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一章 雙方爭奴凱薩烙印

侯破虜的出現,確實讓徐真有些煩惱,如果沒有這個軍二代的出現,他完全可以震懾住這些小兵,然後將凱薩帶回到李道宗的營區,這樣一來,也就有了保護傘,隻要給凱薩一個官奴的身份,她就能夠跟隨自己左右,到時候趁自己返回長安,也就能讓她離開。

可現在,侯破虜似乎掐著點來的,偏偏如此關鍵時刻,跑來這裏攪局,他本以為入營那天,侯破虜阻攔李家兄弟,隻是他們兩大世家之間的恩怨,沒想到自己這個外人,也遭受到了遷怒。

徐真依稀記得演義之中,有兩個人被指背生反骨,一個是魏延,一個就是侯破虜的父親,陳國公侯君集,魏延乃諸葛孔明所指,而李靖則在私下裏對李二皇帝說過,侯君集腦後有反骨,經常搞事情。

有了父輩之間的醃臢,也難怪侯破虜會對李家兄弟如此的排擠,不過這一次征討吐穀渾,致仕複出的李靖乃主將,奈何年事已高,親身上陣殺敵是辦不到了。

侯破虜一直想找借口打擊李家兄弟,但李德騫隻是埋頭於匠房之中,每日鑽研工藝,而李德獎生性跳脫豪猛,但最近卻被李道宗調入了親衛營,侯破虜再想給他們小鞋穿,也隻能將矛頭指向徐真,因為徐真是李家兄弟帶回來的!

他派人跟著徐真已經很多天,可這田舍奴跟李德騫一個死樣,天天呆在匠營之中,不好抓小辮子,如今徐真搶奪俘虜,擊傷隊正,他在軍中又無正式名分,辦了徐真,就能將李家兄弟也一同拉下水!

徐真並非大意之人,反而心思細膩之極,他早就發覺有人偷偷跟蹤自己,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李道宗,這小老兒估計是害怕自己臨陣脫逃,所以才派人跟蹤自己,否則就沒人送信回長安。

但過後的幾天,他進行了反跟蹤,見得跟蹤之人分別進入了司兵參軍侯破虜和主帥李道宗的營房,他才知曉關注自己的並非隻有李道宗一人,這才警覺起來。

如果今天遇到的不是凱薩,他也不會出手鬧事,他對侯家父子完全沒有好感,加上即將到來的風暴,他就越發的厭惡,反正抱上了李道宗這根粗腿,他不介意給侯破虜一點顏色看看。

心意已決,他針鋒相對地迎上侯破虜的目光,神色散漫地反擊道:“就算她是俘虜,分配軍奴也必須經過有司定奪,誰俘獲就歸誰,那軍中豈非要大亂?”

在侯破虜的眼中,徐真隻不過是個連無名小卒都算不上的賤奴,雖然他不知道徐真用什麽賄賂了李道宗主帥,但從主帥並未給他任何軍職就可以看出,主帥對徐真並未如想象之中那般看重。

“賤奴何敢頂撞軍威!此女獠乃我軍士所獲,自當分配與兒郎們,以慰軍功,軍中之時何時輪到你這賤奴來指手畫腳!”

侯破虜一言既出,親兵們一個個拔出刀劍來,他們雖然全副武裝,但作為侯破虜的親信,並未接受過戰場的洗禮,剛才見得徐真飛刀犀利,心裏也不敢大意。

徐真卻將這些士兵視為土雞瓦狗,朝侯破虜冷笑道:“按照侯兵曹的說法,隻要我俘獲你手下這些人,我就能夠將他們收為奴仆咯?”

侯破虜心頭大怒,這徐真分明是強詞奪理,軍中兵士豈可與關外野胡相提並論!況且他身上並無軍職,完全就是個鬧事流民,侯破虜當即怒喝下令:“給我拿下!”

