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五章 1848年歐洲革命

  普魯士突破聯軍防線

  1756年隆冬,普魯士國王腓特烈決定出兵魯騰,與奧地利的軍隊打一場硬仗。普魯士的文武百官都勸說腓特烈,讓他三思而後行,因為天氣太冷,士兵們凍得連槍都握不住,而且大隊人馬的給養有困難。腓特烈隻是笑而不答,他明白在這種氣侯裏出兵,定能出奇製勝。而且,對方經過一個時期的戰爭,正在休養,肯定還沒準備好。

  腓特烈的軍隊出發了。那天早上,天空飄著鵝毛大雪。士兵們帶上了足夠的幹糧和燒酒,經過15天的急行軍到了魯騰附近。

  普軍的突然到來,大大出乎奧軍元帥道恩的預料,他做夢也沒想到此時普魯士人會出現在他的眼前。此次奧地利出兵,是與法國、俄國、瑞典組成同盟軍,想拔掉中歐勁敵普魯士。可另三國還沒動手,奧地利的皇帝就迫不及待地讓他出兵了。在攻下了西裏西亞後,困難接踵而來,糧食供應不上,河流都上凍了,將士們沒有水喝,連烤火木柴都不夠用。道恩正犯愁之際,腓特烈打過來了。

  道恩在無可奈何中倉促應戰。他的8萬士兵分別駐防在五個村莊裏,並修築了工事。這五個村莊相距八公裏,處於中間的是魯騰,道恩擺出了一個大鳥展翅的陣勢來迎戰普軍。

  對於魯騰的地形,腓特烈閉著眼都能摸清。他過去曾在這兒作過軍事演習。他要牽著道恩的鼻子,來個甕中捉鱉。12月5日淩晨,腓特烈讓士兵們早早吃了早餐,準備充分上路了。腓特烈走在隊伍中間,滿臉嚴肅。天上飄著小雪,幾片雪花落在了他的臉上,很快就化成了水,腓特烈也顧不上擦,任冰水從嘴角滑下。此時的腓特烈感到心裏蘊藏著一團火,可以把任何寒冷的東西給化開。這場戰鬥關係到普魯士的生死存亡,因為普魯士疆界漫長,處於法、奧、俄、瑞的包圍中,而境內的平原地形敵人能長驅直入,為此它用武力奪取了西裏西亞,以西裏西亞為屏障保護國土,現在那麽多國家組成了同盟,要對它動手,它如果不搶先一步,將會吃大虧。

  腓特烈眯著眼,環顧周圍的士兵們。士兵們懷裏摟著武器,在嚴寒的打擊下,似乎失去了一些鬥誌。腓特烈可不願看到自己的部隊出現這種情況,他喊來司令官,大聲說:“傳我的命令,每個士兵都要放開喉嚨,唱我們必勝的軍歌。”腓特烈說完,自己帶頭唱了起來。頓時,歌聲直衝雲霄,似乎把嚴寒都給趕走了。

  奧軍不知道普魯士的士兵們為何如此高興,歌聲中為何充滿了鬥誌。他們議論紛紛,對這場戰鬥心裏沒有一點底。道恩元帥揮了揮手,說:“別讓那些普魯士人給嚇破了膽,他們也是因為害怕,所以才唱歌給自己壯膽!馬上去讓羅茲提將軍率前衛部隊在大道上擺開一字形的陣勢,攔截普魯士人。”

  當羅茲提將軍將部隊一字形排開,出現在腓特烈眼前的時候,腓特烈用馬鞭指著對方的人笑道:“你們看,哪有像道恩這樣用兵的?他們把隊伍給拆散了,實際上就是分散了兵力。我今天倒要讓我的3萬人和你們的8萬人比個高低。”腓特烈指揮六十個騎兵中隊,宛若一股龍卷風,向敵人的陣地衝去。奧軍根本無法抵擋普魯士人,他們很快就崩潰了,有800多人被俘,連羅茲提也成了腓特烈的俘虜。

  太陽漸漸地出來了,腓特烈的軍隊來到了魯騰附近。腓特烈站在高地,放眼望去,隻見一隊隊騎兵從魯騰向南北兩翼奔去。腓特烈明白,道恩已經是亂了手腳,哪有讓對手把自己布兵的情況看個一清二楚的?這下,他更堅定了自己必勝的信心。他命令一千騎兵前往奧軍北翼,假裝在攻打。

  還沒到目的地,奧軍北翼騎兵的指揮魯齊茲將軍就害怕了。他忙向道恩求援,道恩怕再出現羅茲提的情況,隻好讓騎兵預備隊和一部隊南翼騎兵去支援。

  道恩的南翼徹底空虛了。腓特烈開始施行他的下一步計劃,全力擊垮奧軍的南翼。那些向北翼進攻的軍隊突然撤走了,道恩感到奇怪,他還以為是普魯士人怕了,心裏就長長出了口氣,暗暗說道:“謝天謝地,普魯士人總算走了。再過幾個月,等到春暖花開,我再去打他們,讓他們看看我的厲害。”道恩哪裏知道,正在他領著部隊回去休息的時候,普魯士的軍隊已經悄然接近了他的南線。

  中午時分,普魯士的主力到達奧軍南翼陣地。奧軍南翼指揮官驚恐萬分。不是說普魯士人撤走了嗎,這又是從哪兒來的?他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仔細了半天,才敢確認。這時向道恩求救,已經來不及了。腓特烈指揮著部隊對敵人成半月形攻勢。先衝上去的是炮兵,他們以猛烈的炮火向奧軍的南翼軍隊展開了轟炸。趁著硝煙的掩護,六個營的精銳步兵以最快的速度向奧軍陣地襲來。

