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二章遙知喜色動天顏

  白玉祭台已經荒廢。

  三個月的時間並不長,但經曆卻是如此之多,連純白如雪的大理石,也無法抵擋歲月的消磨。

  它殘缺、破碎,榮光已然不再。浮動之上的聖潔光芒,也已消淡。它歸於平凡的寂靜,已化為普通的石堆。

  它身側,已建造起兩座恢宏的城池。

  被萬畝沃野包圍著、馬匹成群、屋舍林立的荒城,稻米已近成熟。漫野金黃之色,拱衛著一座青色的城池。

  安寧,祥和。人民憧憬著收獲的幸福,心安理得地享受著早秋涼爽的風。

  未來的日子,是沉甸甸、豐實的,他們不必再擔心冬天的嚴寒、春天的饑餓。

  潔白巍峨的白銀之城,矗立在大青山腳下。峻兀的高山亦不能淩越它之威嚴。當它將自己的姿態完整地展現在天地間時,眾生隻有一種選擇:欽伏。

  風火鼓湧,隱透而成連綿的圖騰之形,循著城中心巨大的高塔蒸騰而上,化作六朵激烈繚繞的火雲,衝熾而上。無邊黑雲壓在城頂,黑白相映,極為鮮明而突出。更顯得白銀之城恢宏偉大,如天之都城一般。

  黑雲之中,隱隱有黃金一般的光芒閃過。

  兩座城,一在人間,一在天上。一座裝載著黎民的渴望,一座卻是王者之所求。它們都是塞北的奇跡,任何一座出現,都足以令人驚歎。

  哪一座更偉大?

  俺達汗端坐在祭台之前,沉吟。

  黃金大帳矗立在他身後,蒙古勇士們用忠誠與勇武衛護著他。他身前列著兩隊人,左邊一隊,是十二土默特首領,右邊一隊,卻是十二名平民。土默特首領們有些不屑地看著平民們,他們習慣了高高在上,豈能與這些賤民同列?而那些平民也局促不安,有些驚恐地看著這些天生高貴的領袖們。與他們同列,恐懼遠遠大於榮耀。

  但沒有人敢反對,因為這是大汗的旨意。

  這次裁斷,乃是富足、自由之爭,評判權不僅僅在高貴的土默特首領,而更應該在黎民百姓。因此,俺達汗親自從工匠、商人、牧民中挑出十二人,作為這次裁決的評判。

  他們與十二土默特首領一樣,都有著同樣的裁決權力。

  當然,最終的裁決權仍在俺達汗手中。他們的意見,不能改變最終的判決,卻可以影響俺達汗的決定。

  俺達汗在沉吟。

  相思與重劫靜靜站在他麵前等待著。

  這場裁決,裁定的不僅僅是兩座城的輸贏,更是全蒙古族的未來。

  以俺達汗之睿決,亦不能驟下結論。

  重劫躬身道:“大汗何不去天上一觀?”

  他這句話引得所有人都不由得一驚。重劫麵上露出一絲靜靜的微笑,躬身邀請。

  俺達汗緩緩點頭。

  重劫踏在白銀砌成的台階上,慢慢前行。他引導著俺達汗、相思、十二土默特首領、十二平民代表,循著石階向白銀城的最高端走去。

  俺達汗的熱血開始沸騰。

  他們走過一座座軍營,裏麵駐紮了成千上萬的鐵騎兵。俺達汗自然知道這種騎兵的戰力。中原多平野,正是這種騎兵大發神威之處。擁有這樣的一支軍隊,不難將明朝精銳兵力一舉蕩盡。

  他們走過一座座獒舍。一人多高的巨獒在裏麵咆哮著,似是連粗壯的鐵鏈都無法拴住它們。它們身上都套上了軟鐵打造的鎧甲,四爪裝上了鋒利的鐵刺。這使它們的戰鬥力更強。俺達汗恍惚之間,想起了那個傳說。成吉思汗座下的猛犬兵團,曾為他創立不朽的功業,一直殺到另一塊大陸。

  這隻巨獒兵團,能否為他創立傳說一樣的功業?

  他們走過一座座裝甲庫。那裏麵有一垛垛、一堆堆閃著光亮的兵刃與甲胄。每一件都精良無比,用非天之族秘傳的煉兵之術以及地心炎火鑄就,件件都可說是神兵。擁有這些裝甲,頃刻間就能組建起一隻龐大的戰力超群的不敗之師!

