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七章 美人殷勤問棋典

  曼陀羅而不是曼荼羅。

  曼荼羅是此刻正在大威天朝號上鬼魅般出沒的神秘道場。

  曼陀羅卻是一種花。

  佛光之花。

  《妙法蓮華經》雲,佛成道時,天雨此花,以為供養。摩訶曼陀羅則是曼陀羅花中最美、最具力量者。又可譯作天曼陀羅。

  然而此時此刻看到這三個字,相思心中還是不由一震:這兩種西天之物,是偶然近名,還是有著某種神秘的聯係?

  幽暗火光中,楊逸之輕輕一推,偌大兩扇石門竟徐徐打開了。

  某種柔軟的東西從地宮裏飄出,蛛網般輕拂在眾人臉上。楊逸之揮袖拂開,裏邊竟掛著一張及地的錦帷。幽風一吹,濃重的脂粉香伴著地底的腐敗氣息一起撲麵而來。

  地宮裏燈光幽暗,卻恰好能讓人看清附近的陳設。

  三層木質樓閣就在巨石鑿成的地宮中倚壁而建。

  宇室十分精美,紫帳珠簾,脈脈垂光;花枝雕欄,盈盈繚繞。南麵的牆上掛著一幅當朝才子唐寅的仕女圖,兩旁一副對聯:"傳紅葉於南北東西,心隨流水;係赤繩於趙錢孫李,情屬飛花",橫著四個大字:"萬花待選"。四麵也掛幾幅名人題詠,博山爐中一脈龍涎微香嫋嫋騰起,將這森羅之境也點染出無限春意來。

  卓王孫道:"這應當是萬花樓的原貌了。看來這一夜移樓之言也並非全妄。卻不知這位曼陀羅仙子何時才肯下樓賜見?"

  他話音剛落,一個聲音從樓上傳來:"女子妝容不整,禮不見客。賤妾盥洗未竟,還請幾位稍候。"聲音略有些冷漠,也不如蘭葩那樣一聞之下便可銷魂,卻自有一種奇異的魅力。

  一種仿佛來自死亡的魅惑。

  樓上隱隱有水聲傳來。

  古墓之中竟有佳人沐浴,不知又是何等風情?

  樓上的門輕聲開了。淹沒在黑暗中的無數隻燭台星辰般突然亮起,這座陰沉沉的唐時地宮頓時籠罩在一片輝煌的燈火中。

  時光恍如猛然倒轉,這古老沉朽的地宮已恢複成為當年的華麗宮殿。

  而古墓中沉睡的曼陀羅仙子也已蘇醒,她一身盛唐華裳,緩緩從樓梯頂涉級而下。

  她酥胸半坦,高盤的雲髻上斜插著一朵曼陀羅花,曼陀羅花的顏色和她的衣服一樣紅,就如同在鮮血中染過。

  她懷中抱著箜篌——半張箜篌。

  蜀桐曲木已經殘了,一頭還留著燒灼過的痕跡,二十三弦中十一根已經斷開,宛如被人折斷的手臂,無力地在空中漂浮。

  她纖長的手指輕輕撫摩著懷中的箜篌,臉上帶著一種高傲而又冷漠的微笑,深深注目眾人。

  而看到她的時候,相思還是忍不住吃了一驚。

  她的那張美麗的麵孔看上去隻有十三四歲。就算在她微微冷笑的時候,明亮的眸子中也還帶著少女特有的天真與任性,仿佛是大明宮中某位嬌縱而美麗的公主,在千年沉睡之後被突然驚醒,懷抱著當年的樂器,高傲而又好奇地看著眾人。

  卓王孫道:"你就是曼陀羅?"