四周圍親兵早已蠢蠢欲動,此刻收到命令,紛紛圍攏過來,徐真飛刀在手,但還真不能射殺這些兵士,否則以平民之身殺軍士,就算理論到李道宗那裏,道理也不在他這一邊。

就近一名兵士反刀掃來,用的卻是刀背,他們也不敢真的將徐真砍死砍傷,隻是想將他擒拿下來,徐真低頭躲過,一腳將那軍士踹飛出去,也沒有動用飛刀的意思。

然而凱薩早在被俘之時就吃盡了苦頭,對這些軍士滿懷仇恨,眼見爆發衝突,心中戾氣頓生,覷準了時機,一個滾地拾起徐真擊傷隊正的那柄飛刀,猛然刺向了其中一名軍士!

她乃西域刺客,出手狠辣,那名軍士雖然有所防備,但還是被刺中小腿,頓時鮮血橫流,一陣大呼小叫,見了血之後,整個軍奴營都亂了起來!

侯破虜掃視四周,軍奴營之中的賤奴一個個麵色駭然,但其中有些蠻胡野人卻目光如狼,看似想要趁亂殺人,一旦這些人發動暴亂,事情可就鬧大了!

他到底是軍官,底氣十足,當機立斷道:“不要留手!都給我上!”

他自小師從名門,練得一身好武藝,抽出腰間鋒刃,疾行而上,趁著徐真與一名旅長糾纏之時衝至前來,刀刃往徐真左肩橫拍過來,徐真跳將出去,鋒刃從臉頰邊刮過,耳邊風聲呼呼,好不驚險!

凱薩卻是見慣了血腥場麵,手中得了飛刀之後,更是如虎添翼,不多時又放倒了兩名軍士!

侯破虜暴怒如雷,手中白刃揮舞起來,將徐真連連逼退,眼看著後者退到營房木柵旁邊,退無可退,他覷準了角度,一刀劈向徐真左臂,雖然要不了命,可一旦擊中,徐真必定流血負傷,喪失再戰之力!

凱薩本以為徐真在軍中擁有權柄,能夠說得上話,哪裏知道這狡詐的唐人原來隻是強搶,心頭好氣又有些感動,見到徐真涉險,慌忙逼退對手,襲擊侯破虜後方以解徐真之圍。

侯破虜也是年輕勇武,回頭一刀掃開凱薩,繼續對徐真步步緊逼,那些軍士對徐真留力,卻不會對凱薩留情,一擁而上,凱薩也是壓力倍增,徐真趁機從營牆撤離,咬牙狠心,猛然將手中飛到投擲出去,侯破虜側滑躲閃,外加橫刀格擋,這才堪堪避過飛刀,卻嚇出一身毛汗來!

他幾時受過這等驚嚇,手中刀刃越發凶猛,趁著徐真抽飛刀之時,橫劈變勢轉斜削,居然在徐真的左臂之上拉出一道血口來!

徐真吃痛後退,卻被侯破虜緊隨而至,一刀刺向下腹,這次他可是真的動了殺心!

凱薩相救卻有心無力,自己身上傷口迸裂,早已血流如注,加上需要應對圍攻,行動受阻,眼看著徐真要喪命,心頭對這個狡詐唐人的厭惡倒是減輕了許多,甚至於生出了愧疚和感恩。

徐真眉頭緊皺,飛刀之流適於遠程建功,一旦被貼身,實難施展,此時隻有連連躲避刀鋒,險象環生驚心動魄!

關鍵時刻,一人從營外疾奔而入,當當當撥開諸多軍士刀刃,揮舞手中大刀,風一般席卷而來,擋在了侯破虜和徐真的中間,赫然是李靖次子李德獎!

“都停手!”

李德獎畢竟是營中校尉,又是上過戰場的年輕軍官,威怒之下,那些圍攻凱薩的小兵都收刀退出戰局,而侯破虜自詡英武,卻連自己最看不起的徐真都久久收拾不了,早已打出來火氣來,哪裏肯停手!