  他們走過一座座戰器營。那裏,是一具具高大的戰爭機械。小山一樣的投石機、精巧無比的雲梯、威力強大的紅衣大炮……在這裏應有盡有。尤其可怕的是,這裏還延續了早已失傳的機關術,無數木鳶鐵鳥、木牛流馬靜靜地蹲伏著,隻要給它們一個指令,它們就會立刻獲得生命。

  然後,他們來到了白銀之城的最高端,高塔的尖頂。

  已沒有路了,石階到此已是終極,抬頭,是淒迷的黑霧。

  重劫笑了。他打了個手勢。

  突然,黑霧散去。

  一座黃金色的尖頂,出現在霧中。不同的是,它倒立而生,黃金尖頂堪堪壓在白銀尖頂之上。黑霧猶在空中綿延著,隱隱可見霧中是一座雖比白銀之城窄小,但卻更加輝煌的黃金城池。

  一道同樣的金色階梯出現,跟白銀高塔的石階連在一起。

  重劫躬身,領著眾人向黃金之頂走去。

  十二土默特首領心中卻不由得泛起一陣恐懼。

  黃金與白銀連接的那一點才一丈多寬,是那麽孱弱,怎能托起這麽大的一座城池?萬一城墜落了怎麽辦?但俺達汗與重劫已踏上了這道台階,他們不敢退卻,隻好戰戰兢兢地跟上。十二平民代表更是驚慌,互相手拉著手,一步一挨地向上走去。

  足足又走了兩刻鍾,他們終於登上了黃金之城的頂端。

  他們眼前陡然開朗,一股偉大、聖潔的氣息撲麵而來,讓他們忍不住想跪倒在地,由衷地讚頌這亙古未有的奇觀。

  黃金之城隱沒在天空中,宏偉的城體被雲霧包圍著,從地麵完全看不清其形象。但身在其中,目光卻幾乎沒有阻隔,蒼茫天地,似乎都在身下。

  城頂是一片巨大無比的平台,黃金色的平台。那是距地麵無窮高的高空,俯視下去,地麵的一切是那麽渺小。

  那是神明的目光。

  因為有了溝通天人的城池,而今他們也能分享。

  他們站在城頂,不由得感覺到,自己也成了神明,在接受萬物的敬拜。那感覺是如此強烈,讓他們忍不住跪下來,親吻這片金色的大地。

  朝陽的光芒,似是從腳下射上來,令他們不禁想象,如果夜晚降臨,星辰會不會就閃爍在他們身邊。

  這座城,將令他們如神明一般榮耀。

  每個登頂之人,都從心底升起一陣狂喜。

  這是一座偉大的城池。前所未有的偉大!

  重劫麵上露出一絲隱秘的微笑,他對他們的反應並不陌生。這座城池,寄托著非天之族三千年來的夢想,足夠震撼所有人的心靈。

  在梵天的祝福之下,三連城中將開啟毀天滅地的力量,屠盡所有的神明,而後創建出新的神明。

  唯非天之族的神明。

  那亦是他的夢想啊。

  他躬身一禮,等待著俺達汗的裁決。

  俺達汗負手站立在黃金之城的最邊緣,浩烈的狂風被地火催動,從黃金之城的邊緣猛烈地吹上。風力烘托著城的重量,令這座天空之城保持著平衡。這座城,凝結著非天之族無限的智慧,他絲毫不懷疑,擁有這座城的人,將擁有整個世界。

