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九十三章 隔壁的囚徒

豬現在每天雖然一更,可肯定是超過六千字的,周末更的少些,三千字。因為這回存稿很少,隻能控製速度,不過這個速度也是豬保持了兩年的一貫速度,可能不如那些日更一萬兩萬的人快。不過這兩年裏,豬何曾斷更過?總之,希望大家能夠理解,還請繼續支持。

另外,訂閱實在是不理想,要是能最高訂閱能達到300,我一天放出3W字。可惜現在還差一段距離呢……

*************************

墨霖呆呆的想著小白的話,一種被拋棄的感覺湧上心頭。墨霖可以不怕死,可以不怕痛,可以為了信念犧牲,卻無法忍受小白話中透露出的訊息。

雖然在心中有某個聲音在低聲的告訴小白說的一切是有可能發生的,正是因為不確定,墨霖才會覺得恐懼。

“我不是什麽赤龍轉世!”墨霖堅持反駁道,“所以你說的事情根本不可能發生。”

“信不信由你。”小白聳聳肩膀,“不過你不覺得墨者們的反應很奇怪嗎?”

墨霖回想著墨者之塔中發生的事情,思緒越來越混亂,他抱著頭坐在床上,心中亂糟糟的一團。

“不可能……我怎麽可能是赤龍的轉世,這種事情太荒謬了。”墨霖使勁的搖著頭。

“一點都不荒謬,你的脖子下麵那個疤痕,就是龍的逆鱗。”小白道。

“龍的逆鱗?”墨霖摸著脖子下麵那一小塊淺淺的疤痕,他不知道這塊疤痕是何時來的,也並沒有在意過。聽小白這麽一說,他撫摸著疤痕,卻沒什麽異樣的感覺。

小白晃蕩著尾巴,小眼睛眨個不停,它並沒有繼續說下去,留下墨霖一個人安靜的思考。

墨霖腦中一團漿糊,他是絕對不肯相信自己是赤龍轉世的。可妖獸們的話和墨者們的反應卻久久的影響著他,讓他堅定的信心產生了一點點的動搖。

“老大,如果覺得煩惱就別想了。你是人也好,是赤龍也罷,那都不是你能決定的。你真正的人生,還是要靠自己來選擇的。”也不知過了多久,見墨霖還在困惑之中,小白終於忍不住跳上他的膝蓋道。

墨霖驚訝的看著小白,一人一妖相處了一個多月,他還是頭一次聽小白說出這麽富有哲理的話。

“看什麽看,我又不是隻知道吃燒雞。我畢竟是活了幾百年的妖獸,這點道理還是懂的。”小白似乎看穿了墨霖的心思,跟他解釋道。

墨霖心中回蕩著小白的話,覺得它說的很有道理。

“就算我是赤龍轉世有如何?無論什麽都改變不了我是一個墨家人的事實,我的夢想是成為一個偉大的墨者,任何困難都沒辦法阻止。”

想通了這一點,墨霖豁然開朗,他撫摸著小白的皮毛,笑道:“多謝你了。”

小白吱吱的叫了兩聲道:“空口白話的感謝我可不要,用兩隻燒雞感謝我就好了。這幾天盡吃生肉,嘴裏都要淡出鳥來了。”

有逗趣的小白在身旁,墨霖很快就忘記了不開心的事情。雖然還在牢房裏,可他相信墨忍一定會有個公正的決斷的。

解開了心中的糾結,墨霖想起腿上挨的一口,便問小白:“我去之前,你在我身上做了什麽?”

“也沒什麽,隻是讓你的靈能藏一會而已。”小白得意洋洋的道,“我牙齒上的毒素能讓人的靈能暫時消失不見,厲害吧?”

