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四章 死於愛之病

  上:姊篇攜帶者

  親愛的陳波,你好!我要嚴肅地跟你說件事,希望你能同意!我打算五一騎自行車去趟法國,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接待我?你領我去看看風情萬種的法國名模就行,順便走訪巴爾紮克和薩特兩位前輩的故居,雖說文人相輕,但我還是崇拜這二位文學巨擘的。對了,據說法國離巴黎不遠,方便的話你也領我去Paries瞅瞅,回來後也有的吹、有的寫了。當然,回國時要帶點香水、時裝什麽的,好送給袁淑燕、張慶他們。不過,我必須這周內學會騎車,不瞞你說,我還沒拿到bike的駕照呢!我將騎290牌自行車過老子當年出關的地方,沿古絲綢之路,橫穿歐亞大陸直抵法國。

  忽焉到了法國,我即刻樂不思蜀,北大的課拜托郭慧替我去上,因為她的文學修養僅次於我;畢業論文繁勞玄波代我去寫,因為他最了解我了;女朋友呼曉還是交給楊文龍比較安全,聽說他對女孩能不動邪念,估計出不了什麽亂子;我在中國欠下的債由吳永博代還,他對我一向十分仗義……一切安排妥當後,我就放心大膽地忙著穿梭在燈紅酒綠、紙醉金迷之間,長眠在異國情調的溫柔鄉裏。陳波見此情景真是痛心疾首,想不到我會墮落成這個樣子,真真是文人無形啊。他經常苦口婆心的教導我:別忘了法國鬼子也曾經欺負過我們,火燒圓明園、八國聯軍進北京,都是法蘭西參與的勾當,你怎麽就不記得階級仇恨苦大仇深呢?遙想當年,你王偉、我陳波,加上鞏全明,何等神氣活現,稱霸學林,引無數莘莘學子競折腰,你難道都豪情壯誌付諸流水了嗎?你不記得在一次開學典禮上,我和鞏全明一起,一邊一個扶著你上台領獎時的風光了嗎?你不記得還是我們三人高考前的一次合影,燦爛的笑容是多麽的自信!你怎麽現在花天酒地、玩世不恭了呢?當年豪氣幹雲,現在濁氣伏地,你卻麵不慚心不跳,是何道理?……陳波太激動了,氣得連頭發都卷了起來!我一手抱一個法國美眉,醉意朦朧地對陳波說:“老弟,你說什麽呢,是法語嗎?Merde alors,我怎麽一句也聽不懂啊?”陳波被我弄得哭笑不得,幡然覺悟:原來療救國民的劣根性,必須先拯救他們的精神,而拯救靈魂自然首推文藝。於是,陳波一咬牙兩跺腳,痛下決心,棄理從文,嘔心瀝血曆經數載,終於寫成一部驚世駭俗的長篇小說——《法國女人懷裏的中國男人》。因為此作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實踐“三個代表”,頗有中國特色地撰寫了我赴法後的墮落經曆,一舉獲得當年諾貝爾文學大獎,成為繼高行健之後的第二個獲此殊榮的華語作家。翌年,這部60萬字的長篇巨著被改編成電影《死於愛之病》,也獲得奧斯卡金像獎多項提名。這是後話,暫且不表。

  話分兩頭,張慶在國內聽說了我的荒淫無道,黯然憔悴,臉都變黑了。他痛苦地回憶起我們以前做朋友時的往事:高一時,張慶心氣很高,立誌在學習成績上一定要超過我。可是每次大考小考的結果他都遜色於遙遙領先的我,他總酸溜溜地對我說,下次考試一定不會再“讓”著我,發誓要讓我摧舟折戟,遭遇學海滑鐵盧,受他胯下之辱。可是,直至高二結束,張慶都未能如願以償。高三時我轉入了文科班,他怒眼圓睜地對我說:“你要是不叛班逃跑的話,我定會殺你個片甲不留,你信不?”我當然相信,他的聰明才幹遠在我之上,我的僥幸成功完全來自於十倍的刻苦。張慶卻不信我的回答,他也有自鳴得意的地方,就是比我酷,比我帥,比我色,比我會玩女人!如今,令他萬料不及的是,這最後的攀比資本亦不複存在,我在法國竟然煙柳旖旎,說不盡的錦春帳、金燼暗。張慶不禁仰天長嘯:“既生慶,何生偉?”終於斷絕紅塵,遁入空門。

