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九章 我兒信不信

  蕭和我的感情好,自從我管了她媽叫媽,她就和我約法三章:一不能抽煙,二不能喝酒,三不能在外麵耍流氓。前兩條我都依了她,就是第三條實在有違我的天性。我和她商量能不能允許我偶爾也不經常地秘密地不過度地犯幾次戒,至少在她去上海醫大讀博的有效期內允許我放縱出軌。她先抽我倆嘴巴,然後罵我:“你風流成性啊你!在大學時就瘋,現在都快當爹了還瘋!”我很倔強,嘟噥一句:“多新鮮啊,我又不是閹驢!禁欲三年誰受得了啊。”於是,媳婦就對我軟硬兼施,恩威並用,連哄帶騙,連抓帶撓……唉,女人啊女人,我要不是看在她肯定給我生兒子的份上,我就——TMD,我話還沒說完,臉上又五個大紅手印。她還威脅我說:“你要趁我不在家敢在外頭沾花惹草招貓理狗,我就在這裏(手裏拿著我大學時的畢業合影照)隨便挑個人、嫁了!”我一著急,胡說道:“您別介啊,我班男生歪瓜裂棗太多,你恐怕找不到比我更合適的人選。”蕭指著照片上站在我旁邊的史雖說:“好歹就他啦!”我一看驚出一身冷汗,忙說:“人家已經名花有主了,感情好著呢,三、五十年都離不了。”媳婦的一句話差點兒沒讓我背過氣去——“那我就等到他們離了為止!”——我暈,暈,暈,吐血!

  我和蕭為防止夜長夢多,決定今年八月份進行一次“精心設計”的大“性運動”,這樣的話我們明年五月份下旬就會有個孩子(肯定是男孩)。史雖和弟妹小曹也抓緊時間,共同努力,生個女孩(肯定是女孩)。這樣我兒子和他姑娘就能定個娃娃親,我們哥倆就親上加親,成了親家了哈!等我們的兒女漸漸長大後,史雖作為老丈人可以教我兒子炒股票,我這個做公公的教他女兒寫文章,這就叫優勢互補!

  我兒子出生於明年的五月下旬,他不姓王,姓“信”,名“不信”。2008年我給他舉行了一場盛大的生日party,許多大學同學應邀而來。

  我對正在玩遊戲機的兒子說:“不信啊,別貪玩了,快去叫你強哥來吃飯!”

  兒子說:“您說的是哪個強哥啊?任自強、嶽誌強、史強還是羅立強啊?”

  我說:“羅嗦,一塊都叫來!”

  兒子說:“我說偉哥啊,您就別和蕭姐忙活啦,不就是過個生日嘛,至於讓那麽多人給我拜壽嗎?”

  孩他媽此時發話了:“瞧你養的好兒子,和你當年一個德行,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人家是來京看奧運會的,給你小屁孩過哪門子生日?”

  兒子聽後撅起小嘴唱了起來:“東方紅,太陽升,誓死不練發論功……”

  一

  我兒子名叫信不信,小名“小莊”;史雖的女兒叫史苔龍,綽號“小龍女”,蘭心蕙質,冰雪聰明,人見人愛。小莊和小龍女從小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兩個孩子經常在我別墅後麵的花園裏玩,這裏是他們幸福童年的伊甸園。

  小莊對小龍女說:我們還玩過家家吧,我做爸爸,你做媽媽。

  小龍女說:好耶!

  小莊問:你愛我嗎?

  小龍女答:愛!

  小莊說:那我們就結婚吧!

  小龍女嚷:可是我才六歲耶!

  小莊說:可是我已經七歲半了啊,媽媽說我是大孩子啦,要找媳婦的啦!

  小龍女說:我現在還不能做你媳婦,再等等吧。

  小莊問:還要等多長時間啊?

  小龍女答:十六年。在這十六年裏,我要練成莊酷大師(也就是你爸)教給我的“四大名捕”作文心法——鐵手、無情、冷血、勾魂。

  小莊說:我也要在這漫長的十六年等待中,學會孬孬帥哥(也就是你爸)教我的“安然淆混漲”的炒股絕技,賺好多好多的錢,娶你過門。

  小龍女問:你覺得“安然淆混漲”一定能幫你賺到好多好多的錢嗎?

  小莊自信地說:那當然,你爸跟我爸上大學那前兒就開始股海揚帆了,我相信他老人家的“安然淆混漲”一定是威震股市的必殺秘笈!隻要按他的告誡,積極地買賣A股、B股,堅決不買P股就可以穩賺!