  她微微一笑,春水般的嫵媚遊絲一般從她的笑意中化開,飄飄嫋嫋,無處不在。

  隻這一笑,她的整張臉立刻變化了,變得成熟而嫵媚,如同一個風華絕代的名妓,眼波的每一絲輕動,都可以將人送下美色的煉獄。

  她輕輕道:"是摩訶曼陀羅。"

  聽到這幾個字時,相思心頭一震,她打量著眼前這個女人,卻始終猜不透她真實的年齡。她喃喃問道:"你……你就住在這裏?"

  森寂的古墓地宮中,突然出現這樣一位女子,的確讓人驚詫。

  曼陀羅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伸手一指身後的雕花內室,道:"不,我住在屋子裏。"

  相思還想問什麽,曼陀羅已將目光移向卓王孫兩人,柔聲道:"難道兩位來這裏,就隻願意站在大廳裏麽?"

  鶯聲婉轉,言語中更帶了種說不出的誘惑。

  還不待兩人回答,曼陀羅又笑道:"兩位到底是誰願意和我到內室一聚?當然……"她突然低頭,輕笑出聲,身姿也愈發媚人:"隻要兩位願意,一起進來也一樣。"

  她居然如此直接。相思一皺眉,沒想到真有一種女人能從容轉換於公主與妓女之間,更難得的是從她臉上看不出一絲做作。

  不過,也許這樣的女人更加誘人。

  相思不由抬頭去看卓王孫和楊逸之的表情。

  曼陀羅輕輕掩口笑道:"這位姑娘莫不是也想進來?隻要姑娘出得起纏頭,就算是女人也無妨。"

  相思臉上一紅,再也說不出話來。

  卓王孫揮手示意她退開。

  曼陀羅轉而注視卓王孫,道:"那麽公子你呢?春宵苦短,若再推遲下去,豈不辜負這番風月?"

  卓王孫淡淡道:"姑娘的這番風月雖好,就怕到時在下付不起這一夜之資。"

  曼陀羅又微笑道:"付不付得起,卻總要等我開個價錢。"

  卓王孫道:"你要什麽?"

  曼陀羅道:"要公子幫忙解一局棋。如果解出來了,公子今夜就是這裏的主人。"

  她伸出手指,輕輕摩挲著箜篌,道:"主人的意思,就是說公子不僅來去自由,而且……"

  她抬頭凝視著卓王孫,輕輕道:"而且我也是公子的奴隸。"

  四周的燭光妖媚而柔和,隨著她的盈盈淺笑,輕輕躍動。這般良辰,這樣的話從一個絕色美人的口中講出來,的確無比誘人。

  卓王孫還未回答,她扶著樓欄換了一下姿勢,輕歎了一聲:"不過,如果公子解不出來,就隻有永遠留在這裏陪我了。反正地下也寂寞得很,多了幾位這般有趣的人物,總是要好過許多。"

  留到這裏?

  相思心中一沉,抬頭看去,頭頂陰沉的巨石和周圍雕龍刻風的樓閣極不協調地拚合在一起,如同女主人陰晴不定的言詞。

  卓王孫淡淡一笑。

  他的笑蕭散而從容,仿佛隻是一個係馬青樓、偎紅依翠的少年公子。竟讓人忘了,他來海上的目的,並不是浮槎仙島,而是為了一場生死約戰。

  約戰天下最有名的劍客。

  他微笑道:"那麽你看我能不能解出來?"

  曼陀羅低著頭用袖子托了托腮,臉上又流露出少女的天真來,她搖搖頭道:"這個我卻猜不著了……要不然,幾位一起進來,每個人都試試?"

  她說完這句話忍不住輕笑出聲,話外之意卻已不言而喻。

  相思臉上又已紅了。卓王孫淡淡笑道:"我們正是要一起進去,而且還不止。"

  這次輪到曼陀羅臉色陡變了,她訝然道:"還有誰?"

