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人途》再見篇第四十四章

凡來17K支持豬頭的兄弟們請注冊個賬號,收藏一下《人途》或者在書評區留個言,好讓豬頭知道有多少兄弟在支持!



歐洲最不缺的,是古堡。



靜謐的黑鬆林中,一片金黃的懸崖前,有一棟色澤泛灰的古堡。古堡前方有一塊草地,一叢叢看似天然的灌木叢胡亂的生長在草地上,似乎主人並沒有用心打理過。但若是換了眼神準的人,就能看到那些灌木叢四周都有機關埋伏,密布著殺人的玩意。



這裏是風元的大本營。是他利用風門的力量給自己經營的老巢。自風元十幾歲時明白了權勢的好處,他就開始偷偷摸摸的打理這一處古堡,十年的‘篳路藍縷’,將這古堡打造得好似金湯城池。尤其古堡完全脫離了風門而存在,是他最機密的場所。



一架通體漆黑形狀有如一隻海鷗的流線型噴氣式飛機滑過天空,垂直自天空降落,穩穩的停靠在古堡前草地上。



那些灌木叢中射出了數百道各色光波,對著飛機一陣亂掃,數秒鍾後,草地才恢複了平靜。



飛機艙門打開,月絕扛著被一幅窗簾死死裹住的雯雯,自機艙內跳了出來。他看著古堡內衝出來的幾名黑衣男子,冷漠的說道:“你們主子在幹什麽?我來了,他居然也不親自出門迎接,好大的派頭。”



幾個黑衣男子沒吭聲,他們肅立在月絕麵前,擺出了恭迎客人進門的架勢。



冷笑了幾聲,月絕拍了拍被他扛在肩上的雯雯的腦袋,冷冰冰的說道:“老實點,如果不想死得很快,就老實點。”



月絕的手很冷,一股子寒氣自他手上若有若無的湧出,正在狠力掙紮的雯雯打了個寒戰,不敢再動彈。



十幾名麵無表情,目光呆滯冷漠的黑衣青年自機艙內魚貫而出,他們排成整齊的隊伍,緊跟在月絕身後,走進了古堡。



古堡的結構很簡單,兩翼是兩排三層高的樓房,都是用堅固的巨石搭成。角樓箭塔,狹窄的窗戶,這是一座戰堡。



正中的主堡高有五層,一條石階直通主堡正門。正門是兩扇青煦煦的青銅大門,正中雕刻了一個帶角的惡魔頭像。大門的兩側站著兩尊黑漆漆的雕像,是歐洲古堡常用的地獄惡魔的形象。惡魔的眼珠閃爍著紅光,那是被現代科技改造過的監視頭。惡魔手上抓著的,不是古老的三叉戟,而是現代化的高能激光發射器。這一切搭配起來,顯得很怪異。



月絕聳了聳鼻子,譏嘲道:“一點品味都沒有。真醜陋!”他看了看兩尊雕像手上的激光器,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



帶路的黑衣男子沒吭聲,其中一人從口袋裏掏出了一張卡片,將卡片塞進了大門正中那副惡魔頭像的大嘴裏。惡魔頭像上的眼珠閃爍起來,一陣細微的電子聲後,大門帶著刺耳的摩擦聲緩緩敞開。一股高亢刺耳的管風琴聲迎麵撲來,地上的灰塵都被衝起老高。



主堡一層巨大的廳堂左側,是一台無比巨大的管風琴,數十根粗大的琴管順著牆壁延伸,有如怪蟒糾纏在一起。經過特別加工的管風琴使用高壓蒸汽做動力,琴聲嘹亮得可怕,有如巨輪的汽笛轟鳴,高亢刺耳讓人氣血翻騰的琴音震得古堡都在隱隱顫抖。



身穿一件黑麵血紅色襯裏的大披風,披風高聳的立領將半張臉頰都覆蓋住,左胸上佩戴著一支血紅色玫瑰的風元正坐在管風琴前,用力的敲動那巨大沉重的琴鍵。隨著他手指的敲擊,一聲聲激昂高亢的琴音帶著刺耳的風嘯聲傳出,白色的蒸汽自管風琴琴管的頂部衝出,一團團白氣在廳堂的天花板上飄蕩,將天花板上黯淡的壁畫襯托得有如夢寐。



聽到大門敞開的聲音,風元頭也不回的輕聲笑道:“歡迎,月絕。我們有好幾年沒見過了。”



月絕隨手將雯雯丟在了地上,他冷笑道:“風元,你當你是什麽?吸血鬼伯爵麽?”



‘轟、轟、轟’,風元重重的彈出了三個重音,刺耳的琴音和蒸汽噴湧聲震得眾人耳膜‘嗡嗡’作響。他站起身來,轉身朝月絕笑了笑。琴音突然停下,廳堂內一陣安靜,耳邊還有刺耳的琴音在回蕩,這突如其來的靜謐使得人心頭一陣的難過。



輕飄飄的走到了月絕身前,風元答非所問的看著雯雯笑道:“這就是。。。洛雯小姐?”他伸出手,想要將洛雯嘴裏塞著的手絹扯出來。



月絕的手腕一翻,寶劍無聲無息的出鞘,劍鋒貼在了風元的頸動脈上。他冷冷的說道:“不許碰她。”



風元的手突然停下,他輕輕的晃了晃脖子,感受了一下劍鋒上那一絲刺骨的寒氣,溫和的笑道:“你這是幹什麽?我們現在是盟友,你抓來的人,難道我沒有權力處置麽?”



