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人途》再見篇第一章 紈絝

《再見篇》卷簡介:

方文,21世紀的新紈絝子弟。父母僅視他為繼承財產的工具,缺乏來自於本性的關懷,使得他憤世嫉俗,玩世不恭。

非常之人自然有非常之事。雖然身體病弱,方文卻是先天風靈之體,被【天門】(在曆史中又被稱為魔門)四大派係中的風門掌門人看中,把他從死亡中拯救回來。接受了身體改造的方文模樣大變,好運不斷,被內定為風門的繼承人…………



血紅的第一卷《再見篇》情節奇詭,處處出人意料,又往往在情理之中,大師手筆,可見一斑!







再見篇第一章 追風少年



公元2015年。



淩晨一時,北京三環線某處公路入口處,十幾輛噴塗了古怪刺目的色塊斑紋的跑車停靠在路邊。一群頭發染得五顏六色的青年,嘴裏不斷的噴吐著和生殖器有關的問候語,嘻嘻哈哈的圍在一個空油桶邊,大咧咧的將一紮紮現金丟進油桶裏。



一個金發青年一邊飛快的記錄著丟進油桶裏的賭金數據,一邊大叫大嚷道:“最後五分鍾!最後五分鍾!這個月還有零花錢的同胞們,把你們的零花錢都砸進來吧!快快,最後五分鍾,警察叔叔們就要及時趕到啦!”



身高不到一米六,瘦削幹癟有如骷髏架子好似風吹都能倒,一張臉呈現出不正常青綠色的方文有點吃力的拎著一個筆記本電腦包挪到了油桶邊,將一電腦包的現金丟進了油桶裏。他氣喘籲籲的叫道:“四十萬,押我自己。”



大呼小叫的不良青年們同時安靜了下來。記錄賭金的金發青年苦笑著抓了抓腦門,無奈道:“方文,你成不成啊?”



尖嘴猴腮的方文‘嘎嘎’一笑,用力的踢了一腳油桶,大叫道:“老子什麽時候輸錢了賴帳過?”



一頂著七色彩虹雞冠頭的男青年重重的摟住了方文的肩膀,對著他的臉蛋吐了一口煙圈,笑吟吟的說道:“方大少的賭品沒得說。隻是,這不是錢的問題。你偷偷摸摸的出來飆車,若是被你家老爺子知道了。。。若是你再吐血。。。”



刺鼻的雪茄煙氣嗆得方文劇烈的咳嗽了幾聲,他慍怒道:“那老家夥,你們管這幹什麽?”



憤怒的又是狠狠一腳踢在了油桶上,方文突然抱著腳尖痛得跳了起來,嘴裏不斷的吸著冷氣。一幹青年笑得前俯後仰的,彩虹雞冠頭青年用力的拍了拍方文的肩膀,樂道:“成,你不怕方老爺子知道,自己都不怕死,咱們還怕什麽?兄弟們,上啊!還有最後兩分鍾,警察叔叔的巡邏車可就過來了。”



一幹青年飛跑向路邊停著的賽車。方文叫了幾聲,急忙一瘸一拐的衝向了一輛原本黑色,卻被噴塗了無數亂七八糟的古怪條紋的瑪莎拉蒂跑車。金發青年急忙叫過幾個助手,將那裝滿了現金的油桶抬上了一輛改裝過的麵包車,自己也急忙鑽進了駕駛室。



金發青年從車窗內探出頭來,大聲叫道:“同胞們,自己按照規矩來,我去終點等你們啊!祝你們好運,哦也,被警察叔叔抓住的,可得出錢請咱們喝茶!”



