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六章 慕容突襲混亂大戰

夜色如惡魔的巨口,徐真隊伍的營地就好像一粒微弱的生命之火,隨時會湮滅一般,敵人騎兵宛如發怒的獸潮,從土坡上轟隆隆踐踏席卷!在外圍巡弋的柔然騎兵早已被對方射死,連警號都無法發出就被踏成了肉糜!

薩勒人雖然隨時保持著枕戈而眠的狀態,但猝不及防之下,仍舊被打了個措手不及,前麵營帳被敵人的戰馬直接衝垮,連同來不及鑽出營帳的勇士,直接踏平在地上!

“禦敵!”高賀術猛然躍馬,揮舞著手中彎刀,率領數十兄弟迎麵直衝,胤宗和烏烈同樣指揮著兄弟們展開反擊,他們就如同逆流破浪的巨艦,劈開敵人的鋼鐵洪流,而後混戰到了一處!

慕容驍緊握拳頭,掌心之中是一枚光滑的白色鵝卵石,腳下用石子排成的記號才剛剛完成了一半,他也讀過漢人的經典,知曉臥薪嚐膽之往事,然而他對勾踐卻非常的不屑,男兒生世間,自當快意恩仇,喝最烈的酒,騎最好的馬,睡最漂亮的女人,縱然死,也要痛痛快快!

然而直到他從葬坑之中爬出來之後,他才知道自己多麽渴望活著的感覺,哪怕活成一條狗,也要保持著微弱的呼吸!

他終於明白,草原是屬於狼群的,但活得最久的,卻是長年吃草埋頭拉車還要被時常鞭笞的老牛!

一路上他忍辱負重,裝瘋賣傻,示敵以弱,終於讓敵人麻痹大意,不再重點看守他,於是他偷偷種下各種隱秘記號,本未抱有太大希望,沒想到慕容部的小隊還是追了上來!

這支隊伍是他的部族精銳,一直留在涼州附近騷擾唐軍,正打算撤回西北,與大部隊匯合,卻發現了徐真隊伍營地殘留的痕跡,更是發現了慕容驍留下的記號!

他們早已將慕容驍的死徹底忘記,沒想到他卻活到了現在!

在他們的眼中,隻有徐真那近百柔然人才是威脅,薩勒部這些人隻會放羊打獵,根本不足為懼,然而想象之中砍瓜切菜的屠戮場麵並沒有如願發生!

不管是柔然人,還是薩勒人,在大草原上搜尋了這麽長的時間,早已憋了一股無名怒氣,經曆了突然受襲的慌亂之後,他們迅速展開了果斷而有力的反擊!

徐真緊握長刀,先將李明達推上了馬背,讓周滄貼身護衛者,自己才跨上戰馬,臨行時薩勒族俟斤贈予的青海驄被韁繩一勒,頓時嘶叫著人立起來,強有力的後腿一蹬,帶起一股風,將徐真送入敵陣之中!

一名吐穀渾野虜咆叫著衝撞而來,借助馬匹的衝擊力,手中彎刀當頭劈下,徐真深吸一口氣,縱馬與之擦身而過,長刀叮當一聲磕飛對方彎刀,回身再一刀,將對方後背拉開一道駭人口子,鮮血噴灑出來,他的臉頰一片溫熱!

青海驄衝勢微微一滯,左側一名高壯敵人已然襲來,手中長矛如毒蛇出洞一般,刺向了徐真的肋下!

徐真猛拉馬頭,長刀斜削出去,那自製的長矛被鋒利長刀清脆削斷,一夾馬腹,青海驄急衝而過,徐真反手一刀,那野虜大駭之下,用半截長矛杆子橫擋,卻被徐真劈斷杆子,連同他的半個腦袋都給劈了下來!

沒有一個現代人能如此快速地適應冷兵器時代的混戰,徐真雖然心理素質過硬,又經曆過生死數戰,但仍舊無法沉著冷靜下來,他的腦子一片空白,眼中隻有麵色猙獰的敵人,隻有鮮紅的血腥,隻有兄弟們一個個倒下的畫麵,他的求生本能不斷激發他的潛力,牽引著他的長刀,繼續著殺戮!

火光與鮮血噴灑之間,一支冷箭陡然激射過來,卻隻是在徐真的紅甲上留了個印子,徐真猛然回頭,雙目充滿野獸一般的凶戾之氣,策馬而來,將慌亂彎弓的敵人劈落馬下!

直至此時,徐真滿身是血,手臂和大腿多處負傷,他卻感受不到絲毫的痛楚,或者說他根本就來不及痛楚,因為隻要他稍微分心,下一刻就極有可能喪命於亂軍之中,這是他付出數次受傷之後得到的血的領悟!

他沒有辦法估算對方的人數,此時才明白要當一名神勇猛將,是多麽困難的事情,他的飛刀無暇施展,因為嫌棄連弩沉重,他根本就沒有攜帶連弩,隻是近乎麻木地一次次揮舞長刀。

也多虧這柄神秘長刀鋒銳堅韌,吐穀渾盛產各種礦藏,鍛冶技術同樣不弱,打造出來的彎刀質量亦算上乘,卻沒有一柄能與徐真手中長刀相媲美,起碼那些被徐真斬落馬下的,都無法比較!

緊握刀柄,他再次衝入了敵陣之中!

