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章山川不為興亡改

  暮色徐徐垂落,終於籠罩了荒涼的原野。

  這是大青山脈下一方平原。這裏三麵環山,巍峨的山峰張開一扇弧形的屏障,阻斷了一切風霜嚴寒。屏障的另一麵,一條河流靜靜流淌,將這片平原與更廣闊的沃土隔絕開。

  山巒拱衛,平原就靜靜沉睡在蒼穹的懷抱中,遠離紅塵叨擾;河流滋養,上百種不知名的野花燦然盛開,將這片亙古寧靜的土地妝點成無邊花海。

  但一月來,這人間仙境已完全改變模樣。

  焦灰與血腥的氣息在空中彌散,暮色掩映中,錚錚敲擊聲,低沉的呻吟聲,沉悶的挖掘聲此起彼伏,不時夾雜著皮鞭撕裂皮肉的脆響,讓夜色也變得陰森可怖。

  一支支次第火把點亮,瞬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弧,沿著河岸蜿蜒開去,將那片土地照亮。

  幽微火光下,一群衣衫襤褸的人們,正在刀斧與皮鞭的催逼下,辛苦而麻木地勞作著。

  他們或艱難地舉起鐵錘,一下下鑿向巨大的石塊;或握著最簡陋的工具,在地上費力挖掘;或兩人一組,抬起一筐筐碎土,踉蹌前行。他們瞳孔顏色各異,似乎來自不同的民族,唯一相同的,是他們脖子上係著的繩索,和手臂上蛇形的烙印。

  大片的花海與沃土已完全消失,隻剩下土地燒灼後的裂隙,縱橫交布。裂隙中央圍拱著一方巨大的深坑,塵土滿身的人們還埋身其中,不住挖掘。不知要挖到多廣,也不知要挖到多深,仿佛要將這塊平原整個掘穿。

  深坑旁邊,已經建起了一座巨大的高台。高台完全由十人多高的漢白玉巨石砌成,斧鑿成巨大的天之階,伸向蒼茫的天際。

  重劫跪倒在潔白的石階上。

  他一手撫在胸前,虔誠宛如這片大地,恭順地臣服在高遠的夜幕之下。

  那是浩瀚的蒼穹,是時空盡頭的永恒之處,是傳說中神明的棲息之地。

  他每在石階上踏上一步,便深深跪拜一次,每一次跪拜的姿勢都略有不同,象征著不同的供奉與虔誠。那是千萬年傳承下來的,隻有寥寥幾個人才懂得的上古之禮,傳說那是非天族裔跪拜永恒的神衹——梵天時所用的禮節。

  他緩緩抬頭,眸子幾乎同腳下的石階一樣蒼白。

  階梯盡頭,那麵巨大的亡靈之旗正臨風飛舞。墨黑色的旗幟在夜風中張開無盡陰霾,仿佛九重天外的夜色都在此刻崩塌,碎浪般傾瀉下來,將整個大地覆蓋。

  然而,即使是如此深邃的黑暗,仍無法包裹一個清明如月的影子。

  一襲長長的白衣,漠然危坐在亡靈之旗下。

  楊逸之。

  他臉上依舊沒有任何表情,衣衫從台階的盡頭垂下,仿佛一汪淺淺溪流,同夜空中的迷霧交織在一起,在亡靈旗幟下輕輕浮動。

  這便是黑夜中唯一的皓潔,卻是那麽的孤獨,悲傷。

  重劫終於來到了階梯的盡頭。

  他抬頭,注視著高台頂端的楊逸之,嘴角挑起一抹微笑。他並沒有急於完成最後一次叩拜,而是回頭俯瞰那片被火光照亮的大地。

  那些日夜勞作的人們,此刻顯得那麽渺小,就像一隻隻火光下的螻蟻,在皮鞭與刀斧的催逼下,苦苦掙紮。有人忍不住發出痛苦的呻吟,卻立即被無情的皮鞭撕開血肉,另一些人再也無法承受肩頭的重量,剛一鬆手,就立即被巨石壓倒,吐出汙濁的血。

