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五十二章 天機

  這一年的嚴冬,隻是異常地寒冷。過了翌年初,大雪仍然是不間斷的紛飛。

  不久,太宗接到當今督察院的禦史何孝陽親呈過來的一份絕密奏折。

  太宗讀罷這封奏折,他一時就氣得肝膽欲裂,哀然地叫道:“天欲絕我!”

  話音未落,太宗的整個身軀,就頹然無力地倒垂在禦座上。

  內侍忙近前,隻見太宗麵如土灰,神情頹然,猶如大病一般。

  內侍便忙將太宗扶起,驚惶地連呼叫道:“陛下!陛下!”

  太宗這時才慢悠悠地醒轉過來,一時,他又氣又恨,連連對內侍道:“快!快讓這上折子的人,親來見朕!這件事情如果屬實,那個人不免萬死,公主手下的人,朕一個也難饒!”

  這個內侍忙就答應去了。

  原來,長安南郊的這座會昌寺係前朝王公貴族舍巨大的舊別業改造而成,故該宅原本便典雅幽邃,深不可測。後又經大手筆改造為佛門寺院後,使其屋宇、庭園、佛塔看來更加幽幻神秘,加上城內會昌寺常將其內兩件絕世法寶放在這邊供養,便讓那等心懷叵測之心的盜徒時時心動,自以為新會昌寺寺內也含有許多的稀世珍寶。

  特別是會昌寺寺院外的井市裏有一班品行低下無聊的人打下一番豪賭,如果搬不動那一座價值連城的玉佛出來,起碼也定要將那一幅人傳是晉時大家顧愷之所繪的《白蓮觀音圖》盜取出來。

  一日,果真有一個膽大的盜徒,鋌而走險,就從後院的矮牆,翻入會昌寺的園中來。

  誰知這寺院麵積闊大,其內裏的路徑又複雜,那盜徒東走西竄半日,也摸不到寺裏存放這些法寶的頭緒。

  這也是辯機命中該遭此大劫,這盜徒最後就奔寺中最顯眼的建築藏經樓而來。

  這盜徒到藏經樓轉了一圈,見裏麵隻不過是羅列滿滿的經籍書翰而已,無物可拿。他就又轉到經樓下一個房間。

  這盜徒碰巧又見這個房間的門沒有怎麽上緊鎖,他就破門而入。

  這盜徒見其內一個角落有一二件行李堆放一旁,其中一個小舊木篋內有一黑布包小巧特別,他也沒有打開來看看,便順手牽羊而去。

  賊盜一出了會昌寺的大門不久,便遇見兵士巡防。

  這些巡城兵士在灰暗的暮色中,見這盜徒的行跡十分可疑,就將他拿住了,又帶他去見官。

  這一日巡城郊的值日將領,又恰是原來是專門保管從西域送來貢品的官員,因近期他犯有酗酒失職之過,便被貶到這裏負責城間保安。

  因這人曾見過這隻天下唯一奇特的、人稱有價值連城的金寶也難換的神枕,聽說當今天子特將此物賜給高陽公主,現在這隻玉枕怎會又到了佛門裏的寺院裏去了呢?這不能不讓人感到蹊蹺萬分。

  這值日將領審了盜賊在何時、何地盜得此物後,便忙將此事,直接向督察院的禦史何孝陽稟報了。

  督察禦史何孝陽聽了此事,不覺暗下一驚,沉吟半晌,不動聲色地捏須道:“本朝素來就有‘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好名聲,現居然出現有偷東西偷到寺院這種神聖之所的盜賊,如果此事傳出去,實在是太有損我朝的名聲,故本官對此事定是要嚴查到底的!”

  說罷,何孝陽便一麵吩咐那值日將領要嚴格保密,待事情查清楚後再說,一麵將他打發出去了。

  這何孝陽暗自裏也深覺此事非同小可,說不定這會是一件涉及皇家、相府與佛門這三家體麵的大事。就算這其中當真有什麽重大隱情,不小心被張揚出去,自己烏紗帽不保是小事,恐怕還有性命之憂。

  何孝陽思前想後,便將自己一個心思極為正縝密的心腹,姓沈、名文絡的人喚入府中來。

  何孝陽將此事對沈文絡說畢,這沈文絡也吃驚不小。

  半晌,沈文絡才對何孝陽道:“禦史大人,這件事不僅蹊蹺,而且也很是棘手難辦。”

  何孝陽也點頭,道:“正是!為官一場,決定我們榮辱與沉浮的,無非在一個‘慎’字。這件事情在還沒有查辦清楚之前,萬萬不可張揚出去。你先去會昌寺打聽一下,這個行李究竟係何人的。如果證據確鑿,這人不免萬死。如果並無此事,就不要胡亂牽扯於人,以免你我性命難以保全。待你仔細查清楚了,我便親自給陛下單獨上一則密折去,好歹由陛下自己去定奪。”