  女友呼曉聽說我在法期間尋花問柳的風流韻事後,更是惱羞成怒,怒而發瘋,成天癡呆地拿著我出過的所有的書,一邊燒一邊唱:“編,編,編花籃,編個花籃上南山,南山開滿紅杜鵑,朵朵杜鵑多嬌豔,哎嗨咿呀呦……”吳永博見此情景,肝腸寸斷,一夜之間臉上竟然長滿了虯髯濃須!他對呆立一旁束手無策的楊文龍說:“楊賢弟,曉妹好可憐,你就娶了她吧!反正她與王賢弟隻是同居,還未成事實。”楊文龍俊秀嫻雅的麵龐頓生慘然,淒愴地說:“吳兄此言差矣!我倒不是嫌棄她癡傻也,而是朋友之妻怎可戲焉!況且我對呼曉根本就沒性趣哉,奚可娶乎?”吳永博說:“靠!”

  聽說女友的悲慘下場,我在酒精考驗下推開了第38個風情女郎,捂麵失聲痛哭。我想起我們初戀時彼此傾訴衷腸的厚厚長信,熱戀時在冬夜的大街上並肩攜手同行。在退色的模糊回憶中,她漸行漸遠的背影都意味著下一次深情的擁抱,她每一句無限溫柔的華語最後都落成臉上的一個輕吻。是的,我曾試圖用忘掉她來寬宥自己對愛情的背叛,我努力用記住她的殘酷來救贖我放浪形骸的罪過。我惡毒地思忖:她一定也出賣過我,一定在別的男人麵前說過我的壞話,給我戴過可恥的綠帽;她沒完成過我信任地交給她的任務,她甚至還在我麵前扯謊,發火,謾罵,遮掩;她傷害過我,折磨過我,欺瞞過我,放棄過我;我也有充分的理由罵她,恨她,報複她,甚至拋棄她;可是這一切就因一個事實使我完全諒解了她——她業已因為我對感情的不忠而憂鬱而心碎繼而瘋狂。忘了我的她卻讓我忘不了,放不下,舍不得,也怨不得。我的痛心如同被火炙烤,被冰灼傷。在烏煙瘴氣的賭場裏,我揮霍青春賺取名利;在淫啼浪哭的青樓裏,我賣弄風騷擾亂視聽。我通過嫖與賭來印證墮落是自由的讖語,來麻痹曾經過於敏感的神經。

  死神和愛神這兩個美女,撕扯著解脫了我身上所有的衣服,甚至撕掉了我的皮膚,見到血淋淋的肉和硬梆梆的骨。一事無成的我不堪忍受真實被揭露的痛苦,終於做出一個讓廣大同學深感意外的決定!欲知我的決定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下:妹篇感染者

  我的決定就是從網上下載一種叫AIDS的病毒,將其植入我受傷的心髒。於是我就失去了愛與感動的能力,成為一個危險的孤獨的人。而我熱愛這危險和孤獨。

  話說到我女友瘋了之後因無人看顧被送進了精神病院,出院後找到了處於失憶狀態的我,揪著我的耳朵報複似的對我說:“你以為我真的癡情到為你而瘋嗎?做你的美夢去吧!我裝瘋賣傻隻不過是因為吃醋,誰讓你把法國香水送給袁淑燕,把巴黎時裝送給張慶,你拿什麽奉獻給我呢?”

  關於這件事,還有一個版本是說,呼曉裝瘋是因為我讓郭慧替我到北大上課。我那些搞古文研究的同學一見到呼曉就問:“王偉到哪兒做的變性和整容手術?怎麽五一過後就由醜男惡汗一下子出落成端莊美麗的黃花閨女了?”呼曉十分生氣,中文係的學生迂到這個地步,竟然不知道我去了法國?不過這一說法有誣蔑北大之嫌,尚不足信。還有一說法也被傳得沸沸揚揚,說呼曉被我交給了楊文龍照顧,而楊文龍的秀氣、細心對她構成極大的誘惑,誰知道楊文龍確實寵辱不驚,無法滿足呼曉的要求。呼曉無從發泄火燒火燎的欲望,才裝成亂唱一氣的瘋婆娘。以上三個版本都是在我頭腦和心髒被格式化之後道聽途說的,所以我聽不懂,也辨別不明哪個是真的。當時唯一的感覺就是耳朵被女友揪得生疼。

