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人途》再見篇第四十三章

凡來支持豬頭的兄弟們請注冊個賬號,收藏一下《人途》或者在書評區留個言,好讓豬頭知道有多少兄弟在支持!



方文在飛快的翻動一本大部頭詞典。



修煉那兩枚黑鑽中的神苻已經有幾天時間,方文隻覺自己越來越神清氣爽,每日裏隻需要很短的時間睡眠,就能恢複精神。而且他的記憶力也越來越變態,雖然還達不到過目不忘的水準,但是掃一眼各種書籍,也能將裏麵的東西記下來七八成。



他很希冀自己若是繼續修練下去,會達到什麽程度。



隨手將詞典丟在了一旁,方文懶散的躺在了一張靠椅上,呻吟道:“獨孤求敗啊!唉,到時候,我要不要弄幾個諾貝爾獎玩玩?”



得意的咂嘴挑眉,方文做了幾個鬼臉,突然跳起來走到了鏡子前,仔細的打量起自己。



“帥啊,帥啊!天下怎麽會有我這麽帥的人?唉,帥也就算了,還這麽聰明!天啊,我以後還會越來越聰明!這讓天下別的男人怎麽活啊!”輕輕的摩擦著自己的臉蛋,方文無比自戀的嘀嘀咕咕道:“帥呆了,媽的,帥得沒治了!哦嗚!帥啊!”



‘唰、唰’,身體有如暴風中的柳條一般急速扭動了幾下,在鏡子前幻起一片朦朦的青影,方文突然站定,繼續念叨起來:“沒治了,帥隻是我微不足道的一點點優點。我還有這麽強的武功,天哪,近乎完美了!我方大少!哦嗬嗬嗬嗬,若是我方大少現在回去北京城,那些家夥的眼珠子還不得瞪出來?唉,沒辦法,層次不同了啊!”



“層次不同了,方文。”方文看著鏡子裏的自己,不斷的低聲嘀咕著。



“你很帥,很高大威武。你很強,你是風門這一代弟子中最強的。你很聰明,隻要幾個月的功夫下去,你可以比世界上所有人都聰明,你會變得很博學。你很有錢,你有一輩子花不光的錢。你也可以很出名,隻要你願意,幾天的功夫你就能成為天皇巨星。”



“方文,你是最好的,你是最完美的。”指著鏡子裏的那個方文,方文大聲叫嚷道:“你比那個死洋鬼子要強一萬倍!”



“你一根手指頭就能掐死他,你的錢能砸死他,你腦袋裏的學問可以活活的問死他,隻要你願意,以你如今指頭上的功夫,你也能輕鬆的變成所謂的鋼琴大師!以你如今的嗓門,你能成為世界頂級的歌唱家!當當當~~~”方文大聲叫嚷著,吼出了玄音天鍾連續的三十六聲鍾鳴。聲音或者醇厚或者清越、或者宏偉或者精巧,方文完美的演繹了什麽叫做‘天籟之音’。



“你比那個死洋鬼子好一萬倍!一百萬倍!”



方文惡狠狠的看著鏡子裏的自己。他大聲的喘著氣,重重的喘息著。



他眼睛鼓了起來。



他的胸膛挺了起來。



他的整個精神狀態都發生了奇妙的變化。



最終,他大聲叫道:“所以,你比他有資格娶雯雯!”



‘啪~~~’,方文狠狠的給自己來了一耳光。他的臉很快就腫了起來,但是風勁在臉上一陣流轉,紅腫的臉蛋很快又恢複了原樣。



“嗯,你沒發瘋。”方文不斷的點著頭,他雙手緊緊的握著拳頭,用力的揮舞著:“你比那個死洋鬼子有資格得多!”



“你怕什麽?你怕什麽?”



“愛情?操!你和雯雯才是青梅竹馬,那個死洋鬼子是第三者插足!”



“橫刀奪愛吧!方文!這麽幾年了,你給老子像個爺們!像個帶卵蛋的爺們!”



“你怕什麽呢?雯雯還沒有和他成親!”



“隻要沒結婚,就還有希望!”



“就算結了婚,還是有希望的嘛!”



‘砰’,一拳將鏡子轟成粉碎,方文大叫起來:“來人啊,給我準備,我要去維也納!我要去維也納!快,快給我準備了!”



“把我的那些車都空運過去!”



“給我在禦風部裏麵找三百個高大英俊的小白臉!”



“給我去定購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朵各色玫瑰!”



“嗯,準備大量的軍火!是在不行老子就搶親!媽的,幹死那個死洋鬼子!”



“操,是老子的就是老子的,誰他媽的也別碰!”方文麵容猙獰的衝出了他所居住的別墅,仰天瘋狂的咆哮起來:“誰敢動老子的女人!老子就幹他滿門!操!”



