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人途》再見篇第四十八章

凡來17K支持豬頭的兄弟們請注冊個賬號,收藏一下《人途》或者在書評區留個言,好讓豬頭知道有多少兄弟在支持!





太空船主控艙內,風大先生背著雙手,正緩緩的踱著步子。他麵色平和不見喜怒,一副燕尾須和頭發卻是無風自動,一股令人窒息的壓迫感沉甸甸的壓在主控艙內眾人心頭,就連那些長老團的成員,都沒人敢大聲的呼氣。



自從方文和龍少將天門在歐洲的分部盡數鏟除,風大先生就立刻從總部調派高手前去擒拿二人,卻都沒有結果。



十五名風門長老聯手出動,被方文和龍少正麵擊敗,十五名長老輸得一點脾氣都沒有。



風門、月門合計三十六名長老出手,卻被大批亡命的雇傭兵包圍,一通不分青紅皂白的炮火轟下,三十六名長老铩羽而歸。



最後一次也就是前天,風花雪月四大秘門長老團傾巢出動,卻碰上了同樣規模的龍門長老大隊,雙方對峙了一陣,又是無功而返。



而方文和龍少鬧騰得益發凶狠了。歐洲的分部被鏟除後,他們自歐洲一路到北非,從北非到中東,從中東到西亞、東亞,一路行來,所過之處的天門分部被折騰得雞飛狗跳損失慘重。他們剛剛鬧完,就有龍門的大隊人馬登門將那分部拆得瓦片都不剩,天門的損失可大了。



所以,風大先生的心情很不好。所以,沒人願意觸怒如今的風大先生,就算是那些長老團的長老沒那個底氣招惹如今的風大先生。天門的戒律森嚴,風大先生就是如今的天門總管,就算是長老團麵對他,也得恭恭敬敬的。



“到底是不是風元綁架了小四的女人?”風大先生突然開口問道。他的語調溫和緩慢,卻有一股子令人打骨髓裏冷起來的寒意在裏麵。



風狐、風猴哆嗦了一下,相互看了看,同時躬身道:“徒兒不知。”



“不知?”風大先生挑了挑眉毛,似笑非笑的柔聲說道:“那,你們知道什麽啊?”



然後,風大先生突然發作,他暴怒咆哮道:“你們還能知道些什麽?啊?”一聲大喝,嚇得風狐和風猴‘咕咚’一聲跪在了地上,就連那些坐在一旁做泥胎菩薩狀的長老們,都略微睜開了眼睛,隨後又急忙回複了口觀鼻、鼻觀心的冥思狀態。



風狐朝前膝行了幾步,低聲下氣的回稟道:“師尊,徒兒探知的消息是,二十五日之前,龍門在上海的分部的確被人血洗,無人生還。看那下手的手段,是月門的同門做的。隻是看那現場的痕跡,怕是月門的諸位長輩,也少有那等功力的。”



“月門!”風大先生的胡須動了動,他和聲問道:“月不全長老,可有月門長老在二十五日前去過上海?”



月不全,一名胡須頭發都成象牙黃色,老得都縮成了一團兒皮包骨的老頭兒微微睜開眼。他眼裏打過一道赤紅略微帶著一點點極輕微紫色的曆芒,有氣無力的哼哼道:“你知道的,月門的人,哪裏有那閑工夫滿天下亂跑?”



和風門的長老不同,月門的長老閉關修煉的地方僅有一處,很容易就知道是否有月門的長老離開過那裏。



點了點頭,風大先生淡然道:“那麽,月門的晚輩弟子中,有誰能有那等功力?”



月不全哼哼著,眯起眼睛盤算道:“有那功力的,也沒那心思去作出這件事情來。要說最可能的人嘛。。。”



月不全還在合計著,風大先生已經追問道:“月絕,可有那力量?二十六日前,他離開了潛修的小島不知去向。”



月不全攤開雙手,齜牙咧嘴的罵道:“你都知道是誰了,還問我做什麽?那小子的實力嘛,在年輕一代弟子中,唔。。。”月不全看了看站在身邊的月大先生。



月大先生歪了歪嘴,搖頭道:“月絕那娃娃的實力,在年輕一代弟子中,也不過是中流水準。但,他是月門中唯一注射過元液的。借助元液提升功力,劍氣定然不夠精純。所以,我也一直不怎麽喜歡他。”



“隻可能是月絕了。”風猴突然說道:“徒兒這裏也收集了一些情報,這些年來,月絕他使用各種手段,一共得到了超過六十七支各級元液,合計起來,也等同於十支S-A-1元液的分量。隻不過他做事一直很小心,又。。。”



“又什麽?”風大先生笑眯眯的看著風猴,溫和的問道:“你想要說什麽?老三?”



