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人途》再見篇第四十五章

凡來支持豬頭的兄弟們請注冊個賬號,收藏一下《人途》或者在書評區留個言,好讓豬頭知道有多少兄弟在支持!





維也納郊外,一處綿延數裏的緩坡。這裏是洛雯在維也納的居所。



一棟小巧精致的別墅,白牆紅頂,襯著後方蔥蘢的樹林以及前麵呈三十度的草坡,以及草坡下那一汪碧藍的湖水,風景美到了極處。



一溜兒數十輛豪華房車緩緩的順著草坡下的馬路行來。



馬路兩邊種著兩行高大的樹木,樹葉色彩斑斕,紅黃藍綠各色都有。一側是碧綠的草,一側是碧藍的水,金燦燦的陽光灑下,這裏的美景有如天堂。就連方文這一大俗人,坐在車中看到外麵如斯美景,都不由得一顆心兒飄飄忽忽的,不知道此時何年,此地何處。



車隊在草坡前停下。順著一條白石小徑朝上攀登三百多米,就是那間精致的別墅。



小徑的兩旁,種滿了百合。白色的百合。散發出清雅香氣的白色百合。點點露珠在盛開的花瓣上欲墜不墜的,被陽光照耀處,露珠和花瓣一樣都蒙上了一層金色的光暈。清風過處,露珠從花瓣上墜下,打在下麵碧綠的草葉上,露珠炸開變成了數十點細小的水點,每一個小點內都有一顆金色的太陽。



方文手捧一大把百合,有點僵硬的從車內鑽了出去,在小徑前傻乎乎的站著。



三百禦風衛默默的背著手,站在方文的身後。很多人不知道方文火急火燎的召集了他們來這裏幹什麽。知道方文此行目的的人,卻沒有敢吱聲的。方文這次來,說得好聽一點,是要和初戀的情人相見――如果他肯承認他和雯雯之間的那感情,是初戀的話。



如果說得難聽一點,他這次來,是來挖人家牆角的。沒錯,就是這樣,人家都訂婚好幾年了,他現在要橫插一刀。



站在小徑前,方文的兩條腿在哆嗦。他的臉是僵硬的,手臂也是僵硬的,上半身的所有肌肉都是僵硬的,大腿上的所有肌肉、血管、筋骨,都是僵硬的。隻有兩條小腿,在哆嗦。他哆嗦得如此厲害,站在他身後的幾名禦風衛的首領,都能聽到那細微的‘咯咯’聲。



就在那樹木掩罩之中,那間精巧的別墅,是洛雯的居所。



那個小小的,暖暖的,好似一個洋娃娃一樣,站在狗棚外和自己打招呼的小女娃。



那個嬌小的,可愛的,在龍少領著自己和一般兒的紈絝子弟打架時,一邊叫著不要打架,一邊唯恐自己吃虧,給自己手裏遞竹杆的小女孩。



那個身材高條的,在自己犯病的時候守著自己,有如母親一樣照顧自己的少女。



那個在離開大陸,前往維也納求學前夜,站在門口等了自己許久、許久、許久的,因為自己的自卑卻不敢上前的,洛雯。



那個在這些年來,自己不敢有絲毫打擾,甚至避免去打聽她一切消息的人。



這個世界上,自己唯一發誓要保護,卻一直無力保護的人。



“真他媽的。”方文突然罵了一句。



“老子這麽害怕幹什麽?”他大聲的罵咧著:“不就是三丫頭麽?老子害怕見她?操!老子方大少什麽時候這麽沒種麽?”



“隻要沒結婚,就還有希望!”方文用力的給自己鼓勁。



“就算結了婚,還是有希望的嘛!”方文很無恥的宣告了自己的決心。



哆嗦著兩條小腿,方文踏上了小徑。



很穩當,方文的步伐很穩當。



他就這麽一步步的走了上去。一步,兩步,三步。。。他漸漸的向上走了三十幾米,突然腳下一個踉蹌,他腿一滑,狼狽無比的摔倒在地,順著那小徑就‘嘰哩咕嚕’的滾了下來,一個狗吃屎摔在了眾位下屬麵前。



禦風衛們集體石化。堂堂風門四少,以輕功絕技威震天下的風門四少,禦風經修練到第七重境界的風門四少,居然摔跤了!