  而這個人,就是他,整個蒙古的王者。

  帶著那些鐵騎兵、巨獒兵團,用那些戰甲組建起龐大的軍隊,執著那些機關戰樓,再有那神秘偉大的禁忌之力之助,他不難橫掃南方王朝,建立比成吉思汗還要偉大的功績。

  他,將是草原上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可汗。

  人們將傳頌他的名字,直到世界消亡。

  這種誘惑,他如何抵擋。

  他的目光,不禁轉向相思。

  這個如水的女子,憂傷、堅強,令他那顆爭雄天下的心也不由有些遲疑。他不知道,她將以什麽方式,來抗衡帝王之功勳。

  相思的眼眸中隱著一絲痛苦。在這座宛如奇跡一般的天空之城中,她是唯一沒有被迷惑的人。

  她舉起水紅色的衣袖,輕輕指向地麵。

  那裏,有一座剛建起的新城。

  隻有在這麽高的地方,才能夠看盡這座新城的美麗。

  整齊的板升,塑造出一個溫暖的家園。圍繞著這座家園的,是廣闊無垠的稻田。而今,稻米幾近成熟,漫田漫野都是黃金之色。

  那,亦是一座黃金之城,卻是地上的黃金之城。

  刹那間,俺達汗惶惑了。

  人影如蟻,又如織,在板升間,在田野上穿梭著。他甚至能想象的出,他們臉上是多麽喜悅的表情。他見過那表情,他曾有的震撼,並不亞於剛登上黃金之城的那一刻。

  他忽然迷惘了。

  他不知道該如何選擇。

  一邊,是王者的功業;一邊,是庶民的幸福。

  他該選擇哪個?哪個才是蒙古族的未來?

  他忽然想起了十萬軍營中,相思折箭時的神情。那時,她乞求他,希望他能許蒙古百姓一個手中無箭的未來。

  而今,她建了一座城,讓他看到,手中無箭,也一樣能富足、自由。

  而他看到了,卻依舊不能相信。

  他無法忘卻王者之榮耀。

  但他知道,他虧欠她的,他欠她一個對未來的許諾。

  俺達汗霍然回身,他已有了決斷。

  “三連城的偉大,相信你們都已經見到了。擁有如此龐大的戰力,與奇跡一般的黃金之城,我們足以踏平整個天下,讓蒙古族傲立於一切之巔。”

  重劫嘴角顯出一絲欣然。

  俺達汗繼續道:“但這個賭約,卻不是賭誰更偉大,而是賭誰能夠帶來富足、自由。三連城誠然偉大,但城中隻有殺戮,沒有富足。而荒城中卻有萬畝稻田、成群馬畜、房舍連綿。因此,真正達到富足、自由的,是荒城而不是三連城。”

  重劫嘴角的笑猛然凝固!

  “何況,我聽說一個多月之前,三連城與荒城交過一次手,是誰勝了呢,國師?”

  重劫凝視著他。蒼白色的目光宛如將沉的月色,陰冷無比地垂照著俺達汗。

  俺達汗皺起眉頭,他曾身經百戰,血染戰袍,卻從未感到如此寒冷。

  重劫蒼白的目光,像是末世的光輝,灼傷了他之靈魂。但他沒有退卻,因為他虧欠一個對未來的許諾。

  重劫慢慢地,露出一絲微笑:“我輸了。”

  俺達汗手猛地一揮,隔開重劫之目光:

  “這場賭約,荒城勝出!”

  “荒城百姓,從此自由了!”

  重劫緩緩跪倒在黃金色的大地上。他用最恭謹的禮節,敬拜著俺達汗。似乎俺達汗所做的決定,讓他無比敬服,然後,他霍然轉身,頭也不回地走下了黃金城。

  高出天外的城頂,突然變得那麽寒冷。

  十二土默特首領與十二平民代表,都感到一陣窒息。

  俺達汗揮了揮手,率領他們走下。

  當他走過相思的時候,他輕輕頷了頷首,似乎在告訴她,他同意了她的獻策。

  互市。

  相思走出白銀之城時,俺達汗已帶著所有的隨從離開。天地之間似乎就隻有她一個人,斜陽將她纖細的身影拖得長長的,四周荒涼而寂靜。

  雖然贏得了勝利,贏得了兩萬荒城百姓的富足與自由,但她並不開心。

  重劫始終是她的魔障,他的平靜,讓她有些不安。

  她淩亂的心對未來忽然充滿了懼意,一時不敢前行,生恐將災難帶回荒城。

  突然,一個聲音淡淡道:“站住。”

  重劫坐在廢棄的祭台上,蒼白的衣衫垂下,鋪開在殘損的台階上,宛如一條蜿蜒的白色巨蛇。他跟這座祭台一樣,荒廢而落寞。他的眸子卻冰冷、怨毒,亦如一條受傷的蛇,冷冷鎖住相思。

  相思身子震了震,感到一陣徹骨的森寒。

  重劫緩緩起身,一步步走下祭台,他的話語宛如雷霆,震響在相思耳側:

  “富足?自由?”

  “互市?”

  “你真以為你能取得?”