麵包車突兀發動,以和它粗笨的體形完全不相符的靈巧動作掉轉車頭,左右晃了晃在馬路上撇出一個大S軌跡,順著馬路呼嘯而去。



十幾輛跑車魚貫駛入了三環線,排成了密集的三個橫隊。一個白發青年跑到了路邊,手上一條絲巾高高舉起。



發動機轟鳴,所有人同時發出了怪異的叫聲,震耳欲聾的重金屬音樂響起,馬路上頓時一片烏煙瘴氣,後麵駛來的幾輛車輛遠遠的停下,可以看到車內的司機已經在撥打電話報警。



最前方的一輛奔馳跑車P股上的紅色尾燈連續閃爍,所有跑車加大了馬力,輪胎和地麵一陣急驟摩擦,黑煙騰騰升起。



微風吹過,白發青年手上的絲巾突然脫手飛出,慢慢的,絲巾落地,十幾輛跑車同時朝前急速發出。



白發青年興奮的蹦跳了起來,大叫大嚷了幾聲後,衝著後麵疾馳而來的一輛警車做了一個鬼臉,靈巧的閃到了路邊的黑影裏。



方文瞬間將油門踩到了底,跑車強勁的發動機發出了巨大的推動力,跑車朝前疾馳。方文近乎是皮包骨頭的臉上露出一絲瘋狂的快意的笑容,他大叫了一聲,聚精會神的操縱著跑車,幾個擺位,已經超過了前方兩袈跑車。超越的時候,方文惡毒的對著那兩個駕駛員比劃了一個中指。兩個年輕人氣得‘哇哇’亂叫,立刻提起了速度,在午夜稀疏的車流中急速狂奔,緊緊的跟在了方文的身後。



方文哈哈大笑,孱弱的體內那顆同樣孱弱的心髒劇烈的跳動著,他青綠色的臉上浮現出一縷異樣的血色,他大聲叫嚷著,大聲的詛咒著、謾罵著,小眼珠裏透出一股子瘋狂的精氣神兒,操縱著跑車很快超過了和他飆車的所有青年。



彩虹雞冠頭青年憤怒的叫罵了一聲,他怒罵道:“方文,你他媽的真拚命啊?你缺這點零花錢麽?”



‘噌、噌’,方文的跑車擦著一輛出租車飆了過去,將那出租車的車鏡撞飛了老遠。出租車的車門也被撞得凹陷了下去,大量的玻璃碎片被跑車卷起的氣浪掀起。出租車在馬路上一陣瘋狂的扭動,突然橫曳在了馬路正中熄火。後麵十幾輛跑車急忙踩下刹車,刺耳的輪胎磨地聲響成了一片,十幾輛跑車同時停了下來,前後撞成了一團。



後麵追過來的警車已經變成了六輛,六架警車將這十幾輛跑車團團圍住,十幾個滿臉鐵青的巡警氣洶洶的衝了出來。



彩虹雞冠頭青年仰天發出一聲怒罵:“方文!Fuck!你越來越瘋了!以後嚴禁你參賽!你不要命,我們還要命啊?”他身體前後左右的氣囊全部彈開,額頭上也撞出了一個大疙瘩,看起來有如白鵝頭上的瘤子。



方文一路發出‘咯咯’的尖笑聲,一路急衝,一馬當先到達了終點――一條偏僻的小岔道上。金發青年呆呆的看著方文孤零零的一輛車衝了過來,大聲叫罵道:“方文,其他人呢?喂喂,你不會作弊罷?啊?其他人呢?”



氣喘籲籲的方文臉上帶著不正常的紅暈,渾身輕輕的哆嗦著從車裏鑽了出來。他幸災樂禍的叫道:“如果沒出錯,他們全被警察叔叔請去喝茶了。嗬嗬嗬嗬,你是莊家,這撈他們出來的事情,可就全靠你了。”



金發青年還有他身邊的幾個助手同時翻起了白眼,氣極敗壞的朝方文伸出了中指,大罵了一聲:“操!”



方文‘咯咯’的笑著,眼裏帶著金光走到了地上放著的油桶前,急促的搓了搓雙手,笑吟吟的說道:“就我一個人到了終點。這賭金,我該有多少啊?還是自己賺來的錢花著最舒服啊!嘖嘖!舒服啊,舒服,明兒個我請客。”他用力的在自己胸口拍了拍,發出了空蕩蕩的骨頭撞骨頭的聲響。



金毛青年有氣無力的給方文清點著他應該得的賭金,嘀咕道:“媽的,瘋子,你方文就他丫的一瘋子。我日,下次再讓你參賽,老子是你養的。被你家方老爺子知道了,老子還要被訓,何必啊?何苦啊?”



