有資格報考專業四、八級的。他又想,盡量去大一點的企業,或者去需要用英語的跨國企業工作也好,但一接觸才發現,這些企業,重點大學的本科、研究生都挑不完,很少給他們專科生機會,杜男男投了無數簡曆都石沉大海,連麵試的機會都沒有。

  杜男男盯著電視,腦子裏時不時地閃過找工作的事情,“咳,真氣人,還擴招,老子工作都找不到,將來畢業了都喝西北風啊!”旁邊一個胖胖的男生,看著電視,自言自語地罵道。

  “得了得了,別在這瞎耽誤工夫了,明天周六市體育館還有一場招聘會,好像是今年應屆畢業生最後一場大型招聘會了,趕緊回去準備準備吧!”另一個戴著高度近視鏡的同學捶了胖子一拳,悻悻地說道。周圍的同學也似乎從電視裏跳回了現實,三三兩兩地收拾起東西離開了食堂。

  杜男男正在發愣,一個端著飯盒的女孩突然跑了過來,朝他背後就是一巴掌,問道:“看什麽呢,發什麽愣啊?”男男嚇得一激靈,回頭一看,是自己的女朋友楊思佳。

  佳佳跟男男一屆但不同係,在離北方市不遠的三級城市陽城長大。佳佳是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很小的時候父母就離婚了,她跟著媽媽長大。佳佳的母親是陽城文化站的昆曲演員,父親是站裏的播音員。不甘平庸的父親離婚後娶了一個杭州做紅酒生意的老板女兒,後來順理成章地接手了嶽父的生意,現在是杭州小有名氣的富商。多年後,父親對佳佳母女心存愧疚,總想幫助她們,但佳佳在母親的影響下一直怨恨父親,始終不接受父親的幫助。因為母親有心髒病,佳佳從小就很懂事自立,加上父母基因好,佳佳一米六八的個子,身材勻稱,兩個可愛的酒窩,十分招人喜歡。佳佳學習一直很刻苦,無奈高中時期數學一直不太好,高考成績一般,勉強上了本科線,考到了北方文理學院,但學的專業卻是很虛的國際金融。

  剛上大學,帥氣陽光的男男就吸引了佳佳,而佳佳的活潑要強、機靈鬼的氣質也迷住了男男。大二兩人就確立了戀愛關係,感情一直很穩固,在學校裏也是有名的才子佳人,是很多同學羨慕的對象。

  “你怎麽才吃飯?”男男看著佳佳幹淨的飯盒,知道她還沒吃。

  佳佳一手搖晃著自己的飯盒,一邊嘟囔著說:“吃不下,煩死了。”

  “煩什麽,你的工作都八九不離十了,我才剛開始找工作,心煩的應該是我好嗎?”說完,男男坐在了餐廳的長凳上。

  佳佳也順勢坐了下來,托著腮幫子說:“我這工作其實說不上好,但願能留下來,給口飯吃,不至於畢業就失業,那我就滿足了。”其實佳佳臨近畢業,也在拚命找工作,無奈學的專業太“高端”,對口工作也很難找。前段時間她有個師姐給她介紹了一家做電子產品的私企,做人事助理的實習崗位,雖然一個月隻有八十塊錢的補助,她還是如獲至寶地去實習了。企業本來隻要求一星期來三天,而她幾乎天天都去,並且對工作不挑不揀,從端茶倒水到打文件做表格,每一項工作都幹得認真且高效,她的勤奮和機靈獲得了老板和同事的讚賞,老板也透露,希望佳佳畢業後能直接入職上班。

  “對了,我剛聽同學說,這個周六還有一場麵向應屆畢業生的大型招聘會,你去嗎?”

  “我去不了了。”佳佳說,“我周六、日是最忙的,單位全職的員工周六、日不上班,就我跟另外一個實習生值班,好多雜事。”

  男男點了點頭說:“哦,那也行,反正你們老板都說了給你留了職位,你不去也罷。我肯定要去的。”

  佳佳點了點頭。

  兩個人又聊了聊其他的事情,正說話,佳佳的閨蜜潘越雲走了過來。

  “這剛進食堂就看不見你人影了,你是一分鍾不耽誤啊,能膩歪一會兒是一會兒,怕男男畢業就飛了啊?”潘潘是個大大咧咧、不拘小節的人,個子不高,一米六的樣子,長得也還行。她跟佳佳是一個高中考進來的,所以十分親密。潘潘是個顏控,對帥哥毫無抵抗力,找男朋友的心氣很高,一般的看不上,一直熬到大三才倒追上了係裏的校草,但校草出了名的花心,佳佳有事沒事就會提醒潘潘,無奈潘潘隻字聽不進去,就覺得兩個人能終成眷屬。

  佳佳扭頭打了潘潘的P股一下說:“你能積點德不,怎麽老盼著人家不好呢?是地球上隻能你一個人幸福嗎?”

  男男嗬嗬地笑了,他抬起頭問潘潘:“潘潘,你決定不找工作了?”

  潘潘揚起頭做了個向前進的動作說:“嗯哪,我不上班了,我要跟隨我那位去廈門讀研究生了。”

  “嘁,”佳佳一臉的不屑,“別怪我沒勸你啊,我看人很準的,你那位校草同學心眼可多呢,小心雞飛蛋打啊。”

  潘潘一聽假裝生氣道:“哎喲,報複我是不是?我就開玩笑說你怕男男飛了,你這就回嘴說我雞飛蛋打啊,好吧,”說完,潘潘一本正經地衝著男男說,“我祝福男男同學找到一個膚白貌美的富二代好嗎?”