  奧軍南翼全線潰敗,他們連抵擋的勇氣都沒了。到了下午,道恩才帶著一大批部隊趕到了南翼,和南翼的殘兵敗將匯合在一塊。他試圖重新整頓好部隊,與普魯士人再一決勝負。腓特烈根本不給他喘息的機會,讓號手吹起了勝利的號角,普魯士兵越戰越勇。

  那些才趕來的奧軍還沒搞清是怎麽回事,他們一聽到對方勝利的號角,以為自己一方已經失敗了,就開始四處逃命。不管道恩怎麽喊,都不管用,漫山遍野都是道恩的殘兵敗將。

  這一戰,普魯士全麵勝利,他們全殲了相當於自己三倍的敵人,瓦解了法、俄、瑞、奧聯軍的戰略包圍,拯救了危難中的普魯士。從這以後,普魯士踏上了統一德國的道路。

  俄、普、奧三次瓜分波蘭

  在歐洲中部的維斯瓦河和奧得河流域,有一個美麗而富饒的國家——波蘭。那裏氣侯溫和,雨量充足,土壤肥沃,礦藏豐富,森林覆蓋麵積大。奔騰不息的維斯瓦河,世世代代哺育著波蘭兒女。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對人類文明作出過重大貢獻的國家,在18世紀後半葉,卻遭到俄國、普魯士和奧地利三國的瓜分。這是波蘭曆史上最悲痛的一頁。

  波蘭於公元10世紀形成封建國家。16世紀時,成為東歐強國之一,其疆域北起波羅的海沿岸,南近黑海之濱,西抵奧得河,東達第聶伯河一帶。到17世紀上半葉,其版圖達到99萬多平方公裏,人口增至1100多萬,領土之大在歐洲僅次於俄國。

  這樣一個大國為什麽會一度亡國呢?原因是多方麵。從波蘭國內看,主要是因為經濟製度的落後和政治製度的腐敗導致國力衰弱。從國外看,俄、普、奧三國的聯合入侵則直接導致了對波蘭的瓜分。

  在17世紀,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在西歐得到了較快發展。而此時的波蘭卻仍實行著勞役莊園製度,其特點之一就是依賴西歐市場。從17世紀下半葉起,西歐國家相繼達到糧食自給,於是波蘭糧食出口隨之減少,而日益加劇的大貴族封建割劇則阻礙了工商業的發展,使得波蘭經濟更加落後。

  政治上,波蘭仍在實行落後的封建主義貴族共和製。它的“自由選王製”,不僅大大削弱了王權,也為外國插手波蘭政治直至掠奪、侵略波蘭提供了方便。因為它明文規定允許外國人競選波蘭國王,在1572年至1795年期間所選出的11個國王中,竟有7個是外國人。更不用說本國貴族為王位而進行的爭鬥了。它的“自由否決權”也給國家帶來了混亂,法令規定每個議員都可使用否決權,隻要一人否決,議案就通不過。所以,從1652年至1707年的55年中,共召開過55次議會,竟有48次沒通過任何議案。國力衰弱,政治混亂、腐敗,加上平原地形無險可守,使波蘭不堪一擊。

  此時的沙皇俄國卻是十分強大,且富有侵略性。彼得一世對內改革,對外擴張。其東部邊界已至太平洋沿岸,向西推進,波蘭則首當其衝。1721年俄國對瑞典戰爭勝利後,搶走波蘭的裏蘭夫,並進一步把侵略的魔爪伸向波蘭本土。

  波蘭的西鄰普魯士,原是波蘭的一個屬國,1660年獨立。到了18世紀中期,建立在軍事封建製基礎上的普魯士首先對波蘭構成了威脅,它渴望占有波蘭維斯瓦河口和西裏西亞礦產。1748年,普魯士經過與奧地利的兩次西裏西亞戰爭後,終於占領了波蘭的西裏西亞,並從東、南、西三麵包圍了波蘭。

  奧地利是波蘭的南鄰,曾於1720年加入俄普關於“保證”波蘭政治製度不變的“波茨坦協定”,1748年失去西裏西亞後,十分不甘心,且對波蘭南部地區向來垂涎三尺,一直在尋機占領。1770年波蘭南部發生反政府騷動,奧地利軍隊應波蘭國王之邀開入波蘭。動亂平息之後,奧地利軍卻沒有撤走,而且擴大地盤,占領了包括極有經濟價值的維利奇鹽礦在內的區域。

  第一次瓜分波蘭是1768年由普魯士國王弗裏德裏希二世提議的。他串通奧地利皇帝約瑟夫二世和俄國女皇葉卡特琳娜二世,1772年在彼得堡經過討價還價,於8月5日簽署了瓜分波蘭的條約。條約規定,普魯士占領波羅的海沿岸以及其他一些地區,擁有維斯瓦河口這個十分有經濟價值的出海口,共占領麵積3.6萬平方公裏。俄國占領的麵積最大,北部和東部的九萬二千平方公裏。奧地利則割占了波蘭富饒而人口稠密的南部地區,共計麵積8.3萬平方公裏。

