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五章 萬花經雨轉春色

  次日雨夜,大威天朝號抵達廣州港。

  廣州本是煙花鼎盛之地,士女繁華,舟車輻輳,百貨俱集。然而此刻,港口長長的海岸線上竟然連一盞燈火都看不到,一座陰沉的城樓孤零零地立在海邊的夜風中,濃黑的雨雲宛如一麵喪旗,在港口的上空緩緩拂動。

  無數麵蒼白的船帆在厚重的夜色中隨波沉浮。夜雨打在那些船帆上,發出沙沙的響聲,一切事物都在這無邊無際的響聲中漸漸腐敗。

  天朝號微微震動了一下,已拋錨入港。船艙裏每間艙房都緊閉著,走廊裏隻有幾隻微亮的蠟燭在風中掙紮。

  相思持著拜帖,忐忑不安地站在地字二號房門口。

  門沒有關,微啟的門縫中透出隱約的燭光和一絲若有若無的樂聲。

  樂聲極其細,仿佛來自一個遼遠而熟悉的地方,宛如一件往事,已是忘懷多年,卻總留著一絲欲罷不能的因緣。某時某地,一線陽光,一縷微風,就喚了回來。

  她的手剛觸到門環,指尖突然傳來一種奇特的感覺——自己仿佛不是要走入一個陌生人的房間,而是去探望一個闊別多年的好友,於是輕輕一推就進去了。

  屋裏的光線黯淡,暗紅中帶著一抹陳舊的金色。

  她似乎猛然想起了什麽,一抬頭,內間的窗邊,小晏麵海而立,手中捧著一件紫色的樂器。

  海麵上濃紫色的波濤輕輕拍湧,新月落日同時懸浮在海天交際之處。

  小晏閉目而立,衣帶在日月的光暈中緩緩招揚,天地間最後的點點幽光都被晚風匯集到他身上,奉持著他肅穆的身姿,一如奉持著大海中神的倒影。

  一團碩大的紫雲緩緩從天際飄來,在靠近他身邊的一瞬突然散作滿天飛花,紛墜如雨,有幾片落花就輕輕停棲在他的袖上。

  再看時,那些竟然是一群紫色的蝴蝶。

  小晏麵對蝶群,袍袖輕抒,雙手合於胸前,左手結智拳印,右手結法界定印。那些紫蝶頓時懸停在空中,在他身邊圍成一環光環,如頂禮膜拜一般,上下飛動,蝶翼不住開闔。

  小晏的眸子突然睜開。

  一隻巨大的紫蝶從光環中脫穎而出,沉到他手中。蝶翼上紫光欲流,震顫不已,其間竟然伴著一種奇異弦音,淒愴無比,仿佛在顧憐天地間一切有情,又仿佛悲歎六界中一切罪惡。

  小晏輕輕將雙手合攏,一團氤氳紫氣便將蝴蝶包裹在他手上。

  他凝視著手中的紫蝶,蒼白得幾乎透明的臉上浮現出一點笑意。

  這一笑,沉沉的夜色仿佛為一種不可見的光芒打開。天地如久久沉寂的古潭,仿佛已為他等候了千萬年,如今終於渙然開釋。

  相思似乎已看得癡了。

  突然,那隻紫蝶雙翼上寒芒一暴,如離弦之箭一般,向她衝來。

  相思訝然抬頭,紫光已到眼前,慌亂中正要躲閃,隻聽小晏一聲輕喝:"別動。"

  猛然間,他一襲紫衣宛如張開了一團氤氳的祥光,將她包裹起來。

  相思驚魂未定,小晏已鬆開她,道:"情急之下,恕我冒犯。"左手食指上一滴鮮血,宛如凝在白璧之上。

  他神色淡然,俯身拾起地上的紫蝶。

  那隻蝶雙翼鋪開,已經死去。一點鮮血,在那淡紫的珠光上來回遊走,似乎是紫色蓮花上一點緋紅夜露。

  相思被這種詭異之美驚得說不出話來。

  小晏看著她,緩緩道:"隻有在死亡之時才是最美麗的時刻。天地間一切生命莫不如此。"