青色的氣浪自方文身上衝天而起,衝起來足足有五六米高下。方文渾身裹在青色的氣浪中,身周狂風大作,別墅周圍的數十顆大樹被連根拔起,在風勁中絞成了粉碎。滿天裏都是亂雜雜的巨響聲,方文的身體慢慢的漂浮了起來,離地數尺的懸浮著。



數十名禦風衛聞聲趕來,看著方文所展示出的不可思議的力量,他們渾身僵硬的站在那裏,腦子裏一片空白!



武功,也能修練到這種地步麽?



上海,外灘。



月絕背著一柄古香古色的五尺長劍,穿著一件讓路人回頭率達到了百分百的古儒生長袍,背著雙手慢吞吞的順著江邊往來逛悠。



他就是和風元通電話的那個青年。他是月門最近三十年來最強的劍客,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一個讓風元都感到害怕的,純粹的瘋子。



他在天門中的人緣很不好,沒人喜歡身上帶著野獸氣息的他。



他也樂意這樣,因為他覺得他是卓爾不群的,他是高高在上的,他不屑於和那些庸人混在一起。



天門中唯一和他有點聯係的,就是風元。但是月絕之所以和風元有這麽一點點交情,無非也是因為他是風門的大少,最後可能接掌風門掌門大權的人選而已。但是在心底裏,他是看不起風元的,從骨子裏看不起風元。



月絕是孤傲的,在他心中有著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比如說,他已經突破了紫月秘劍典的赤月境界,初步達到了紫月的層次。而月門這麽多的長老高手,都還被阻攔在赤月境,數十年不得寸進。而他的成就,還是在天門得到那些神苻之前就達到了。修煉神苻後,他的實力更強,功力更精純。



而這還算不上什麽大的秘密。他心中最大的秘密就是――他擁有月脈。



方文的風體是擴散的、是形於表麵的。所以風大先生才一眼看出了方文擁有風體這絕世資質。



而月脈是收斂的,是內在含蓄的,所以沒人發現自幼被月門收養的月絕擁有這等傳說中的體質。月絕通過翻閱月門的典籍,才確定了自己那迥異於常人的經脈,是傳說中的月脈。



他沒有和任何人分享這些秘密。



世人,都沒有資格分享他的秘密。



就連他唯一有點交情的風元都不成。風元也很驕傲,但是風元的驕傲是庸俗而下流的。月絕覺得自己的驕傲,才是真正的驕傲。有如那高懸天空的明月,普照大地,卻永遠不可能被俗人觸摸到。



他的心如此孤傲,所以他的裝束打扮在常人眼中也是如此的怪異。



順著江灘走了一陣子,月絕的手機突然響起。



“她在哪裏?”月絕冷冷的問道。



“龍門在上海的總部?”月絕的眼睛睜大了一點,露出了躍躍欲試的表情。



“很好,我會帶她出來的。你的手下做好接應準備就是。”月絕笑了,笑得很開心,笑得很燦爛。



仔細的將手機塞進了腰帶上的暗袋裏,月絕仰天發出一聲長嘶,突然拔出了背後的長劍。



劍光如水,月絕騰身而起跳起數十米高,踏著江邊那些低矮的老式樓房,有如一枚出膛的子彈,帶著刺耳的嘯聲朝遠處一棟高樓掠去。



路人紛紛尖叫,無數遊客抓起手上的相機、攝像機就是一通狠拍。



月絕根本不顧那些大家都遵循的潛在規則,堂而皇之的衝到了龍門上海分部的大樓門口,如水的劍光劈出,將大門連同大門兩側的牆壁劈成了碎片。



幾名龍門弟子正要外出,無鑄的劍氣橫掃而來,他們來不及呼叫,已經被劍氣攔腰斬斷。



“月門月絕在此!都給我上來送死!”



月絕大喝一聲,抖手間數十道劍氣噴薄而出,赤紅色劍氣覆蓋了大樓的整個一樓大堂,大堂內往來的數十名龍門低級弟子閃避不及,紛紛斃命於劍下。



刺耳的警鈴聲響起,到處都傳來沉重的撞擊聲,大樓內部的安防係統發動,一扇扇沉重的防彈鋼板製成的鐵門封鎖了進出的通道。



“Wou~~~”



月絕輕輕的笑起來,他那滿是傷疤的臉上竟然帶上了幾分溫柔的神色。



“那就玩得更有趣一點。讓我屠光你們好了。”他溫柔的笑起來。



手上五尺長劍受真勁所激,蕩漾出了一片朦朦的赤色血光。月絕長聲吟道:“十步殺一人,千裏不留行!”