“你還有什麽本領?”墨霖疑惑的問。

“多著呢,以後慢慢告訴你。”小白縮成一團,趴在墨霖的腿上,舒舒服服的閉上眼睛。

墨霖苦笑著撫摸著小白,決心慢慢的等待調查的結果。

△△△

一連七八天過去,半點消息也沒有。每天墨霖都要詢問送飯來的墨者,卻得不到任何的回應。

好在墨霖也沒有閑著,他每天都在努力的修煉靈能,希望能早一天的打通根輪到密輪之間的通道。

“老大,你越來越厲害了。”這一天墨霖修煉過後,覺得神清氣爽。一直在一旁睡懶覺的小白抬起頭來,用尾巴擦去嘴角的口水,笑眯眯的對墨霖道。

“是嗎?”墨霖揮舞著手臂,感受著體內流淌著的靈能帶來的力量。

“在我遇到過的年輕人類當中,你已經算是很強的了。”小白道,“大部分人在你這個年紀都還隻能控製真氣,而你已經能很輕鬆的控製靈能了。”

聽了小白的話,墨霖饒有興趣的問:“你對人類的修煉方式很了解嗎?”

“人類的修煉方式又沒有什麽了不起的,這種三脈七輪的修煉法我們妖獸也有,隻是妖獸和人類的身體不同,隻有五輪和一條橫骨而已。”小白不屑的道。

“那人類和妖獸的最強者誰會更厲害一點?”墨霖問。

“如果是以前,自然是人類更強。不過現在的話,我想應該是妖獸更強。”

“為什麽呢?”墨霖有點奇怪。

“人類的七大世家都將各自的脈輪修煉到了爐火純青的程度,對付一般的妖獸應該沒有問題,可一旦對上五輪貫通煉化橫骨的妖獸就難說了。”小白道。

雖然朱評漫給墨霖講過很多關於修煉的軼事,卻從來沒涉及過妖獸的部分,此刻聽到小白的評論,墨霖好奇心大盛。

小白見墨霖一副渴望的樣子,便道:“你的修煉方法和墨家的完全不同,墨家本來該修煉的是臍輪,你卻從根輪開始修煉,這明明是醫家擅長的脈輪。所以我看你的修煉方法一定不是跟墨者學的。”

墨霖豎起大拇指道:“你說的不錯,不過我答應那個人不會透露他的事情的。”

小白吱吱一笑道:“就算你不說我也能猜到,世間能克製你體內那些奇怪力量的人一共也沒幾個,而敢於教給你三脈七輪修煉法的人應該隻有一個人。”

“你……真的知道?”墨霖有些懷疑,朱評漫是個來無影去無蹤的神秘人物,小白長年累月的在大沼澤裏,應該不會認識他吧。

“一定是朱評漫那個老家夥吧。”小白打個哈欠道。

“你認識他?”墨霖吃了一驚,他沒想到小白竟然認識朱評漫。

“這樣的老家夥死掉一個少一個,我怎麽會不認識呢。”小白道,“七大世家的第二代家主都死光了,朱評漫應該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人類之一了。”

“有這麽厲害?”墨霖覺得小白的話有點誇張。

“如果單打獨鬥的話,不會弱於墨忍的。”小白意味深長的道。

自從見識過朱評漫戲耍陰陽家的五行使者後,墨霖就隱隱約約的意識到朱評漫的武道很強大。不過此刻從小白的口中聽到如此高的評價,他還是有些驚訝。

“原來爺爺這麽厲害。”墨霖感歎的道。

“他應該是這個世界上少有的貫通七脈輪的人了。”小白感歎的道,“滄海桑田,幾百年一晃就過去,那些大英雄死掉之後,人類是越來越不爭氣了。照這個樣子下去,妖獸很快就可以恢複失去的一切了。”

墨霖心中一凜:“你這是什麽意思?”

“妖獸和人類畢竟是死敵,將來遲早有一戰的。”小白道。

墨霖默然,他知道小白說的沒錯。這一次在大沼澤中的經曆讓他知道妖獸們具有強大的實力,以他觀察到的情況來看,妖獸如果進攻墨家的話,勝負之數未為可知。

“人類的各大世家都把自己的修煉方法當成寶貝,絕不肯跟其他人分享。和人類比起來,妖獸還真是團結的很呢。”小白笑的很得意,帶著一絲對人類的不屑。

這個問題墨霖也想過,自從了解了三脈七輪的原理之後,他就很奇怪為什麽七大世家都隻專注於修煉一個脈輪,而不將七脈輪貫通,取得最後的自覺。

此刻聽到小白的話,墨霖才知道這其中原來牽扯到很多的原因。

“不管是人類還是妖獸,都很自私。不過當處在逆境的時候,往往能夠聯起手來。當年人類團結一心對付赤龍,如今風水輪流轉,輪到妖獸們團結起來對付人類了。”小白慢條斯理的道。