  穢血在暗紅的土地上濺開,屍體被迅速拖走,拋棄在河水中,瞬間就被湍急的河水帶走,沒有了蹤跡。

  重劫微笑著看著這一切,眼中沒有絲毫憐憫。

  在他看來,世間一切之人,都是螻蟻。

  這些苦工,全部來自於那些歸順的部落。在蒙古大軍的武力催逼下,他們燒毀了自己信仰的神明,殺掉所有僧侶和不肯屈服的親人,卻仍然躲不過滅亡的命運。

  既然宣誓效忠梵天,就必須奉獻出自己的一切。

  力量、健康、血肉、生命。

  重劫滿意地看著台階下那片巨大的深坑。

  這便是地基。

  三連城的地基。隻有根基足夠深,深到洞穿地脈,才能修造出永恒不破的都城。

  笑容,浮現在重劫通透的眼底。他收回目光,重新跪倒在楊逸之腳下,久久伏拜,仿佛要用自己的身體,溫暖他腳下冰冷的石階。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抬起頭,注視著楊逸之:

  “我的供奉,你滿意麽?”

  楊逸之不答。

  重劫伸手,輕柔而虔誠地拾起身前的一抹白色——那是楊逸之垂在王座旁的手。

  這隻手宛如白玉一般,呈現出月光般至純顏色,卻在手腕上,鏤刻著一縷格格不入的傷痕,蜿蜒如蛇,深可見骨。

  重劫垂下頭,將那隻手握住,輕輕放在自己唇邊。蛇形傷痕在月色下透出詭異的微光,返照在重劫蒼白的麵具上。

  他低聲道:“看,這是我為你修建的都城,永恒不滅。”

  他霍然抬頭,那一刻,他臉上的微笑褪去了惡魔的譏誚與殘刻,顯得如此純粹,仿佛隻是一個等待別人判決的孩子:

  “喜歡麽?”

  楊逸之寂寂無言,他已消解了人類所有的喜怒哀樂,仿佛一片自天地初生時綻放的蓮蕊,一塵不染。

  一如他曾經對第一代的非天之王所說的那句話:

  ——孩子,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麽是永恒的。

  他的目光,帶著神明的洞悉,穿透了輝煌與榮耀的誕生,看到了破敗與頹廢的滅亡。

  是的,這世界上,沒有什麽是永恒的。即便是神,也會天人五衰,再入輪回。所以,他靜默無語,不因此而喜,亦不因此而悲。

  良久沒有等到回答,重劫抬起頭,若有所悟:“哦,我忘了,你還是神。”袍袖揮動,高台之上,忽然出現了七隻陶罐。

  每一隻陶罐上都雕了一隻眸子。或漆黑、或火紅、或碧綠的眸子,都由最通透的寶石鑲嵌而成,在微淡的星輝下,閃著詭異的光芒。

  重劫伸手,揭開一隻陶罐。一隻黑色的三角形蛇頭立即暴起,竄出陶罐三尺多高。它額頭上突起一寸餘長的肉冠,點染著金色的斑紋。原本的眼珠已被剜去,隻剩下兩個詭異的空洞,在遍體金斑的映襯下,透出魔神般的恐怖。

