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1

  這部短篇小說集共十二篇作品,簡要介紹如下。

  《酒後》雖不是淩叔華的處女作,但是她的成名作。一九二五年一月發表在《現代評論》第一卷第五期上。

  這篇不足四千字的短劇,似一場獨幕劇,以白描手法,極具象征意義地寫出了一代人追求靈魂自由的哀歌。

  小說一開篇便推出青年夫婦在客廳的場景:夜深客散了,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因醉酒酣睡在大椅子上。女主人哀歎:“他的家庭也真沒味,他真可憐。”而這個家庭的男主人公卻在幸福的環境中“醉了”。

  “采苕。我也醉了。”

  “你不是說你沒喝多少酒嗎?”女子微笑說。

  “我不是酒醉。我是被這些環境弄醉了。……我的眼,鼻,耳——靈魂都醉了……我的心更醉了——你摸摸它跳的多麽快!”他說著便靠緊采苕那邊坐。

  采苕似笑非笑的看一看他,隨後卻望著那睡倒的人。說:

  “你還不認賬喝醉了呢。你聽聽你自己把那些耳,鼻,口,目,靈魂,心等等字眼全數的搬出來了。隻是你的臉不像子儀那樣紅,他今天可真醉了。”

  男子似乎沒聽見他的妻子說什麽,仍舊眯著醉眼,拉著她的手說:

  “親愛的,叫我怎樣能不整個人醉起來呢?如此人兒,如此良宵,如此幽美的屋子,都讓我享到!……”

  男主人公永璋喋喋不休地讚美著妻子采苕,采苕都有些厭了,幹脆做出聽而不聞的樣子。永璋說,大後天便是新年了,一定給妻子買一樣東西。然而,妻子卻望著那邊睡倒的子儀,欣賞著他的儀容。接下來,淩叔華依然用人物對話的手法,把故事推向出人意料的境地。

  “我什麽也不要,我隻要你答應我一樣東西……隻要一秒鍾。”

  “請快點說,”永璋高興的說:“我的東西都是你的一樣。別說一秒鍾,千萬年都可以的。”

  “我要——我有些不好意思說。”

  “不要緊。”

  “他……”

  “他不醒的,你放心說罷。”

  “我,我隻想吻一吻他的臉,你許不許?”

  妻子終於說出了她的要求,並說他處在一個很不如意的家庭,我是可憐他。他這樣一個高尚優美的人,沒有人會憐愛他,真是憾事。在妻子的再三要求下,永璋終於答應了她的要求。

  小說最後一幕寫道,她站起來走了兩步,然後又拉丈夫陪她一起去。永璋勸她自己去,陪了你去,便是對你不信任。采苕一直在心跳,越走近子儀,她的心越跳得厲害,然後三步並兩步又走回到丈夫身邊,低頭坐下。永璋問她為什麽,妻子說:“沒什麽。我不要Kiss他了。”

  故事到此結束。

  淩叔華在《酒後》這篇小說中,把吻與不吻推向了故事的峰巔,她讓我們看到,一代人追求靈魂自由的不易與尷尬。

  小說還以哲學的思考。反襯出永璋的幸福和子儀的不幸福。子儀一直睡在那個溫柔鄉的客廳裏,到故事結束他也沒有醒來,仿佛在故事中他隻是一件道具。然而他的不幸,卻負載著家庭和社會的巨大重荷。

  這篇小說一經發表,就受到讀者普遍好評,還被翻譯介紹到日本。劇作家丁西林還改成了獨幕劇。究其原因,是針砭了當時的社會現實,並寫出了它的深意,因而引起同輩作家和文化界的關注,成為淩叔華的成名作。

  《繡枕》這篇小說並沒有多少曲折的故事,全篇僅由兩個平行的場麵組成,然而,它那富有象征意義的情節,卻給我們編織了一個帶有絕妙諷刺意味的故事。

  這篇小說全文不到三千字,最初發表在《現代評論》第一卷第十五期上。

  小說開篇便是大小姐正在低頭繡一個靠墊,此時天氣悶熱,張媽站在背後給她打扇子,她不住地用手巾擦汗。張媽勸大小姐休息一會兒,她說老爺說了,必得明天十二點前給他送去。

  張媽說:“哼,這一對靠枕兒送到總長那裏,大家看了,別提有多少人來說親呢。門也得擠破了。……聽說白總長的二少爺二十多歲還沒有找到合適的親事。唔,我懂得老爺的意思了,上回算命的告訴太太今年你有紅鸞星照命主……”

  “張媽,少胡扯吧。”大小姐停針打住說,她的臉上微微紅暈起來。

  此時張媽的女兒進來說,昨兒四嫂子說大小姐繡了一對靠墊,已經繡了半年啦,光那隻鳥就用了三四十種線,問媽看行不行。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