墨霖不懂得大人物們的想法,在他看來,人類應該團結起來共同對抗外敵。可百兵城裏的經曆教會了他一個道理:世界和書本上講的不一樣,現在已經不是七英雄同舟共濟對抗赤龍的年代了。

“這些不是你能控製的,不要煩惱了。”小白跳上墨霖的肩膀,用尾巴搔他的癢道。

墨霖苦笑起來,這些事情的確輪不到他來操心,他現在所能做的就是好好的磨練自己,盡快變成一個強者。

百兵城那個晚上之後,孫起的雄姿一直印在墨霖的腦海之中,他深切的體會到一點,在這個世界上,隻有成為如孫起一樣的強者才有資格去守護。

“遲早有一天,我會變成一個強者,去守護我堅信的一切。”墨霖麵如平湖,胸中卻風雷激蕩著。本來剛剛修煉完畢,他索性又盤腿坐在床上,抓緊在牢中的時間,讓自己的實力盡快的提升。

進入入靜的狀態,跟宇宙中的星辰建立了聯係,墨霖開始貪婪的吸收著宇宙中的力量。

一道人眼看不見的光從宇宙中那顆和墨霖向對應的星辰射下來,透過所有的阻礙,穿越地表,穿透石頭牢房,從墨霖的頂輪透入,直衝根輪之中。

當初學習入靜之時,墨霖無意中討教過靈能的修煉方法。

靈能的修煉和真氣的修煉有些類似,都是以入靜來吸收外界的力量,再經過修煉將力量轉化為自身所有。不過兩者之間也有區別,真氣的修煉更注重心靈的虛無,而靈能的修煉則需要專注。

專注的修煉是溝通人和宇宙力量的橋梁,每一種專注都能提升某個能力。

“專注於日,拙火熊熊;專注於月,靈靜幽揚;專注於星,宇宙盡在心中;專注於光,心底自然明亮;專注於神通,打開靈能之門……”

當專注於太陽之力的時候,修煉的是體內的拙火之力;當專注於月亮之力的時候,將可以更好的和宇宙力量連接起來;當專注於星辰之力的時候,便可更多更快的吸收宇宙力量;當專注於光明之力的時候,人體的五感會更加的敏銳;當專注於神通之力的時候,可以將靈能以各種神奇的方法運用出來。

對於專注,墨霖其實隻是略知一點入門的原理,不過他肯於堅持和努力,在慢慢的摸索之中,竟然窺到了一點的門徑。雖然他的方法略微笨了一點,卻的確一點點的在進步,和宇宙力量之間的聯係也越來越緊密。

小白睡上一小會,抬頭看了一眼墨霖。見墨霖穩穩的坐在床上,頭頂上那道人眼看不到,而用妖獸的眼睛則能依稀分辨的幽光從天而降,將他和宇宙連接起來。

“很強大啊,不愧是赤龍老大的轉世。真希望你能早點恢複當年的風采……”小白嘟囔著道,翻了個身又呼呼的睡了過去。

△△△

“又是十一天了。”牢房牆壁上第二排記號已經追上了第一排,墨霖畫好之後,不禁有點失落。

十一天不短不長,卻讓墨霖心中的一絲擔憂慢慢的放大著。雖然他已經想通,又每天都晝夜不分的苦修,可對一個十八歲不到的少年來說,這種一個人幽禁的日子實在難熬。

這幾天小白每天都會溜出去刺探情報,不過它什麽都沒打聽出來,倒是有幾次回來的時候嘴角還粘著血跡,墨霖一看就知道哪家的雞又遭殃了。

“老大,你不要著急嘛。我看你現在每天修煉也蠻好的。”小白大言不慚的道,它隨時都能溜出去玩,當然覺得沒什麽了不起。

墨霖點點頭,他也知道事情急不得。墨忍把調查的任務交給了那個比他的年紀大不了多少的仲滿,也不知道他要怎麽進行,該不會潛入大沼澤去打探消息吧。

墨霖正胡思亂想著,小白的眼珠子一轉,對墨霖道:“你那個百裏奚老師來了,我先躲起來。”

