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李季捉奸

  韓非是戰國時代著名的思想家,他的法家思想帶有唯物主義色彩。《韓非子》一書是中國法家思想的集大成之作,對中國曆史產生了非常重大的影響。中國曆代帝王表麵上尊奉儒家思想,但實際上無不以法家思想治天下。換句話說,就是以儒治人,以法治國。

  在我們的印象中,韓非在生活中是個不苟言笑的人。因為口吃,話本就不多,加上天天板個麵孔,實在是很難把他和風流軼事聯係在一起。不過今天講的故事倒不是韓非本人的,而是從他嘔心瀝血的《韓非子》一書中找到的。

  《韓非子·內儲說下》記載了這樣一個非常有趣的故事,這個故事的主人公是燕國人,名叫李季。看樣子李季的家境不錯,他有個特別的愛好,就是喜歡旅遊,經常外出,遊覽祖國的大好山河。

  出門旅遊沒什麽不好,但李季有個特別的地方,就是喜歡一個人到外麵溜達,常常把如花似玉的老婆丟在家裏守活寡,兼看家門,也省了請人看家的費用。李季以為老婆是個賢妻,丟在家裏也挺放心,他哪知道老婆根本不是個省油的燈!

  李妻本就對李季三天兩頭朝外跑心懷不滿,天知道他在外麵有沒有別的女人,是不是外出打野食去了。剛開始老婆還能忍耐,心想丈夫去個兩三天回來也沒什麽,沒想到李季旅遊成癮,把家當成了旅館,吃飽了拍拍P股就走,那誰能受得了。時間久了,老婆便起了二心,她是個女人,有追求幸福的權利,既然丈夫不能滿足她,那她隻好自己想辦法了。

  李妻在當地也算是一枝花,不知饞得多少先生們流了八尺長的口水,可惜人家名花有主,這些人隻好暗罵這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算其中一位先生交了狗屎運,被李妻看上了,想必也是個美男,不一定能比過宋玉,但肯定要長得比左思好看一些,不然李妻也不會看上他。

  《韓非子》中稱這位先生為“士”,在春秋戰國時代,“士”是處在公卿大夫和普通平民之間的一個社會階層,也就是所謂“天子之臣為諸侯,諸侯之臣為大夫,大夫之臣為士”。從後文稱其為“公子”來看,當是個家境比較殷實的富家少爺,就直稱為某公子吧。

  某公子平白交上了這場桃花運,哪還有不願意的?這等偷香竊玉的美事,平時想都不敢想,今天送上門了,那還客氣什麽。二人你來我往,勾搭成奸,成天鬼混在一起。李家的一班奴仆也可能被李妻給收買了,對二人通奸根本就睜隻眼閉隻眼,有時還要給他們放風,看情況李季在家中的威信還不如他老婆高呢。

  每當李季出門旅遊時,都由李家仆人跑到某公子家報信:“我家主人出去了,公子可來與夫人成就好事。”某公子大喜,雖然這樣偷偷摸摸的勾當做起來非常不爽,但總比沒得吃要強,湊合著吃吧,便樂顛顛跑到李家。李妻早就等得不耐煩了,罵一聲死鬼怎麽才來,某公子流著口水傻笑,二人立刻開始配合工作,嘿咻嘿咻……

  沒想到有一天,這對野鴛鴦正在沐浴愛河的時候,突然就見一個侍女慌慌張張地闖進來,喘道:“不好了,夫人公子,主人回來了。”二人一聽,腦袋嗡的一聲,差點沒昏過去。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要是被苦主當場捉奸,傳出來還不丟死了人。李妻趕快讓某公子穿上衣服離開,可惜晚了,他們已經聽到李季的腳步聲,知道李季進屋了。完了,出不去了,看樣子要丟人了。

  不過到底還是侍女冰雪聰明,眼珠一轉,便有了主意。輕聲告訴他們:“夫人公子不要急,奴婢倒有個辦法。”二人急道:“快說,這次如果脫險,一定重賞你。”侍女笑道:“公子不要穿衣服了,趕快把頭發解開,光著P股走出去。”