  條約簽署後,為粉飾自己的強盜行徑以欺世惑眾,俄、普、奧於1773年5月,脅迫波蘭在華沙召開議會,企圖使瓜分條約合法化。開會那天,三國軍隊全副武裝,層層包圍會場,進行武力要挾。但以雷騰為代表的愛國議員堅決抵製。最終,以國王被迫簽字同意瓜分條約而告結束,波蘭第一次被俄、普、奧三國瓜分。這次瓜分,使波蘭半壁河山淪於敵手,失去了約百分之三十五的領土和百分之三十三的人口,經濟更加衰弱。

  國家被瓜分後,波蘭人民的改革呼聲極高。波蘭國王波尼亞托夫斯基於1776年提出了修改憲法的緊急議案,進行政治改革。同時他又致力於發展教育、藝術和文化事業,這無疑推動了愛國主義思想的發展。波蘭的政治改革在法國資產階級革命的影響之下蓬勃開展,最高潮的標誌是1791年5月3日通過的《五三憲法》。它廢除“自由選王製”,實行“王位世襲製”;廢除“自由否決權”,采用“多數表決製”;實行三權分立,特別規定國王隻有行政權,而無製定法律和與外國締結條約的權力。它宣稱全體公民都是“民族獨立自由的捍衛者”,社會各階層都有義務也被允許參加軍隊保衛國家。與此同時,波蘭的國防軍增加到十萬人,新建的陸軍部全權負責國防建設。

  波蘭國內的改革,尤其是《五三憲法》的通過,引起了俄、普兩國的驚慌,它們擔心波蘭國家得到加強。俄國便找借口於第二年5月將十萬大軍開入波蘭進行武裝幹涉和侵略,普魯士也找借口悍然出兵波蘭。由於軍事的失敗和國王的軟弱,波蘭再次淪於侵略者的鐵蹄下,華沙和波蘭大部分領土被占。

  1793年正月23日,俄、普在彼得堡簽訂了第二次瓜分波蘭的協定。普魯士掠奪了5.83萬平方公裏的土地,俄國掠奪了25萬平方公裏土地。與第一次瓜分一樣,他們仍采用欺世盜名的手段,以武力威逼波蘭議會批準條約。結果,全體議員以沉默來抗議。侵略者竟公然宣布“沉默即通過”。這次瓜分之後,波蘭隻剩下20多萬平方公裏土地,400多萬人口,國家三分之二領土處於外國占領之下,國家獨立名存實亡。波蘭的軍隊被限製在1.5萬人之內,波蘭國王受俄國沙皇約束,政府成為傀儡。

  波蘭被第二次瓜分後,國家和民族麵臨生死存亡之際,一部分進步的小貴族和新興的資產階級奔走呼號。波蘭民族英雄塔代烏士·科希秋什科在波蘭古都克拉科夫領導人民起義。起義軍一時間點燃了波蘭廣大愛國者的愛國激情,他們在科希秋什科的率領下,向華沙進軍。華沙城內的人民也舉行起義,裏應外合,奪回了被占領的首都華沙。科希秋什科宣布改革政令。但由於改革的不徹底性,逐漸失去了農民的支持。同時,俄、普兩國迅速派大量軍隊,瘋狂鎮壓起義。加上起義軍內部分裂,終於導致起義失敗。起義者受到侵略軍的血腥屠殺,華沙變成人間地獄。在此之間,奧軍也再次入侵波蘭。

  起義失敗後,波蘭遭到第三次瓜分。1795年10月24日,俄、普、奧三國經過長時間的分贓商談,終於簽訂了第三次瓜分波蘭的協定。奧地利割占領土四萬七千五百平方公裏,俄國將12萬平方公裏的波蘭領土並入它的版圖,普魯士則奪取了西部其餘的5.5萬平方公裏的土地和華沙。

  這樣,經過俄國、普魯士和奧地利三國的三次瓜分,波蘭作為一個獨立的國家被滅亡了。從此,波蘭的1500多萬人民分別被置於俄、普、奧三國侵略者的鐵蹄之下,長期被奴役,過著亡國奴的生活。波蘭國王作為亡國之君,三年後抑鬱而死。

  在後來的120多年中,波蘭人民不斷地起義、反抗,百折不撓。同時由於俄國十月革命的影響,1918年波蘭首先被蘇俄承認為獨立國家。1919年,帝國主義各國在《凡爾賽和約》中承認了波蘭的獨立。

  攻占巴士底獄

  大革命之前的法國,處決死刑犯都是用車裂,即類似中國古代的“五馬分屍”。用這種刑法處決犯人時,其慘象叫人不忍觀看。

  法國有一位叫約吉坦的醫生,在國會裏當議員,對車裂的刑法看不過去,認為這是不人道的事情。於是在1789年12月1日的議會會議上提出,想改革車裂的刑法。議員們覺得他的想法合理,當即通過了他的議案。約吉坦試製了斬首機,親自監斬幾個死刑犯。但當斬到第三個人時,刀刃竟然卷了。

  1791年3月,法國國王路易十六知道了斬首機卷刃的事情,把約吉坦等有關設計製造人員召去,詢問了事情的經過。這位國王看罷斬首機的刀刃後突然來了靈感,認為斬首機上的鍘刀改為三角形的效果要好得多。為此,他還親自操過筆來,畫了一張三角形刀的草圖。製造人員按照路易十六的草圖重新製了一口刀,試驗後果然效果非凡。於是,法國正式啟用了這台斬首機。這以後,劊子手在幹淨利落處決死刑犯時,都交口稱讚他們的國王腦子快。然而,兩年後,正是經國王親自修改的這台斬首機,卻用在了國王自己的頭上。路易十六是怎麽被送上斷頭台的呢?