小白才剛剛藏到牆磚後麵,百裏奚那堅定的腳步聲就在牢房外響起來,很快就停留在墨霖的門外。

嘩啦啦的鑰匙聲響,隨後門被打開。百裏奚站在門口對墨霖道:“墨霖,帶上你的東西跟我走。”

“我的事情調查清楚了嗎?”墨霖驚喜的問。

百裏奚搖搖頭道:“有一些消息傳回來,但是還沒有最終的結果。不過巨子覺得這裏不適合你,要我帶你換到禁閉室去。”

墨霖心情頓時放鬆下來。他並沒有什麽東西可收拾,不過還是回到牢房裏給小白個暗號,這才跟百裏奚換房去了。

這一回倒是沒有坐鐵籠,也沒有綁住雙手,在走廊裏七拐八拐之後,百裏奚很快就帶著墨霖來到了一處明亮寬敞的圓形拱頂建築前。

眼前這座拱頂建築保持著墨家一貫的簡樸風格,能在地下開拓出如此巨大的空間,大興土木的建造出各種各樣的建築,可見墨家在建築上的造詣。

“這是圓屋禁閉室,是犯了過失的墨者們麵壁思過用的。你這幾天就在這裏等待消息吧。”百裏奚說著打開了一扇門。

墨霖站在門前,見裏麵亮著油燈,把房間照的亮堂堂的。無論從房間裏的布置還是感覺上,都比石頭牢房要好得多。

“你安心再呆幾天,我想很快一切就會水落石出的。”百裏奚難得用溫和的語調對墨霖道。

墨霖點點頭,走進房間裏。門在後麵關上,卻沒有上鎖。

雖然還被關著,可眼下的轉變顯然表明了墨家的態度,這讓墨霖心中多少有些安慰。

“吱吱……”一道白影在門前一晃,從門下的縫隙裏擠了進來,正是小白。

“嘿嘿,老大換到這裏,看來很快就能出去了。”小白在房間裏亂竄著,大概是想找找看有什麽吃的。

“是啊。”墨霖笑道,度過了近一個月的囚禁,他總算看到了希望,一直承擔著的重負減輕了一大半。

“出去以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吃燒雞!”小白滿屋子亂轉著,念念不忘的就是吃。

“沒問題。”墨霖喜滋滋的道。

小白忽然停了下來,抽動了幾下鼻翼,跳到墨霖的肩膀低聲道:“老大,隔壁有個很厲害的家夥呢。”

墨霖一怔:“你怎麽知道?”

“我聞到的。隔壁那個家夥跟你一樣,有兩種味道的靈能。”小白信誓旦旦的道。

“兩種靈能!”墨霖一驚。

“而且很年輕,年紀絕對不會比你大。”小白道,“他較強的一種靈能應該是才喚醒不久,還有一種正在打通之中。”

“修煉兩種靈能的年輕人?”墨霖的腦海裏冒出來的第一個名字就是楊離。

墨霖算是看過不少次楊離的戰鬥,一直都對他羨慕有加。不過楊離雖然有著天才的稱號,卻還停留在真氣的階段。

靈能和真氣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境界,真氣隻是武道的入門階段,威力和靈能不可同日而語。就算擁有強大的真氣,也難以匹敵普通的靈能境界武道修煉者。墨霖雖然是陰錯陽差之下喚醒的靈能,可要對付起真氣階段的人來,也應該是輕而易舉了。