  小龍女若有所思地說:嗯,有點像你爸告訴我的“寫天,寫地,不寫情”,就能成就曠世奇文。讓我們一起為我們的未來共同努力吧!

  小莊盯著小龍女淚盈盈的雙眸,激動地說:如果世界會變小,如果時間會變老,我們的誓言也將永遠不變!

  小龍女望著小莊明晃晃的眼睛,深情地說:海可枯,石可爛,山無陵,秋水為竭,冬雷陣陣,夏雨雪,乃敢與君絕。

  小莊和小龍女一起說:我(你)是磐石,你(我)是蘆葦。蒲草韌如絲,磐石無轉移。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二

  孩子們的媽媽在別墅裏透過窗戶看到小莊和小龍女在信誓旦旦地拉鉤鉤,不明其理。

  史苔龍的媽媽小曹說:孩子們不會出什麽事吧?

  信不信的媽媽小蕭說:不會,兩個六、七歲的毛孩子能出什麽事!

  小曹說:不見得吧,你家小莊可不是省油的燈,聽史雖說挺像當年的四哥。

  小蕭睜大眼睛:哦?他七叔說你四哥當年啥樣?

  小曹撇撇嘴:聽俺那口子說,當年四哥與他們班十二個女生都有很纏綿的故事情節,結果他最後出人意料地選擇了第十三個女孩,也就是你,四嫂。

  小蕭笑了:那我豈不成猶大第二了,嗬嗬。你瞧你四哥那小樣,有那麽大魅力?文人瞎編濫造的故事你也信?再說了,我諒他就是有那個色心也沒那個賊膽啊!

  小蕭一邊說一邊歡快地打著毛衣。

  小曹也笑了:可不是咋地,我讀了四哥寫的《農園十二玫瑰》也犯疑惑,一猜就是四哥用了言過其實的誇張修辭格!

  小蕭得意地說:那叫臆想未來表現主義手法,按我們醫學界的說法,跟間歇性精神病沒什麽兩樣!哈哈哈……

  兩個女人惡毒地大笑起來。

  正在這時,風吹了進來,傳來小莊和小龍女朗朗的兒歌聲——

  我爸沒有你爸帥

  你爸不如我爸乖

  帥爸沒有乖爸菜

  乖爸不比帥爸呆

  你爸呆來你媽愛

  我爸菜來我媽踹

  三

  我和史雖在花園裏散步閑談。

  史雖埋怨我:你是怎麽教我女兒苔龍學文學的?你看看她幫你寫的請帖(給小莊過生日的請柬),竟是錯別字!

  我接過史雖手裏的請帖,看到——“茲定於2008年5月24日給妄為四大爺的寶貝兒子信不信哥哥慶祝五周歲華誕,公請胃濕蜂、食粒蜂、亡蜂等四大爺的同床穴友蒞臨北京。屆時,裝哭的初戀情人流經阿姨也會光臨嚐精齋。正是高朋滿做,碰鼻生灰!此致敬禮,苔龍學筆。”

  不看則已,一看我的臉青一下白一下,紅一下紫一下,黑一下綠一下。

  我忙向史雖解釋:他七叔,是這樣,你聽我說,我是教過苔龍利用諧音一語雙關製造幽默效果,沒想到他理解得不好,活學活用但錯用了場合。你看這話是怎麽說的,一點兒也不幽默,簡直太…太不像話了!

  史雖眯縫著眼睛冷笑:是你教我女兒故意寫錯字卻已產生“奇妙驚人”的、非姨所思的藝術效果!這就是你所謂的另類寫作嗎?這不是誤人子弟嗎!

  我無言以對,悵惘地將目光投向遠處。

  我發現我兒子和他女兒正淚汪汪地注視對方,就借機轉換話題:信不信肯定又欺負史苔龍了,等我過去揍這臭小子!

  我疾步走近小莊和小龍女,聽到了他們的談話——

  你知道爸爸和媽媽互相咬嘴唇是什麽意思嗎?

  聽我媽說,那叫愛情。

  那,你能愛情我一下嗎?

  好吧,那你得閉上眼,不許看!

  (小莊聽話地閉上眼睛,撅起了小嘴。)

  “啵!”小龍女迅速地親了小莊一下,轉身跑了。

  小莊在後麵邊追邊喊:你別跑啊小龍女,再多愛情我幾次吧!

  “嘭!”小莊跑著不留神撞在了我懷裏,抬頭瞟了我一眼,不高興地說:爸,怎麽是你啊?快躲開,別礙事!——小龍女,再愛情我一次吧!

  午後的陽光沐浴著嫩綠的草坪,兩個天真可愛的孩子在花草之間嬉戲,追逐。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