  相思心中一動,過了好久才歉然道:"一時唐突,害死了殿下的心愛之物,實在……"

  小晏微微搖頭:"我無所謂心愛之物,它們隻是有用之物罷了。"

  相思看著那弱不禁風的蝴蝶的屍體,疑惑地道:"殿下用它們來……"

  小晏歎息一聲,道:"殺人"。

  他隨即將手中的蝶屍輕輕托出窗外。

  相思猛然回想起那天夜晚在半身白衣人脖子後看到的那道紫光,心中一凜,道:"難道……"

  小晏微歎道:"風冥蝶齒利如刃,咬破肌膚後立刻吐絲於創口,蝶絲內含劇毒,隨血攻心……隻不過傷人者終自傷,它吐絲後也會立即死去。"

  相思道:"那你的傷……"

  小晏道:"我是自己刺破手指,引它吐絲而亡,否則冥蝶之毒,無藥可解。"

  相思釋然道:"幸好如此。不過方才殿下那聲'別動'又是什麽意思呢?"

  小晏向相思走去,目光卻一直注視著她身後,道:"這一隻不是普通的冥蝶,而是諸蝶之母,能吐出傷人的蝶絲。前幾日,我的第一隻母蝶無意中遺失了,剛才才重新養成。因為時機重要,所以知道你進來,我也沒有停止。隻可惜它剛剛出世,竟突然攻擊於你,我也不得不將它殺死。"

  他語調輕描淡寫,相思卻很是內疚:"殿下費盡心力,大功告成之日卻又敗於垂成,讓我情何以堪。"

  小晏淡然道:"夫人何必自責。我隻是擔心它在飛動之時已經吐絲,怕夫人躲閃之中,無意撞上。"

  他一拂衣袖,指著相思身後。

  相思訝然回頭,眼前似乎什麽也沒有,又似乎浮著一絲秋夜月光。

  小晏褪下一枚青玉指環,略一抬手,指環劃出一道青光,向那絲月光緩緩飛去。

  青光從白光中無聲無息地穿過,一聲脆響,指環鏘然落地,已被當中分成了兩半。

  那道月光隻微微動蕩了一下,如有水滴迅速遊過,又立刻消逝得了無痕跡。

  相思臉色微變,道:"殿下的蝶絲,當真是天下無雙的利器。"

  小晏搖頭道:"天下無雙者,最終是自己的修為,不是靠外物可以得來的。"一麵用手去打落那道蝶絲。

  "小心!"相思情急之下欲去攔他,剛一觸到他的手,隻覺得奇寒透骨,連忙放開了。

  小晏已經將那道蝶絲拿在手中,道:"忘了告訴夫人,我手上有這層迡蠶絲的織物,可以接觸蝶絲而不被所傷。否則又如何用它禦敵?"

  相思看見他手上那層若隱若現的紫光,突然想起當天在甲板上他袖底也曾閃過這樣的光澤,道:"當初殿下撕裂倭寇頭顱、擋開莊易一箭是否用的就是這種蝶絲?"

  小晏道:"正是。"

  相思歎道:"隨手之間,已取走數十人性命,擋落莊易的玄鐵箭,古時神兵無過於此。隻是不知這蝶絲叫做什麽名字?"

  小晏凝視著手中蝶絲,流動的寒光把他蒼白纖細的手指照得幾乎透明,道:"塵音。"

  他抬頭一笑道:"難道夫人聽不到嗎?蝴蝶是有歌聲的。"

  相思被他的幽麗的笑容一怔。

  世上有蜂鳴鳥唱,但是蝴蝶是沒有聲音的。蝴蝶為了那優雅的舞姿,隻能緩緩振翅,於是也就永難出聲。

  無言無歌,就是她悠姿自賞的代價。

  小晏看著她,通透的眸子中凝起一點笑意:"蝴蝶是有歌聲的,隻是凡俗之人蔽於聲色,所以才聽不到。"

  相思回憶起方才母蝶在小晏掌心中斂翼時發出的那種幽咽的弦音,心中一震,隨即釋然笑道:"高山流水,為知己者歌。冥蝶得到殿下這樣的知己,可謂死而無憾。"

  小晏的微笑卻漸漸冷漠下來,道:"冥蝶生性溫和,不經主人役使決不會擅自傷人,又為什麽會無緣無故攻擊夫人呢?"

