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六章 雪膚紅畫耀幽燭

  第二層的十四間頭等艙房圍成一圈,中空,透過欄杆往下看去就是第一層的大廳了。西北麵的四分之一個圓是天字房,卓王孫,相思,步小鸞分住一、二、三號,楊逸之則在東北麵的地字一號。天地字房與東南麵的玄字、西南麵黃字房相對,南北兩個半圓右邊豎著一道屏風,左邊則是一道下梯隔開,天與地,玄與黃字房中間還分別由一道通往甲板的上梯。(詳見附圖一)蘭葩將卓王孫一行領到天字房,然後躬身退了出去。

  這是有客廳、臥室以及梳洗室的套間。門口各有兩支落地柱燈,燈罩狀如臥蓮,由一整塊淡藍的雲英石雕成,在燭光映照下顯得流光婉轉,精巧絕倫。其他的陳設,亦是精致工巧,極盡奢華,幾乎可讓人忘了是在旅程之中。

  雖然房間已整齊得一絲不苟,但相思還是習慣性地上前替卓王孫整理床幔。他們此行雖然扮作夫妻,卻並不同住。

  相思疊好被褥,好似發現了什麽,從床櫃上拿起一個更漏來:"好別致的更漏。"

  卓王孫伸手接過來看了看,道:"這種樣式來自高麗,傳入中原不到十年,漏杯狀如水滴,支架是銀質的,整體晶瑩剔透,每滴到六個時辰,漏杯會因自身重量的變化自動翻轉。邊陲小國,用具能精致到此,也算是難能可貴了。"

  這時,身後有人輕輕拉了一下他的衣角,步小鸞笑盈盈的道:"哥哥。"

  卓王孫道:"天色晚了,你還不回房睡覺?"

  步小鸞搖搖頭:"我想去看看海——"她似乎找不到更好的理由,於是微微笑了一下:"我想晚上的海會很好看。"

  卓王孫輕輕拍拍她的頭:"以後有你看的時候。好吧,我們走。"

  走廊上的房間幾乎一模一樣,門內也有兩支落地蓮燈,隻是水晶燈罩的顏色分紅藍兩種,每個房間並不相同。房客們都在擺弄自己的行李,門口堆了不少垃圾。前麵灰灰暗暗,隱約矗立著一扇一人高的屏風,兩人才知道已經走到了盡頭。

  卓王孫隻瞥了一眼,便覺得這座屏風有些古怪。

  屏風共七麵,上畫竹林七賢,看去漆色尚新,筆法說不上惡俗,但色彩卻極為濃豔,在傍晚灰暗的光線中,仍讓人覺得刺眼。

  更怪異的是那天竺古檀雕成的屏風座架。

  座架雕琢精致,紋理細密,看上去已是百年古物,卻依舊光彩可鑒,沉香撲鼻。與那屏畫比較,隻覺甚是不相搭配。

  卓王孫似乎對屏風提起了點興趣,仔細看了一會,正想找蘭葩詢問屏風的來曆,回頭時步小鸞已經不見了。

  走廊上還殘留著一線金色的晚霞,似乎滿艙夕陽一觸到屏風的陰霾,就完全消散了,周圍隻覺陰寒之氣逼人而來。步小鸞已了無聲息,似乎也和那道殘陽一起消逝。

  卓王孫皺了皺眉,正要去找,隻聽屏風一側一聲尖叫,似乎是步小鸞的聲音。

  屏風前麵那間客房,門是虛掩的,隱約透出一點微光。卓王孫推門而入。客房裏一片漆黑,隻有東麵牆上,映著一暈燭光。

  步小鸞一身白裙,麵牆而站,一雙手撐在牆邊的桌子上,不住顫抖,似乎不堪重負。桌上的紅光明暗不定,映出她半張神情恍惚的臉。

  她茫然凝視著牆上的一幅畫,目光因恐懼而變得呆滯。

  牆上是一幅血紅色的絲織曼荼羅圖。

  圖中花紋無窮無盡地糾纏在一起,不知從何而起,也不知在哪裏終結。讓人隻覺得一團豔麗得詭異的色彩撲麵而來。再多看一會,似乎那些線條又遵循著某種規律,朦朦朧朧地,匯聚成一塊巨大的圖案,從自己眼底緩緩凸現而出。

  燭光搖擺不定,將四周器物的影子變成一個個血紅的巨影,仿佛洪荒怪獸逃離了圖畫的約束,正蠢蠢欲動,隨時搏人而噬。

  步小鸞已經看得呆了。桌上紅燭的燭蠟,正一點一點滴到她蒼白的手指上,如血一般耀眼,她卻毫無知覺。

  卓王孫猛地將她的手挪開,道:"小鸞,怎麽了?"

