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八章 漫垂紫袖結芳菊

  那些黑帆船上的人居然還沒有死絕。

  一個炮手在看到滿天紫光的一瞬就嚇得暈了過去,幸而躲過了那場屠殺。恰好他所在的船又被另一具船舶的遺骸鉤住,一時沒能完全沉沒。被海水一浸,那人緩緩醒轉,聽到大威天朝號上有人,恍惚之中拉下響環,向這邊開了一炮。

  一尊紅衣大炮在僅隔數丈之外當麵轟出,威力豈比尋常!唐岫兒隻見那枚炮彈旋破夜空,哧哧作響,瞬時已到頭頂。

  突然,一道電光劃破夜空,一枚鐵箭從天朝號後方飛速趕到,與那枚炮彈迎個正著。隻聽巨大的暴響直如鈞天雷裂,在大威天朝號上空炸開。

  一爆之下,那枚炮彈竟被鐵箭當中穿過,裂為碎塊,跌在甲板之上,鐵屑紛飛,深嵌木裏足有三寸多深。

  滿天碎片中,唐岫兒下意識地的伸手一擋,隻覺那箭速度絲毫不減,從她袖側掠過,向遠空飛去,瞬時已不見了蹤影。過了好久才遠遠傳來落水的聲音。

  唐岫兒立定身形,駭然看著地下的彈片,這種出了膛的精鋼炮彈居然能被一根鐵箭穿碎,這一箭之力簡直是匪夷所思。

  唐岫兒轉身望去,就見來箭的方向上,正泊著一葉狹窄的扁舟。

  一條黑衣大漢如標槍般筆挺地立在舟上,雙手合抱胸前,懷中是一張大得出奇的弓。

  這張弓樣式奇古,弓身上脈脈烏光在月下流轉不定,映出黑衣人一張冷漠的臉,上麵就像塗了一層黝黑的沙子——那隻能是烈日和風沙的痕跡。他那指節凸出的大手,正輕輕摩挲著弓背上九顆赤紅的寶石。

  卓王孫向那人拱手笑道:"想不到後羿神弓莊先生也來了,鬱某船上還有兩間空房,倒也正好。"

  眾人悚然動容,莫非那人就是號稱天下第一神箭的莊易?

  據說這個人無親無友,漂泊天下,唯獨對箭術之道上嗜好到了癡狂的地步。他十歲的時候就一路乞討著來到蒙古,在草原上射狼而食,掘地而眠,足足等了三個月,才得到了和蒙古大汗比箭的機會。兩人一共比了七天七夜,各射麋鹿兩千頭,不分勝負。然而此人箭術雖高,行事卻極為狠毒,箭下從不留活口。年輕時為了投師學箭,竟連妻兒都殺了。所以提起他的為人,江湖上的人多不以為然。

  但是大家都害怕他手上的弓。

  據他自己說,那張後羿神弓真的是上古神物,全由烏金打成,足足有百斤之重。而上邊鑲嵌的九顆寶石就是當初後羿射落的九日。雖然江湖上沒有幾個人願意相信這個傳說是真的,背地裏還常常嗤之以鼻,說他故弄玄虛,但提起那張弓的時候,都不免幫他把這個傳說再說一次。

  更何況,他剛才的確是站在一葉起伏不定的扁舟之上,出箭射落了一枚飛旋而來的炮彈。一個人有這樣的箭術,無論他說出什麽樣的傳說,都沒有人敢覺得它荒誕了。

  莊易抱著弓,向卓王孫點了點頭,當是還了禮:"不錯,莊某的確是有事出海,想借這位公子的船一用,不過卻不是現在。"他一頓足,足下扁舟飛一般的向開炮的殘艦飆去,他來到跟前,輕輕一抬手,就攔腰將開炮那人提了起來。那人身材本也算得上魁梧,被莊易提在手中,卻如同一個被掏空了的稻草人,一點反抗之力也沒有。

  莊易一手持弓,一手提著那人,足下小舟平平向後退去,道:"莊某現在公務在身,必須把這個倭寇餘孽帶回縣衙,明早日出之時,莊某自當再來,與諸位同遊海上。"話音未落,小舟已退出老遠,片刻之間就隻剩下圓月中的一粒黑點。