方文喘息了幾聲,伸長了手臂摟住了一大堆的鈔票,很滿足的用力的吸了一口半新不舊的鈔票特有的氣味,沉醉的說道:“自己賺錢的感覺,真好。啊,尤其是飆車的時候,你不知道,那種感覺,真棒。好像風在從我的骨頭裏穿過去。”



用力的一掌拍在了方文的胸膛上,金毛青年罵道:“廢話!你瘦得和骷髏兵一樣,那風能把你吹起來。去去去,別在老子麵前礙眼,還得求大舅把兄弟們都給報出來!天啊~~~一次被抓了十幾個~~~我怎麽收場啊?”金毛青年差點沒哭出來了。



方文樂滋滋的將鈔票清點了一遍,將所有鈔票都丟在了副駕駛座上,笑嘻嘻的朝金毛青年揮了揮手,鑽進車裏就要離開。



金毛青年眨巴了一下眼睛,突然衝到了方文的車邊,扒住了他的車窗叫道:“喂,我說方文,雯雯明天去維也納,你這幾天避著她幹什麽?”



“呃!”方文出了一會神,突然將金毛青年搭在自己車窗上的手打開,悶悶的哼道:“多管閑事。你去撈人罷。”



嘴唇動了動,方文發動車子,車子也有氣無力的,一點兒沒有剛才飆車時瘋狂勢頭的開了出去。



金毛青年攤開雙手,看著遠去的方文低聲咕噥道:“何必呢?何苦呢?人家雯雯又不嫌棄你,方文你這個王八蛋。”



重重的一腳踢在了油桶上,金毛青年突然‘嗷嗷’怪叫起來:“我操,方文!一次撈出來十幾個人啊!家裏人知道我又在坐莊,會讓老子禁足的!我操!”



黑漆漆的馬路空蕩蕩的,一根根高高瘦瘦的電線杆孤零零的站在路邊,它們之間的距離是固定的,任意兩根永遠不會站在一起。



方文茫然的順著馬路開了許久,橫穿了大半個北京城後,他拐過幾個街角,將車停在了路邊一個陰暗的角落裏。這是一條林木蔥蘢的大道,朝裏麵去是一扇淡紅色大門,門口站著一名身材高條的少女。少女背著雙手,正呆呆的看著門前一顆高大的梧桐。門內的燈火照出來,將那梧桐染上了一層溫暖的黃光,給少女堵上了一層溫馨的光邊。



“你還不走啊。”



“你站在這裏幹什麽啊?”



“你站在這裏,我怎麽回家睡覺啊?”



“你到底想要幹什麽啊?你明天就要去維也納了,你今天還跑到我家門口站著幹什麽啊?”



“大姐,我求你了,我今天不會回家了,你趕快離開好不好?”



“我比你還大半年啊,但是你看看這十幾年來,我長得比你矮了一個頭啊!”



“我好幾次飆車的時候差點沒噴血噴死啊。我是過一日有一日啊,你賴著我幹什麽啊?”



“我記得我沒對你做過什麽事情啊?我根本就還沒發育完全,我沒辦法對你做什麽啊!”



“明天是我十八歲的生日啊!但是你見過都快十八歲的男人就連勃起都不能的麽?”



“你站在那裏,到底想要幹什麽啊?”



方文嘰嘰咕咕的念叨著,他瘦削幹癟的身軀緊緊的團成了一團兒,身體劇烈的哆嗦著,呆呆的看著那站在門口紋絲不動的少女。他身體哆嗦得厲害,體內得骨節子相互碰撞,發出了可怕的‘嘎嘎’聲。他因為飆車時的激動而染上一層紅暈的臉,又慢慢的恢複了那不正常的青綠色。



方文也不知道望了多久,少女終於走進了大門。



過了一會兒,一輛黑色轎車慢慢的駛出,在距離方文五十幾米遠的地方拐了過去。



方文低聲嘀咕道:“再見,雯雯。”看著那車拐過去的街角,方文出神了許久,許久。



漸漸的,方文顫抖的身軀慢慢的停歇,他懶洋洋有氣無力的發動車子,朝馬路盡頭行去。



在大門口丟下跑車,冷冰冰的吩咐兩個迎出門的仆用將那一大堆現金搬進自己的房間,方文晃蕩著身體,東一偏、西一晃的走到了內院。他下意識的朝內院正屋的方向看了一眼。那房內燈火通明,隱約傳來歡快的小夜曲的聲音。



