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6章夢裏持刀者

  天花板上的吊燈落了下來,在客廳的地板上四分五裂,一些玻璃珠子向四處飛濺而去。父親和母親坐在沙發上,滿臉都是驚懼,這驟來的變故讓他們沒了主張,直到整個樓第二次晃動起來時,他們才像被蠍子蟄了似地,一下跳了起來。

  倆人步調一致,一齊快步到唐婉的房門前,用力敲打房門,並大聲叫唐婉的名字。唐婉的房裏很安靜,靜得讓老倆口對視一眼,滿心疑惑,繼而更大力地敲打房門。老太太叫閨女名字的聲音裏,已經帶上了哭腔。

  其實這時候唐婉就蹲在門邊,剛才她躺在床上時,樓晃了兩晃,真把她嚇壞了。她第一個反應就是跳起來,但下床的時候動作猛了,摔了一跤。她當時蹲在床邊停了停,等到晃動停止,這才起身奔到門邊。就在這時,外頭打門和老頭老太叫她名字的聲音傳來。唐婉聽見聲音,反倒平靜下來。她倚著門慢慢蹲下,臉上現出些堅毅的表情。

  老頭老太更急了,不知道屋裏唐婉怎麽樣了,但這會兒除了用力打門,他們實在是無計可施。這時,樓又開始晃了,這回晃動有了連續性,外頭已經響起玻璃碎裂與人的哭號聲。屋裏更多的東西移了位,高處的掛件落下來,碎了一地。老倆口更驚恐了,父親絕望中身子連續往門上撞,但卻哪裏能撞得開。

  這時,又一陣敲門聲響起。老頭老太對視一眼,停止敲門,外頭的敲門聲卻更響地傳來。父親遲疑了一下,快步奔到門邊,拉開門。他身子往後退了退,神情瞬間變得僵硬,還有些驚懼。

  敲門的人是譚東。

  譚東——父親下意識地就退後兩步。麵對這個青年人,他在瞬間有些不知所措了。他從來沒有想過譚東會直接闖上門來,這個年輕人此刻滿臉惶然,望向他的目光裏還有些畏縮,但是,老人知道,在他的身體裏,潛存著一些你無法感知的力量,那些力量就是野獸,在任何一個時候都可能向你撲來,把你撕碎。

  而此刻的譚東是畏縮的,按他的本意,他根本不願意站在這個老人麵前,因為他知道,老人知道他的一切,他在他眼裏,像一個不穿衣服的人,他身上所有醜陋的疤痕,都在老人眼裏一覽無遺。他決定離開這城市,也全都因為這個原因。這是他的軟肋,老人找到了它,所以,他再沒有力量與老人對抗,即使他深愛著唐婉。

  但現在不同,地震了,他擔心唐婉的安危,他必須看著唐婉無恙,才能安心離開。而且,剛才他逆著人群向樓上奔來的時候,心底還激蕩著一種力量,那力量讓他有了坦然麵對一切的勇氣。

  譚東進門,一眼看過去,就明白了屋裏的形勢。他想衝唐婉父親打聲招呼,但老人卻不願意與他目光對視,把臉轉了過去。譚東大步奔到唐婉的房門口,唐婉母親滿臉恐慌地往邊上退了退,但隨即便顫聲道:“唐婉在裏頭,怎麽都不開門。”譚東點頭,使勁敲打房門,並大聲叫:“唐婉,是我,開門。”門幾乎在聲音落的同時開了,唐婉站在門邊,臉上是種期待已久的表情。所有的語言在這裏都會變得蒼白,譚東在這緊要關頭並沒有真的舍她而去,她心裏瞬間生出的柔情,讓她幾乎忘了所處的環境與地震的恐慌。