  "我。"一陣冷香從門口傳來,地宮內沉沉死氣和脂粉濃香都悄然退去。來人宛如暗夜中的第一縷月光,突然照臨在大殿內。

  卓王孫道:"殿下還是來了。"

  小晏輕輕振衣,一抹微笑如月華流轉:"兩位相邀,豈敢不來?隻是卻讓在下一番好找。"

  一路狂風暴雨,又從狹窄的墓道中搜索而來,而他淡紫色的衣衫依舊如此整潔,甚至連一滴雨水都沒有沾染。

  曼陀羅目不轉睛地看著他,臉上漸漸恢複了動人的微笑,而且笑得比剛才還要甜。

  她輕聲道:"既然這樣,幾位就請一起進來吧。"

  入了內室,房內陳設愈發華麗雅致,瑤窗篆拂,錦廉珠懸,還有無數翡翠珠玉,隨意地堆在屋角,其中每一樣都足以眩花人的眼睛。

  然而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到了一處——房間正中矗立著一張很大的石桌,桌上布著半局棋。

  說是半局棋,不是因為它沒有下完,而是因為它隻有白子,沒有黑子。

  這些白子卻不是普通的棋子。每一顆棋子上都鑄著一尊美人雕像。

  赤裸的雕像。

  那些雕像加上棋子底座都不足一寸高,密密麻麻擺滿了棋枰,正好擺成一局殘棋。其他的棋子還未擺上棋枰,就用一根根緋紅的絲線係住腳踝,倒懸在一旁的黑木架上。架子頂端燃著一支暗紅的蠟燭。

  血紅的火光下,那些雕像宴樂歡飲,或坐或立,栩栩如生。隻是她們手中的器具都不見了,隻保持著空空的姿態。

  有的似在抱彈琵琶,有的似要舉杯暢飲,有的甚至還笑吐香舌,輕抬柳腰,似乎還在和無形的情人雲雨歡會。

  ——這不由讓人想起,傳說中萬花穀底那片屍體道場,竟和這棋局一模一樣。

  萬花穀中所有的屍體都不翼而飛,難道這些棋子……相思猛然想到什麽,她搶一步上前,向棋枰伸出手去,卻又頓在了半空。她臉色蒼白,猶豫了良久,終於一咬牙抓起其中一個。

  她的手猛地一顫,觸手冰涼而堅硬。看來這些隻是用羊脂玉雕刻而成的塑像,隻不過特別精巧逼真而已。

  相思鬆了一口氣,注視著手中的塑像。

  塑像上的女子似乎正在寬衣,她一手挽起自己的長發,一手向纖腰探去,似乎在解著看不見的羅帶,臉上的微笑依舊嫵媚無比。

  相思忍不住多看了一眼。突然,她觸電一般將雕像丟開,臉色頓時蒼白如紙——那雙如絲的媚眼中,竟然還有神光在脈脈流動!

  難道這滿枰的雕像,真的是真人屍體被用法術縮小而成?

  她越是害怕,越忍不住要看,這次她發現雕塑底座上刻著兩個字:"海棠"。

  曼陀羅輕歎一聲,道:"我本以為隻有男人才對這局棋感興趣,想不到姑娘你也一樣。"

  相思深深吸了一口氣,道:"萬花樓的姑娘都是你殺的?"

  曼陀羅在棋枰對麵那張寬大的胡床上坐下,悠然道:"是。"她回答得如此痛快,仿佛根本不是在講一樁罪惡的事。

  相思注視著她,憤怒漸漸取代了恐懼。她顫聲道:"你將這些無辜的人殺了,還把她們臨死前的樣子做成雕像,擺在自己房中日夜相對,難道你是沒有心肝的人麽?"她深深吸了口氣,又看了棋枰幾眼,眼中已經充滿怒意。

  曼陀羅靜靜地看著她,良久才長歎了一聲:"我的心肝,你又怎會明白。"

  相思清麗的臉上掠過一絲怒容。

  一直以來,她便珍惜每一條生命,不忍看到任何苦難、罪孽、殺戮在她麵前滋生。為此,她不惜投身煉獄,也要將受難者從折磨中拯救出來。這一刻,她看到滿坪棋子——那一個個被奪去了生命卻仍保持著青春與美貌的軀殼,那一條條逝去了鮮活生命,她心中不禁湧起一陣刺痛。

  她霍然回頭,怒視著曼陀羅,道:"你為什麽要做這麽殘忍的事!"

