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四章 新血如花謝未央

  一個雜役捧著更漏走了過來。

  他手中蓮盞狀的水晶石一半碧綠,一半鮮紅無比,仿佛就要浸出血來。分界之地清清楚楚的標明:"未時三刻。"

  相思上前一步就要將更漏搶過來,不防手腕突然一痛。隻聽砰的一聲輕響,一枚精鋼製的鐵蒺藜落到地上,更漏已經在唐岫兒手中。

  唐岫兒冷冷地道:"這種更漏每隔六個時辰會自動翻轉,也就是說,在午時和子時,更漏上方會變成空的。鬱夫人也曾親口說當時看到更漏翻轉,這樣明顯的標誌,想來就算鬱夫人神智恍惚,也不至於看錯。"

  相思平靜下來,輕輕道:"你不相信我也沒關係,反正我看到的就是這樣。"

  唐岫兒卻猛地一推房門,道:"我相信你,就是不知道蘭葩相不相信你的鬼話!"

  卓王孫喝道:"住手。"

  唐岫兒推門的一瞬間隻覺一股腐朽的石灰氣撲麵而來,全身一陣發毛。眼角餘光所及,蘭葩血紅的軀幹在滿天粉塵的空氣裏顯得時近時遠。

  她也不敢再上前,順勢回過頭對卓王孫道:"你敢不敢和我驗屍對質?"

  卓王孫淡然道:"驗屍的事情隻怕不該唐小姐過問。"

  這時,敖廣在一旁笑道:"還忘了告訴二位,不巧的是,這件案子老朽已經通知地方,並飛騎報往京城。大幸的是,赫赫有名的嶽大人,正好在此處辦案,想必要放下手中的事,馬上趕到船上來,所以屍體和房間應該事先封存,隻等嶽大人來。"

  卓王孫看了敖廣一眼,道:"難得敖老板如此費心。"

  敖廣笑意更濃:"受人錢財,替人消災,有的事情,也不能不替諸位多費點心。"

  卓王孫點頭道:"自從捕神鐵恨歸隱後,嶽大人便號稱天下第一名捕,據稱手下從沒有破不了的案子。有他來接手,也是不幸中的大幸。我們在這裏多說無益,不如等嶽大人來了,我和諸位也好作個證人。"言罷攜起相思的手,轉身向走廊外走去。

  唐岫兒喝道:"慢!"

  卓王孫也不回頭,道:"大小姐還有什麽指教?"

  唐岫兒怒道:"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尊夫人是本案第一疑凶,豈能說走就走!"走字話音未落,隻見她手上青光一閃,數道寒芒直向兩人當空罩下。

  當時夜色已濃,走廊上宛如星光滿天而起,眾人隻覺眼前一花,似乎滿艙空氣都無聲地震動了一下,待定神看時,所有的光芒已如流星一般歸於無形。

  卓王孫似乎毫無知覺,右手攜著相思往前走著,左手垂下的衣袖似乎動了動,又似乎沒有。

  突然,他衣袖中傳來金屬落地的聲音。他每走一步,那叮咚的聲音就響起一次,唐岫兒的臉色也就更沉下幾分。

  她知道自己剛才一共拋出了二十九枚暗器。

  這二十九枚暗器就是唐門十三種絕技之一的仲天二十八宿,其中每一枚都可以致人死命,但隻有第二十九枚才是出招者的精血所寄。

  那最後的一枚叫做"日輪",相傳有無堅不摧的威力。然而,如果"日輪"施展而不能見血,出招者不久必有血光之災。所以唐門中隻有嫡係長子長女才能學習,並且傳授時都立下毒誓,不到性命危急之時不能使用。隻是唐岫兒膽大包天,又技癢難禁,在對陣中早就偷偷將前二十八宿用了幾次,不過從沒有人逼她用出過第二十九枚"日輪",這個誓言也就漸漸淡忘了。

  如今,卓王孫已經拋下了第二十八枚星宿。

  眾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卓王孫手上,隻見他緩緩抬起左手,上邊一點亮光,赫然正是"日輪"。

  他腳步未停,一揚手,"日輪"便用一種極其緩慢的速度向走廊盡頭的屏風飛去。

  噗的一聲,"日輪"深深沒入嵇康的額頭。

  木質屏風竟然如同被洞穿出血,一種妖紅的顏色煙花一般飛濺開來,瞬時從嵇康的前額淌滿了整個畫麵。

  那枚"日輪"似乎也染上了妖紅的色澤,在屏風四周的夜色裏閃爍著微漠的幽光。

  嵇康撫琴圖就在這樣的幽光中漸漸湮沒消散。

  這屏風的真正主人,第二支天祭圖終於在眾目睽睽下,顯影留痕!