他踏著輕鬆的步伐,順著樓梯一層層的攀爬了上去。



攔在他麵前的鐵門被劍氣粉碎。湧向他的龍門弟子,也在劍氣中粉碎。



月絕是月門高手中唯一不拒絕注射元液的人。他公開的注射了三支S-A-1元液,又用別的手段弄到了一些雜七雜八的低檔元液,加上他身懷月脈修煉真勁比常人快了十倍不止,他真正的功力修為和方文相當。



但是方文修煉的禦風經在攻擊力上,怎麽比得上紫月秘劍典?



劍氣如潮向前湧動,劍光好似一柄刀輪,將所有衝向他的物體都絞成粉碎。鐵門粉碎,人體粉碎,房間內的辦公用具粉碎。月絕微笑著走進一間間辦公室,將裏麵的人殺得幹幹淨淨。不管是身懷武功的龍門弟子,還是那些對武功一竅不通的龍門外聘辦公人員,他都一視同仁,每個人都被劍光撕成了粉碎。



一樓,二樓,三樓。。。



月絕哼著輕鬆的圓舞曲,跳著歡快的舞步一層層的走上去,他走過每一間屋子,將裏麵所有人殺死。



他功力強絕,五感驚人的靈敏,更有著絕世劍客特有的靈覺,沒有人能逃得過他的搜尋。



那些不會武功的外聘人員哭泣著,哀求著,有人向他磕頭求饒,但是滿臉溫柔的月絕,毫不猶豫的將他們斬殺於劍下。



他甚至在七樓停留了一小會,浪費了大概三分鍾的時間。



因為七樓有一個清純似水的文職小姑娘。他心動於這個小姑娘那如水的神采,所以他花費了三分鍾,用最殘忍的手段殺死了她。



風元是一個讓人惡心的變態。月絕則是一個無比殘暴的變態。



他扒下了那個少女的皮膚,仔仔細細的攤開在那少女血淋淋的肉體邊,然後用一支簽名筆在那張潔白細膩的皮膚上簽署了自己的大名。



他甚至有閑暇留下了對於這張皮膚的處理意見,他用挑釁的口吻對那些即將到來的辦案人員說:可以考慮將其製成玩偶,私家收藏把玩。



他一步步的前進,一步步的殺人。



然後他很不快的發現,在距離頂樓還有三層樓的時候,所有房間裏都沒有人了。



歎息了一聲,月絕看著走廊上的一個監視攝像頭淡淡的笑道:“你們能很乖的讓我殺死麽?拜托了!你們無力的掙紮,讓我很無奈呢!”



走廊裏不知道什麽地方響起了盧方憤怒的咒罵聲:“我操你十八代祖宗!”



月絕聳了聳肩膀,沙啞的歎息道:“龍門的年輕弟子,就這種素質?哼哼!該死!”



他在走廊裏一飛衝天,以赤紅色劍罡護體,他衝破了三層樓板,直接來到了大樓最高一層。



大樓最高一層有一個很大的會議室,此時會議室裏擠滿了人。那是龍門的低級弟子以及那些不會武功的工作人員。盧方帶了八個好手,穩穩的站在了通往會議室的大門口,目光陰沉的看著月絕。



月絕伸出猩紅的舌頭,慢慢的舔了舔劍鋒上的鮮血。‘哧溜’,他將口水和血水吞進了肚子,沙啞難聽的嗓音響起:“龍門上海分部,讓我失望。高手在哪裏?哪裏有高手?龍門就這麽一些不經殺的廢物麽?高手呢?哪裏有高手?嗯?”



他伸出左手,從左到右的慢慢的對著攔路的盧方等九人每人點了一下。



“看看,看看,看看你們的修為。垃圾,廢物,你們都是廢物!”他憤怒的咆哮道:“難道堂堂龍門在上海的分部,就沒有高手坐鎮麽?”



盧方的腦漿一陣發疼,龍門上海分部有高手,而且是輩份比盧方高了兩輩一心潛修的那種絕世高手。他們平日裏都在附近閉關潛修,隻要盧方呼喚一聲,他們就能在數十秒內趕來。但是偏偏這兩天,盧方發現有大批的天門弟子在上海四處活動,所有的高手都被派出去監視這些天門弟子去了,總部一時空虛,卻就被人殺上門來。



盧方的武功也很不錯。但是他最強的地方不是武功,而是處理各種事務的能力。



所以盧方才是大威禪院的外院執事弟子,而龍少則是大威禪院的內院親傳弟子。



這就是他們的差別。



盧方明白,他沒辦法對付眼前這個渾身翻滾著血腥味的煞神。但是對付不了,他也要對付。



會議室內不僅有自己的屬下、自己的員工,還有自己師弟重點拜托他照顧的人。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盧方金色的皮膚上一陣陣光芒流轉。他沉聲道:“少廢話,動手吧!”