“操,老不死的。”方文低聲罵了一句,正要拐回自己的房間,突然看到西邊遊廊下,一名身穿月白色旗袍的年輕女子正端了一個托盤,踩著小碎步,滿臉是笑的朝正屋行去。



方文立刻叫了一聲:“林秘書。”



年輕女子林秘書呆了一下,臉上的笑容有如變魔法一般消泯無形,換成了一張幹巴巴的麵孔。她回過身來,丹鳳眼朝方文瞥了一眼,呆板的臉上公式化的浮現出一絲笑容:“少爺,您回來了?剛才雯雯小姐她。。。”



“閉嘴!”方文暴吼了一聲,正屋內的小夜曲立刻沒了聲音。方文晃動著走到了林秘書的身前,抬頭看著這個比自己高了半個頭的美麗女子,他怪聲怪氣的說道:“以後,少他媽的管我的閑事。大半夜的,你跟個鬼一樣穿件白衣服晃來晃去的,拍鬼片啊你?看看你,都什麽年代了,還穿這麽古老的衣服!你有點時尚意識好不好?”



林秘書的臉變得能滴出冰渣子來。她幹巴巴的說道:“方總忙了一晚上,這是給方總準備的。。。”



“夜宵是罷?”方文突然一拳打翻了托盤,托盤上熱騰騰的一碗生魚片粥整個扣在了林秘書的身上,疼得林秘書‘嗷’的一聲慘叫起來。



方文嬉皮笑臉的笑道:“夜宵?你在裏麵加了多少偉哥啊?我家這老不死的,可經不起你這樣折騰啊!”



林秘書猛的愣住了,她呆呆的看著方文,一張臉一會兒白一會兒紅的,半晌說不出話來。



正屋內突然傳來一聲憤怒的嗬斥:“小畜生!你說什麽?”



正屋的大門敞開,一名身高將近一米九,四十多歲正當壯年,身形彪悍強壯的男子大步走了出來,他雙目怒視方文,大聲吼道:“你去了哪裏?雯雯等了一晚上,你去了哪裏?你的電話也不通,你回到家裏就招惹是非!你到底想要幹什麽?”這人正是方文的親生父親――方子山。



兩名仆用正好抱了一大堆的現金走進來,正好被處於暴怒中的方子山看到。方子山氣得臉都發青了,他大聲吼道:“你又去飆車賭錢?你,你,我方家欠缺你這點錢麽?你,你,你到底想要幹什麽?你這小畜生!”



“唉~~~”方文懶洋洋的歎息了一聲,昂著頭看著比他高了半個身體的父親,冷笑道:“小畜生也是老畜生養大的。我他媽的就不花你的錢!操!”他吊兒郎當的朝林秘書比劃了一個中指,帶著一串寒氣透骨的冷笑,慢吞吞的晃進了他自己的房間。



方子山緊緊的握住了拳頭,渾身哆嗦的他看著方文那瘦削低矮的背影,過了許久才強行壓下了自己心頭的怒氣。



林秘書小心翼翼的放鬆自己捂住胸口的手,壓低了聲音,低眉順眼的小心說道:“方總,對不起,是我。。。”



方子山搖了搖頭,揮了揮手,輕輕的拍了拍林秘書的肩膀,溫柔的說道:“和你無關。是方文他。。。他。。。他。。。”



當天夜裏,也許是幻覺,方文總覺得自己在朦朧中聽到了正屋裏傳來的一些奇怪的聲音。



他在夢中,看到了林秘書那張俏麗的桃花一樣的臉蛋。



他的身體突然顫抖起來,一種從來沒有過的古怪快感讓他叢夢中驚醒。



本能的伸手朝跨下一摸,方文尖嘴猴腮的臉上露出一絲似悲似喜的難看笑容。



“再見,老子持續了十八年的童年。”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星際屠龍戰士
9星際骷髏兵
10霸天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