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二章 鞭笞軍士直麵監軍

徐真頭疼歸頭疼,軍情不等人,休整了一夜,翌日就準備開撥奔赴甘州,然則部隊肅整之後,他才發覺事情越發麻煩。

其本部柔然加薩勒二百餘人,自是言聽計從,然剩餘皆為侯破虜與張慎之操控之人手,摒棄騎兵也就罷了,卻是招募了七百餘新兵充數,且為步兵!

這豈非刻意拖延徐真之陰損策略?雖然明知是坑,卻又不得不跳,力有未逮,當用陰謀,勢力壓製,自用陽謀,不得不說,侯家父子此陽謀果是奏效!

新募步兵或是聽從上官指使,為保命而多帶輜重,對於想要輕裝快行的徐真來說,大批輜重無疑雪上加霜!

屋漏偏逢連夜雨,剛晉升的上府果毅都尉,承勳騎都尉段瓚居然隨軍而行,行使監軍之責,更如在徐真脖頸上套了枷鎖!

徐真披掛妥當,卻並未下馬,軍中諸將帶著親兵紛至遝來,名曰壯行,實則想看徐真笑話。

年紀尚輕卻又晉升飛快,無論如何,徐真已然被侯君集推上了軍中公敵之高台,上下不得,焦頭爛額。

諸將多有揣測,以徐真年少無知,血氣方剛,必會臨陣而立威,如此一來自然失了八百新兵之軍心!

其時徐真已然披掛,卻未上馬,行於陣前點兵,麵色陰沉,一番檢閱之後,居然一言不發,上得青海驄,大手一揮,左右親兵搖擺將旗,居然直接走了!

諸多新兵還等著新任都尉鼓舞激勵一番,軍中老人亦想著徐真能道出一番熱血激蕩之豪言壯語,激起新兵血性,豈知徐真就這麽灰溜溜驅動隊伍離開?!!!

一幹軍中老人麵麵相覷,這腳跟都沒站穩,行軍總管都尚未就位,新任都尉已然率隊而走了!

段瓚乃是軍伍老資格,自知徐真失策,若果換做他人,監軍必定會提點一番,說不得要向軍中同僚謝行,為軍士鼓氣助威,對主將表態感恩種種,然而他樂得見徐真出漏子,隻是與侯破虜相視暗笑,陰冷之極!

徐真不需偷看,亦能想象段侯二人之嘴臉,凱薩自是貼身護衛,周滄保著換了軍裝的李無雙和李明達,一幹兄弟隱約成了核心,也不與段侯等人混雜,不多時已然出來達化大營。

待得李道宗親至,校場早已空空如也,聽聞徐真一言不發而走,心知此子對自己有氣,隻是無奈苦笑,暗暗祈望女兒不要受了池魚之禍殃才好。

上得大路,步卒與輜重之拖延果見其效,新兵懶散,加上段侯二人手下人物多有挑撥蠱惑,軍容更是不整,亂雜吵鬧不堪,隻得徐真二百親軍肅穆威嚴,頗有鐵血雄師之風。

臨行之際,徐真又問李道宗要了一百杆馬槊,既無彎刀,就取了一百斬馬劍(注1),刃長三尺餘,鐔長尺餘,首為大環,便於操擊,戰陣之利器也,到得諸多弟兄手中,配合戾氣,更是英武非常,新兵見之大為震懾!

徐真對行軍途中亂象似不以為意,第一日隻行得數十裏路,便趁著夜色紮下大片營帳來,侯破虜與張慎之又以安撫軍心為由,私下聚眾飲酒,犯了軍中大忌,卻無人檢舉,監軍段瓚更是默不作聲,徐真視若罔聞,軍士們見得主腦無為,越發猖獗起來!

行至鄯州寶戎,早已軍紀不見,行伍不得其形,軍士多有調笑,甚至於騷擾邊民生計,縱容車馬踐踏枸杞地!

新兵們多受蠱惑指使,徐真本憐其即將踏上戰場,生死不知,故不想追責太多,然騷擾民眾,損毀大唐軍望,此等行徑又豈可容忍!

徐真當即下令,周滄領了十數兄弟,將踐踏田產的新兵捉了回來,共計一十二人,被縛於軍前示眾!

不多時,段瓚便怒氣衝衝而來,用馬鞭指著徐真怒目道:“徐都尉何以越俎代庖,奪某監軍之責!”

諸多軍士早想將徐真架空,又見得狐朋狗友被拘拿示眾,掃了麵子,當即慫恿挑撥,除了徐真本部人馬,其餘人等居然義憤填膺,頗有大打出手之兆!

眼見內院起火,徐真本該息事寧人,然而他一路容忍,已然無可再忍,並未理會段瓚,默不作聲躍下馬背,疾行數步,手中馬鞭猛抽於犯事新兵背上,周滄似乎早得徐真授意,見主公動手,連忙朝弟兄們使了個眼色,揮動馬鞭就是一頓狠狠抽打!