  法國自公元843年成為獨立國家,到18世紀以前,它一直是歐洲典型的封建專製主義國家。全國居民被劃為三個等級。第一等級是僧侶,“以禱告為國王服務”;第二等級是貴族,“以寶劍為國王服務”;第三等級是農民、工人、貧民和新興資產階級,“以財產為國王服務”。國王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路易十四曾宣稱:“朕即國家”。

  這三個等級中,第三等級人數最多,占全國人口的99%以上。18世紀下半葉,法國資本主義經濟已有相當發展。僅裏昂的紡織工人就有6萬多。但封建製度、種種苛捐雜稅以及林立的關卡,嚴重阻礙著國內統一市場的形成,阻礙著資本主義的發展。因此,資產階級日益不滿,極力要求變革。以孟德斯鳩、伏爾泰、盧梭和狄德羅為代表的啟蒙思想家宣傳自由、平等是天賦的權力,反對以“神”為中心的教會教義和封建主義,為法國資產階級革命作了輿論準備。

  攻打巴士底獄1788年,法國農業連續兩年歉收,國家發生財政危機。為了要第三等級拿出錢來度過困境,國王路易十六於1789年5月召開三級會議。掌璽大臣宣布,三個等級分別開會,表決時一個等級投一票,妄圖以兩票對一票的辦法把決議強加到第三等級頭上。第三等級的代表們知道這一陰謀後十分氣憤,索性不承認自己是第三等級,而是全體國民的代表。6月初,600名代表齊聚會議大廳,召開一次“國民會議”,後又改名為“製憲會議”,準備製定一部憲法,進行政治製度的改革。

  路易十六得知第三等級竟然私自開會十分震怒,當即派出軍警,於6月21日封閉會場,禁止國民會議的召開。後來又調來大批軍隊,企圖用武力來解散製憲會議。

  國王的倒行逆施激惱了巴黎市民,7月12日,1萬多市民湧上街頭舉行集會遊行。在路易十五廣場,路易十六派出的騎兵向手無寸鐵的群眾揮舞屠刀,許多人被打死打傷。13日清晨,市民們紛紛拿起了武器,衝進軍火庫,奪了幾萬支火槍和幾門大炮,巴黎人民起義了。很快,起義者就控製了全城。14日,起義達到高潮,一個起義者高呼:“攻下巴士底獄!”於是一呼百應,成千上萬的起義戰士向巴士底獄衝去。

  巴士底獄是一個城堡式的建築,四周有一條25米寬的壕溝,隻有通過吊橋才能進出。這裏是關押政治要犯的地方,許多資產階級革命家們在這裏受折磨。

  幾聲重炮,轟斷了吊橋的索鏈,起義者終於衝進了巴士底獄。人們高呼著“自由萬歲!”然後把這座封建製度的堡壘完全拆除了,以表示徹底肅清封建專製製度的決心。攻陷巴士底獄標誌著法國革命的開始。為了紀念革命人民反封建鬥爭的偉大勝利,7月14日這一天,被定為法國的國慶日。革命者們很快製定了“八月法令”和《人權宣言》,大資產階級控製了製憲議會,路易十六失去了君主權力。

  但路易十六不甘心他失去的權力,仍然暗地裏頑抗。他分別給普魯士、奧地利等仇視法國革命的外國統治者寫信,企圖借助外力來絞殺革命。1791年6月,他又喬裝打扮一番妄圖逃出法國,結果被群眾發現,將其抓獲。

  1792年4月,法國與奧地利爆發了戰爭,路易十六企圖借此重登皇位,指使王後把法國的作戰計劃秘密報告給敵國。人們知道這一消息後氣憤已極,8月10日,革命者占領了皇宮,第二次囚禁了國王。9月21日,國民公會宣布廢黜國王,成立共和國。接下來就是如何處置國王的問題了。1792年10月16日,審判國王的程序提交法製委員會研究。11月7日,革命領袖梅爾提出了一份有分量的報告,論證路易十六可以由國民公會審判。誰知就在這時,“鐵櫃事件”發生了。

  11月20日,當革命者們搜查王宮時,在一個宮牆的牆壁中發現了一個鐵櫃,打開一看,裏麵裝著許多國王與外國交往,企圖借用外國兵力消滅革命者的信件,另外,還有路易十六行賄收買議員的花銷帳目。於是,路易十六的罪行再也無法掩蓋了。12月10日,由羅伯斯庇爾代表起草控訴狀的21人委員會提出關於路易十六的罪狀報告,11日開始審判。1793年1月14日交付國民公會表決,結果除幾票棄權外,議會一致通過宣布國王有罪。最後,經過24小時的投票,以387票讚成,278票反對的宣判對國王執行死刑。1月18日,又對是否緩期問題進行表決,結果以380票對310票予以否決。

  1793年1月21日,這是一個大雨如注的天氣。盡管這樣,成千上萬的人們仍然冒雨湧上大街,因為這一天是處決國王的日子。路易十六被押上囚車,在街上遊行了1個多小時。最後被送上設在革命廣場的斷頭台上。他似乎想說些什麽,但他的聲音被軍隊的鼓聲淹沒了。上午11時,行刑的鼓聲響起,3名劊子手把路易十六放進斷頭台,斷頭刀猛然落下,刹那間這個作惡多端的國王便身首異處了。路易十六是繼英國查理一世之後第二個被處死的歐洲封建君主。與查理不同的是,他是死在自己修改過的斷頭台上。