  他冷冷一笑,指向荒城的方向,妖異如瓷偶的臉上閃爍著殘酷的笑意:“讓這座城池頃刻間成為灰燼,如何?”

  相思臉色立變蒼白。

  就仿佛他名字本身,這個白袍少年便是人世間那接踵而至的災劫,無法掙紮,無法擺脫。

  重劫蒼白的身影緩緩走下高台,逼迫得她一步步退後,他的聲音充滿譏嘲:

  “互市,多麽完美的建議。可惜太一廂情願。”

  他在相思麵前止步,冷冷看著她:“你以為隻是頑童的遊戲麽?明朝會不會答應?他們會不會坐看蒙古得到一切,更加強大?”

  相思心一沉。

  她霍然想到,這的確是個致命的問題。蒙古大明連年征戰,相互之間敵意極重,大明怎會同意與蒙古互市?大明占據中原,物產富庶,實在沒有什麽東西,是必須要從蒙古取得的!

  除了戰爭與殺戮。

  她麵色蒼白,感受到一陣絕望。為什麽,這個蒼白的惡魔,總能用幾句話就能讓人絕望?

  突然,一個淡淡的聲音道:“誰說互市不可能?”

  相思目光驟轉,就見到一雙熟悉的眸子,隱沒在一襲黑衣之下。

  “孟天成!”她忍不住失聲驚呼。

  孟天成並不看她,淡淡道:“我與別人不一樣,我若說殺時,就必定會殺!”

  赤眸如妖月,凜凜盯住重劫。

  刀已在握!

  重劫臉上閃過一陣怒容,似是忍不住要出手。但他看了相思一眼,躁動忽然停止。

  仿佛是想到了什麽得意的事一般,他蒼白的臉上慢慢聚起了一抹笑容,向著孟天成淺淺一躬:“你所求者,必能如願。”

  他起身,向著相思也鞠了一躬,他的笑容變得那麽謙和溫暖,似是在向一位故人告別:

  “你所求者,亦必能如願。”

  一陣冷霧飄來,他的身子就如幻影般消失在霧中。

  孟天成與相思同時都是一怔,不明白他的話語是什麽意思。

  孟天成對重劫的了解甚少,並不怎麽介懷。他走到相思身邊,道:“我將信送到華音閣,卻聽說閣主已不在閣中。我一路追尋消息,從京師到這裏,才知道閣主已見過你。”

  他頓了頓,道:“你放心,我必定助你令互市達成。”

  相思看著他,風霜露苦,他這三月想必也遭遇了許多故事,一時默默無言。

  這個素未平生的男子,就為了一句承諾,便遠走江湖,千裏獨行。

  助紂為虐,不顧大義……他一生不知背負多少惡名,但他胸中的俠義,又豈是那些妄發議論的正道中人所能及萬一的?

  相思無法說出自己的感激之情,隻得喃喃道:“你……你又有什麽辦法?”

  孟天成淡淡一笑,道:“京師有我一位故人,我想他還有這點權力。”

  相思一怔,看著孟天成那有點抑鬱的笑容,她忽然明白他所說的故人是誰了。

  吳越王。

  隻有吳越王才有說服嘉靖皇帝的影響力!

  但孟天成為了楊逸之,已同吳越王決裂,這件事天下共知,他又如何去說服吳越王?難道……

  她吃驚地看著孟天成。

  孟天成的笑容中有一絲苦澀。他這麽做,並不是要成全她,而隻因為,他亦以為這樣是對的。

  他這一生做過的錯事太多,如今若能助蒙漢兩族休息幹戈,也算一點補償吧。

  也補償給靜兒。補償她多年來所承受的指責,和她家族一門忠義的名望。

  他微笑道:“隻要你不忘了答應我的事。”

  相思皺起眉頭,一時間似乎有點疑惑。

  孟天成並不在意,依舊輕輕道:“你若得閑,記得去蜀中一趟,到浣花溪頭,看望我的妻子。”

  他望著天邊的浮雲,忽然無法說下去。

  要拜托另外一個人,去看望自己最心愛的人。他的心苦如茶。

  卻無法再入那個小小的院落,去聽那一聲簷鈴。

  隻能在心底,結一縷小院中的日光。無限惆悵。

  相思輕輕點了點頭。

  孟天成轉身向南而去:“多謝。”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