  步小鸞愣了一會,哇一聲哭出來,撲到他懷中,道:"有妖怪,那裏有好多妖怪,在叫我的名字,還有好多螞蟻一樣的東西,在咬我的手,都出血了,我卻動不了……"

  卓王孫憐惜地拾起她的手,將上邊的蠟輕輕拂去:"是蠟燭。牆上的圖是曼荼羅。這應該是蘭葩的房間,她是曼荼羅教派的信徒,必須隨身帶著這種圖案。"他輕輕拍了拍她的頭,道:"這船上的東西很不簡單,你以後千萬不可亂闖別人的房間,如果再見什麽古怪的東西,要馬上走開。"

  小鸞抬起淚眼:"我真的是聽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才進來的,你相信我啊。"

  卓王孫點頭道:"好了,月亮出來了,我們上甲板去吧。蘭葩去了那麽久,也應該快回來了。"

  小鸞被他拉著往外走,還不停的回頭看:"哥哥,真想不到,蘭葩姐姐會住在這樣的房間裏。"

  卓王孫隨口回答:"的確有些奇怪,她把所有的簾子都放了下來,入門處兩座蓮花燈都壞了卻沒有換,屋子裏隻點著一隻蠟燭,似乎是晝伏夜出,怕見強光,這倒不像是蘭葩的習慣。"

  步小鸞道:"蘭葩姐姐看上去很開心的樣子,不過我覺得她一定有心事,她每次看到楊大哥,眼神都很不自然。"

  卓王孫笑道:"你哪裏知道什麽是心事?"他又看了一眼桌上陳設的七麵銅鏡,一笑道:"看樣子她還是個孤芳自賞的女人。"

  步小鸞道:"什麽是孤芳自賞啊?"

  卓王孫一麵說一麵帶著她往上走,道:"這孤芳自賞的意思麽,你卻還是永遠不要知道的好。"

  兩人剛剛來到舷梯口,冰涼的夜色就像一堆濃厚的黑雲,撲麵壓來,步小鸞禁不住打了個寒戰。突然,甲板上有人一聲驚呼,而後一聲巨響,有東西轟然倒塌下來。

  兩人快步來到甲板,隻見蘭葩全身赤裸站在船頭,滿臉驚駭的神情,她似乎急著想掙脫出來,但她的手卻被一條黑影死死抓住了。此刻月色稍盛,才讓人看清那條黑影原來是一個陌生的少女。

  陌生少女跪在船欄邊,粉色的胸襟上浸著好大一塊殷紅的血跡,她用力握住蘭葩的手,掙紮道:"主人叫我來通知你們,快叫水手掉頭,前邊,前邊……"突然身體一軟,昏倒過去。

  蘭葩見有人上來,更是滿麵驚羞,無奈卻脫不出手,隻得背麵著來人跪了下去。

  她身邊放著一個盛滿水的木桶,一個木頭架子帶著幾塊帆布倒在欄杆上,欄杆的另一頭還掛著半幅被扯碎的麗紗。

  看樣子她本是乘了夜色,在甲板的遠角搭了架子洗澡,沒想到卻被爬上來的這個少女把架子撞倒,又扯碎了衣衫。

  然而這個少女卻不是無意中爬上來的。

  大威天朝號甲板離水有十六丈之高,這個陌生少女重傷之下,居然還能從欄杆下爬上來,武林中能做到這一步的人絕對不多。

  更何況她還帶來一個驚人的消息:主人要她來通知大家,前麵……前邊到底有什麽,能讓一個一流高手惶恐如此?而她的主人又是誰?莫非已經被這種無名的東西圍困?那麽為什麽她拚死爬上來,卻不向這艘船上的人求援,反而隻讓他們快走?