這就好似一頭大象和一隻螞蟻比力氣,大象居然輸給了螞蟻一樣不可思議。



三百禦風衛呆呆的看著狼狽的爬起來的方文,整齊劃一的扭頭看向了遠處。



天很藍,水也很藍;草葉很青;花很香。多麽美好的世界啊,禦風衛們突然發現,這裏的風光是如此的美妙。



狼狽的方文好容易從地上爬了起來。他凶狠的掃了一眼自己的屬下們。這些屬下全都扭頭在看風景。方文那顆敏感的心這才略微舒服了一點,他冷哼了幾聲,冷笑著指了指幾個禦風衛的首領,這才將淩亂的衣服整理了一下,捧著那一大把百合花,又哆哆嗦嗦的順著小徑向上爬去。



這一次,方文很順利的爬到了小徑盡頭,站在了別墅的那一扇白色木門前。木門上掛著一支金色的銅鈴,方文輕輕的搖了搖銅鈴,銅鈴發出了清脆悠長的聲音。



“啊,來了,來了!”一個女人尖銳的聲音突然響起,她很歡快的叫道:“阿爾福雷德先生,您是來找小姐的麽?可是,她沒告訴您,她有急事回去中國了麽?”



一個身高大概一米六,但是腰圍大概也在一米六上下,白白胖胖,身穿一套白色女傭服,看似四十歲上下的女人很快活的帶著笑容從別墅裏跑了出來。她一邊小心翼翼的小步跑著,一邊大聲笑著:“啊,我也不知道小姐有什麽急事,但是看她的樣子,是很焦急的就離開了,甚至都沒有吃上我給她準備的午餐!啊,這對身體很不好。。。天啊,你是誰?”



氣喘籲籲的胖女人驚愕的站在木門後,呆呆的看著方文。



方文也呆呆的看著胖女人,過於緊張的他下意識的將手上的百合花從齊腰高的木門上遞了過去。



胖女人嬌嗔的看了方文一眼,飛快的搶過了那一蓬百合花,‘咯咯咯咯’的快活無比的笑起來:“啊,這花,是送給我的麽?哦,上帝啊,簡直是太。。。天啊,你幹什麽?”胖女人用足以震碎玻璃的聲音尖叫起來。



方文的手帶起幾條殘影,飛快的從她手上將百合花搶了回來。他惡狠狠的盯著那女人,惡狠狠的問道:“洛雯,去了哪裏?”



胖女人氣呼呼的將手叉在了腰上――如果那一堆肉能夠算腰的話――她很是憤怒的對方文叫道:“上帝啊,請問您是誰?您有什麽權力向我打聽洛雯小姐的去向?哦,我警告你,這裏是私人住宅,你沒有權力站在這裏,請你立刻離開這裏!”



腳步聲響起,十幾名方文的屬下緩緩的順著小徑走了上來。



胖女人驚恐的看了一眼這些身穿整齊劃一的同一款式黑色西裝的壯漢,突然歇斯底裏的尖叫起來:“勞拉~~~救命啊~~~趕快報警~~~有壞人來找我們的麻煩了~~~”她發出讓人驚恐的尖叫聲,圓滾滾的身軀輕靈的跳了起來,連蹦帶跳的跑進了別墅。她逃跑的速度是如此之快,以致於方文都來不及反應,就不見了她的影子。



方文呆呆的轉過頭,傻乎乎的看著自己的這些屬下。禦風衛們無辜的看著他,過了許久,才有一人低聲嘀咕道:“四少爺,這女人的速度,可真不錯。我要有她這個體形,我肯定跑不了這麽快!”



“閉嘴!”方文咬著牙齒冷哼了一聲,也許是知道洛雯並不在這裏,或者是聽到了剛才那個胖女人稱呼‘阿爾福雷德’時那樣親熱的口氣,方文不知道從哪裏生出了一股子勇氣,或者說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了一股子的火氣,他一腳將那木門踢成了粉碎,大聲叫道:“給我把屋子裏所有人都抓起來,拷問雯雯的去向!”



三百禦風衛衝進了別墅,三下五除二的,將別墅內的五名女傭全部控製下來。



很輕鬆的,方文知道了洛雯幾天前就已經離開了維也納,不知道為了什麽事情趕回了中國。



“真頭疼。”方文坐在別墅客廳的沙發上,皺著眉頭看著五個被嚇得不輕的女傭,狠狠的揉動著太陽穴。他清楚的察覺到,自己好容易鼓起來的那點勇氣,正在慢慢的消散。也許過了今天,他再也不會有勇氣來向洛雯表白。也許過了今天,他會站在遠處,默默的祝福洛雯和阿爾福雷德。也許過了今天,他將和洛雯永遠的說‘再見’。



“老子不想說‘再見’啊!”方文無力的攤開四肢,懶洋洋的躺在了沙發上。他抬頭看著天花板,出了一會兒神。



那個胖胖的女傭一對小眼睛飛快的看了看那些禦風衛,鼓起了勇氣,小心翼翼的說道:“這位先生,我能夠認為,您對於我們小姐,是沒有惡意的麽?”