  18世紀末法國革命是一次比較徹底的資產階級革命,它不但為法國的資本主義發展掃清了道路,而且對整個世界的資本主義革命產生了巨大影響。

  李爾與《馬賽曲》

  各國都有自己國家的國歌,法國的國歌是《馬賽曲》。《馬賽曲》是一支保衛祖國、反抗侵略的戰歌,最早出現於1792年,也就是奧地利、普魯士兩國武裝侵略法國的危急關頭。關於它的來曆,有一個很不平凡的故事。

  1789年5月5日,法王路易十六在凡爾賽宮召開三級會議,企圖對第三等級增稅,以解救政府的財政危機;第三等級的代表則要求製定憲法,限製王權,實行改革。6月17日,第三等級的代表宣布成立國民議會。7月9日,改稱製憲議會。路易十六調集軍隊,企圖解散議會,激起了巴黎人民的武裝起義。7月14日,起義人民攻克了象征封建統治的巴士底獄。路易十六被軟禁。一些貴族逃往國外。

  製憲會議根據法國革命人民的願望發表了《人權宣言》,提出了“自由、平等、博愛”這一資產階級革命口號,廢除了封建等級製度。

  法國的革命形勢震動普魯士和奧地利等封建國家,它們連忙組成聯盟,普奧聯軍統帥布倫瑞克公爵率領十四萬大軍向法國進犯,企圖共同鎮壓法國革命。

  兩國國王還發表了宣言,譴責“篡權者”擾亂了法國的良好秩序,顛覆了王廷;譴責法國人對國王及其家族施加侮辱和侵犯。他們還宣布說,聯盟各國的君主要聯合進軍,消除法國國內暴亂,製止對國王和教會的攻擊,恢複法國國王被剝奪的安全和自由,使法國國王能夠行使自己的合法權力。

  巴黎人民聽到這個宣言後,無不義憤填膺。這一宣言很快傳遍全國,就連平日裏擁戴國王的人也非常氣憤,紛紛加入共和黨,背叛了國王。全國人民抗戰的呼聲十分強烈,都想為祖國獨立的神聖事業盡自己的一份力量。

  法國的王黨和貴族卻非常歡喜,他們盼望聯軍早日來到巴黎,好恢複他們往日的威風。

  1792年4月,戰爭爆發了。普奧聯軍以排山倒海之勢向法國攻來,沒有多久便打到了巴黎附近。

  法國已處在內外交困之際,議會莊嚴宣布道:“公民們,祖國已處在危急之中!”

  全法國立即開始總動員,凡是當過國民自衛軍戰士和手中有武器的人都紛紛加入義勇軍隊伍,援救巴黎,誓死保衛祖國。

  這時,司托拉堡的義勇軍也組成了。5月的一天,工兵上尉李爾收到凱萊爾曼將軍的一封信,信中邀請他參加市長迪特裏希家舉行的晚會,並請他為軍隊寫一首能夠激勵士氣為人民所喜愛的軍歌。

  李爾讀完了信,將軍的意思他已經心領神會了。眼下國家正麵臨危機,李爾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了。

  李爾在營房裏一麵彈琴,一麵編寫歌詞,直到天明。他不住聲地哼唱著譜好的歌曲。忽然他聽到叫好的聲音。李爾回頭一看,門口站了一大堆士兵,大家正在異口同聲地叫好哩。李爾還有些懷疑,問道:“你們說的是真話嗎?”

  “上尉,你真是天才呀!”大家讚揚道。李爾這才稍微平靜了些,又問道:“你們說,取個什麽名字呢?”

  眾人七嘴八舌地議論開了。一個士兵說:“作為反侵略的義勇軍,我們的任務是進軍萊茵河,就取名為《萊茵軍戰歌》吧!”

  李爾聽了,點了點頭。

  第二天晚上,李爾來到市長家作客。凱萊爾曼將軍見李爾走進來,馬上介紹道:“這是上尉李爾,是一位多才多藝的年輕軍官。”

  李爾聞聽,額頭上立刻沁出了汗珠,心裏像揣個小兔子似的忐忑不安起來。

  與大家見過麵後,李爾坐到鋼琴前,自彈自唱道:

  起來,祖國的孩子們!

  光榮的日子已經來到。

  專製者在反對我們,

  他們扯起了血腥的旗號。

  你聽,在我們家園,

  那些凶殘的幹涉軍在嚎叫。

  他們一直逼到我們跟前,

  把我們的妻子和兒子都扼死了。

  公民們!拿起武器,組織起戰鬥隊伍!

  前進!前進!

  讓侵略者的汙血灌溉我們的田地。

  ……

  客廳裏共有19個人:市長夫婦和他們的親戚、家庭教師、區警察長官和他的兒子、市政廳書記、將軍夫婦以及幾個大學生。大家聽了之後,立刻歡呼起來。市長本來就愛好音樂,此時,他情不自禁地隨著唱了起來;往日裏總是冷麵孔的區警察長官眼裏充滿了淚花,他的兒子竟放聲大哭起來;兩個大學生感到滿腔熱血在沸騰,激動的心情如滾滾春潮,跳起來揮舞著帽子,一起高呼道:“法蘭西萬歲!”