  偌大的海麵寂靜如初,唯有水波微微動蕩。

  一切仿佛都沒有發生過。

  謝杉搖搖頭道:"像莊易這樣的人居然肯為劉家港縣衙做事,倒真是不可思議。"

  敖廣扶了扶拐杖,笑道:"老朽倒是覺得這為縣衙做事隻是個引子。"

  謝杉道:"引子,什麽引子?"說完了卻警惕地掃了敖廣一眼。

  敖廣笑道:"謝公子不必緊張,此次就當閑聊,下次有什麽好生意,謝公子多多照顧老朽就是了。"

  謝杉臉上一紅,道:"還要多多請教前輩。"

  敖廣道:"不敢,老朽以為莊易替縣衙做事,不過是為了引他上這艘船。"

  謝杉道:"難道他上這艘船另有目的?"

  敖廣笑道:"隻怕上這艘船的人都另有目的,難道謝公子不是?"

  謝杉臉上微微有些尷尬:"我和表妹隻不過是為了追查倭寇的下落,替天行道,聊盡俠道中人的本分。"

  敖廣瞥了他一眼,笑道:"說不定人家莊先生的目的也不過如此。隻是想不到,不可一世的劉家港倭寇居然被那位小晏公子在舉手間鏟除得幹幹淨淨,妨礙了兩位行俠仗義的雅興。"

  唐岫兒突然驚道:"鏟除幹淨?難道剛才那些黑帆船上的人都是倭寇?"

  敖廣歎道:"除了劉家港倭寇,就是大明水師也不見得有那麽整齊堅固的戰艦,也調不齊十幾尊紅衣大炮來。說來也是那幫強盜罪有應得,無怪那位小晏公子出手如此殘忍。"

  他突然想起了什麽,又問:"不過這位小晏公子的武功的確是奇怪之極,楊盟主,不知你可從他的身手中看出點什麽來?"

  楊逸之似乎並不願意理他,隻淡淡道:"沒有。"

  敖廣笑道:"說句冒昧的話,如果我說那位小晏公子的武功不在盟主之下,盟主以為然否?"

  楊逸之歎道:"隻怕很難說他在任何人之下。"

  步小鸞不知什麽時候從相思懷中掙脫出來,問道:"你們說的那位哥哥好漂亮,他到底是誰呢?"

  敖廣道:"小鸞小姐,莫非你有什麽看法?"

  步小鸞臉上一紅:"我?我不知道啊,不過……"她回頭拉了拉相思的衣袖:"不過,可以讓姐姐幫忙猜一猜,她剛才也和我一起看了那位哥哥好久,也許會知道呢。"

  相思臉上微微一紅,瞥了卓王孫一眼,道:"我……"

  卓王孫淡淡道:"你隻用把你認為對的講出來就是了。"

  相思低聲道:"是……這位公子來自東瀛,從氣質舉止來看必定是家世顯赫的貴族,而其容貌,武功,無一不是舉世罕見,這樣的人物,日本國內應該隻一人而已。但是……"相思微微皺起秀眉,道:"雖然有些匪夷所思,但我能想出的就隻有十四歲繼承家業,十六歲官拜關白、大納言,如今統一全國已指日可待的尾張國少主,織田信長。"

  眾人聞言都是一怔,唐岫兒已然忍不住笑出聲來。

  "還請唐大小姐指教。"相思輕聲道。

  唐岫兒正色道:"織田信長統一大業未竟,戰事纏身,為何要到中原,又為何還在此地出手剿滅倭寇?姑娘這麽說,隻怕是還沒有睡醒吧?"