  那枚日輪仍然牢牢釘在畫麵正中的頭顱之上。然而,血影變幻,卻已不是嵇康的額頭,而是第二屆天主亞恭曼羅的額頭!

  亞恭曼羅生著五對犄角的肩上頂著一顆巨大的牛頭,頭頂長長的棕毛披拂及地。它的身體出奇的纖瘦,宛如一個常年多病的少女,再加上伏跪的姿勢,讓人幾乎產生了一種古怪的錯覺——它隻有頭顱和一雙巨掌。

  它血紅的手掌宛如一雙羽翼,從五對犄角中伸展開來,一手舉過頭頂,淩空結著手印;一手漆黑的指抓如鉤,鮮血淋漓的塞入額前巨大的血洞中,爪心赫然就是那顆"日輪"。

  暗紅微光若暗若明,那隻手掌青筋暴起,仿佛還在不斷地向顱腦內摳挖著,似乎要讓這個血洞越擴越大,布滿全臉。

  他的臉上剩下的唯有一張裂開的大嘴,帶著痛苦謙卑的笑。

  仿佛它所承受的不是痛苦,而是一種救贖。

  ——對萬劫不複之罪的抵贖。

  它身後烈焰擁裹的曼荼羅仿如欲海翻騰,萬千獻祭者殘缺的頭顱在火焰中攢動、沉浮。萬千張嘴唇都帶著一模一樣的笑容,他們恐懼、絕望而又虔誠、欣喜地期待著。

  期待著濕婆神聖的懲罰。

  眾人屏氣凝神,在這幅畫前心動神馳。

  蘭葩的屍體在最後一抹晚霞的映照下顯出一種詭異的嫣紅。

  "我額上的寶石和背上的紋身,都是神的恩賜,僅有它能榮耀我的軀殼。隻要我的生命還在延續,它就將與我同在。"

  "沒有人能強迫我放棄神的恩典,除非是我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過,大神親自收回這一恩賜——那也意味著將同時收回我罪惡的生命。"

  難道,真的是濕婆大神親自從烈焰中走出,用那無所不能的力量打開時間的間隙,在眾人忽視的某個瞬間,從容取回了他曾賜給她的寶石和紋身?

  或者,蘭葩也如同畫中的亞恭曼羅,用身下那隻鮮血之手洞穿了自己的頭顱,再含笑將寶石和自己罪惡的生命一起奉獻到祭壇之上,供奉濕婆大神那偉大的苦行化身?

  而那些浮沉火海的頭顱中,哪一個是蘭葩的呢?

  從甲板上刮來的風越來越大,越來越冷,嗆人的石灰滿天揚起,仿佛扯開了一張死灰色的巨網,要將一切都卷歸大海。

  窗外是風暴前極美的傍晚,恐怖異常,也美麗異常。

  彤色的雲彩低低地壓在怒濤洶湧的黑色海麵上,更高一層的天空斷出無數裂痕,從四麵八方相對著飛馳,撞擊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一聲淒厲的鳥鳴從不可知的地方破空而來,似在高不可見的天邊,又似在深不可測的海底。

  又或者,隻在人們的意識之中。

  眾人仰起頭,目光茫然地滯留在瑰麗而蒼涼的天空裏,全身瞬時被一陣致命的虛弱籠罩了。

  再現六支天祭,六界天主便可以超生往世。

  闍衍蒂化為神鳥,複仇於大威天朝號上空。

  你們都是神的罪人,犯下萬劫不複的罪行。

  難道這一切真的是神的處罰?

  那麽誰會是下一支天祭的祭品?