  幾個夫人也熱淚盈眶,激動得連氣都透不過來了。

  李爾目睹眼前的情景,不禁目瞪口呆。他怎麽也沒有想到這首歌曲能獲得這樣的成功。大家擁到他的麵前,緊緊地握著他的手,向他表示祝賀。

  回營後,李爾激動得一夜未眠。

  幾天後,市長特意在當地軍械廣場組織了一次演奏會,自衛軍樂隊演奏了這首歌曲,贏得了全場的熱烈掌聲。

  不久,市長得知開往巴黎的馬賽義勇軍即將路過該市的消息後,決定舉行隆重的歡迎儀式。

  7月14日一大早,馬賽義勇軍邁著矯健的步伐,身穿製服,肩扛長槍,雄赳赳氣昂昂地開過來了。

  當歡迎隊伍看到馬賽義勇軍的先頭部隊出現時,立刻高唱起《萊茵軍戰歌》來。

  在場的民眾聽到這首歌,一個個激動得熱血沸騰,情緒激昂。人們的眼裏都噙著淚花。

  一聽到《萊茵軍戰歌》,馬賽義勇軍立刻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也跟著唱了起來。歌聲此起彼伏,一浪高過一浪。整個場麵就像澎湃的大海。

  馬賽義勇軍在向巴黎進發的路上,高唱著這首歌曲,激勵著所有奔赴前線的勇士們。巴黎人們聽到這首歌時,激動得不能自已,掌聲、歡呼聲震天動地。因為巴黎人民是聽馬賽義勇軍唱這支歌子的,便稱這首歌為《馬賽曲》了。

  9月20日,法國義勇軍與普魯士軍隊在瓦爾密決戰,法軍大獲全勝。這是法國反擊侵略者的第一次勝利,也是法軍轉守為攻的轉折點。第二天,在普選的基礎上召開國民大會,決定廢除君主製度,建立共和政體。

  1792年2月22日,法蘭西共和國成立了,史稱“法蘭西第一共和國”。

  1795年,為了紀念義勇軍在保衛祖國中所作的巨大貢獻,為了使人們永遠記住共和國建立的艱苦曆程,國會通過決議,《馬賽曲》被定為法國國歌。

  啟蒙運動的領袖伏爾泰

  “啟蒙”,就是開啟智慧,通過教育和宣傳,把人們從愚昧、落後、黑暗的封建社會中解放出來,使人們擺脫教會散布的迷信和偏見,從而為爭取自由和平等去鬥爭。啟蒙運動是發生在18世紀歐洲的一場反封建、反教會的思想文化革命運動,它為資產階級革命作了思想準備和輿論宣傳。

  啟蒙運動的中心在法國。法國啟蒙運動的領袖則是伏爾泰。他的思想對18世紀的歐洲產生了巨大影響,所以,後來的人曾這樣說:“18世紀是伏爾泰的世紀。”

  伏爾泰本名叫弗朗索瓦·瑪利·阿魯埃,1694年生於巴黎一個富有的公證人家庭。少年時期,他在耶穌會主辦的貴族學校讀書。中學畢業之後,父親一心想讓他學法律,將來當法官或律師,但伏爾泰卻立誌成為詩人。他經常出口成章,即興寫詩。由於他寫了一首嘲笑貴族的諷刺詩,結果被關進巴士底獄。在獄中,他仍然堅持創作,完成了他的第一部悲劇《俄狄浦斯》。1718年,《俄狄浦斯》在巴黎上演,獲得成功,他一舉成名。

  伏爾泰成名之後仍然寫諷刺詩嘲笑法國貴族,結果遭到貴族子弟的毒打,第二次被關進巴士底獄。出獄後被宣布驅逐出境。他不得不流亡到英國。在倫敦,伏爾泰以新奇的眼光觀察了英國的政治製度和經濟生活,研究了唯物主義哲學和牛頓的物理學。他還接觸到了英國新興文學,對莎士比亞的戲劇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並把他的劇作翻譯介紹到法國。1743年,伏爾泰發表了《哲學書簡》,在這部書裏,他讚揚英國革命後取得的成就,批評法國封建製度,宣傳唯物主義哲學思想。他認為人一生下來就應當是自由的,在法律麵前應當人人平等。他主張在法國建立一個在“哲學家”引導下,依靠資產階級力量的開明君主製,國內有言論出版自由等等。他反對天主教會,激烈譴責教士的貪婪和愚民的說教,他稱天主教教主為“惡棍”,稱教皇為“兩足禽獸”,號召人民粉碎教會這個邪惡勢力。此書一出版,即被法國政府判為禁書,並當眾燒毀。

  為了避禍,伏爾泰來到法國和荷蘭邊境一個古老偏僻的貴族莊園,隱居在他的女友德愛特萊侯爵夫人家中,一住就是15年,直到1749年侯爵夫人去世。在此期間,他寫下了悲劇《愷撒之死》、《穆罕默德》,諷刺長詩《奧爾良的少女》,哲理小說《查第格或命運》,曆史著作《路易十四時代》以及科學論著《牛頓哲學原理》。

  1750年,伏爾泰應普魯士國王腓特烈二世邀請訪問柏林。他來到一個比法國更黑暗、更殘酷的封建專製國家,卻幻想借助“開明君主”的力量,進行某些社會變革,實現啟蒙主義思想。然而,腓特烈二世隻把伏爾泰當作宮廷點綴,給外人一個“開明君主”的形象,實際上他實行的是軍國主義的野蠻擴張政策。伏爾泰絲毫不能改變德國現實,1752年,他離開柏林。

  1760年,伏爾泰在法國與瑞士邊境的費爾奈莊園定居下來,在此度過了他一生中的最後20餘年。在這期間,他寫下了大量的文學、哲學和政治論著,包括哲理小說《老實人或樂觀主義》、《天真漢》、哲理詩《自然規律》等,他還把中國元雜劇《趙氏孤兒》改編成《中國孤兒》。