  相思覺得他的語音有些異樣,訝然抬頭,正碰上他的目光。

  一陣刺骨的寒氣從他那深不可測的雙眸中透空而來。

  相思茫然地的看著他,四周的一切仿佛都不存在了,一種極度荒涼的感覺從心底升起。世界仿佛都在那一瞬間冰封,滅度,又再度重生,而自己卻仍在空寂無人的雪原上作無奈的看客。

  她不由自主往後退了一步,突然想到什麽,慌忙出聲:"殿下,我這次前來是為了送一張拜帖給你。"

  小晏猝然合眼,相思隻覺身上那種沉沉的寒意頓時消散,心中也瞬時歸於平靜。

  隻聽他道:"請轉告鬱公子和楊盟主,今夜子時之前我一定會下船拜會二位。"

  相思看了一下手中的拜帖,道:"可是……可是殿下還沒有打開它。"

  小晏轉過身去,冷冷道:"不必了。難道鬱夫人不知道那上邊根本就沒有字麽?"

  夜雨更急。

  波濤怒湧,海天相連,宛如一幅被劣等畫師塗壞了的潑墨山水。

  海禁的銅鑼一聲急過一聲,還在大海上航行的幾條大船也慌忙入港,偌大的碼頭頓時淩亂不堪。

  楊逸之的房間十分整潔,整潔到有些空寂,連一點多餘的東西也沒有。桌上隻一壇酒,已經半空。

  相思倚在窗邊,微顰秀眉,看著窗外的暴雨。

  卓王孫持著酒盞,淡淡道:"廣州風物繁華,煙花鼎盛,本意今夜邀楊兄同遊,賞花踏月,指點風景。不料天不作美,大雨傾盆,一場美事頓成苦差矣。"

  楊逸之淡然道:"與鬱公子同遊之時多矣,何必非在今夜?隻願今夜能找出真凶,為鬱夫人一洗嫌疑。"

  卓王孫麵容寂靜,似乎仍在沉吟:"不知楊兄也否與諸人一樣,認為內子乃是此案第一疑凶?"

  "不是,"楊逸之看了相思一眼,搖頭道:"尊夫人近來真氣外瀉,內力大損,就是以前,也無力完成此案。"

  卓王孫嘴角挑起一絲譏誚道:"楊兄果然好眼力,連內子那點薄技也了如指掌。"

  楊逸之的目光遠眺大海,似是有無盡的惆悵:"我並不知道。"

  卓王孫仰頭將杯中的酒飲盡:"那麽楊兄是否懷疑在下?"

  楊逸之搖頭道:"你若要殺人,不必用那些裝神弄鬼的手段。"

  卓王孫將酒壇推給他,道:"世事難料。不祥之物,聖人不得已而用之,何況我輩?"

  楊逸之臉色微沉,道:"不管如何,今晚之後船入遠海,一月不會靠岸,這是唯一的機會。若凶手真在我們三人中,第三支天祭的預告就會落空。"

  卓王孫道:"隻怕凶手不在我們三人之中。"

  楊逸之道:"其他的人,嶽階足以應付。"

  卓王孫把目光投向窗外:"既然如此,戌時將至,我們都該下船了。"