“你太髒!”月絕沙啞的嗓音冷冰冰的說道:“不許碰我抓來的人。這個女人很好,很幹淨,不許你碰她。”



深深的望了月絕一眼,風元突然笑起來:“你如果想要她,你盡管說就是。一個女人,我風元還沒放在心上。”他陰狠的掃了一眼雯雯,陰沉的說道:“不過,你是喜歡她的身體,還是喜歡她的那張皮?”



長劍回鞘,月絕殘酷的笑了笑,陰陰的望著風元說道:“和你無關,做好你的事情。”頓了頓,月絕冷笑道:“說說看,你準備怎麽做?”



歪著腦袋看了月絕好一陣子,風元突然露出了陽光般燦爛的笑容。他雙手環抱在胸前,輕聲笑道:“你在上海,沒有留下什麽痕跡吧?”



“所有見過我的人都死了。”月絕低頭看了雯雯一眼,輕笑道:“這個女人,很蠢。她還真以為我會留下活口。”



得意的挑起了嘴角露出一絲笑紋,月絕沙啞的說道:“所有的監視錄像也被我毀掉。他們隻能從劍氣的痕跡上知道是月門的人幹的,但是他們絕對不會知道是我。”



“很好。”風元彈了一個響指,低頭朝目光中帶著深深的恐懼和憎恨的雯雯溫柔的笑道:“那麽,洛雯小姐,請您給我們分析一下,我們用你。。。以及你的未婚夫做魚餌,能夠將一條叫做方文的小魚兒釣上來麽?”



“看,請欣賞一下我的傑作吧!”風元揮了揮手。



巨大的廳堂內,突然響起了少年唱詩班的頌歌。一道道潔白的光自四麵八方灑下,金色的玫瑰花瓣不知從哪裏被噴灑出來,異香撲鼻。



歌聲中,白色的光芒匯聚之處,廳堂盡頭的金紅色帷幕緩緩拉開,露出了後麵的人來。



一具純金打造的十字架,上麵用繩索綁著一具白皙的人體。阿爾福雷德僅僅在下身纏了一塊潔白的亞麻布,被按照耶穌受難的姿勢綁在了十字架上。他頭上戴著一具荊棘冠,身上被塗抹了一層噴香的油膏,白色的燈光打在他身上,他原本就白皙細嫩的皮膚放出柔和的白光,有如一尊神。



“看啊,多麽美麗!多麽完美!多麽的讓人,心曠神怡。”打扮得好似吸血鬼的風元,他身體哆嗦著,艱難的哼出了幾個字。



月絕厭惡的看了他一眼,朝一旁站了幾步。他語氣古怪的說道:“你將他打扮得有如受難的耶穌。所以,你將自己打扮成了吸血鬼。你這個人,很沒有意思。”



“錯了!”風元大聲說道:“這是傑作,這是我這幾天來的傑作!黑暗和光明的衝突,黑暗和光明的交媾,黑暗和光明的結合!這是藝術!你明白麽?這是藝術!”風元的眼裏閃爍著狂熱的光芒,他瘋狂的大叫道:“這是藝術!你一點兒都不明白!這是藝術!”



“同性戀的藝術。”月絕眯起雙眼,陰沉的嗬斥道:“夠了,我對你的藝術不感興趣!你的下一步計劃是什麽?”他看了看睜大了雙眼望著阿爾福雷德,目光中滿是驚駭的洛雯,陰陰的說道:“我等不及想要做點什麽了。”



出神的望著被綁在十字架上動彈不能也不能開口的阿爾福雷德,風元的身體突然劇烈的顫抖了幾下,他無力的癱軟在地上,下身明顯的出現了大片的水跡。他有氣無力的說道:“等待,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他們驚惶失措,等待他們露出致命的弱點,然後,給他們狠狠的一擊。”



‘嗯~~~’,風元再次的呻吟起來,他的身體劇烈的顫抖著,雙目翻白,雙手無力的伸向了綁在十字架上的阿爾福雷德,手指痙攣著,發出細微的‘啪啪’聲響。



“那麽,就等等吧。”月絕歪著腦袋看著身體在細微顫抖的雯雯,柔和的說道:“放心好了,在我殺死方文之前,我不會讓任何人碰你一根手指頭。”



“方文很強。”月絕微笑道:“強者,應該得到應有的,合乎其身份的,優待。”



月絕難聽的聲音,在此時的洛雯聽來,無疑天籟。



她看著燈光照耀下的阿爾福雷德,終於承受不住這一連串的打擊,暈了過去。



風元茫然轉過頭來,看著洛雯躺在地上頎長的身軀,含糊的說道:“真可惜。”



月絕上前一步,用自己的身軀,擋住了風元投向洛雯的目光。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星際屠龍戰士
9星際骷髏兵
10霸天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