  曼陀羅在胡床上舒展了一下腰肢,凝視著相思,輕聲道:"世人生來就要受苦。"

  相思道:"難道我們不應拯救他們麽?為什麽還要增加他們的痛苦?"

  曼陀羅笑了笑,似是在譏嘲相思的天真:"拯救世人的方式有很多種,慈悲之淚有時是沒用的。"她麵容猛地一冷,道:"你知道阿底提的傳說麽?"

  相思頓了頓,道:"死神阿底提?"

  曼陀羅道:"她也是大梵天的女兒,一位美麗而善良的女神,卻注定要掌管死亡。每一次她看到人們受苦而死,她就會忍不住為世人流下傷心的眼淚。然而世人還是悲哀地死去。有一天,她再也無法忍受,問梵天為什麽偏偏是她要散布這六界厭棄的死亡。你知道諸神之父梵天是怎麽回答她的麽?"

  相思沒有回答。

  曼陀羅嫣然一笑,自行講下去:"梵天說,孩子,沒有什麽是永恒的。有生就有死,這是輪回的法則。神要維護世界的運行,就必須承擔它的法則。"

  "最後梵天告訴她,死神是不能流淚的,因為她每一滴同情之淚都會在世間散布瘟疫和新的死亡。從此這位女神就再也沒有流過淚水。"

  曼陀羅歎息道:"最平凡的人在麵對痛苦的時候都有流淚的權力,然而她卻沒有。她掌管著,同時也經受著天地間最終的苦難。"

  她緩緩轉過頭對相思一笑,那笑容清純得宛如來自天界,沒有一點世俗的雜質:"同樣是拯救苦難,為什麽你能理解觀世音的慈悲之淚,卻不能理解阿底提呢?"

  她的聲音突然變得說不出的蒼涼:"觀世音置身淨土世界,受萬民膜拜,而阿底提卻生活在地獄黑暗之中,承受著世人無知的咒罵,怨恨,你說,她們誰更偉大?"

  相思一怔,一時想不到反駁的方法,忍不住向卓王孫看去,卻發現小晏雙中泠泠清光竟一直注視著自己,不由全身一凜。

  她匆匆回過頭,深深吸氣道:"死神是職責所在,可這和你殺人有什麽關係?"

  曼陀羅的身子微微後仰,眼中的神光深邃而傲慢:"因為我,就是死神阿底提在人間的化身!"

  她的話雖荒謬無比,但語氣中卻帶有讓人無法辯駁的力量,竟讓相思無法回答。

  曼陀羅支起身,走到相思跟前,將滾落在地上的"海棠"拾起來,輕輕放回棋枰上。她的動作溫柔而仔細,仿佛是一位在深閨中刺繡的少女。

  刺繡的卻是一幅詭異的歡喜道場。

  她轉過身,眸子中又凝聚起誘人的媚笑:"隻顧說話,竟然冷落了客人,不如我為幾位公子演奏一曲,就當賠罪。"

  她紅衣一揚,已退回胡床上,將半張箜篌豎抱於懷,兩手輕輕扶住琴弦,斜斜依靠在雕花扶手上。

  她微笑道:"這張箜篌是唐代的古物,一位皇姓樂師曾用它演奏過。據說此弦一動,神鬼夜泣。"

  楊逸之皺眉道:"是李憑?"

