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一章 摯情永遠

  “信恒同學,你好!”

  校園中見到的這個青春靚麗的亮亮學弟經常以如此虔誠的語氣問候我。我間或聽說他的現代舞跳得很棒,學習優秀。陽光般燦爛的笑容,眉宇昂藏,身材挺拔,肌肉健美,充滿青春氣息,這些對滯重蝸居的我構成吸引力。認識他之前,我就渴望與他接觸,結為朋友,他也對我這個殘而不廢的耿介學長很是欽佩和仰慕,所以我們可算神交已久。

  畢業前,一名校園歌手在校體育館開演唱會,我應邀為其助興,朗誦我的代表作《感謝生命》,旨在表達心情,而非展示水平。為了緩解上台時的緊張,我在幕後熟誦文稿醞釀情緒。我不必選擇躲開,站回一個人的舞台,扮演東方不敗,其實是長不大的小孩。我本不習慣站在眾生喧嘩的舞台上接受凝視。於是,我向同來參加舞蹈表演的亮亮學弟請助,希望他扶我上台。亮亮很自然地樂意,他攙扶步履蹣跚的我走向舞台中央,幫我擎著話筒——這一幕被閃光燈哢嚓定格,成為記憶中彌足珍貴的資料——當數千人落座的體育館內掌聲如潮時,一樣感動的我們注定自然地走到一起,成為要好的兄弟。我讓他叫我四哥。

  再一次/ 我淹沒在掌聲中/ 眼前的你竟如此激動

  黑暗中/ 世界仿佛已停止轉動/ 你我的心不用雙手也能相擁……

  大學四年,不是兩手空空,不是一無所有。對自身障礙的超越,對生命艱辛的抗爭,也許這本身就是一種成功。“自信”和“自強”已基本從意識裏被清理幹淨之後,唯有“自尊”還殘留著腐朽不盡的幹屍。Past約等於After,在接下來告別校園生活的一個半月時間,我和亮亮經常在一起,比熟稔多年的老友還要親密。在校園外小酒館的一個單間裏,我、亮亮和另外兩個對我幫助很大的女生一起吃飯。酒過三巡,不勝杯中物的亮亮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話。他的喧賓奪主使我了解了他闊達匿智、擅於交際的一麵。夕暉晚照時,亮亮攜一把老吉它,和我一起坐在操場的西北看台上,悠閑的彈唱,那曲調歌詞淒美得可以讓人一口一口的鯨吞,它進入耳裏,縈繞在腦裏,迂回在心中,直攻入愁腸,百轉無人能解,糾纏化作鬱結,不哭一聲,不訴一聲,就把人的記憶導引向要忘了的那一段沉浮,把白晝換上黃昏的寂寞,讓人逐漸失去自己的感覺,而在歲月的微光裏平添害怕,並且不甚快樂。他用低沉的嗓音詮釋最美的民謠,如飲紅酒般醺醺然問我:“四哥,多年後你會記得這件事嗎?”——我會記得,記得他幫我打點包裝,托運行李;記得他為我打抱不平,仗義執言;記得他對我所有的好,嗬護和尊重。

  如果有一天我迷失風雨中/ 我知道你會為我療傷止痛

  也許我們的世界/ 終究有一點不同/ 可是我知道你將會陪我在風雨中……

  流年似水,歲月如歌。終於到了曲終人散的時刻。在我邁出校園的時候,身邊僅剩下的有價值的東西,就是剛剛拿到的畢業證書,背在行囊裏,證明曾有過青春無悔的四年經曆。風流雲散,唯有新知亮亮兄弟送我啟程,去賭未卜不知的茫茫前途。

  感謝你/ 和我患難與共/ 感謝天/ 我的心有你能懂

  感謝在淚光中我們還能擁有笑容/ 雖然在此刻我們必須暫時互道珍重

  我初來乍到的這座海內外著名的大學校園層林浸染的樹葉同樣沾滿世俗喧囂的塵土,這裏並不是想象中絕對的一方淨土。紛紜時世,隻有心底純淨無邪,所遇環境才皆是樂土。繼續求學三年,“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我浸淫在回光返照的前塵舊事中,追憶似水年華。我固執並一相情願的以為“曾經望風難為友,除卻恃強不是人。”它讓我對誕生在眼前傾訴在耳邊的光彩事物美好人情視若無睹置若罔聞。這是多麽的可笑和悲哀!是亮亮兄弟在風吹草長柳暗花明的季候以“四哥”的固定稱謂使我醒悟:生死不知,枉為兄弟。我和亮亮雖然相見恨晚,相處太短,他留校工作,我深造學業,但彼此未曾間斷聯係,時不時互相問候。兩個暑假,我去看他:你期待我如約而來,陪伴我舊路徘徊,像一對雙胞胎,幸運與快樂同在。

  海藍色白領T恤,草綠色牛仔背包,將見客時微掩斂,得人憐處且生疏。混世魔王北京四哥雖是個貪怪嗔癡之徒,腦滿腸肥之屬,但也有嬉笑江湖,浪蕩天下,詐醉佯狂,怒歌當哭的英風俠骨,且自命為貪財若渴、好色如命的天縱奇才!亮亮卻是個懂得憐香惜玉的陽光大男孩,他有個不事雕琢的可愛女友:兩頰融融,霞映澄塘;雙目晶晶,月射寒江。