  楊文龍聽到別人對他如此造謠倍感委屈,就對吳永博說:“我乃童男也,呼曉是貞女也,何至於做出大逆不道苟且偷歡之事歟?王仁兄昔日頑冥,不聽餘之諍勸,遂遭此譏謗,致使我也蒙此詬言。倘其如我這等不沾風華雪月者,安能受嫖妓之斥罵乎?”吳永博聽到這之乎者也的,怒發衝冠,頭發頃刻間謝了半頂。說:“王偉胡亂招雞固然不對,你四下找鴨就對了嗎?你再這樣用古文折磨我,我就……”言未畢便噴血而亡,享年三十多歲。楊文龍乍然變色,扶棺嚎啕慟哭,邊哭邊唱:“地也,你不分好歹何為地?天也,你錯勘賢愚枉作天!嗚呼,歸來,吳兄毅魄!嗚呼,嗚—嗚——”突然,吳永博乍屍,從棺材裏跳將起來,狠狠抽了楊文龍三個嘴巴子,凶惡地說:“滾!死了都不讓我耳根子清靜。”楊文龍被打的雙頰登時紅暈敷麵,燦若朝霞,比被打之前更加嫵媚。想不到天下竟還有這等晶瑩剔透的男子,足足可以愧煞地上的母狗雌豬。

  玄波看完了陳波的那部鴻篇巨製《法國女人懷裏的中國男人》後掩卷深思,疑竇叢生。令他迷惑的是,書中提到王偉千般纏綿萬般眷念的初戀情人,到底是高中同學裏的哪一個?玄波百思不得其解,便來到中國社會科學院,找到了已被晉升為院士的老同學陳波。玄波對陳波說:“你的這本人物傳記我讀了七遍,覺得有失真之處。讓我們一起來考辨一下王偉的夢中情人到底是誰?”陳波說:“好的。”但是,由於王偉的書已被呼曉一把火焚毀,考證過程十分艱難。陳波和玄波通過回憶中學生活的細枝末節,並運用上所有數理統計方法逐一篩選每一個女生:陸子榮、孫永娟、初豔萍、苗春波、趙冬梅……結果是覺得她們都有可能,但仿佛又不的確。玄波猴急地要找個替罪羊草草做結,居然聯想到薑華、劉大勇、周長春身上。陳波啼笑皆非,說:“你昏了頭了你,他們可是男的啊!”玄波不以為然,煞有介事地說:“男的怎麽了?研究曆史的學者提出大詩人屈原與楚懷王關係曖昧,得出屈原有龍陽之癖的結論,你怎麽就確定王偉沒有此癖呢?再者說,米開朗基羅、達芬奇、王爾德不都是法國曆史上有名的同性戀者嗎?”陳波不屑地說:“言非孔孟皆邪說,語近韓歐始國文。你講的是異教邪說,不足為信。我問你,如果王偉是同性戀,那你如何解釋他在法國與38個妓女戲耍無邊風月,弄盡人間風情無數的孟浪行徑?”二人因此觀點發生分歧,各執一詞爭執不休,水火不容。和寫的幾萬字的考據論文也就沒能發表。斑竹袁淑燕在網上發了一條信息,內容是:“二波”之爭的結果使問題更加複雜化,由考證王偉的初戀情人,衍化出別一問題——王偉是否是雙性戀!

  張慶在五台山上通過QQ接到了這個消息,洋洋得意,心想:王偉啊,你也有今天!想不到你在滾滾紅塵中尋歡作樂的惡報就是,被人懷疑是變態!哈哈,樂死貧僧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江湖人稱“西門慶張”的張慶自出家以來,六根不淨,緋聞迭出,諸如倒拔垂楊柳、大鬧尼姑庵之事早已成為江湖奇談。據說被這個淫棍禿驢遭賤蹂躪的良家婦女多達一個加強連,而且每一個與張慶有染的姑娘都會在子夜陰風颯颯時唱同一首淒慘的歌:“就這樣被你征服,喝下你藏好的毒,我的劇情已落幕,我的愛很已入土……”武林名門正派人士對其滔滔罪行無不恨之入骨,掀起一片討伐惡僧的血雨腥風。江湖再次陷入十年浩劫,在劫難逃,再世西門的孽根終被一剛烈的俠女揮刀盡除,阿彌陀佛。