風猴縮了縮脖子,匍匐在地上低聲說道:“月絕和大師兄又有交情,這些事情也被秘風部給遮瞞了下來。若非這次事情鬧大了,徒兒也。。。”



風大先生手掌一翻,一掌將風猴打得噴血飛起。他厲聲罵道:“該死的東西!真當為師的不知道你們的那些算計?啊?你們還算是同門師兄弟麽?你們還算是自幼一起長大的兄弟麽?啊?為師怎麽教你們的?你們這群該死的東西,你們,你們。。。”



主控艙內的長老們也有麵有怒氣。天門,自古以來就是一個很團結的組織,擁有極大的凝聚力,就從來沒有發生過同門相互算計的事情。可是為什麽到了當代,這些門人,這些掌握了極大權力和力量的新生代門人,會作出這樣的事情來?



風大先生的幾個徒兒,不過是這些矛盾的集中體現而已――誰讓風大先生負責的權力如此之大?



但是這樣的事情,不僅僅發生在風大先生的徒弟身上。其他的那些長老的門人中,哪一個沒有或大或小的糾葛?就連一直以來都是醉心武道從來不主動招惹麻煩的月門,都出現了月絕這樣的弟子。難道真的是時代變了,人心不古,就連天門都受到了影響麽?



這一次是風元和方文出現了矛盾,就鬧得整個天門雞飛狗跳的。下一次會是誰?又會招惹出什麽事情來?



風二先生開口了。他沉聲道:“掌門,先且不要責罰風猴。我們現在計議的,是如何處理這次的事情。對於方文,您看應該如何處理?”



風大先生吐出一口悠長的氣息,他抬頭看著忽明忽暗的天花板,陰沉的說道:“小四和龍門的人混在了一起。這是大罪。龍門的人緊跟在小四的身後揀便宜,這件事情,他不會不知道。所以,小四要受到懲罰,嚴厲的懲罰!”



揮了揮手,風大先生淡然道:“但是在懲罰小四之前,先找到風元。我要問問他,他到底想要做什麽。”



一名風門弟子突然走進了主控艙,小心翼翼的說道:“掌門,大師兄。。。大師兄發來了通信要求。”



風大先生雙目突然眯起,厲聲道:“接進來!”



與此同時,方文也接到了電話。



電話中,那個沙啞有如花崗岩摩擦的聲音幹巴巴的說道:“想要回你的女人,就來蘇黎世。就你一個人。”



已經快要被逼瘋的方文二話不說,拋下龍少就走。



可憐龍少哪裏追得上方文,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消失在遠方。



太空船內,光幕中出現的風元表現得如此的驚駭,如此的無辜,他尖叫道:“師尊,這事情和徒兒無關!徒兒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情!徒兒這一段時間都在閉關潛修神苻,怎麽會去算計四師弟?”



風大先生以及所有的長老都死死的盯著光幕中驚惶失措的風元。



過了許久許久,風大先生才緩緩點頭道:“很好,你回總堂來解釋這次的事情。你閉關修煉神苻?嗬嗬嗬嗬,為師要看看,你修煉出了什麽結果。”



風狐以及正在噴血的風猴交換了一個眼神,同時皺起了眉頭。



難不成,風元想如此輕鬆的將事情全部撇清?



但是,說實話,還真沒有證據證明這些事情和風元有關啊!



風猴心中更是一陣陣的懼怕,說月絕和風元有交情,這份口供可是他用某些手段製造出來的。可禁不起盤究。



冷汗,大顆大顆的自風猴額頭滴下。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星際屠龍戰士
9星際骷髏兵
10霸天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