  那一夜,海怒巨浪,天震雷霆,大威天朝號也不得不在一個小港口緊急停泊。破曉後不久,卻傳來一個好消息,天下第一名捕嶽階已經連夜上船。

  卓王孫和相思是嶽階最先要見的人。

  當卓王孫來到玄一房間的時候,隻見地上趴著一個矮矮胖胖的老人,手裏按著一張白紙,似乎正在描摹地上殘存的曼荼羅,他花白的頭發十分淩亂,裏邊濕淋淋的似乎還殘留著清晨風露。

  卓王孫還沒進去,嶽階已從地上跳了起來。他用力眯了眯眼,仔細打量了卓王孫一會,不合時宜地哈哈一笑,道:"想不到江南鬱家九世望族,富甲天下,如今又出了鬱公子這樣的人才,真是讓人羨慕。嗬嗬,在下嶽階,受上頭差遣,前來查看這件案子。"

  卓王孫微笑見禮道:"九皋鶴鳴,聲聞於野,嶽大人德藝俱泰,連鬱某布衣之人,也是久仰風儀。"

  嶽階笑道:"鬱公子真是客氣了。在下年老力弱,許多時候還要仰仗鬱公子多加援手。"

  卓王孫道:"嶽大人有事請直言。"

  嶽階止住笑,目光陡然變得淩厲:"敢問鬱公子,尊夫人的供詞難道不是實難置信麽?"

  卓王孫淡然道:"其中緣由正是要請教嶽大人。"

  嶽階被他一句話給推了回來,道:"好"。他這才將目光轉向相思,道:"鬱夫人第一次見到屍體的時候,如何肯定當時蘭葩已死?"

  相思略略沉吟,道:"她臉色鐵青,毫無血色,身下似乎流了無窮無盡的血,而且連她鼻翼旁的石灰也絲毫未被吹動。"

  嶽階看了看她,似乎想從她臉上捕捉出什麽:"那麽鬱夫人又如何肯定那個人就是蘭葩呢?"

  相思道:"她的臉就偏向門口,我看得一清二楚。"

  嶽階隱秘地的一笑,轉而對卓王孫道:"然而後來那具麵目毀壞的屍體,鬱公子又能否肯定她就是蘭葩呢?"

  卓王孫道:"所以還要等嶽大人讓我看過屍體。"

  嶽階似乎有些期待,道:"以鬱公子和死者的關係,應該可以確定這屍首的身份。"

  卓王孫來到屋角,嶽階將一張白布揭開,卓王孫看了一會兒,道:"是。"

  嶽階眉頭一皺,不由提高了聲音:"屍身已血肉模糊,鬱公子如何肯定?"

  卓王孫道:"她右腿上有一條傷痕。受傷時應是半月前,不可能在船上偽造的。"

  嶽階又低頭翻檢了一下屍體,歎了口氣道:"鬱公子果然好眼力,這條傷痕的確應是半月前的,想來當初傷得不輕。"

  卓王孫看著他失望的神色,道:"嶽大人是懷疑有人挪動交換過屍體?"

  嶽階道:"不錯,我一開始的確這樣想。因為要在片刻之間剝去一張紋身是根本不可能的,然而交換屍體所需的時間就短得多。"

  卓王孫搖頭道:"雖然短得多,但要在那樣短的時間內挪動兩具屍體,也絕無可能。"

  嶽階敲了敲自己的頭,道:"不錯,時間的確太短,何況如果有人挪動過屍體,現場必然留下痕跡,然而滿屋曼荼羅石灰卻紋絲未動,連她身下血流的形狀都一模一樣。"

  卓王孫道:"那麽如今嶽大人怎麽看?"

  嶽階看了他一會,道:"如今我隻能認為鬱夫人看到的不是真相。"

  卓王孫道:"難道嶽大人也相信這是神鬼複仇,或是有人用了幻術妖法?"

  嶽階冷笑了一聲,道:"鬱公子,在下辦案幾十年,日日與屍骨凶犯為伍,不少案子都詭異離奇,仿佛是神魔所為,但是追查下去,卻都是人在故弄玄虛。想來人遠比所謂鬼怪更加可怕,因而那些怪力亂神的言論,嶽某從未放在心上。"

  卓王孫道:"可現在嶽大人的全部所得,也隻不過是'人力不可為'幾個字罷了。"

  嶽階頓了頓,緩緩道:"是。"他轉身向門外的屏風走去,道:"在下雖然暫時還查不出兩件案子的真相,卻可以盡力避免下一樁血案的發生。"

  他來到屏風前,撥出隨身匕首:"既然古畫上與了受害者慘死的樣子一致,我倒要看看這後邊五幅圖到底是什麽。"用力往第三幅圖上一刮,但是油漆塗料粘連甚緊,哪裏分得開?