  “我終於失去了你——我的那隻本該是一對底情侶表中的男乾表;隻剩下心愛底人的倩影,一個人在失火的天堂跳舞……”我佇立在四月燕園的未名湖畔,喃喃獨語。眼前是一泓春水,迎麵是滿園春風。林木如染,花草猶薰,有誰能知道一個失憶人的心事?一個校友見我呆立在青石之上,愣怔地望著腳下碧波漣漣的湖水,便走過來拍著我的肩膀說:“哥們兒,我跟你說,遇到困難麻煩呢你就生熬,熬不住了你就生挺,還是挺不過來呢,我再教你一招——生扛!凡是往開處想,千萬別做傻事……”我回過身來向這位學友傻樂,口裏還嘀咕著:“長記曾攜手處,千樹壓西湖寒碧。又片片吹盡也,幾時見得,澎湃心潮飛舟?陳年舊事在靈犀,一款深情成痛,繾綣化作繭。”那個好心的校友聞言大驚,“噌—”地一下跑得無影無蹤。

  瘋人院裏剛出來一個呼曉,又進去一個王偉。斑竹袁淑燕在校友錄上發貼:經神經科醫師診斷,AIDS病毒已侵入王偉心、肺、大腦並遍及兩個腦半球,王偉的後半生將在無知絕欲的狀態下行屍走肉般度過……(默哀3分44秒)

  我不再拘泥於物質攫取與人世毀譽,終日硬起脊梁筆直地走自己的路,這條路通向奇跡。在我雖生猶死的21世紀裏,照常是有人落淚,有人歡喜,有人感歎,有人無奈。而這一切對於我,都無所謂了。——“……我真的丟了情侶表中的那隻男乾表…我真的丟了情侶表中的那隻男乾表……”——這是我在瘋狂的世界裏唯一念記的咒語;念叨時,手裏捏著情侶表中傳說是我愛人的那隻女坤表。

  上帝,在天國,翻開《古蘭經》,用法語念:精神失常的人有福了……

  愛情宣言

  愛你是我生活的全部

  願為你激情付出

  沉沉的痛 深深的悔

  是為愛所得的殘酷

  仇恨你是我慘烈的無助

  折磨我是你唯一的思路

  情以心醉 仇以心碎

  是為愛瘋狂的超度

  靠近你是我最美的選擇

  離開我是你最狠的對策

  無月夜 黃燭光

  未想已成記憶中最黑的沼澤

  你的身體是我癡情的執著

  你的冷漠是我絕望的罪過

  中了邪 著了魔

  告訴我焦灼是否才算快樂

  愛你一天將消瘦我一年

  糾纏一夜會永久懷戀

  擁抱你 吞噬你

  不知哪是天堂哪是人間

  懷疑過去失去表達的意誌

  猜忌將來得到痛苦的權利

  堅強一些 勇敢一點

  是我關於愛領會的真諦

  不在乎對你萬千次的乞求

  不樂意因為愛放棄自由

  要走走 想留留

  我的世界早因有你而荒謬

  愛的過程充滿期待

  恨的結局竟是無奈

  花落花開 人去人來

  心底的鍾愛永不更改

  光明乍起裝作忘了從前

  黑暗來臨溫習你的笑臉

  沒有時間 沒有地點

  沒有結束的誓言是我最好的明天

  愛情乞丐

  愛人,請別褻瀆我脆弱的自尊,請別玩弄我至誠的感情,請不要讓我活的那麽壓抑,請理解我吧。我用最後的勇氣請求你,愛我吧,我的愛人,我已注定成為你今世的俘虜。

  愛人,你可知我為你而快樂而苦惱,有情想你在暮暮朝朝,有意念你在魂牽夢繞,有心愛你在神魂顛倒,君可知此情堪憐,此意可憫;君可信此心不渝,此愛不泯!

  愛人,你的冷峻和拒絕總令我喜痛難以言表:我痛,痛用不嚴肅的形式表現則喜,我又喜,你會莫名以至驚詫。你會折我的真誠磨成可以贖罪的賠償,你會捉我的血淚弄成可以取樂的春藥,你會以你無聲的報複讓我困於迷惑的窘地,再用你的微笑和背影將我最善的部分片片切割,然後冷視它的重補。你將因快樂而大笑,看到一個背負被叛愛情罪名的狂人跪伏在你的腳下,在離去和逝去之前,奉獻愛的懺悔的心髒,在你咒詛的當下立刻消亡,口裏念著——再愛我吧,我的愛人,看在我至死不悔執著的分上。

  真愛的品格是不屈不撓,摯情的代價是無悔無怨。

  四月的春風染綠了大地,九月的秋雨洗明了天空,你仍在我的靈前和墓前,用你不寬恕的唾液和眼淚掩埋我剛直的屍首,並用你的懷疑和眷戀蒸發掉我身上的最後一滴紅血。愛人,你終於看到——燃燒的火已熄,凝固的冰已溶。

  愛我吧——愛人。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