徐真一鞭狠過一鞭,被笞軍士哀嚎哭喊一聲高過一聲,唐朝尚武,軍事甚隆,府兵可免雜稅,兒郎多以從軍為榮,所謂功業但從馬上取,光耀門楣且不談,解決全家溫飽卻是不成問題,這些新兵並未上過戰場,心地天真,被徐真如此暴打,如何抵抗得住!

待得馬鞭開裂,徐真這才停下手來,將馬鞭擲於軍士身上,一腳踹得滾在地上,這才狠狠罵道:“給老子滾回去!再敢冒犯民眾,按軍法砍你個大西瓜!”

從頭至尾,徐真就未曾看過段瓚一眼,後者臉色鐵青,幾次想要阻撓,卻被高賀術等一眾兄弟的凶狠目色給逼退了回來,他乃軍中老人,能夠感受到高賀術等人眼中的殺意,真要鬧出格,徐真的弟兄們還真敢動手!

徐真與張久年商議良久,最終毫無對策,徐真隻能如此簡單粗暴地與對方硬碰硬,既然已經交戰,他就斷沒有再示弱的道理,轉身按刀,朝段瓚冷聲道:“段監軍,某跋涉而來,乃為守衛國門,對勾心鬥角那一套不感興趣,你要有本事,到了甘州,自奮勇殺敵,把我比了下去,不然就帶著這些雛鳥兒回去找你家幹爹,若敢再阻礙本都尉行軍,大家一拍兩散好了,老子這二百人也不是吃素的!”

此話一出,徐真胸膛頓時舒暢,周滄等人壓抑了數日,見得主公發飆,終於是出了一口惡氣,臉上不知多麽榮光,右手按刀,左手悄悄摸到後背巨大元戎連弩上,若果姓段的不識趣,就射死他娘的一兩百再說!

段瓚沒想到徐真如此直白,沒任何掩飾,如此無賴言論,跟街頭混痞有何差別!偏偏對方二百精銳,自己這八百新兵又沒實戰經驗,真要內鬥,卻實在有些心虛!

臨行之前,他與侯破虜已然訂下計劃來,勢必要拖慢徐真的行軍速度,可對方容忍了一段之後,居然直接撕破臉皮,讓他們頓時手足無措起來!

徐真冷哼一聲,諸多兄弟紛紛上馬,他調轉馬頭,抽出手中長刀來,高聲震懾道:“明日午時需到達大雪山腳,落後一百步者,監軍不處置,本都尉就親手剁翻你們這些個卵蛋!”

諸多新兵原本還在抱怨,一個個怨氣衝天,結果徐真變本加厲起來,簡單一道行軍令,頓時將一幹新兵給嚇傻了!

這些新兵最喜打聽軍中小道雜聞,對於徐真的事跡也不陌生,隻不過見他年輕氣盛,並不相信所傳之事罷了,此時見得徐真怒氣衝天,周滄等二百親兵殺氣騰騰,新兵們才憶起傳聞之中,這位新任都尉,可是連契苾人都敢殺的!

如此一番震懾,新兵們果真收斂了許多,一路行進雖腹誹不滿怨聲載道,但速度卻並未減緩,而段瓚被徐真如此直麵不敬,自感顏麵無存,整日陰沉,不知心中謀劃什麽。

李無雙本就對徐真並無好感,見得他一路懦弱忍讓,氣焰消沉,心中更是鄙夷,直到徐真陡然爆發,這丫頭才覺得徐真還有那麽兩三分男人骨氣。

這也讓她見識到軍中暗鬥之一角,想著自家大人在軍中摸爬滾打幾十年,有起有落,未免心中感慨,心道徐真雖硬氣,但此番應對並無技巧可言,總不能每次都與人生死相見來解決問題。

麵對的是段瓚這樣的監軍也就罷了,若果是軍中大將,徐真這樣的脾氣,回頭就是個死了。

如此想著,對軍營生涯的向往又弱下了半分,心中趣味寥寥,又想著帶李明達回長安去了。

徐真率部出得鄯州,入了甘州邊境,卻是遙遙見得一座神山,遠在天邊卻又觸目可及,恢弘聖潔,造化神秀,延綿天際,風雪染白頭,正是那甘州邊境的大雪山!

徐真收回心中浩瀚向往,驅部疾行,終於到了大雪山腳下,山峰融雪匯聚成河,即便已近晚秋,山下平川卻依舊水草豐沃,竟見得有無韁野馬群疾馳而過!

若按照既定行軍路線,繞過大雪山腳,沿弱水支流山丹河北上,走合黎山口,即可到達刪丹縣,再轉張掖,就能抵達甘州!

然而大隊到達山丹河口之時,卻不得不停了下來,因為渡口上人滿為患,居然都是遷徙南下的流民!

這也就意味著,吐穀渾人終究是越過了祁連山,打到了連州境內,說不定已經直逼甘州了!



(注1:斬馬劍又名斬馬刀,刃長而短柄,與周滄之樸刀相似,不過樸刀長柄而短刃,樸刀初見於宋,又名拔刀,博刀,前者周滄之刃謂之樸刀,墓中所得奇兵也,亦是罕有,乃徐真借名以用耳,讀者勿怪。)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