  曼陀羅笑道:"公子好眼力。"她坐直了身體,輕整衣衫,神色也變得肅穆。突然雙手一撥,一曲高亢的弦音頓時充滿了地宮。

  相思皺了皺眉,她萬萬想不到有樂師竟會作出這樣一首曲子。

  一首幾乎完全不成調的曲子。

  也許是少了十一弦的緣故,這支曲子變得說不出的古怪。仿佛隻是一堆音符散碎地堆砌著,旋律高低回環,跳躍不定,音節之間似乎毫無關聯。

  然而細聽下去,又可以覺察到這淩亂的曲調中隱隱透出一股濃厚的殺伐之意。宛如遠古戰場,征戰不休。

  操吳戈而披犀甲,車錯轂而短兵接。枹擊鼓鳴,天地怨怒,神鬼號哭。

  曼陀羅兩目直視著前方,雙手輪撥越來越快,嘴裏反複念著一些詞句,似乎正是李賀的《李憑箜篌引》:吳絲蜀桐張高秋,空山凝雲頹不流。

  秋娥啼竹素女愁,李憑中國彈箜篌。

  昆山玉碎鳳凰叫,芙蓉泣露香蘭笑。

  十二門前融冷光,二十三絲動紫皇。

  女媧煉石補天處,石破天驚逗秋雨。

  夢入神山教神嫗,老魚跳波瘦蛟舞。

  吳質不眠倚桂樹,露腳斜飛濕寒兔。

  猛然間十二條弦絲同時發出一聲哀鳴,樂聲和詩意一起在極高處猝然中斷。宛如一個在山巔不倦旋舞的舞者,瘋狂燃燒的生命終於到了盡頭,隨著天空中飄落的殘葉一起轟然墜地。

  四周沉寂無聲,萬籟俱靜。

  曼陀羅懷抱箜篌,對諸人頷首微笑,道:"這就是我要的一夜之資。諸位中可有人解出來了?"

  難道這首怪誕之曲,就是她開出的夜資?

  能解,則可成為地宮的主人;不能,則要永留古墓。

  難道,那些支離破碎的音符中真的藏著什麽玄機?

  眾人似乎都還沉浸在詭異的樂聲之中,不願醒來。

  曼陀羅臉上掛著一抹譏誚的微笑,緩緩道:"諸位還有一個時辰的時間。子時一到,諸位就要留在這裏,陪我。"

  "其實,我很想大家能留下來。"她說最後那句話的時候笑得無比燦爛,仿佛是鄰家美麗的小女孩,拉著你的衣袖說,我很想你能留下來。

  小晏抬頭瞥了她一眼,目光漸漸移到那盤殘棋上,沉聲道:"是棋譜?"

  曼陀羅臉色微變,隨即又笑道:"這位公子既然聽出來了,就請幫我解開此局如何?"

  小晏輕輕搖頭,目光又移回相思身上,道:"高手在側,怎容我班門弄斧?你剛才所奏之曲,將前九十七手棋意藏於音符之中,鬱公子又豈能不知?知而不言或許隻是覺得此局已了然於心,無須出手而已。"

  卓王孫淡然道:"在下於棋藝之術,可謂一無所知,怎堪這句了然於心?倒是殿下看來卻似已得正解。"

  小晏道微微一笑,道:"然而這位曼陀羅姑娘真正想要留下的人卻是鬱公子。"

  相思一怔,回頭去看曼陀羅。曼陀羅似乎被言中了心事,笑容有些僵硬,隨即又坦然道:"正是要請鬱公子解局。"

  這句話倒也在卓王孫意料之中。他也不多言,起身來到棋枰前。

  曼陀羅微笑道:"白棋的布局已在桌上,而前九十七手黑棋我已寓於樂曲之中。如果鬱公子沒有記清我可以再彈一次。"

  卓王孫淡然道:"不必。"他注視著棋局,似乎在思索什麽。

  四周又漸漸沉寂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盤殘棋上。

  那些鮮活的裸女群像在跳躍的燭光下水晶般奕奕生光,似乎漸漸恢複了生命,軟玉溫香的嬌軀在交錯的棋局上不住飛舞歡唱,肆無忌憚地挑釁著,也挑逗著。濃重的陰影緊緊跟隨著她們飛揚的姿態,在棋枰上浸出了一攤攤暗紅的血花。