  卓王孫淡淡道:"隻怕你預先知道了受害者死時慘狀,還是無法阻止凶案的發生。"

  正在這時,嶽階全身一震,如蒙電擊。

  他驚駭地望著自己的右手,手上已然是一片血紅。一屏慘紅的汁液淋漓而下,滴在他腳上。他沒有躲閃,隻怔怔地注視著第三幅屏風。

  片刻之後,第三支天祭圖宛如示威一般,赫然出現在光天化日之下!

  這幅天祭圖絲毫也不血腥,反而美豔無比。

  巨大的曼荼羅全由紅蓮構成,一位美麗的女童額塗丹砂,單腿立於蓮蕊之中。她一手在頭頂上如花展開,結著密印,腰身後仰,雙目輕合,笑容中一派天真,宛如一朵未開之花,久待甘露。

  女童身形雖然十分小巧,身姿卻極度舒展,腿臂柔曼,如在舞蹈。而唯一的舞衣,就是圍繞在身旁的熊熊烈焰。

  緋紅的火焰,充滿這蓮花世界,宛如鋪開了一地彩虹。

  這是第三屆天主向濕婆六大化身之一,舞蹈之神的獻祭。祭品是第三屆天主維莎樓燃燒的身體與靈魂。

  嶽階定了定心神,沉聲道:"這一次是提前展示了古畫,並且還用圖預告了殺人時間,"他指了指畫麵一角扭曲的血紅字跡:"明夜子時。"

  卓王孫悠然笑道:"看來這凶手是越來越囂張了,嶽大人還是要趕緊拿出些辦法來,否則這天下第一名捕的字號,怕是要砸在這裏。"

  嶽階冷哼了一聲,看著他道:"鬱公子不必笑話,在下雖然不堪,也大致猜得到凶手應該在這幾人當中。"

  卓王孫道:"倒要請教。"

  嶽階道:"蘭葩一案雖然撲朔迷離,但是莊易一案卻多少留下了些線索。"

  他眼中透出兩股犀利的光:"那就是凶手是武功極高之人。"

  卓王孫淡淡道:"這艘船上高手本已不少,如今似乎還要再加上嶽大人。"

  嶽階沉下臉道:"鬱公子何必顧左右而言他,這艘船上能夠做成莊易一案的絕對不出三人。"

  卓王孫道:"願聞其詳。"

  嶽階道:"楊盟主,馨明親王,還有……"他臉上又浮起一抹隱秘的笑意:緩緩道:"就是你,鬱公子。"

  卓王孫一笑,道:"嶽大人有話還請直說。"

  嶽階道:"嶽某隻是鬥膽想請三位明夜子時之前到岸上遊玩片刻。"

  卓王孫道:"我倒是閑人,可不知另外兩位是否會賞臉。"

  嶽階冷笑道:"那兩位的大駕嶽某當然請不動,不過鬱公子出麵就不同了。何況難道嶽某這條拙計,難道三位就沒有想過?"

  卓王孫隻是微微一笑,並不回答。

  嶽階道:"還有一事,如今已是初夏,無論案子如何懸而未決,兩具屍身總是要盡早處理。鬱公子是船主,不知道貴船上有哪間空房可以先停一停,待天氣好轉再行海葬。"

  卓王孫道:"黃二。聽內子說那裏本來就停了一具棺材,看來倒是合用得很,就是不知給哪一位用更好。"

  "棺材?"嶽階皺眉道:"這天朝號上怎麽會有棺材?"

  卓王孫淡淡笑道:"本來是沒有的,這船上死氣太重,慢慢的也就長了出來。"

  嶽階隻當他在說笑,誰料,當黃二門打開的時候,他才知道那句話很有道理。

  房裏不僅長出了棺材,而且還不止一具。

  七部棺材擺得整整齊齊,頭兩具已經揭開了蓋子。像一雙空空的巨眼,古怪地瞪著每一個人。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