但他武藝畢竟不如李德獎,被對方一口斬馬刀不斷逼開,全然無計可施,這李德獎雖然是衛公李靖之後,但年少四處遊曆,多與江湖草莽有溝通,衝鋒陷陣眉頭不皺,單打獨鬥更是不虛任何人!

侯破虜眼見占不到便宜,隻能持刀而立,指著李德獎大罵道:“身為校尉,私帶野人入營,搶奪戰俘賤奴,頂撞軍官,擊傷隊正,難不成你李德獎要與他同流合汙麽,還是說這野小子的所作所為,就是你李德獎授意指使的!”

侯破虜雖然武藝不濟,但心思卻是深沉狡黠,三言兩語就將李德獎給拉下汙水流之中!

然則平日裏有力無腦的李德獎卻像突然開了竅一般,傲然而立,不卑不亢地說道:“徐少郎已脫民籍,現為主營親衛隊之隊正,此乃行軍總管親點提拔,難不成侯司兵想要質疑主謀行事麽!”

李德獎早就看不慣侯破虜,此時取出懷中鐵牌,上麵果真有徐真二字,低階兵長通常不會頒發身份令牌,但李道宗顯然考慮到軍營中形勢複雜,未免有心之人借題發揮,居然讓人給徐真製作了鐵牌,可見這位老帥心思之深沉了。

徐真猛然鬆了一口氣,李道宗雖未出麵,但讓李德獎前來解圍,終究算是有點良心,否則他徐真說不得真的撂擔子不幹了。

侯破虜本為司兵參軍,低階軍士績考和提拔都經由他手,雖然主將親點無可厚非,但他受不了像徐真這樣的賤人,居然能夠憑借主將上位,心頭嫉恨,不依不饒道:“就算他是隊正,也不能強搶軍奴,傷我軍士,這筆賬,本司兵說不得要到主將麵前去算清楚!”

“這...這...”李德獎雖然受了點撥,但如何能與侯破虜辯論,三言兩語居然被對方鎮住,他本就口舌笨拙,當下更是無言以對。

徐真看著侯破虜得意洋洋的死樣,心頭發狠,將那鐵牌插入到火爐之中,轉身反問道:“此女俘尚未分配,既是未定之身,侯參軍如何提前定得她的歸屬?”

侯破虜今日拿不下徐真,早已顏麵掃地,此時被他言語相激,昂首憤然道:“難道我堂堂司兵,還做不得主,收不了一個賤奴麽!”

徐真當即抓住話柄,擲地有聲地喝道:“果真好大的官威!看來侯兵曹這是要仗勢欺人,以權謀私了麽!”

“你!”侯破虜向來自詡思辨過人,沒想到一怒之下卻被徐真繞了進去,卻不知徐真乃魔術奇人,最擅心理暗示,言語引導,這次卻輪到侯破虜啞口無言了!

李德獎見侯破虜吃癟,心頭大喜,連帶看著徐真的眼中,都充滿了敬意。

侯破虜見說不過徐真,當即耍橫,朝那受傷隊正斥道:“你去與營長說一聲,這胡女賤人,我要了!”

一言既出,侯破虜高昂著頭顱,毫不掩飾眼中之驕傲,此刻在他眼中,徐真就是一個可憐蟲!

然而在所有人驚詫的目光之中,凱薩卻緊咬下唇,走到火爐旁邊,抓起那燒得通紅的鐵牌,烙印在了自己的手臂之上!

茲茲的青煙和烤肉的腳臭味讓在場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涼氣,而凱薩卻任由汗珠滑落到血紅雙眼之中,下唇咬破卻一聲不吭,當場鎮住了所有人!

唐時賤人分為幾等,最下層的是奴婢,沒有任何人身財產權利,所謂“資財畜產,不同人例”,賤奴地位低下,與牲口無異,凱薩所在部族生蠻不堪,女人如牲口,打上誰的烙印,就是誰人之財產。

她雖然早已明了徐真的意圖,但這一次心不甘情不願卻也要打上徐真的烙印,因為她要離開這裏,摩崖上師和族人還等著她去救援,而且她需要借助徐真的力量!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