  浮雲漸漸被風吹散,森寒的月光像流水一般傾瀉下來。

  甲板上像結了一層冰。

  卓王孫注視著那個陌生少女的脖子。

  繡花衣領已經沾滿血汙,象牙色的肌膚上赫然凸現著一個古怪的傷口,鮮血正從血口中汩汩外湧。

  這種傷口絕不是刀劍造成的,而是一種鈍傷,類似於齒痕的鈍傷。在茫茫大海上,隻有一種生物可以造成這種傷痕。

  那就是海蝙蝠。

  海蝙蝠是一種黑色的利齒魚類,生性凶殘噬血,常常埋伏在海底水藻裏,伺機撕咬獵物的脖子。它們在水下以吸吮其他魚類的體液為生,初秋之時也會順流來到岸邊,攻擊海岸上的牲畜和人類。

  來到海岸的海蝙蝠能突然躍出水麵一丈遠,尖利的牙齒瞬間就能準確地劃破獵物頸上的主動脈,然後宛如饕餮一般猛吸不止,甚至有時會將自己的身體漲破,和獵物同歸於盡。

  更為可怕的是,它們咬人的同時還會往獵物的血管中注入自己的體液,這樣,傷口的血很久都不會凝固。有些人受傷後將海蝙蝠打死,卻也隻能眼睜睜看著鮮血從自己的脖子裏不斷噴湧,最後倒在水邊,慢慢死去。

  因此,漁民們心驚膽戰地稱它們為海底閻王。在它們出沒的季節,沒有人敢呆在岸邊。而清晨沙灘上,人畜屍體脖子上那一對尖利的齒洞,也成為了大海中最恐怖的傳說之一。

  然而,現在是初夏。

  初夏的時候,去年的海蝙蝠已經死去,新生的海蝙蝠還都隻是魚卵,絕不該出沒在海上。而且,海蝙蝠的牙齒也和蝙蝠一樣,小而尖利,但是這個少女脖子上的齒洞卻顯得鈍而巨大。如果這是海蝙蝠所為,那麽這隻海蝙蝠的身形一定和人類一樣高大。

  難道一隻如此巨大的海蝙蝠,已提前從海藻間那些蒼白的魚卵裏破殼而出?

  又或者,根本不是一隻,是無數隻?

  難道這就是少女警示的"前邊"有的東西?

  就當卓王孫想這些問題的時候,一件糟糕的事情發生了——二樓的船客們已經聽到了動靜,一起湧上了甲板。

  更糟糕的是,月光變得奇亮無比,把甲板上照得纖毫畢現。

  蘭葩還沒能掙出手來,遮掩自己的身子。她背對著大家跪在甲板上,脊背微微顫抖著,一滴淚珠像珍珠般的滾在地上的月光中。

  眾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卻是一片驚呼。

  她光潔如絲綢的背上整個是一塊濃墨重彩的紋身!

  那是一幅曼荼羅,一種不知意義的怪誕圖騰。

  眾人的目光都被那色彩斑斕的神秘力量所吸引,再也挪不開去。那些無窮無盡的線條紊亂地在諸人的眼底湧動,中間夾雜著許多圓點,漸漸向外蠕動,突出,似乎又在掙紮升騰,化為一片鋪天蓋地的紅色,瞬時迷離眾人的眼睛。

  那仿佛是世界重生時刻的古老記憶。

  氤氳之氣在神的光照下散開,清者上升為烈焰,濁者下沉為寒冰。火焰和海水交界的地方,隱現著六根與天同高的祭柱。風雷隱去過後,海麵還在濃霧中不安地動蕩著。猛然間,一聲重重的歎息仿佛洞穿了無數重的時間與空間,從地獄中透空而來,卻又立刻潛歸海底,了無痕跡。霎時,海麵仿佛充溢著緋紅的光彩,千聲萬聲的歎息和哀嚎齊響,撼天動地,震耳欲聾。