  在傳說中,它被稱為“妖夜的惡魔”。

  但麵對著重劫,它的凶惡卻全都化為了戰栗,它瑟縮著,想縮回陶罐中,卻又不敢躲閃重劫伸過來的手,被他一把拎起,將毒牙湊在裸露的手臂上。

  毒蛇猛地蜷起,一口咬住了重劫的手腕。

  他潔白到幾乎通透的肌膚,立即被一股漆黑的蛇毒汙染,蛇毒沿著他的血脈,急速地擴張著,直指心室。

  重劫仿佛被一柄巨大的虛無之刃斬中,驟然躬下身去,不住顫抖。

  他另一隻手用力扼住自己的咽喉,似乎隻有這樣,才能緩解所受的痛苦。但那痛苦自他的靈魂深處衝出,完全不可抵抗,頃刻之間,他蒼白的衣衫已完全濡濕。

  良久,他的臉色漸漸恢複了平靜。那條漆黑的蛇也仿佛被抽幹了所有了力氣,啪嗒一聲掉在台上,委靡不振地慢慢遊回了罐中。

  重劫喘息幾口,慢慢揭開了第二隻陶罐。

  每一隻陶罐中棲息著一隻從地獄深處潛來的惡魔,每一隻陶罐代表著眾生所犯下與正在承受著的一種罪行,每一隻陶罐便是非天之王苦行時許下的大誓願。

  我將在眾生之苦上履行,眾生所受之苦,我皆承受。

  終於,地獄中的七條惡魔一一在他手腕上印下猙獰的傷痕,重劫的生命幾乎已完全枯敗,銀白色的長發也化為一團灰堊。

  但他的眼中透出一絲微笑,因為他可以敬奉神衹了。

  他小心翼翼地拉起楊逸之的手腕,宛如妖夜的惡魔一般,用牙齒在蛇形的傷痕上咬開一個小小的口子。

  鮮血溢流而出,宛如朝霞,橫抹在東天的青紫之上。

  重劫用破碎的手腕壓上楊逸之的傷口。脈搏躍動,烏黑的血液從他腕中急湧而出,灌入楊逸之的體內,立即融化無痕。

  楊逸之如蒙電擊。

  神明般的平靜與尊嚴自他身上消褪,他也和重劫一樣,痛苦地躬下身子,瑟縮在寬大的白袍中。

  荒原上的夜風倏然強勁起來,將他的束發吹散。漆黑的長發在空中獵獵飄揚,與那麵亡靈旗幟融為一體,不分彼此。

  此刻,他已不再是神衹,而是一個承受著非天之王一樣痛苦的凡人。

  在點點星光之下,蒼天折射出灰燼般的顏色,似乎也在哀悼神衹的痛苦。

  重劫笑了。

  這是他的供奉。七重惡魔之蛇的血,能造就一位神衹,也能歸化一個凡人。

  於是,神衹的力量褪去,這具肉體又暫時歸於楊逸之,那個充滿悲憫的男子。

  梵天的祝福已經出現,重劫本不需要再承受這種苦行,但他卻仍不惜用自己的血液來飼養七種惡魔之詛咒,隻為了在他願意的時候,讓楊逸之重回到這個世上。

  隻有一刻鍾的時間,楊逸之能保持清醒的神識。

  一刻鍾,足夠他看清楚這個世界上所有的苦難。

  也看清,他為他所作的一切。

  重劫喜歡看到楊逸之此刻的表情,每次他製造出偉大的苦難時,他都不惜承受刻骨的劇痛,用苦行的力量,將楊逸之的靈魂喚醒。

  他喜歡看到這個人,悲憫卻無能為力。

  楊逸之緩緩自白袍中抬起頭,狂風將亂發吹散在他臉上,讓他看去虛弱而悲傷,一如孤獨懸在天際的那抹月痕。他的目光越過蒼茫的夜色,搜尋著在深夜中掙紮勞作的人影。

  重劫在他身前跪了下來,捧起他垂在地上的衣袖,虔誠親吻。

  他的聲音溫柔而殘忍:“看到了麽,這就是你的力量。”

  “你的信仰者,用他們的虔誠建造一座永恒之都,來敬奉你。”

  楊逸之身軀劇烈地顫抖了一下。

  這一切的根源,原來是他麽?

  在他沉睡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麽?

  他緩緩閉上眼睛,不忍再看一眼。

  重劫的微笑更加生動,這便是他虔誠苦行的結果,連神衹都無法改變。

  他突然起身,揮手,將那麵飛揚的黑色旗幟摘下,輕輕捧在楊逸之麵前:

  “這就是我為你準備的世界。”

  蒼白的手指沿著旗幟的紋路緩緩勾動,一點點描繪出無限廣大的版圖:“凡被鮮血染紅處,就是我為你征服的土地。”

  “所有的人,都將用鮮血與穢土來供奉你,供奉天地間唯一的神明。”

  楊逸之的目光有些生澀,遲疑地打量著重劫手中的旗幟。

  漸漸的,他辨認出那些圖案代表的疆土。

  ——長城以北,幾乎都已化為一片血色!