  相思解嘲一笑,並沒有答話。

  一旁方天隨高聲插言道:"唐大小姐如此說就欺人太甚,日本覬覦我國疆土甚久,近十年來,更傳說上至皇室,下至幕府,串通一氣,定下了詭計,圖謀非小,也許織田此次化名來,正是為了這個天大的陰謀。"

  唐岫兒冷笑道:"織田信長所行離經叛道,自恃天上地下,唯他獨尊,自稱為第六天魔王,當真遇佛滅佛,見神殺神。而剛才那人滿眼俱是憂鬱悲憫之色,似乎行事不忍,卻又不得退於事外,絕非第六天魔王的態度。"

  方天隨道:"本官以為,奸猾到了織田的地步,喜怒哀樂俱可內斂,一點神色,說明不了什麽。如果唐大小姐以為他不是織田,那又有什麽別的高見?"

  唐岫兒道:"難道方大人以為自己附和的這幾句胡話,能算得上什麽高見?"

  敖廣滿麵陪著笑容,打斷道:"兩位萬萬不要為這點小事爭執,既沒有什麽好處,還傷了和氣……鬱公子,您又怎麽看?"

  卓王孫道:"諸位可曾注意他的衣服。"

  敖廣若有所思地道:"輕如靈風,寒於玄冰,絕非一般的質料。"

  卓王孫道:"衣角的繡花呢?"

  眾人猛地想起,他那襲淡紫的長袍上,有一叢用銀色的絲線隱繡的九瓣菊花紋。

  九瓣菊花紋是日本皇室血親專用的圖案。

  卓王孫似乎沒有在意眾人的驚訝,道:"這位小晏公子就是後奈良天皇第十四子,馨明親王。"

  敖廣訝然道:"馨明親王?莫不是那個一出生就被幾個妒忌的皇妃害死的十四皇子?"

  十四皇子出生已是十八年以前的故事,但如今提起來,中原武林也是無人不知。後奈良天皇一生軟弱無權,自鉰壺皇後死後再未立後,卻在四十歲時愛上了從四位下右衛門督五原信忠的養女五原姬,要繼立為後。那養女來曆不明,傳說本是中土人士。當時皇室上下,反對者甚眾,太後甚至以絕食相挾。想不到一生謹小慎微的後奈良天皇居然力排眾議,最終策立了五原姬。五原姬出身已非煊赫,又體弱多病,宮內於是盛傳她是靠著妖術才迷惑了天皇。五原姬知道後傷心欲絕,終日閉門不出。後奈良天皇幹脆另起別院,讓五原姬獨居其中,不容外人打擾。一年後,五原姬有孕在身,更時刻怕人暗害,過了一年提心吊膽的日子,分娩之時卻因難產而死。

  其實眾人都知所謂難產而死,實際上是宮中幾位很有勢力的妃嬪所害。可憐五原皇後連屍骨都沒有留下,還被誣詆為現出妖形,破空遁去。所幸這位小皇子卻被幾位宮女舍命保全了下來。

  後奈良天皇雖然傷心,卻也無奈外戚勢大,隻得偷偷前往看望小皇子。那位小皇子通體異香,靜靜躺在繈褓裏,也不啼哭,待天皇一到,才睜開了眼睛。據說天皇當時竟然被那小皇子的一雙眼睛迷住了,立刻冊封小皇子為馨明親王,將他帶回宮中,派下重兵日夜護衛,一麵宣告天下要立他為太子。

  然而就在詔書下達的當天,十四皇子卻從層層宮禁中神秘失蹤,後奈良天皇傷心欲狂,派人四處逼問皇子的下落,其他的嬪妃當然矢口否認。他又在全國重金懸賞,然而始終沒有小皇子的半點消息。後奈良天皇從此鬱鬱寡歡,將自己關在當年五原姬的別院內,既不見那些嬪妃,也不見滿朝大臣。各地大名本來就不服皇室統治,天皇避政之後更加猖獗,彼此攻伐,全國陷入一片混戰。

  ——通體異香,還有一雙顛倒一切的眸子,這一切,小晏似乎和那位馨明親王很像,然而……敖廣全身猛地一顫,聲音都有些變調:"馨明親王已經死了十八年了,除非……"他猝然住口。

  想起剛才那位少年詭異的身法,妖魔一般的武功,不帶血色的麵孔,眾人脊梁上都是一陣冰涼,一句話忍不住就要脫口而出——除非他根本不是人類。

  卓王孫看著眾人的神色,緩緩道:"他本不是來自人間。"

  不是來自人間!眾人心中如蒙重擊,難道自己剛才看到的真是十八年前怨魂留在世間的幻影?