  歎息之聲越來越大,越來越多,甲板上的人不堪忍受這種折磨,拚命堵著耳朵。突然,人群中爆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呼喊,宛如閃電劃破夜色沉沉的長空,抽打在黝黑的海麵。方天隨手下三個護衛竟同時發狂,在夜空中揮舞著雪亮的佩刀,向蘭葩撲來。

  蘭葩靜靜地跪在甲板上,頭顱無力地垂在胸前,似乎已陷入昏迷。

  眾人正在驚愕,眼前猝然一花。楊逸之的身形騰空而起,隻聽"啪"一聲脆響,副桅上那張白色巨帆應手而落。他一揮手,帆布平平鋪開,像一張巨大的白紙,輕輕落到卓王孫手上。

  卓王孫隨手揮灑,帆布已掩住了蘭葩脊背,順勢橫抱起來,躲開了三人的一擊。那三個護衛重重撲到在甲板上,猛地抱頭嘔吐起來。

  四周頓時沉寂了下來,隻有那翻江倒海的嘔吐聲,一次次撞擊在人們心頭。

  過了好久,步小鸞突然哭出聲來:"就是這幅畫,我看見的就是這幅畫!"

  眾人如被電擊,紛紛從出神中醒轉。敖廣棄了金拐,跌坐在甲板上,空蟾靠在欄杆上,雙手緊緊握住鐵欄。

  唐岫兒扶著謝杉,顫抖著伸手指著蘭葩,喘息著道:"妖術,妖術!她分明就是妖怪!"

  方天隨由兩個護衛攙扶著,伸出衣袖不住擦著額頭:"的確是妖女,要好好拷問,好好拷問。"

  蘭葩這時也漸漸恢複了神智,睜開眼睛,木然地看著眾人。

  唐岫兒平靜了些,對卓王孫道:"鬱公子,剛才的情形你也看見了,既然這個妖女奉你為主人,還請你給大家一個交代。"

  卓王孫並沒有答話,隻輕輕將蘭葩扶起。

  蘭葩的胸脯起伏了幾下,蒼白的臉上緩緩滑出兩行淚水,低聲道:"曼荼羅花紋,每一塊都代表一個神聖的意義。"她猛然翻過身,將帆布撩起一角,讓卓王孫看清那塊紋身:"我的天朝公子,用您那神賜的雙眼作證,它是濕婆大神所賜,須用我整個生命守護的神的恩典,而絕不是魔鬼的印記。"

  唐岫兒打斷她道:"你們這些邪魔外教怎麽想我們管不著,但卻不能任由你用妖術迷惑大家。要是不想被拋下海去,就得想個法子把這背上的妖物弄掉。"

  她看了謝杉一眼:"我表哥可以幫你,保證你連一點痛苦也感覺不到。"

  蘭葩驚恐地掙紮起身,深深跪伏下去,雙手拾起卓王孫的衣角,貼於胸前,啜泣道:"天朝公子,請您相信在你麵前的這具肉身,是風暴的女兒闍衍蒂守護的。她證明它隻獻給過神,而純潔無暇。它額上的寶石和背上的紋身,都如同您尊貴的容貌一樣,是神的恩賜,隻要我的生命還在延續,它就將與我同在。除非是我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過,大神親自收回這一榮耀——那也意味著將同時收回我的罪惡的生命。天朝公子,蘭葩並非有意驚嚇你的朋友,請原諒我的過錯。"

  她恭敬地跪在地上,將卓王孫的衣袖捧到額前,深深低下頭去:"神讓我在遙遠的天朝和他的化身相遇,請您保護我免受不信神者無知的指責與逼迫。"

  卓王孫將她從地上扶起來,道:"沒有人能逼迫你。"而後一指欄杆邊那位昏迷的陌生少女道:"謝公子,那邊那位姑娘傷得很重,你幫忙看看。"

  謝杉剛剛一應聲,就被唐岫兒一把抓住。

  唐岫兒冷眼看著卓王孫道:"鬱青陽,你真以為你是誰?船上的人是你說放就放,說救就救的?"

  卓王孫還沒有答話,不遠的水麵上突然傳來一聲轟然巨響,平靜的海麵被擊個粉碎,一股三丈高的浪花直衝上來。

  眾人大驚之下往東麵看去,海麵上星星點點,全是燈光。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