  伏爾泰雖遠離巴黎,卻仍然關心法國社會現實,他晚年寫了許多文章和小冊子,抨擊教會和專製統治,它們以化名和匿名的方式在歐洲各地流傳,推動了進步的思想運動。當時歐洲成千上萬哲學家、藝術家、演員慕名拜訪伏爾泰,另外還有人給伏爾泰寫信求教,伏爾泰都熱情接待或回信,小小的費爾奈莊園成為歐洲啟蒙運動的中心。

  伏爾泰還積極參加社會活動,他積極為無辜受害的人士奔走,最突出的是發生在1762年的聞名歐洲的卡拉事件。當時,法國社會中天主教教會的權力極大,天主教僧侶被列為法國封建社會的第一等級,教會經常殘酷壓榨和迫害人民。1762年有個名叫卡拉的新教徒,他的兒子因欠債而自殺了。天主教會馬上向法院誣告卡拉,說他兒子因為想改信天主教,被信新教的父親殺死了。法院於是把卡拉全家逮捕,進行嚴刑拷打,將卡拉判處死刑。處死的這一天,劊子手們先用鐵棒打斷了卡拉的雙臂、肋骨和雙腿,然後把他掛在馬車後麵,在地上活活拖死,最後還點上一把火,把屍體燒成灰燼。

  伏爾泰聽說這件事之後,異常憤怒,他親自調查事件真象,把這件冤案的調查報告寄給歐洲許多國家,全歐洲都對此感到震驚和憤怒,紛紛痛斥法國士魯斯的地方法院。四年後,教會不得不宣布卡拉無罪,恢複了他家人的自由。從此,伏爾泰被稱為“卡拉的恩人”,受到法國人民的尊敬。以後,伏爾泰又為新教徒西爾文、拉巴爾等人的受迫害案鳴冤,經過多年的鬥爭,終於使他們恢複名譽。所以伏爾泰被譽為被壓迫者的保護人,聲望越來越高。

  伏爾泰不僅是一位偉大的思想家,而且是一位傑出的文學家。他最有成就的文學作品是哲理小說,《老實人或樂觀主義》是其中的代表作。

  《老實人》的主題是批判盲目樂觀主義哲學,小說中的邦葛羅斯是個哲學家,在他看來,世界是完美的,一切人和一切事物都盡善盡美,“在這最美好的世界上,一切都走向美好。”邦葛羅斯一生的遭遇是對他的“哲學”的極大嘲諷,他先染上梅毒,接著又遭到宗教裁判所的火刑,後又被賣為奴隸,但他冥頑不化,死不改口,仍然堅持說世界盡善盡美。小說的主人公老實人開始相信邦葛羅斯的樂觀主義哲學,但嚴酷現實粉碎了他的樂觀幻想。他是德國男爵的養子,由於他與男爵的女兒居內貢小姐相愛,結果被貴族偏見極深的男爵趕出了家門。從此他四處流浪,到處都看到封建專製的腐敗和天主教會的罪惡。到裏斯本時,他遇到了大地震。為防止全城毀滅,教會與大學博士相勾結,認為隻有“在莊嚴的儀式中用文火慢慢燒死幾個,才是阻止地震的萬試萬靈的秘方。”為此,教會抓了5個人。其中一個人的罪名是娶了自己的教母;另外兩個葡萄牙人是“吃雞的時候把同煮的火腿扔掉”。在場的邦葛羅斯和老實人似乎讚同他們的吃法,於是,他便也被一塊兒送上宗教火刑場。結果三人被燒死,邦葛羅斯和老實人卻奇跡般地脫了險。老實人曆盡磨難,認識到世界就是一個屠宰場,他拋棄了樂觀主義。最後他找到了一個黃金國,國內遍地都是黃金、碧金和寶石,人人過著自由平等,快樂而富裕的生活。當然,這隻是伏爾泰的理想。

  1778年2月,84歲高齡的伏爾泰在路易十五死後重返闊別28年的巴黎,人民群眾夾道歡迎這位勇敢的鬥士。5月30日,伏爾泰病逝。臨終前,神父要他承認基督的神主,他憤然拒絕。反動教會不準把他葬在巴黎。大革命時期,伏爾泰的骨灰運回巴黎,在法國偉大公墓隆重安葬。

  作為法國資產階級革命的啟蒙思想家,其曆史貢獻是不可抹滅的。和伏爾泰同時的法國啟蒙思想家,還有孟德斯鳩、盧梭和狄德羅。孟德斯鳩提出廢除封建專製製度的主張,代之以立法、行政、司法三權分立製,從而奠定了現今資本主義國家政治製度的基礎。盧梭在他的《民約論》裏指出:暴君專製製度是非法的,而民主政權的產生是必然的,必須要用暴力去消滅專製製度。他們的政治主張,是資產階級革命的有力思想武器。

  狄德羅主編《百科全書》

  法國啟蒙運動時期最具革命性的哲學家是狄德羅。狄德羅思想獨具一格,他是一個堅定的無神論者。狄德羅深刻地論證了物質與運動的關係,在他看來,運動是物質固有性質,物質和運動是不可分的。他的思想觀點克服了牛頓以及伏爾泰、孟德斯鳩等人的局限,對唯物主義哲學作出了重要貢獻。狄德羅為首編寫的《百科全書》影響巨大,“百科全書派”幾乎成了法國啟蒙運動的代名詞。