  沈文絡答應了。

  這一日大清晨,沈文絡先派遣幾個從人去了一趟城外的會昌寺,悄悄打聽到了失盜行李的有關情況。

  原來,會昌寺藏經樓內失劫,寺裏的一些人也是知道了。

  隻是寺裏的人並不知道所丟失的是什麽東西,後來寺裏眾人上下左右又查了一遍,發現除了見辯機所存放行李的藏經樓下的側室門戶大開以外,又見他的其他行李與書籍等仿佛都還整齊地放置那間屋子的一個角落裏,而且整個會昌寺寺院裏並沒有損失其他什麽重大物件,就也不十分在意了。

  當沈文絡派遣的人進會昌寺來暗下打聽時,寺裏的人說,好像除了到城中修德坊弘福寺譯經的青年辯機法師所存放行李的藏經樓下的側室門戶被撬開外,餘下也沒有丟失什麽東西了。至於辯機法師丟失什麽東西沒有,也隻有等他本人從弘福寺那邊回來後才知曉。

  沈文絡為人與做事都是極其謹慎,他聽了這些話後,還是不放心那些人所聽到的話,他親自又去提審那盜徒一回後,然後自己便又帶了其中一個從人,裝扮成尋常香客,冒雪直接到城外會昌寺去了。

  不想到了會昌寺內,沈文絡他們正碰見辯機走出來,碰巧這時有寺裏的人看見辯機從弘福寺譯經回來,就很歡喜地遠遠的跟他大聲地打了一個招呼。

  沈文絡的那個從人聽見了,忙一推沈文絡,小聲道:“大人!原來他就是辯機,被偷的東西就是他的。聽這寺裏人說,此人才華實在了得,便是陛下,也還要親自閱讀他寫的書呢。”

  沈文絡一抬頭,遠遠地就看見一修眉清目、氣質卓爾的青年僧人走來。又見他神情嚴峻、行色匆匆地走了過去。

  沈文絡看罷,也不禁暗自讚歎道:“好一個人材!即便就是以一個男子之眼來看此人,也是無有可挑剔之處了,更兼其才華了得,故看來這隻神枕還真是大有些來曆。”

  想畢,沈文絡就對那個從人說道:“我們快去,明日一早再來。”說罷,二人匆忙離去。

  沈文絡從會昌寺回來,便立刻向禦史何孝陽稟報自己的所見所聞。

  何孝陽聽罷,就立即又親自上了一道緊急的密奏入宮。

  事隔不久,就從宮裏傳來一密旨給何孝陽禦史。

  何孝陽就立即會見了沈文絡,然後,對他說道:“陛下現在又已傳來一道緊急密旨,如果此事屬實,不需會審,要立即將牽案的人員,全部秘密處死。我現在隻是躊躇,如何才能將這一件事情,辦理得是滴水不漏。”

  沈文絡思前想後,才對何孝陽說道:“我這裏有一計,叫著:‘蟑螂捕蟬,黃雀在後’。禦史大人,我保證能將這樁事情做得是人不知、鬼不覺的。”

  說罷,沈文絡便將自己的謀劃說了一遍。

  何孝陽聽罷沈文絡的計謀,默思半晌,才首肯下來。

  第二日一大早,沈文絡便率領四五個心腹之人裝扮成香客模樣,就直接去城外的會昌寺了。

  一日,辯機在弘福寺藏經樓遇見的玄度師兄,他說會昌寺如高慧、行輝等諸師很是惦記他,望他得空回去一趟。

  正好這時玄奘法師他們開始籌劃要逐漸搬移弘福寺的器物到新建大慈恩寺去繼續翻譯佛經。一時,他們就將手中的譯事暫時告了一個段落。

  辯機想,自己則可以借此機回會昌寺一趟,一是可取自己存放在那寺藏經樓下的側室中的行李,二是拜訪高慧諸師。

  於是,辯機從弘福寺就為會昌寺的藏經樓中借了兩部那裏還沒有收藏的佛經後,自己就回城南郊的會昌寺去了。

  隻是辯機一回到會昌寺後不久,他卻在無意中,知道自己丟失了何物。

  一時,辯機不覺麵色慘白,心情沉痛,仰頭在床榻,隨手將桌上一本打開的經本倒扣在臉上,一任清淚空灑。

  半晌,辯機暗問道:“為什麽還要灑淚,哀痛至深?為什麽此事就偏偏發生在此時?這就是天意,我已是在劫難逃!”

  想罷,辯機不顧外麵朔風的寒烈,忙踏雪出門而去。

  正是:不知落得幾多雪,作盡北風無限聲。

  
更多

編輯推薦

1博弈春秋人物正...
2春秋戰國時期社...
3俄羅斯曆史與文...
4正說明朝十八臣...
5中國式的發明家...
6西安事變實錄
7漢武大帝
8詠歎中國曆代帝...
9紅牆檔案(二)...
10紅牆檔案(三)...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紅牆檔案(四)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紅牆檔案(一)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菊花與刀:日本文化諸模式

    作者:美 魯斯·本尼迪克特  

    紀實傳記 【已完結】

    作者運用文化人類學研究方法對日本民族精神、文化基礎、社會製度和日本人性格特征等進行分析,並剖析以上因...

  • 目擊天安門-(二)

    作者:韓泰倫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選擇了中國政治變遷的聚焦點--天安門這一獨特的視角,完整係統地記述了天安門曆經的滄桑巨變,挖掘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