  “他敢!”佳佳假裝惡狠狠地瞪著男男。

  男男委屈地把手一攤說:“這不是我說的,是潘潘說的,你們兩個商量好了,把結果告訴我就行了。”

  潘潘哈哈大笑起來,“看你那辰樣,意淫一下都不敢啊?哈哈。”幾個人插科打諢地胡扯起來。

  聊了一會兒,男男怕食堂沒飯了,就催促著她們去吃飯,自己起身往寢室走去。

  回到寢室,有幾個室友也已經回來了。男男寢室有六個人,男男排行老四。平常玩得比較好的有老大、老三和小六。男男走向自己的床位,順手把飯盒放在了桌子上,抬頭看了眼老三問:“老三,明天招聘會你去嗎?”

  老三脾氣比較溫和,每天一副不溫不火的樣子。他躺在上鋪的床上,蹺著二郎腿,懶懶地說:“我不去了,爺死心了,拿了畢業證我就回老家,我爹在我們縣給我找了份工作,是一個小鋼廠,坐辦公室。明天我就不去嘍!”

  聽了這話,正在抽煙的小六羨慕地咂咂嘴說:“還是有個當官的爹好,兒子少奮鬥多少年啊!”小六個子小小的,不到一米六五,人很機靈,但沒什麽主見,平常他跟男男關係最好。

  老三苦笑了一聲說:“去你大爺的,我爹就是個縣裏的副科,管屁用,我要不是在這兒找不到合適的工作,你以為我願意回那憋屈的縣城坐辦公室啊。”

  杜男男也跟著嘿嘿地笑了兩聲,又回過頭問赤膊打遊戲的老大:“你肯定不去了吧,蘇寧給你下offer了沒?”老大是伏牛山區考出來的,身高一米八五,從小務農的緣故,肌肉發達,人很健碩,剛到學校學習也很努力,但因為家裏窮,從大一開始經常四處打工掙錢,後來又迷上了電腦遊戲,成績便一落千丈,現在成績也就勉強畢業吧。老大打著遊戲,嘴裏還叼著煙,一大截煙灰懸在空中,他撇著嘴盡量不讓煙熏著自己的眼睛,咕咕噥噥地說道:“差不多了,電話通知我下周三去簽合同。”

  小六又嘖嘖兩聲湊過來說:“咱寢室還是老大牛氣,直接進大企業了啊!”

  老大哎喲一聲,電腦裏傳出了遊戲失敗的聲音。他懊惱地拍了一下鍵盤,頓了一下,回頭跟老六說:“大企業?企業是大,你知道讓我幹什麽嗎?是倉儲部的,我麵試的時候問過,我的工作職能就是在倉庫查驗單子、進貨出貨。說白了,就是個搬運工,上這麽多年學去幹搬運工,還不如初中畢業就直接跟村裏的人打工去呢!”說完,吸了口煙,把煙P股扔在地上,狠狠地踩了一腳。

  聽了這話,老三在床上哈哈大笑了幾聲,翻身趴在床上對著下麵說:“哈哈,原來是這樣啊,我說蘇寧為什麽要你,原來看上的不是你的文化水平,是你這身肌肉啊,哈哈!”

  老大瞥了老三一眼,悶悶地靠在椅子上不說話了。

  杜男男看出老大有些鬱悶,走過來,從桌子上拿起他的煙,抽了一根出來塞到他嘴上說:“老大,你行了,好歹你也簽約有工作了,咱寢室正經自己找工作的,你是第一個簽約的,不錯了,知足吧。”

  老大從桌子上拿起打火機,點著香煙,突然回過頭,憤憤地說:“咳,我就不明白,我們這一屆為什麽這麽苦,早生兩年的大學生都是天之驕子,1996年之前畢業的都包分配,現在到我們這兒不管了,變成自主擇業了;1996年之前上大學不交學費,國家還給補助,到我們這兒全自費了;你再看今年,你知道今年全國的應屆畢業生多少人嗎?一百零七萬!什麽概念啊?過百萬了都!真的是百萬雄師爭肉吃,那工作能好找嗎?”老六聽完老大的話,也附和進來,不斷地抱怨罵娘。

  杜男男愣愣地看著老大和老六像說相聲似的一唱一和,腦袋裏嗡嗡作響。忽然,老三拿書敲著床頭說話了:“哎,哎,哎,吵什麽呢,有用嗎?有本事你拿個機關槍把其他學校的畢業生都斃了,就留你一個,不就吃香了嗎?”老三一下子坐起來,“罵娘有用,咱都不用找工作了,站操場罵娘得了!”

  老大沒理老三,看著窗外,一臉幽怨地說:“實在沒好工作,我就去做鴨子,又掙錢又能爽。”

  老三聽了一字一頓地說:“老大,你還是好好工作吧。”

  老大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眉毛一橫對老三說:“你個王八犢子,是說我醜嗎?老子再醜我還有肌肉,做鴨子你都不如我!”

  老三哼了一聲,撇著嘴說:“有肌肉不代表你就行,這是個技術活,就你個處呀,搞不好還沒數到三就埋單了。”大家聽完哈哈地都笑了起來。

  老大眼睛一瞪說:“小子,你知道老子不行?老子今天讓你看看行不行!”說完踩著凳子到上鋪抓老三。老三一邊嘴硬,一邊躲閃,拿書本打老大。老六在一旁敲邊鼓,跳腳給老大助威,一時間整個寢室暫時忘卻了找工作的壓力和不快,歡鬧起來。

  杜男男看著他們胡鬧,不禁也笑出了聲。他邊笑邊走出寢室,一縱身,跳上了門口的乒乓球台,仰起頭,深深地吸了口氣。遠處夕陽的餘暉斜射在杜男男身上,在他的背後拉起了一條長長的落寞的人影,與寢室裏三個打鬧的身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