盡管已經擁有了年輕人中難得的實力,可在墨霖的印象之中,楊離依然是個高高在上的天才。因此當小白一說起隔壁有個厲害的年輕人,他就立刻想到了楊離的名字。

“我要去瞧一瞧。”小白好奇心旺盛之極,不亞於它的食欲。

“你要小心點,別給發現了。”墨霖忙道。

“放心吧,他就算修成五種靈能,也沒可能發現我。”小白不屑的道,白影一閃,就從門縫下麵鑽了出去。

片刻之後,小白就回來了,一鑽進門來,它就跳進墨霖的懷中。

“是什麽人?”墨霖好奇的問。

小白揚著腦袋,用尾巴掃著自己的頭道:“是個黑乎乎的少年,很壯實,穿著下墨的衣服,正在練習入靜呢。”

“黑乎乎的少年?”小白的形容和墨霖心中對楊離的印象完全不符,他又細問了那人的長相,腦中靈光一閃,想起一個人來。

“難道是墨冉?”

如果說年輕一代的墨者之中有什麽人給墨霖最深刻印象的話,除了楊離之外就隻有墨冉了。

新人試煉賽上墨冉一路過五關斬六將,在半決賽和楊離會麵。兩人那一場精彩的戰鬥一直都保留在墨霖的記憶之中,他也一直把這兩個人都當作自己追趕的榜樣。

尤其是墨霖對那場比賽的勝負一直都存在著疑問,不知為什麽他總有感覺那一場是墨冉故意輸掉的。

正是因為對墨冉記憶深刻,小白略一形容,墨霖就認定隔壁的人一定就是墨冉。

“他竟然不聲不響的就已經喚醒了靈能,還修煉兩種?”墨霖隻覺得遍體生寒。如果墨冉真的已經具備如此的實力,那他故意輸給楊離是為了什麽?未免心機太重了些吧。

“我猜到他為什麽被關在這裏了。”小白似乎對墨冉沒了興趣,懶洋洋的趴在墨霖的腿上道。

“為什麽?”

“你難道不知道七大世家的子弟都不準私自修煉嗎?”小白奇怪的問。

墨霖尷尬的搖搖頭,他隻是一個工匠而已,而隻有墨者才能算是墨家的正式子弟。墨家的很多規矩都是約束墨者的,用句不好聽的話來講,墨霖就算想被墨家的規矩約束,也沒有那個資格。

“唔……我忘記你是個工匠了。”小白吱吱笑了聲,“拿墨家打比方的話,如果能夠通過考試成為正式的下墨的話,就會被分配一個老師。下墨能夠修煉什麽方麵的武道,完全由老師來決定。如果偷學老師教授範圍以外的武道,就等於是觸犯了家規,會被處罰的。”

“怎麽會有這樣的規矩?”墨霖大惑不解。在他看來墨者應該是越強越好,可這個規矩怎麽看都是在限製墨者們的發展。

小白不屑的道:“人類就是喜歡這樣那樣的規矩,還自詡文明。還是我們妖獸自在,想怎麽修煉就怎麽修煉,你要是變強了,所有妖獸都敬重你,你要是弱了,說不定哪天就被吃掉了,所以大家都無所不用其極的渴望變強,才不會束手束腳呢。”

墨霖想不通為什麽會有這種約束,他也不是巨子,還輪不到他來思考這種問題,幹脆把這問題拋到腦後去了。

“小白,你知道他修煉的是什麽靈能嗎?”墨霖對隔壁的墨冉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唔,他首先喚醒的是臍輪,正在嚐試著打通心輪。他的進度要比你稍微的慢上一點。”小白抽動著鼻子,看那副樣子,似乎真的是用嗅覺來判斷的。

“我很想知道他是怎麽修煉的。”墨霖有點躍躍欲試。

“門又沒有鎖,想去就去嘍。”小白道。

墨霖剛想偷偷推門過去瞧一眼,房間的牆壁上忽然咚咚咚的響起來,聲音的來源正是墨冉所在的房間。

和小白麵麵相窺了一眼,墨霖揮手也在牆壁上敲了幾下。片刻的沉寂後,那邊傳來了墨冉的聲音。

“請問今天是幾月幾日?”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著你!)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洪荒青蓮聖卷
4八神異界遊
5鬥神狂飆
6全係修真大法師...
7近戰召喚師
8魔法通行證
9逆龍道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