  狄德羅全名為德尼·狄德羅。1713年,他出生在法國蘭格爾一個富裕的手工業者家庭。青年時代,先後在蘭格爾和巴黎的天主教專科學校學習,畢業後又去學習法律。由於狄德羅十分厭惡專製王朝的法律,他沒有按照家庭所希望的那樣去做一個律師,而是以教書、譯書糊口,同時從事語言、自然科學和哲學研究。狄德羅對自然科學和啟蒙思想家的著作有著濃厚的興趣。很快他便結識了許多自由主義思想家,並逐漸成為他們中的一員。

  狄德羅有句名言:“懷疑是向哲學邁出的第一步。”這一思想在他早期著作中就充分體現出來。1746年,他的《哲學思想錄》一書出版。他在書中譴責了暴君的壓迫,並懷疑上帝的存在。該書一問世,立即被巴黎議會下令焚毀。但狄德羅毫不畏懼,1749年,他又推出了《供明眼人參考的談盲人的信》,引起教會勢力的仇恨,他被冠以“思想危險”的罪名而關進監獄,三個月後才獲釋。

  1747年,34歲的狄德羅在巴黎已很有名氣。當時,有兩個出版商看到英國錢伯斯出版社1728年出版的《百科全書》銷路很好,就想把它譯成法文在法國出版。那兩個出版商找到狄德羅和哲學家達朗貝爾,將翻譯工作托付給他們。但狄德羅他們在翻譯過程中,發現英國的這套《百科全書》內容支離破碎、觀點陳舊,充滿了令人窒息的宗教思想。於是狄德羅提出由他組織人,編寫一套更好的《百科全書》,出版商欣然同意了這個提議。

  狄德羅立刻著手擬訂新《百科全書》的編寫大綱。他印製了八千份說明書,向社會公布了該書的出版宗旨和編寫計劃,並明確宣布出版目的在於改變迄今為止人們的思想方式,在於搜集知識傳至後代,使後人不僅知識更加豐富,而且更加有教養、更加幸福。

  狄德羅的計劃很快得到了伏爾泰、盧梭、霍爾巴赫、愛爾韋修等20多位著名學者的支持。在他們的幫助下,狄德羅把法國幾百名優秀的思想家、哲學家、科學家、政治家以及工程師、航海家、軍事專家和醫生組織起來,分擔全書的條目寫作任務。由狄德羅任主編,達朗貝爾任副主編。隨著編寫過程中的交往聯係,一個代表第三等級利益,以反對封建專製、天主教會和經院哲學為己任的“百科全書派”也逐漸形成。

  1752年,《百科全書》的第一、二卷出版麵世。教會立即指派三名教士進行逐條審查,並指責該書為“異端”。巴黎高級法院還對一位作者提出起訴,使得他不得不出逃。但正是在這時,新出版的《百科全書》在社會上廣泛流傳,人們爭相閱讀,讚歎不已。連巴黎的貴族婦女們都喜歡在自己的梳妝台上放上兩本《百科全書》,並很快風靡一時,成為巴黎上流社會婦女的一種時尚。法國國王路易十五的幾位近臣誠惶誠恐地說,如果全國每一位婦女的梳妝台上,都放有這套《百科全書》的話,國家的安全將受到危害。路易十五於是下令查禁。但這一來,反而引起人們的更大興趣,越來越多的人同情這些編寫者,支持他們的進步觀點。國王的情婦和王公貴族中也有為《百科全書》說情的,當局隻好默認《百科全書》的繼續出版。

  然而,到了1757年,出版《百科全書》的環境便異常惡化。這一年的年初,發生了達米安行刺國王未遂的事件,法國封建勢力驚恐萬狀,借機大肆迫害進步人士,加強專製恐怖。《百科全書》的160多名條目作者在受到監視和威脅後,相繼退出編寫工作,就連一直協助狄德羅工作的副主編達朗貝爾,也因忍受不了威脅和折磨提出了辭職。在異常艱難的情況下,一些好心的讚助人也勸狄德羅暫停編書工作或遠走他鄉,到國外去續編。但狄德羅早已抱定了為真理和正義獻身的信念,他大義凜然地表示:“我們難道是白白被人叫做哲學家的嗎?”1766年,當局對於《百科全書》的迫害到了頂點。高等法院的一位大法官凶相畢露地狂叫:“哲學家們的書燒夠了,現在該是燒哲學家本人的時候了!”國王在全國頒布命令:所有購買者必須呈繳全部已購的《百科全書》。當時,《百科全書》的編纂開始進入最後階段,在極端險惡的處境中,狄德羅冒著生命危險,在秘密狀態下繼續工作。

  1766年年末,狄德羅終於完成了35卷的巨著《百科全書》的全部正篇的編纂工作。到1780年,《百科全書》35卷由出版社出齊。隨著這部書流傳到地球的各個角落,德尼·狄德羅的名字也廣為人知。

  狄德羅晚年還著有《達朗貝爾和狄德羅的談話》、《對自然的解釋》、《拉摩的侄兒》等著作。這些著作充分展示了狄德羅獨具一格的唯物主義哲學思想。狄德羅的物質生活是貧困的,他一生從未得到過法國官方的承認,也沒有得過任何職位。為了給女兒購置嫁妝,他竟不得不忍痛賣掉自己的藏書。1784年,狄德羅在巴黎逝世。

  一生貧困的狄德羅,為世界留下了無比珍貴的精神財富。他的思想具有獨創性和現實性,不僅在當時產生了巨大的影響,而且直到現在還具有啟迪作用。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