  李妻差點沒把口水吐到侍女臉上:“什麽狗屁主意,這不讓那個死鬼當場捉住?”侍女笑著搖頭:“夫人聽我說完,主人肯定會看到公子,又肯定會來問我們是怎麽回事,我們都說沒看見,反正人已經走了,主人也沒有證據。”這對狗男女大喜,雖然這主意餿了點,但隻要能脫險就行。

  某公子定了定神,把衣服交給侍女,臉皮一厚,走出內室,以光的速度在李季麵前一閃,轉眼就出門了。李季先生正在客廳休息,正琢磨著怎麽半天不見老婆。還沒等他起身進內室,就見一個披頭散發的裸體男人在自己麵前疾走過去。

  沒穿衣服的男人……

  沒看花眼吧?李季以為白日見了鬼,嚇得站了起來。又仔細一回想,不是鬼,肯定是個男人,而且看樣子很麵熟,就是想不起來是誰。自己不在家的時候,家中居然有個不穿衣服的男人,他頓時明白了,老婆趁他外出的時候,在家偷漢子,讓自己當了烏龜。

  那還不惱怒?李季想追那個裸男,可惜他早就跑沒影了。李季隻好回到內室,看老婆怎麽圓謊。進到內室,卻看到老婆跟沒事人一樣,和侍女說說笑笑。李季麵色陰沉地在屋中來回轉著,看能不能發現什麽破綻,什麽都沒有,某公子的衣服早就被藏了起來。

  李季轉過頭來,問老婆:“剛才出去的那個裸男人是誰?”李妻到底是個見過世麵的人,野食她都敢偷,何況這點小case。李妻反客為主,罵道:“什麽男人?你在外麵又喝酒了吧。你成天不在家,是不是在外麵有女人?這日子還能不能過了?不能過就離婚,老娘守夠了活寡!”

  李季被老婆罵得一頭霧水,什麽亂七八糟的。他知道這種事老婆肯定不會承認,便又問侍女:“你們看到了嗎?”侍女早就和李妻串通一氣,更不會承認:“主人說什麽裸男?我們隻侍候主人一個男人,除了主人,還有哪個男人敢在我們家中一絲不掛?”

  都沒看見這個裸男?難道自己真的看花了眼?李季半信半疑地囁嚅道:“難道我真是撞見了鬼不成?”李妻巴不得他這樣說,見有了話縫,立刻搭上話:“肯定是你這幾日走得乏了,精神恍惚,看走眼了,你看到的肯定是鬼。你們說呢?”李妻故意問侍女。

  “是啊是啊,主人撞見了鬼。”侍女齊聲答道。

  這回該李季發毛了,這等晦氣的事怎麽就讓他撞上了,回家還沒喝上口熱茶呢。李季哭喪著臉,在屋中團團轉:“白日見鬼,大不吉利,這下可如何是好?”

  李妻早就怨恨李季,正愁設法出氣,想此時不如將計就計,趁機好好戲弄他一下,也算解了老娘心中這口惡氣。便裝著同情,溫柔地說道:“其實我還是非常愛你的,你可是我們家的主心骨、大棟梁,你要是出了事,可讓我怎麽活。”李妻話鋒一轉:“驅鬼的辦法倒是有的,隻是你不要嫌髒。”

  李季對見鬼說已經深信不疑了,急急地問:“有什麽辦法快說?”李妻歎了一口氣道:“我聽老輩人說過,如果白日撞了鬼,可以用畜生的糞便沐浴,這樣就可以去掉身上的邪氣。”

  李季聽了,眉頭一皺,暗罵:“什麽餿主意。”不過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不能讓鬼纏身,他還年輕,大好日子還沒活夠呢,便讓侍女到外麵取些豬狗馬牛的糞便來,準備洗個狗屎浴。

  侍女沒想到夫人會出這個絕招,忍住笑,去刮來了一大堆畜生的屎尿,倒在一個大桶裏。李季也不講究了,脫光衣服就跳進了桶裏,忍著刺鼻的騷臭和惡心,快樂快樂地洗了一個狗屎浴。

  李妻見丈夫真做了二百五,差點沒笑到肚痛,心中那叫一個痛快:“死鬼,讓你平時不待見老娘,今天且把你耍個夠。”可憐的李季哪知道這是老婆設的計,洗完後,李季先生緊緊地握住老婆的手,好久都沒鬆開,飽含深情地說道:“老婆,謝謝啊!”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