月絕歪著腦袋看了看盧方,輕聲歎息道:“不滅金身的初步功法,不堪一擊。跪下,磕頭,叫我一聲‘爺爺’,我今天就放過你。”



他悠然笑道:“我很少大發慈悲的。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在場的所有人,誰跪下磕頭叫我‘爺爺’,我就讓他活。”



歪著腦袋想了一陣,月絕突然笑道:“當然了,你們還得把那個叫做洛雯的女人交出來。”



盧方的麵色一變,他本能的想要回頭看一眼躲在會議室內的洛雯,但是他立刻控製了自己的衝動。大敵當前,怎能分心?



他深吸一口氣,一掌‘佛子獻蓮’當心朝月絕轟了過去。他掌心內隱隱有佛光閃爍,掌風溫和帶著一點兒檀香味道,軟綿綿的讓人想要在掌風中睡倒。



“廢物就是廢物。”月絕搖了搖頭:“不值得我大發慈悲!”



他也不出劍,隻是左掌簡簡單單的一翻,同樣一掌迎了上去。



雙掌相碰,盧方隻覺一股詭異的力量撕裂了自己的掌勁,順著手臂上經脈長驅而入。這股掌勁鋒利如刀,不斷的急速旋轉同時又在急速的顫抖,好似失控後飛出的刀輪,不斷的在經脈中彈跳反射,所過之處,手臂結構被撕得粉碎。



外人卻隻見從盧方的掌心開始,他的手掌、手臂一分分的炸開。肌肉、血管、骨頭、神經,所有的一切都炸了開來。



‘啪啪啪啪’,連續的細微炸鳴聲中,盧方的整條右臂爆成了一團血霧噴開,他的半個肩膀都被震碎,血漿噴在了走廊牆壁上,血漿慢慢的順著牆壁淌下,好一副淒厲的血色山水。



盧方身後的八名好手同時撲上。



月絕冷笑:“九宮八卦陣?在這麽窄的走廊上?”



劍光起,八名好手還來不及展開身形,劍光已經自他們頸部劃過,血漿噴得滿天都是。



一腳踢倒了麵色蒼白的盧方,月絕晃悠悠的走進了會議室。



他緊緊的盯著身穿一件黑色長裙的洛雯,輕輕的笑起來:“咯咯,洛雯小姐?若是你主動跟我走,這些人可以活下一半!”



洛雯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就在月絕的身後,幾個人頭還在地上滾動。



她很害怕,她的身體微微的顫抖著。她有點僵硬的問道:“一半?”



月絕抖手,靠近會議室大門的幾名女子被他一劍劈開。



他獰笑道:“那麽,就全死?我按你的意思來做!你主動跟我走,他們可以活一半。你讓我動手帶你走,他們就全得死!”



洛雯看了一眼那些目露絕望的人,雖然心裏已經害怕到了極點,但是她還是按捺住恐懼,低聲說道:“那好,我,跟你走。”



“Ok!”月絕詫異的看了一眼洛雯,點頭道:“你和以前死在我手上的那些人有點不同。有趣的女人!”



劍光旋過,會議室內頓時血肉橫飛,半個會議室的人被劍光掃過要害,紛紛慘嚎倒地。



距離外灘大概半個小時車程的一架高架橋上,龍少有氣無力的將大半個身體探出了出租車的窗子。



他大聲嚎叫道:“警察同誌!什麽時候才能通車啊?堵車堵了老子一個多鍾頭啦!我憋尿得慌,快點成不?”



陽光下,他碩大的光頭閃閃發光。堵得結結實實水泄不通的高架橋,不見有半點兒鬆動的跡象。



幾個交警滿身大汗的忙碌著,龍少大聲叫嚷出的魔音不斷衝擊著他們的耳膜,使得他們益發的疲憊不堪。



就這時候,龍少的手機響了。他懶洋洋的抓起手機,接通了電話。



十秒鍾後,一聲瘋狂的咆哮震得高架橋一陣晃動,以一架突然炸開的出租車為中心,附近的十幾輛汽車同時打著轉兒飛了出去。可怕的衝擊波將高架橋兩邊的塑料隔板都衝飛了數十塊。



龍少龐大的身軀筆直的衝天飛起數十米高,他拔出身後背著的菩提杖,發出一身震怒至極的咒罵,右手狠狠的一揮,平空裏響起一道雷霆,他鼓蕩真勁,帶動身體朝前激射而去。



‘咚咚’幾聲,一路上無數汽車被龍少當作借力的對象,大腳丫子狠狠的轟在了車頂上。倒黴的車主們在無數破碎的玻璃碎片中,發出了可以媲美世界最著名高音歌唱家的嚎叫聲!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星際屠龍戰士
9星際骷髏兵
10霸天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