  雨夜的廣州港顯得陰森而狼狽,狹窄潮濕的街道空無一人,街邊密密麻麻的兩層民居門窗緊閉。酒樓、店鋪的幌子、燈籠早已收起,連備用的氣窗也用粗大的十字木條牢牢封死。

  放眼望去,整個城市籠罩在濃黑的雨色之中,宛如一個將要淪陷的堡壘,處處透露出瀕死的氣息。

  一聲淒厲的更聲不知從什麽地方傳來,一隻惡狗受了驚動,發狂般地號叫起來。瞬時一犬吠形,百犬吠聲,滿城都是犬吠。

  沒有想到廣州城的居民竟然養了這麽多惡狗。而那些惡狗似乎色厲內荏,凶惡的叫聲中隱隱透出些惶恐,到後來居然嗚嗚咽咽,就像是鬼哭。

  風雨之聲席卷而來,很快就將這些犬吠淹沒了。

  相思不由自主地握住了卓王孫的手。

  卓王孫抬頭看了看死氣沉沉的夜空,道:"看來非但是遊覽風物,就是求一席避雨之處隻怕都不容易。"

  楊逸之佇立在雨中,目光或投向遠天,或追逐著墜落的雨滴,卻始終不曾落到相思身上:"不必,請鬱夫人到屋簷下避雨,我們就在這裏等。"

  不遠處出突然現了一盞燈籠。

  紅光在風雨中晃晃悠悠,後邊跟著一串匆忙的腳步聲。

  一人粗聲喝道:"什麽人?"

  透過搖曳的燈光,雨地裏站著兩個巡夜。

  他們手提著燈籠快步走來,兩人雖然撐著雨傘,身上的官服卻已濕透。前邊那個提起燈籠,斜著眼向卓王孫這邊張望,後邊的那個嘴裏罵罵咧咧,不停拉扯著手中的鐵索。

  相思透過朦朧的雨色,恍惚看見鐵鎖的那頭還銬著一個人。

  那人也不理會巡夜的催促,隻不緊不慢地跟在兩人身後,還不時抬頭打個哈欠。

  為首那巡夜見三人沒有回答,又提高了聲音喝道:"什麽人!"

  卓王孫答道:"外鄉人。"

  巡夜道:"有夜行令牌嗎?"

  卓王孫道:"初到貴地,沒有令牌。"

  後邊那個巡夜眼睛一亮,頓時來了精神,道:"老大,今天運氣好,又抓住三個,看來這雨沒有白淋。"

  前邊那個點了點頭,清了清嗓子,高聲道:"現在倭寇擾事,本省海防告急,所有夜行的人都必帶令牌,你們三位沒有,就跟我衙門走一趟吧。"

  卓王孫淡淡道:"到縣衙做客,倒是比在大街上淋雨好些。"

  那巡夜一麵抖著鎖鏈,一麵嘿嘿陰笑道:"這位朋友倒是想得開。不錯,等到了縣衙,我們那幫兄弟必定拿出全副手藝,好好招待三位,尤其……"

  他嘿嘿一笑,指著相思道:"尤其是這位姑娘。"

  楊逸之微一皺眉:"鬱兄,驚擾地方終是不妥。"

  那巡夜上下打量著楊逸之,好不容易憋住了笑,回頭道:"還真拿出貴客的架子了。老大,你看這兩人莫非被雨給淋傻了?"

  "的確是淋傻了!"從兩人身後傳來一聲長歎,聲音不大,但在狂風暴雨中仍是清晰之極,倒嚇了兩位巡夜一跳。

  循聲看去,居然是鎖鏈上拴著的那個半死不活的人。

  那兩個巡夜一愣,為首那個揮起燈籠向那人臉上照去,罵道:"找死!"

  燈光下,隻見那人是個二十來歲的少年,不僅年輕,而且相當英俊,一身白衣已經濕透,卻仍能看出質料的華貴來。

  那人又打了個哈欠,眼中的神光卻漸漸明亮起來,似乎看到了什麽很感興趣的東西。

  他感興趣的卻不是相思,幾乎看也不看她一眼,隻注視著卓王孫和楊逸之,笑道:"兩位看來也是雅人,卻偏偏不作雅事,真是可惜,可惜。"

  卓王孫微哂道:"雨夜之中,何來雅事?"

