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七章 可憐段瓚腹背受敵

慕容寒竹與葛爾赫逃至山丹河畔,清點人馬才豁然大怒,一千多弟兄居然僅剩三百餘,一個個氣息萎靡,精神不振,提心吊膽,哪裏還有半分戰意!

寒竹出師不利,首戰即被狠狠羞辱,早已將徐真的麵目烙印在泥丸宮之中,葛爾赫更是恨之入骨,這一千多人馬已然是他最後的資本,被打光了自後,又如何東山再起?

然他亦是不敢對慕容寒竹有所指責,隻是安撫諸多兄弟,好一番鼓氣激勵,才將人心安穩下來。

北投張掖也是無奈之舉,此時王族大將徒悍正率部攻打張掖,而徒悍乃伏允時期已故謀臣天柱王之子,與軍中聲望頗高,正是此人將葛爾赫驅出了核心,葛爾赫又豈可灰溜溜到張掖求援?

貞觀九年,第一次唐擊吐穀渾戰爭爆發,慕容伏允向西敗走,準備渡突倫川(注1),投奔於闐(注2)。李靖督諸軍,部將契苾何力聞伏允逃至突倫川,遂率驍騎幹餘追擊,因沙漠無水,將士皆剌馬飲血,終於追上伏允,襲擊其牙帳,殲數幹人,繳獲甚眾,伏允僥幸脫逃,後在走投無路的絕境中自縊身亡(注3)。

伏允之子大寧王慕容順不得不斬天柱王,率部歸唐,被封為可汗、西平郡王,吐穀渾成為唐朝屬國。

這才過了幾年,諾曷缽長大成人,繼承父輩狼性,好了傷疤忘了疼,決意侵犯唐邊,欲起用天柱王之後人,以正視聽,遂將徒悍提拔為統領將官,如今已攻張掖數日之久。

張掖是以“張國臂掖,以通西域”而獲名,囊括甘州城,刪丹等郡縣,乃要塞之地也,城池高固,若果被攻陷,甘州則朝不保夕矣!

慕容寒竹正想說服葛爾赫投奔徒悍,搬得人馬再來刪丹報仇,前方哨探斥候卻傳回消息來,有一隊大唐殘兵居然由張掖方向而來,欲繞行唐境之後方,投刪丹去也!

聽得這支唐軍隻有數百人,且行動倉皇,軍容不整,人心渙散,慕容寒竹大喜過望,連忙讓斥候再探,卻與葛爾赫重整隊伍,勢必要將這隊大唐殘兵給吃下來!

斥候再次回報,殘軍已然接近山丹河口不足五裏,慕容寒竹與葛爾赫親自探查,預判殘軍行進方向,於河口附近的緩坡高處埋伏,多備箭矢,馬匹銜枚,士兵噤聲,靜待敵軍。

過得小半個時辰,果真見得這支不足五百人的殘軍來到河口附近,倉皇狼狽,連斥候都不敢放出來,急衝衝欲渡河,旗幟歪斜混亂,依稀可辨旗幟上乃“段”字是也!

段瓚此時也是懊惱不已,先前急速行軍,欲投張掖,以救甘州,遂繞過了刪丹,從郡縣後方而過,明知刪丹被圍而不救,不曾想到了張掖,卻已然四麵受敵,儼然成為了孤城,段瓚大驚失色,本想回到刪丹,助徐真一臂之力,卻被吐穀渾的遊騎發現,惡戰了一番,八百新兵嚇得魂不附體,麵對隻有三百多的敵軍遊騎,硬生生被對方衝散了大陣,斬殺了一百多人!

侯破虜更是氣得暴跳如雷,因為對方那三百遊騎兵的首領,居然是自己設計放跑的慕容驍!

此胡虜端的是堅韌不屈如山中磐石,幾次三番被俘,又接二連三逃脫生天,奸猾如狐,堅韌似狼,卻又凶猛過怒虎,不與段瓚整麵交鋒,隻是一路吊在後麵,一如餓狼追獵雄鹿,獵物稍有鬆懈不慎就果斷發動突然襲擊,咬下大塊鮮肉之後馬上逃走,讓你追擊不敢,又奈何不得,過不了多久又去而複返,不斷重複,讓你流血至死,直到今日,八百新兵已然隻剩下不足五百之數!

段瓚也曾是堂堂都尉,掌兵五千的狠人,若非手底下新兵不濟事,張慎之又是廢物一個,也不至於如此狼狽不堪。

侯破虜雖有小勇,然行事陰柔奸險,總想著示敵以弱,覷準了時機再一舉反撲,殊不知以這數百新兵的力量,反撲也就是個自投羅網的結局。

無可奈何,段瓚所能想到的,也就隻有徐真手中那二百餘精銳了,與這五百新兵相比,段瓚寧願選擇徐真那二百草原狼兵,甚至於用八百新兵來交換,他都不皺一下眉頭。

然而他知曉這是不可能之事,為今之計,隻能渡過山丹河口,順流而下,希望能夠從後方打擊圍攻刪丹的慕容軍,給徐真創造些許機會。

但他沒想到的是,徐真已經奪下了刪丹,並開始投往張掖,更不知徐真的手下敗將,慕容驍的老大人葛爾赫,正偕同軍師慕容寒竹,在渡口張開了血口,就等著這五百粉嫩嫩新兵自投虎口呢!