  而譚東卻似乎並沒有覺察出她此刻的柔情,隻是抓住她的胳膊說:“快走,地震了。”地震了,樓裏的人都向外麵湧去。樓道裏一片嘈雜,有些人衣衫不整,有些人扛著抱著不知名的物器。大呼小叫混雜著小孩的哭泣,還有些東西摔落在地發出迸然巨響。偏偏樓道裏的燈也壞了,人們都在黑暗裏活動,影影綽綽誰也看不清誰。唐婉母親下樓時一腳踩空,摔了一跤,爬起來後腳脖子就扭了。譚東一點都沒猶豫,抓著老太太兩隻手就把她背了起來。唐婉父親跟在後麵,想說什麽,終於什麽都沒說,隻是在後麵托著老伴,跟著譚東和唐婉一塊兒下樓。

  小區的空地上此刻比樓道裏更為混亂,幾十幢樓的住戶都擁到那條小泥路上,向著小區大門奔去。唐婉家附近不遠處有一個足球場,大家在逃離家門的時候不約而同都想到了那裏,那裏成為逃避地震最理想的避難所。譚東唐婉帶著老頭老太,也加入潰逃的隊伍。

  大約十幾分鍾後,他們進入那個足球場,足球場上早已是人滿為患了。先到的人肆意攤開東西或自己的身體,盡量大地占據地方。後來的人想方設法要找到立足之地,與先來的人不斷發生爭執。足球場四個門還不停地有人湧入,人群的密度越來越大,後來有些警察也加入進來,開始維持秩序。

  譚東放下唐婉母親時,額頭上沁出一層微汗。他四處搜尋一番,冷著臉用腳將零散堆積的一堆包袱踢到一處,那些包袱的主人瞪著他想說些什麽,他便用挑釁的目光回敬那人。那個胖子嘴裏嘀咕了一句,彎下腰整理自己的東西,目光竟是不再與譚東的相碰。唐婉父母席地而坐,老頭老太這時麵麵相覷,竟是誰也說不出話來。

  他們心裏明白,如果剛才沒有譚東,他們實在不知道該怎麽辦。

  而譚東,是個魔鬼,是他們避之猶恐不及,且想到便要滿心驚懼的人。現在這個時候,他們實在沒有辦法回避他,因而,老倆口俱都滿心惶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麽事。

  但是,譚東竟然沒有給他們麵對的機會。老倆口坐在足球場上驚魂稍定,卻發現譚東已經不見了,不僅譚東,就連唐婉也失去了蹤影。

  老倆口立刻明白了一個現實:譚東帶走了他們的女兒。

  ——唐婉!

  老倆口心裏隻有女兒的名字,他們開始跌跌撞撞在足球場上移動,並大聲呼叫女兒的名字。足球場上這晚人太多了,沒有人會關心一對老人失去了女兒。就連維持秩序的警察,不耐煩地聽完老太太的哭訴後,也隻是皺著眉讓他們找個地方坐下,等到天亮再說。

  這一晚發生的事情太多了,警察們要處理的事情也太多。

  老頭老太最後隻能坐在草地上,相互依靠著身體。老太太還在垂淚,已經說不出話來。唐婉父親一臉沉凝,雖然盡力想表現得坦然些,但他眼中偶現的無奈,卻將他內心的驚懼表露出來。

  ——譚東!

  曾經有那麽一段時間,唐婉父親隻要閉上眼睛,就能看到那一片湧動的血色。血色在夜裏彌漫,還伴隨著一些奇異的聲響,那是刀砍進骨骼的一刹那,刀鋒與骨骼磨擦發出的清脆的聲音。

  那是幅什麽樣的畫麵呢?唐婉的父親至今仍然無法想象。

  刀鋒在肆意翻飛,毫不停頓地在一對中年夫婦身上起起落落。撕心裂肺的慘叫,一點都不能驚擾持刀者冷酷的臉。那時必定有些血會濺到持刀者的身上,或者臉上,血液與他接觸的瞬間一定還是灼熱的,但持刀者卻毫無覺察。他比一個屠夫更專業。

  那一晚,很多人在夜裏都聽到了那對中年夫婦的慘嚎,有很多人從此後心裏再也消不去一份對夜的驚懼。

  唐婉父親縱然是軍旅出身,在翻看那些資料時,心裏仍然生出陣陣驚悸。待他看到那些血肉模糊的照片時,胃裏一陣痙攣,他強忍住不讓自己失態,但當他走到外麵,呼吸一口新鮮空氣,胃裏卻翻江倒海般,讓他再也承受不住。