  相思隻覺眼前漸漸充滿了那些雪白的身體,她們俏笑宛然,嬌喘微微,而她們死亡前所承受的恐怖與痛苦,也從這些飄忽的姿態、媚人的笑顏中襲人而來。

  相思忍不住合上雙眼,額間頓時一陣刺痛。

  這時,卓王孫緩緩從旁邊的支架上解下了一個雕像,正要放上棋枰時,隻聽小晏突然喝道:"慢。"

  卓王孫回過頭,冷冷看著他,一絲攝人的怒意在他眉宇間一縱即逝。

  地宮中頓時充滿了讓人窒息的肅殺之意。

  小晏仿佛全然無覺,微笑著對曼陀羅道:"你想用這局棋留下鬱公子,似乎也太簡單了些。"

  曼陀羅的笑已經有些勉強:"難道公子心中還有更好的棋局?"

  小晏搖頭道:"這一局既然不能,天下也再沒有棋局能夠。"

  曼陀羅看著卓王孫剛才欲放下棋子的地方,神色有些頹然,道:"這樣說我再不能留下鬱公子了?"

  小晏微微一笑道:"棋雖不能,棋外之意則可。"

  曼陀羅眼睛又亮了起來,道:"何謂棋外之意?"

  小晏道:"傳說此局是三皇五帝時,堯為了遴選下一代聖王而設。當年這九十七手絕棋試遍天下,無人能解。"

  曼陀羅道:"這我自然知道。相傳大賢許由也曾暗中三試此局而不得,羞愧之下方才歸隱林泉,終身不問世事。"

  小晏道:"然而舜以布衣之身求謁,對棋三日,一子不落。開關之後,堯一見空枰,卻立即將二女下嫁,並禪位於舜。堯一代聖君,其仁如天,其智如神,以棋求賢,意在托付九州。而舜不落一子而得天下,這棋外之意難道不比此局高明了許多?"

  曼陀羅悚然動容,她本以為這一局是中原已失傳了幾千年的絕譜。沒想到居然有人比她知道的還要多。

  卓王孫蹙眉道:"一子不落?"

  小晏悠然道:"不錯,如今鬱公子亦胸懷天下,可曾想過舜是如何一子不落,解開此局的麽?"

  卓王孫對局沉吟,手中的棋子在半空中卻再也放不下去。

  小晏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他知道隻有什麽樣的人,什麽樣的事才能激起卓王孫的興致,看來他想得一點也不錯。

  而且不僅是卓王孫,全場的人咀嚼著他這幾句話,似乎都已癡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相思突然一聲呻吟。她雙手捂住額頭,全身不住顫抖,嘴唇也因痛苦而蒼白。

  小晏緩緩起身,注視她道:"果然是你。"

  話音未落,他的身形已如蝶一般飄然而起,紫光悄然一閃,瞬間已退到了大門前。

  楊逸之喝道:"放開她!"

  曼陀羅隻覺眼前一花,楊逸之已然追了過去。

  曼陀羅臉上的笑容頓時無影無蹤。她雖然早已知道她的這三位客人都是絕世高手,但親眼看到他們顯露武功的時候仍忍不住悚然動容。

  就那麽一瞬間,小晏居然能挾持了相思逃走,而楊逸之在突變之下居然能立刻追出宮去。兩人的身影皆是稍縱即逝,瞬息便隱沒在地宮的夜色中。

  世間還有人有這種形如鬼魅的身法,而且還不止一個。

  看來她還是小看了這幾位客人。

  她倒吸了一口氣,忍不住回頭去看卓王孫。

  卓王孫靜靜注視著棋盤,還在思索這棋外之意,仿佛剛才的一切與他毫無關聯。

  就在那一刹那,門口突然傳來一聲山崩地裂般的巨響,地宮的石門竟已轟然落下!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