  亮亮又見到了亦莊亦諧的我,熱情地擁抱“一生情深,半生義重”的四哥。亮亮也是個重情尚義、誌堅心細的好男孩,他為我準備了舒適的床鋪,刻意安置了我用過的桌椅,這是我畢業時傳給他的紀念物,上麵曾經伏著一個孤獨的靈魂,書寫他所有的夢想。此時,一樣的宿舍和桌椅重現了昔日情境,物是人非,亮亮成了睡在我上鋪的兄弟。我感激,吃飯時他不忘給我帶上一把小勺;我感歎,勞動後他不忘帶我去浴室給我搓澡。我用優美的感性語言為他講解我對古今中外文學名著的理解和闡悟:梅止於酸,鹽止於鹹,而美在酸鹹之外。不論是觸景生情,先“境”後“意”,還是移情入景,先“意”後“境”,能寫真景物、真感情者,謂之有境界。就這樣,我們誇誇其談,談淡了黑夜;我們咯咯歡笑,笑晴了陰天。

  風和日麗的上午,我們在南崗區繁華地段漫步賞景,指指點點琳琅滿目的國際名牌,照片鎖定休閑時尚的他和帶墨鏡耍酷的我。陰雨連綿的下午,我們在道裏區中央大街上乘坐人拉黃包車,說說道道索菲亞大教堂四周並不迷信的行人種種。我們沿鬆花江南岸一路東行,打打水漂,吃吃瓜果,在友誼門下麵對煙雨中的浩淼江水,戲侃有關領導人的粗俗笑話。天色漸晚,遊興不減。我和亮亮決定今夜不回半小時車路即到的住處,隨意在街市快樂漂流。風雨如晦,街燈在蒙蒙雨幕中亮起,舉目仰望燈光中灑落的瓢潑大雨,蔚為壯觀。風情雨意,我們如風般飄泊,如雨般流浪,是風的飄泊,是雨的流浪。冷風雨夜裏,我和亮亮相依相偎,惺惺相惜,坐在灰色建築物的台階上,枕膝而眠,倚牆成夢,夢到放晴,夢到黎明。踏歌而歸,我感到晝的光明也感到夜的陰暗。

  這就是朋友。他們能分享你的快樂,也能分擔你的痛苦。你有困難,他們願意幫助;你有危險,他們願意為你挺身而出。就算你真的做錯了什麽事,他們也能諒解。在這種朋友麵前,你還有什麽秘密不能說的?

  文章純古,不害其為邪;文章豔麗,不害其為正。我文章中坦露的秘密像一柄黑色的劍。黑色所象征的,是悲傷、不祥和死亡,黑色同時也象征著孤獨、驕傲和高貴。當這黑色一劍生猛刺出時,我已經死了!這一劍見血封喉,這一劍髑髏盡廢。我一生中最希望能看到的一劍,竟是我一生中致命的一劍!

  音樂人高曉鬆說,寫作是一種癮,正如回憶是一種病,而感傷是終身不愈的一種殘疾。亮亮能同情體恤我肉體上的殘疾,但決不能容忍我心靈上的殘障,決不能寬恕我人性上的殘缺。針對我那篇關於“男人的腳女人的腿”的猥褻文章,亮亮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他與我大肆爭吵,差點兒將我掃地出門,從此割席絕交。“你冤枉我也沒關係,揍我兩拳也沒關係,隻要是我的好朋友,隨便幹什麽都沒關係。”暴風雨可以讓人一敗塗地,也可以讓人振作清醒。潰爛的傷口不去理會,可能會爛得更深;如果補上一刀讓其流出膿血,或許會有收口的可能。我在亮亮兄弟諍言的感召下,心心念念,終於有所突破。突破就是對原來的放棄——貪吃不是超凡脫俗之人,貪財不是飄逸瀟灑之人,好色不是至情至性之人,好名不是高風亮節之人。其道甚微而易,其意甚幽而深。了悟此道洞明斯意,喜鵲在我家房前的大樹上啾啾鳴叫,仿佛啼笑因緣。當中午夾裹一襲熱浪來臨的時候,我從睡眠中睜開惺忪的眼睛,第一縷陽光透過紫霧青靄在我麵前呈現嶄新的光鮮世界,我覺得自己變成了一隻快樂的烏鴉,用生命唱出極為抒情的歌——

  請你為我/ 再將雙手舞動/ 我會知道你在哪個角落

  看人生匆匆/ 願我們同享光榮/ 願我們的夢永不落空

  請你為我再將雙手舞動/ 就讓我們把愛留在心中

  也許有一天我老得不能唱也走不動/ 我也將為你獻上最真摯的笑容

  羊年是亮亮的本命年,羊字在古文裏通祥字。亮亮也一向自信自己有好運氣,會給他以及他的親朋好友帶來吉祥如意。我在忽聞曉角吟風之時,乍見一葉墜露之際,把樽祈祝我想念的亮亮兄弟:好運常在,摯情永存!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