  那一次,唐婉的父親在路邊嘔吐了好長時間。

  那些血腥便在接下來的日日夜夜裏,時時困擾著老人。有一次,他夢到持刀者帶著滿身血跡站到了他的麵前。刀鋒已浸滿血漬,它揮舞時挾雜著淩厲的刀風。他跌跌撞撞地向黑暗深處逃竄,但那把沾滿血漬的刀仍然不離他的身前,他每次轉頭,都可以看到刀離他近在咫尺。而他終於摔倒在地,終於再不能向前邁進一步,持刀者便佇立在他身前了。他抬起頭,看到持刀者滿臉血汙,根本不能看清他的模樣。但這持刀者盯著他,猙獰的臉上忽然有了表情——他在笑。笑讓他的臉部肌肉開始抖動,那些血汙便一點點地落了下來,他的臉便也漸漸顯出本來的模樣。

  唐婉父親那時睜大了驚恐的眼睛,比沾血的刀鋒更讓他驚懼的是,他終於看清了持刀者的模樣。

  ——譚東!

  其實唐婉的父親在查看那些資料時,便知道那些事都是譚東所為,但是,在夢裏親眼見到譚東猙獰的臉上甚至帶著笑容,那種深入骨髓的驚懼,便足以擊潰一個老人所有的意誌。

  唐婉父親不記得在夢裏譚東的刀是否落了下來,但他在接下來更多的夢裏,夢到女兒一個人在黑暗裏哭泣,那些湧動不停的血汙正一點點地向女兒逼近。到這時他已經顧不上心裏的驚恐了,他眼見著女兒與譚東的關係日益親密,譚東每日裏柔柔順順的什麽事全依著女兒——這些全是假象,是譚東用他的外表蒙騙了唐婉。到了這時,在驚懼之外,唐婉父親又多了層痛苦。

  因為他實在不知道如何將譚東不為人知的一麵展現在唐婉麵前。

  如果他將這一切告訴唐婉,那麽這必將唐婉心中已經愈合的傷口重新撕開。那些如夢魘般的往事,是任何人都不願再提及的。所以,唐婉的父親驚恐之外才會覺得痛苦。但因著一份父愛,他知道無論如何,自己必須拯救身處危難之際的女兒,無論用什麽辦法,他都得讓譚東遠離唐婉。

  他曾試圖給譚東一些錢,還讓現在在派出所的幾名舊屬下警告譚東,當這些全不能奏效的時候,他隻能捧出最後的殺手鐧,威脅譚東如果再耽於唐婉身邊,必將他的往事向唐婉全盤說出。這就是譚東忍痛將要離開唐婉的原因,並且,往事重新揭開了譚東心中的隱患,決定離開這城市,也正源於此。

  身處足球場的唐婉父親,眼見著這晚譚東賣力地背著唐婉母親一路奔跑,那時他的心裏隱隱有些不安,自己是否錯了的念頭也曾一閃而逝。但現在,譚東卻帶走了女兒,這讓他的憤怒不可抑製地再次噴薄而出。

  譚東深愛著唐婉,這一點,老人心裏非常清楚。

  但這絲毫不能讓老人心安,有些人傷害的,往往正是自己最親近的人。

  曾經有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唐婉父親驅車去往位於城市西郊的青龍山公墓,在那裏,他麵對兩塊墓碑久久不語。

  墓碑後麵,長眠著一對中年夫婦。他們的年齡永遠停留在了那個持刀者肆意瘋狂的夜晚。唐婉的父親來看他們,並不僅僅因為他們淒慘的死因,還因為現在,這兩個陌生人與他之間已經有了密切的聯係。

  唐婉父親那時忽然覺得自己與這對中年夫婦離得很近,他想到如果不能阻止唐婉跟譚東在一塊兒,自己將會得到跟這對中年夫婦相同的結局。

  有些人傷害的,往往正是自己最親近的人。

  唐婉父親離開墓區的時候,再一次注視墓碑上的兩個名字。

  中年夫婦中的丈夫姓譚,他是譚東的父親。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