  唐岫兒咬著嘴唇,顫聲道:"鬱青陽,你不要裝神弄鬼,他不是來自人間難道來自冥界麽?"

  卓王孫正色道:"正是來自幽冥。"

  幽冥,並不真的是陰間,而是傳說中的一個島嶼,幽冥島。

  然而,聽到這兩個字之後,大家的臉色卻比剛才還要凝重。

  傳說東海幽冥島是天下武學中陰柔一派的極致。極至的意思就是說它的怪異已經到了無法想象的地步。據說與他們交手,無論內力有多高,劍法有多好,最後都會莫名其妙的慘死。因為那分明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軀和勾魂使者掙命——也就是說,毫無勝算,必死無疑。

  因此,大家寧願把幽冥島當作一個來自地獄的傳說,寧願相信幽冥島的武功並非人間所有,大家之所以怕得要死,不是因為技不如人,而是人力終究不能和鬼神相抗。

  雖然幽冥島傳人曾幾度東渡中土,參加武林大會的角逐,有一次更力壓群雄,折桂而去,但大多數人還是堅信幽冥島上的人靠的都是妖術,而不是一種極高的武學。

  隻有一少部分人視之為蓬萊仙島,欲往求學。但此島隱於碧濤之間,微渺難求,那些強渡而去的人,都是一去不返,近幾十年來,再無人敢問津。也有人傳說此島本是來自冥界,每次要等到地獄開啟的時候才會現於海麵,也有人說幽冥島百年之前已隨火山噴湧而永葬海底,等等奇談怪論,不一而足。唯一可證的是,幽冥島弟子現於人間已是百年之前,如今江湖上隻存傳說而已。

  然而這個死去了十八年的皇子居然就是幽冥島的傳人。

  眾人麵麵相覷,臉上盡是絕難置信的神色。

  唐岫兒突然對卓王孫道:"他已經十八年沒出現在世間,你又憑什麽知道?"

  卓王孫道:"鬱某的某代師尊曾與當時的幽冥島主交手,他的內力和這位小晏公子的如出一轍。"

  唐岫兒冷笑道:"與幽冥島主動手的人,沒有一個活下來的,難道你師尊是托夢告訴你的不成?"

  她話音未落,相思已然一聲輕喝:"放肆!"

  唐岫兒怒目望著相思,突然笑出聲來:"你說我放肆?本小姐是放肆慣了,難不成你今天想來管教我?"衣袖一垂,數點寒芒已握在指間。

  而月光下,相思清麗絕塵的臉上連一絲怒容也沒有。她靜靜的站著,隻有紅袖下纖秀的手指有意無意地動了動。

  月色宛如一塊巨大的寒冰,沉沉地壓下來,眾人不由自主地往後退開。

  卓王孫若無其事地走過去,拉起步小鸞,笑道:"晚上風大,你得回去睡覺了。"步小鸞迷迷糊糊地拉起他的手就往前走,相思低頭答了聲是。

  三人再也不看眾人一眼,徑直往甲板下去了。

  唐岫兒臉色沉重,並沒有追過去。

  水麵突然傳來一陣汩汩碎響,眾人一驚,隻見是最後一塊船舶的遺骸沉入水中。水麵蕩漾了一會終於沉靜下來,顯出一種深黑的顏色,宛如一池凝固了的血。

  那少年悲憫的眼神和他揮手割去幾十顆頭顱的影像似乎交替倒影在水中。

  一種難以說明的恐懼和不安在每個人心中蔓延。

  即使他是幽冥島的傳人,又是如何站在數丈之外,揮手奪去幾十人的頭顱?

  紫石姬、還有那些倭寇脖子上駭人的傷口又是從何而來?

  他萬裏迢迢,遠渡中土,又到底是為了什麽目的?

  大家的臉色和月色一起黯淡下來,遠處的海風嗚嗚咽咽,竟似嬰兒夜哭,聽去淒慘空曠無比。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