  他的眉頭不禁緊緊蹙起,難道,在他沉睡的這段時間內,世界已經崩壞如斯了麽?

  重劫笑了,手指向西移動,驟然停駐在一個還未被血色沾染的點上。

  這是北方一片血色海洋包圍中,唯一的孤島。而這一點卻又是那麽的不顯眼,若不是刻意指出,誰也不會留意它的存在。

  “這是我們在北方的最後一站征程。達爾城。”

  他長長的指甲在旗幟上輕輕叩擊:“達爾城,大地盡頭的一座小城。它之後,便是無盡的沙漠。這座城是斡良部落的聚居地,地勢雖偏僻,卻因為出產一種礦藏,變得極為富裕。城中居民有五千三百餘人,皆信仰拜火教,在此生息已久,與蒙、藏、漢及西域各族貿易,已有百年未遭受過戰火的侵襲。達爾城居民安居樂業,豐衣足食。”

  他深深注目楊逸之:

  “七日後,五千三百餘條生命,將承受梵天的震怒。”

  “也就是你的震怒。”

  楊逸之凝視那張血痕斑駁的地圖,一時無言。

  重劫的手繼續向下,將折疊的地圖展開:“之後,北方就已統一。短暫的休憩後,我們的大軍將揮師南進。”

  他的手指越過地圖上的長城,寸寸撫過明朝的版圖:“那是你來的地方。”

  “這一次,數千年不滅的偉大民族,輝耀東方的璀璨文明,億萬人生息的豐饒家園……都將跪拜在你腳下。”

  馬鬃編織的旗幟在他的撫摩下,發出刺耳的響聲。

  ——這就是我為你準備的世界。

  夜色,更加深沉,亡靈之旗的陰霾下,重劫抬頭微笑,一字字道:“你,喜歡麽?”

  他依舊保持著跪拜的姿態,耐心等待著,等著玩賞他的痛苦,他的憤怒。

  楊逸之久久無言,隻發出一聲蒼涼的長歎。那歎息之聲,卻也無法從寂寞的高台傳下去,傳到這片正在承受苦難的大地上。

  他眼中的神光漸漸黯淡,似乎在短暫清醒後,又要淪入神的掌控。

  “又要沉睡了麽?”重劫索然起身,臉上帶著意猶未盡的憾然。他伸出手,似乎要觸摸眼前這飽受摧殘的麵容。

  那不是神明冰冷的容顏,而具有著人的溫暖,人的喜怒哀樂。

  重劫久久凝望著他,輕輕歎息:“說吧,說你的願望。”

  楊逸之正在渙散的目光中,透出一絲錯愕。

  重劫看著他,嘴角挑起,牽扯出譏嘲的笑意:“我應該感謝你,不是麽?”

  笑容緩緩沉淪,在他眸子伸出凝結成兩柄殘忍的尖刀:“正因為有了你,我們的軍隊才能屠城滅國,戰無不勝。”

  “是你,在塗滿鮮血與穢土的旗幟上,印下祝福。”

  “是你,讓世界化為戰場,骸骨支天,血流成河。”

  楊逸之猝然合眼,這些話讓他感到了錐心的刺痛,無法承受,卻也無法擺脫,隻能任它一字字,在心中劃出深深的血痕。

  重劫細細玩賞著他的痛苦,得意地道:“所以,為了表彰你的功績,在你淪入沉睡前,允許你說出一個願望。”

  “若這個願望讓我感到有趣,我就答應你。”

  楊逸之垂下頭,輕輕喘息,他的身體在夜風中不住顫抖,掙紮著讓自己保持片刻的清醒。

  突然,他一把握住重劫的手,艱難地抬起頭,一字字道:

  “我要見她。”

  重劫一怔,似乎還未他話中的涵義。片刻之後,更多的錯愕在他臉上浮現:“你要見她?”

  楊逸之艱難地點了點頭。

  嫉妒、怨怒、不甘宛如澄潭中的波瀾,從重劫眼底深處一閃而過,一點點化為尖銳的譏誚。

  他輕輕推開楊逸之,淡淡道:“你會見到她的,當你再度蘇醒時。”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