方文冷冷的掃了她一眼,淡淡的說道:“這個世界上,隻有兩個人永遠不可能對她有惡意。其中一個人,就是我。”



“Ok!”胖女傭一下子就神氣了起來。她敏銳的分析道:“您帶來的是百合花,我們小姐最喜歡的百合花。”



方文點了點頭。



胖女傭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那麽,您是我們小姐的熟人,不是麽?”



方文再次點了點頭。



胖女傭狠狠的掙脫了抓著她手臂的兩名禦風衛,大聲的說道:“那麽,您這樣對待我們,是非常無禮的。”



方文瞪了她一眼,冷聲道:“打暈她!”



一名禦風衛隨手一擊砍在了胖女傭的後腦勺上,將她擊暈了過去。方文冷笑道:“我對雯雯不會無禮,但是對你們麽!”方文恨不得叫人將這個胖女傭給沉進湖裏去。一想到他敲門的時候,這胖乎乎的女人大叫大嚷的那些話,他就很憤怒。阿爾福雷德和她這麽熟?這麽說來,阿爾福雷德經常出入這裏?



一想到這一點,方文的心裏就有一股子妒火瘋狂的炙烤他的靈魂。他想要幹點什麽來發泄自己的火氣。這是無緣無故的,沒有任何道理的妒火,他想要破壞點什麽,他想要砸碎點什麽,甚至,也許,他想要殺死某個人,這樣才能讓他的妒火平息下來,讓他的靈魂得到安寧。



“那個該死的男人,他可以輕鬆的出入這件別墅!”一想到這一點,方文就很憤怒。



怒火在他心頭燃燒,甚至使得那沒有見到洛雯而引發的空蕩蕩的感覺,都變得很輕、很不在乎了。



方文不是聖人。實際上,他的本性很惡劣。所以,他立刻下達了一條理所當然的很符合他本性的命令:“找到阿爾福雷德,給我把他的腿打斷。”他抓了抓腦袋,想要補充一點什麽,但是考慮到自己並沒有見到洛雯,所以,那條補充命令暫時不敢出口。



無精打采的站起身來,方文從窗子裏看出去,看著草坡下的那一片湖水,沉默了許久。



他在給自己鼓勁。短短的三百多米的小徑,已經將他這幾天好容易鼓足的勇氣消耗了大半,而對這些女傭的拷問,更是讓他剩下的勇氣都變得無影無蹤。沒有見到雯雯,雯雯回去了中國。這讓他的心變得空蕩蕩的,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開始猶豫,開始懷疑,難道雯雯真的是喜歡他的麽?



這麽些年了,雯雯對他,還會有那種感情麽?



甚至,方文在問自己:“你真的喜歡雯雯麽?”



是啊,自己是喜歡雯雯,還是喜歡雯雯代表的那種溫暖和安全?那種能夠使他脆弱、自卑、傷痕累累的心安寧下來的溫馨?



“喜歡?不喜歡?”方文走到窗前,雙手緊緊的握住了窗欞。



在那四個清醒的女傭驚恐的眼神中,方文的手指將那窗欞捏成了粉碎。他的指頭上冒出了淡淡的青色氣流,好似鐵條插豆腐一樣,他的手掌深深的陷進了窗台。方文的頭發輕輕的漂浮起來,房間裏隱隱響起了風聲。



黑色的眸子裏閃過一片奇異的銀光,兩枚修煉靈魂的神苻圖案在方文眸子深處隱現。眉心處一片冰涼,一圈圈肉眼依稀可見的透明波紋從眉心處擴散開來,方文的腦筋一片的清靜,他在拷問自己的靈魂。



“你,真的愛雯雯麽?”他不斷的問自己。



“是的。我愛她。沒有她,我會死的。”方文的靈魂回答自己。



他掏出了手機,撥通了那個這幾年被他念叨過無數次的號碼。



電話通了。



電話那邊傳來的聲音,讓方文的心突然化為了冰塊。



那是有如兩塊花崗岩摩擦才能發出的難聽響聲。那人驚訝的說道:“真不錯,禦風部的實力真不錯,這麽快就得到了洛雯被我劫走的消息?唔,你是方文,風門的四少,不是麽?”



方文僵硬的站在那裏,他的靈魂還在不斷的告訴他:“是的,我喜歡雯雯。”



而耳邊手機中,傳來那聲音譏嘲的笑聲:“這麽快就打電話過來,真的很出乎我的意料。很坦白的告訴你,洛雯在我手上。你猜猜看,她會被我怎麽樣?”



“嘿嘿,嗬嗬,哈哈哈哈!”沙啞難聽的聲音大笑了起來。隨後,手機內一片死寂。



方文手上的手機突然化為無數碎片飄散,他眸子裏閃過一片可怕的銀光,他獰聲叫道:“出動所有人手,找到洛雯!不惜代價!”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星際屠龍戰士
9星際骷髏兵
10霸天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