  少年歎道:"風雨之夜,當然要歌板紅牙、夜光美酒才可以消乏解悶。否則就算對滿天暴雨,聞遍地犬吠,也比去什麽狗屁縣衙看這些俗人嘴臉、聽其聒噪要好。"

  卓王孫淡淡道:"如果閣下有一處歌板紅牙、夜光美酒的地方,我們當然願意前去拜會。"

  少年眼睛又亮了幾分:"那兩位不妨立刻就跟我走。"

  那兩個巡夜看著他,似乎在看一個無可救藥的瘋子。

  一個人被別人用鏈子拴住了脖子,在雨夜裏拖著滿街走,居然還要請別人去做客,不是瘋子又是什麽?

  後邊的那個巡夜突然大笑起來:"去哪裏?鬼門關麽?"

  那少年皺著眉搖頭道:"萬方衣冠朝脂粉,花間酌酒不獨親。我要帶兩位公子去的地方,乃是天下第一風流快活的去處,你們這些俗人又哪裏知道。"

  楊逸之冷冷看著他,相思更是不知所雲。

  卓王孫沉吟道:"莫非是萬花樓?"

  顧名思義,萬花樓當然是有無數鮮花的地方。

  據說萬花樓所在的萬花穀花叢錦簇,四季如春,而且還有比鮮花更誘人一百倍的東西——一百八十位如花似玉的女子。這一百八十位女子各以一種鮮花為名,每一個都傾國傾城、色藝雙絕,而且傳說她們的房中秘術亦是天下無雙。

  然而更讓人心猿意馬的是,這些女子都是妓女。

  也就是說,隻要你有足夠的錢,足夠的身份就可以買到她們。

  此地自古為煙花世界,民風本是淫糜,多有人家自幼調教女孩兒彈琴吹簫、吟詩寫字、畫畫圍棋、打雙陸、抹骨牌,百般淫巧伎藝。人物稍稍長成,又有專人教授她梳頭勻臉、點腮畫眉,一顰一笑,一行一坐,俱依照美人圖一定態度。到了十四五歲,又教她房中秘術,枕上風情,隻待日後王孫公子一夜買笑,千金纏頭。時人稱之養瘦馬,南方民風如此,難怪所以古來詩人才子、美人名妓多生於此。

  萬花樓中的姑娘多半也是自幼從江淮一帶搜羅來,在萬花穀中接收極其嚴格的訓練挑選,最後能在萬花樓中掛牌賣笑的不足百分之一。

  另一些則是附近幾省成名的名妓。

  江南四省煙花行眾多,其中每年花魁娘子的三甲之選都會被萬花樓重金買下。無論那些名妓以前的名氣有多大,到了萬花樓,都會爭先恐後地換上以花為名的新花名。因為這些看似俗不可耐的名字才是這些風塵女子一生中真正的榮譽所在。

  這種榮譽也隻有萬花樓這塊金字招牌才能賦予她們。

  到了夜間掌燈之時,萬花樓門外的萬花牆上掛滿了各種牌子,第一層是十二麵翡翠牌,上麵是十二種名花,也就是萬花樓這一屆最出名的十二位姑娘,以下還有七十二麵金牌和九十六麵銀牌。

  這些牌子看上去都十分小巧,然而如果有男人想把這些牌子翻過去,他付出的金子不是以天來計算,而是以分秒。

  然而每天還是有無數的車馬鞍輿從四麵八方趕來,停在萬花樓下。因為這裏已經不止是一個銷金窩、溫柔鄉,更是一種身份的象征。

  然而,那兩個巡夜聽到"萬花樓"三個字時,臉上的表情卻像見了鬼一樣。為首那個巡夜目不轉睛地看了他一會,道:"你去萬花樓幹什麽?"

  那少年道:"去萬花樓當然是找認識的姑娘。"

  那巡夜突然冷笑兩聲,道:"我看你是去找死。"

  那少年打了個哈哈,道:"就算是牡丹花下死,也比被兩位拖著四處淋雨要好。"

  為首那巡夜冷笑道:"萬花樓現在姑娘卻沒有,孤魂野鬼倒有不少,不知道有沒有幾個是你認識的?"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