慕容驍追得緊,段瓚手中雖有斥候老兵,然經曆過數次有去無回之後,他幹脆連斥候都不放出去,隻求快速抵達刪丹域內。

時值深秋,寒風已瑟瑟然催人打抖,軍心冰涼之餘,又碰到黑水攔腰,諸多新兵早已苦不堪言,卻隻能硬著頭皮咬著牙,準備渡過河口。

深秋旱季,水位不高,雖有連綿小雨,卻無法使河水更加充沛,段瓚心頭慶幸,這好歹也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了,趁著慕容驍還沒趕到,連忙呼喚弟兄以最快的速度探查水位。

河口隻有數丈開闊,但水勢也算得平穩,山民架設了獨木,三三兩兩並做一處,雖不穩固,卻算得一座木橋,可惜不能騎馬,隻能小心牽馬而行,以防馬蹄陷落獨木之間的縫隙。

段瓚率先下馬,過了木橋之後,心頭發緊,連忙指使新兵先過河,為數不多的骨幹老兵則留在原地殿後。

軍中老帶幼,往往以一拖十,老兵可為什長,而後才是火長旅帥,然為了使這些新兵盡快成型,又能激勵新兵,段瓚卻暫置了伍長一職,由脫穎而出之新兵擔任,所謂標兵是也。

如此算起來,老兵也不過幾十人,叫段瓚如何能夠安心?

果不其然,真真是怕什麽來什麽,那殿後之老兵陡然發出警號,竟是那陰魂不散的慕容驍又追了上來!

新兵早已喪失鬥誌,人心惶惶,聽得後方傳來警訊,慌亂渡河,相互推搡,人馬居然落水了不少!

段瓚恨不得殺了作亂者以督促軍紀,然而他咬了咬牙,終究是擔心這群新兵會崩潰,隻能命人救起落水者,馬匹和馬背上的物質卻是沒時間去理會。

正在緊要關頭,前方斜坡高地陡然鳴響炮號,馬蹄聲轟隆隆震撼大地脈搏,居然又有一隊野虜騎兵殺將下來,腹背受敵,段瓚焦頭爛額,哪裏還能阻止有效抵抗!

葛爾赫見得兒子率軍追來,心頭大喜,早已在徐真手中受了晦氣的慕容部騎兵如狼似虎,雙目爆發仇恨之怒火,灌注於手中刀刃之中,卻是在段瓚的新兵身上肆意發泄!

“殺啊!!!”

一聲聲怒吼如發狂凶獸,慕容部遊騎率先發射一潑又一潑的箭雨,剛剛登岸的段瓚部還未站穩腳跟,就已經被箭雨掃蕩了一輪,新兵驚駭著用隨身小盾防禦,然而箭雨實在太過密集,新兵又手足無措,隻能紮堆,想要用同伴來當擋箭牌,瞬時就倒下了一大片!

“舉盾!快舉盾!藏在馬後麵!”

侯破虜力竭聲嘶的咆哮著,由於是牽馬渡河,此時不得不犧牲戰馬,躲在馬身一側,躲避箭雨。

此舉果然奏效,傷亡馬上就降了下來,新兵們一個個麵如死色,而老兵已然強行渡河,想要將木橋推入河中,卻又力有未逮,慕容驍的遊騎也開始用弓弩勁射,段瓚連忙高喊著讓弟兄們用弓箭反擊。

可這些新兵手腳發抖,腦子空白麻木,哪裏還聽得到命令,段瓚眼看這就要全軍覆沒,當即一槊刺死了一名哭喊著要跳河逃生的新兵,聲音振聾發聵:“幹*你*娘的蠢奴!打不打都是死,怎地做了那縮頭王八!快隨我反殺啊!”

老兵們畢竟比新兵可靠,手中弓箭嗡嗡作響,羽箭已經將急欲渡河的七八個遊騎兵射落水中!

新兵們的靈魂似乎被喊聲硬生生塞回到了身體之內,雙目迸發出猶鬥困獸的凶光,涕淚橫流,紛紛舉起弓箭來反射,慕容驍的人終究是沒辦法踏上木橋,隻能不斷隔河而勁射。

馬匹也隻能抵擋一側的羽箭,且馬匹受箭吃痛,紛紛失控,四處嘶叫逃走,踐踏誤傷不少新兵,情勢越發窘迫起來!

眼看火燒眉毛,卻又再次雪上加霜,葛爾赫這邊見得羽箭被馬匹阻擋,連忙發令衝鋒而來,瞬間將段軍的大陣衝得七零八落!

段瓚心生死誌,躍上馬背,手中長槊揮舞如風,帶著一幹老兵,與葛爾赫的遊騎衝撞到一處!

侯破虜心頭沉入穀底,想著大好榮華未曾享受,老爹的蔭護未得享受,當即帶領親兵,隨著段瓚衝擊敵軍,二人已經打定了注意,衝破封鎖,不要了這四百餘新兵!







(注1:又稱圖倫磧,今新疆塔克拉瑪幹沙漠。)

(注2:於闐(tian)國就是現在的新疆和田,是古代西域王國,中國唐代都護府安西四鎮之一,清朝改成和闐,古代居民屬於操印歐語係的吐火羅人。)

(注3:《資治通鑒》上說是被部下殺死的。)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