前方激戰殘忍而血腥,刀刃與骨頭的摩擦聲,死傷者絕望的哀嚎,人喊馬嘶混作一團,血腥的甜膩與戰士臨死前失禁的便溺氣味混雜在一起,整個營地在短短時間之內就變成了血與泥,刀與火,生與死的簡單構成!

老馬夫全身顫抖著縮在輜重牛車後麵,他年輕時候也是薩勒的勇士,亦殺過不少馬賊,然而現在,他再沒有握刀的力氣和勇氣,縱使他的彎刀就插在牛車的糧袋底下!

猶豫良久,他聽到熟悉的哀叫聲,循聲望去,卻見到自己的侄子被亂蹄踐踏而過,聲音戛然而止!

他的血性終於被激發出來,抽出糧袋底下的彎刀,就要往前衝鋒,然而他隻感覺背後發涼,剛轉身,卻看到一張再熟悉不過的臉!

那是一張髒汙之極的臉,臉頰深深凹陷,眼眶青黑,嘴唇發白開裂,然而這個人的雙目卻充滿了生命力,仿佛那人體內一股如獲新生一般的力量,都從雙目之中迸發了出來!

這不就是每天都被老馬夫唾罵和奴役的慕容驍麽!

“怎麽…”

老馬夫還未來得及開口,慕容驍已經將一截斷木刺入了馬夫的下腹,參差的斷口撕裂了馬夫的腸子,撞在脊柱骨上,再也拔不出來!

慕容驍抱住老馬夫的頭,就好像在抱著自己相依為命的兄弟,而他的膝蓋,卻用盡力氣撞在了斷木之上,馬夫的脊柱骨喀嚓斷裂,木刺穿透脊背而出,上麵還帶著粘稠的鮮血和肉末!

老馬夫雙目圓睜,不斷咳著血沫,卻沒有死過去,最後一絲草原兒郎的血性爆發出來,狠狠咬在了慕容驍的肩頭之上,撕下小塊血肉,狀如邪魔!

慕容驍嘴角扯動,就好像身體不是自己的一般,感受不到任何痛覺,因為再大的痛楚他都承受過,又何懼撕咬?

他怒而奪刀,卻發現老人的雙手如鐵汁澆鑄而成一般,與刀柄焊接在一處,慕容驍手腕一擰,老人幹瘦的手喀嚓斷成一個不可思議的扭曲角度,刀終於到手,而下一刻,老人的頭顱骨碌碌落地,口中還緊咬著一塊皮肉!

慕容驍藏刀而來,越走越疾,身子越發輕快而有力,就好像敵人的血給了他無窮無盡的力量,複仇的怒火將他體內的潛能都激發了出來!

一名薩勒騎兵拍馬而來,俯身劈砍,卻被慕容驍側身躲過,手中彎刀斜斜劈出,將薩勒人的大腿抹開了半邊!

薩勒人落馬,慕容驍緊接而至,一刀梟首,而後踏上戰馬,環顧四周,終於鎖定了徐真的位置!

他如同從墓穴爬出來的食屍鬼,縱馬而來,順手拔出一根插在馬屍上的長矛,借助馬勢,猛然擲向了徐真!

徐真此時正劈落一名野虜,全然沒有發覺後方的危險,那長矛破空而來,眼看著就要洞穿徐真的後背!

然而此刻,側翼卻爆出一聲尖叫:“小心!”

徐真下意識扭頭,卻看到自己從戰鬥打響到現在都來不及關注到的凱薩,正飛馬而來,擋在了自己的後方,她的雙刃用力往上一撥,長矛往上偏飛出去,擦破了凱薩的肩頭,從徐真的太陽穴邊上飛了過去!

慕容驍怒哼一聲,卻也不戀戰,拍馬混入到慕容部的騎隊之中,用突厥語大喊著,那些騎兵認出騎都尉的聲音,士氣高漲,軍心大振!

徐真死裏逃生,朝凱薩投去感激的目光,而後者卻直接扭頭,再次衝入戰局之中,眼看著戰局越發混亂,如此發展下去,兄弟們勢必要被敵人絞殺幹淨,徐真一咬牙,飛馬逼開沿途敵人,衝回到營區,擎起徐字旗,大聲呼喊下令道:“先撤下山坡!先撤下山坡!”

周滄保護著李明達,此時殺敵最為勇猛者當屬高賀術和烏烈,二人深知軍令之重要性,若果無法統一行動,勢必會造成巨大傷亡,當即指揮各自人馬,跟隨徐真的旗幟逃下山坡!

慕容部本就仗著突襲之風,卷走了徐真部數十條性命,一番混戰之後更是斬落無數人頭,慕容驍現身之後,士氣大漲,儼然看到了屠盡徐真部的希望曙光,見得徐真部敗走,頓時喊殺震天,潮水一般追擊而來!

徐真的隊伍借助下坡之勢,一路疾奔到坡下的開闊地,混戰雙方終於慢慢區分開來,徐真這邊馬匹經過了休養,相對快一些,與後麵的追兵拉開數十步的距離。

慕容驍眼見追擊不上,當即大聲下令道:“放箭!放箭!”

他的聲音中氣十足,充斥著病態的興奮與激動,騎兵們戰意振奮,紛紛展開了騎射,數百支羽箭如蝗蟲雨線一般落下,後麵的薩勒人又像剝洋蔥一般倒下了一排!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