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43章 祖師遇著金刀難(3)

  祖師寫下“北方真武將軍”六字,駕雲上半空,披發於後,腳踏龜、蛇,手持三台七星劍。眾人仰頭一看,各各下拜。霎時間不見。村中人立起一廟,塑祖師神像供養不題。

  卻說西安府有一地名黑鬆林,有一妖姓康名席,頭戴二郎盔,三綹須用瓜鍾,在仁聖岩中興妖作怪。祖師同眾將來至黑鬆林,康席變一強寇攔路,要問祖師討金寶肉食買路,師說:“我等是出家之人,哪有金寶肉食?”康席曰:“既無,敢連應我三聲,放你過去。”祖曰:“果無寶肉,十聲敢應。”

  康席見祖師應聲未罷,念動咒語,半空中飛出一銅鍾,將師蓋倒,康席回洞。

  眾將向前扛抬不起,各各憂悶。叫蛇精去見妙樂天尊。天尊問蛇精曰:“汝隨師降妖,來此為何?”蛇精將帥被鍾蓋之事,說了一遍。天尊即同蛇精下凡,念動真言,取出淨水一碗,向東一灑,東風將鍾吹開。祖師死於其中。

  天尊將還魂丹一粒入祖師口中,連嗬氣三口,祖師醒來拜謝。問妖怪之事。

  ①周載——一周年。

  天尊曰:“此怪與後洞煙道士通家相好。他今不在洞,不知何去。吾變作道土,蛇精變作仙丹,某送去,那怪必不疑忌。食我之丹,收卻此妖便了。”

  祖師大喜,同眾將在黑鬆林山下等候。

  天尊搖身一變,變一道士,蛇精變仙丹,送去。小妖報知康席,康席出接。道士曰:“久聞台範,聞大王昨日勞心,敝洞煉有仙丹二粒,不敢自食,敬送一粒奉大王增百年。”康席大喜拜謝,接過仙丹,吞下肚中。天尊曰:“汝識我麽?”康席曰:“何其癡狂說話?我與你久處知交,何言不識?”

  妙樂天尊曰:“某非道人。”變出本相,與康席看,康席一見大驚。天尊曰:“汝才食那仙丹。乃我蛇精變的,因汝用鍾蓋祖師,故來收汝。”康席不信。

  天尊呼一聲蛇精,那蛇於肚中應聲,爬將起來。康席腹中疼痛,跌倒地下。

  天尊曰:“願降否?”那妖肚痛不過,隻得說降。天尊叫祖師入洞,取火丹一丸與康席食下,叫出蛇精。妙樂天尊駕雲奏玉帝,封康席為仁聖康元帥,手執金斧,助師降魔下題。不知後來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祖師得紫微化身卻說貴州府一村中,有一橋,名曰通神橋。橋下有數萬鬼兵,夜深則出,天明不見,叫聲悽慘。有一為頭者,姓龐名喬,頭戴金圈。此橋黃昏至夜深,無人敢過橋行船。若有行船過橋者,則鬼兵扯入水中而吃,其屍不見,此地方之人,俱不敢過橋,艄人不敢駕船。祖師同眾將至橋邊,黃昏時候與眾將安歇橋中,一更時分,隻見陰風颯颯,鬼聲慘慘。祖師曰:“弟子,此處又有妖怪,各宜仔細。”言未畢,眾鬼兵上橋,把眾人便扯。被祖師等持刀相砍。眾鬼卒走入水中。龜、蛇、金烈沙刀殺入水中,眾鬼報知龐喬。龐喬殺出洞來,正遇龜、蛇二將,大戰一場。龜、蛇抵敵不過,走上岸來。龐喬趕上,正遇朱元帥,大殺一陣。朱元帥將五毒袋丟起,將龐喬裝入袋中,解見祖師,叩頭歸順。祖師將人丹一丸與龐喬食下,寫表奏帝。旨到封龐喬為混炁元帥,手持金刀,隨師收妖。

  話分兩頭。卻說天上紫微星有難,墮落凡間,於西川高林長者家中出世,不覺時光似箭,日月如梭,已十五載。紫微長大成人,取名叫作高員,生得堂堂一表,人物清俊。隋煬帝元嗣,一日文武議論。魯平叔出班奏曰:“主公未有太子,隻有公主名玉勝者,今已長成,可招一個駙馬,以為見喜,或有太子,未可知也。”煬帝依奏,傳下旨意,高結彩樓。高員亦未婚配,聞朝廷招駙馬,亦至彩樓下行走。公主一見高員,人物清雅,即拋玉絲鞭,招高員入朝。煬帝大悅,封高員為駙馬之職,大設禦宴群臣。次日,隋煬帝升殿。傳表官奏說,邊關有告急表傳上。煬帝在禦案一看,卻是北方蕃王作反,兵犯邊關,煬帝大怒,問眾群臣。魯平叔奏曰:“臣觀國中新招駙馬,可為押兵,楊禮之子楊擒虎者,有萬夫不當之勇,可為前鋒。方可退得蕃兵。”

  帝依奏,即宣楊擒虎同駙馬押兵出朝。駙馬去至關前,與蕃將那達答兒大戰,那達答兒戰擒虎不過,大敗而走,駙馬催兵殺去,蕃將死者不計其數。蕃王走回北方。駙馬帶兵回朝見帝,帝大悅,但日夜所憂者,為無子即位,終日建醮,煬帝自不登壇禮拜,日夜宮中作樂,生計欲刮天下民財。

  ①忽一年七月七日,天上有一星墮入駙馬府,皞光閃閃,此星正是紫微星。

  ①皞(hao)——明亮。

  駙馬睡去,夢中朝金闕而回,故有此星。煬帝於宮中飲酒,看見大驚,不識是星,問內臣曰:“此怪落於何處?”群臣奏說落入駙馬府中。帝大怒。次②日升殿,召駙馬入朝,山呼畢,帝曰:“孤招卿為駙馬,三載未見所出,昨日見一物,皞光閃閃,墮入卿宅,必是妖怪。”傳下旨意,欲斬駙馬。駙馬大驚,叩頭奏曰:“臣乃西方人氏,高林之子,安是妖怪?乞我主留臣殘命,再過一載無子,甘受其罪,臣決非妖怪。”帝怒息依奏。駙馬出朝,眾臣朝散。駙馬回府與公主言說前事。公主大驚,每夜於後園燒香祈嗣。一日於後園睡去,西方太白金星托玉勝公主夢曰:“汝父無道,應該絕嗣。汝夫乃天星,因得罪玉帝墮凡,今亦皆無子。”說罷而去。玉勝公主醒來,次日對駙馬說太白金星托夢之事。駙馬大哭,別了公主,於後堂自縊身死。公主看見,大哭一場,入朝奏帝,具棺槨葬埋不題。

  卻說駙馬縊死,魂魄飄飄蕩蕩,土地見是紫微墾,欲帶見閻君。正遇祖師尋黑氣同眾將前來。土地出接,奏知駙馬之事。祖師叫土地帶來相見。駙馬將前事一一說了一遍。祖師寫表奏知玉帝。玉帝赦紫微星前罪,封紫微為烈性九天降生高元帥,左手執青銅劍,右手執金盆,金盆內束發紫金冠一項,隨師降妖。高員謝恩不題。不知後來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祖師收五雷五音卻說西川有一山,名曰察思山,山中人起有一廟,廟中有五個神像,俱有姓名,名周昌、趙廣、史定、劉澤、裴漸。祖師同眾將巡黑氣至,忽遇大雨。祖師同眾人入廟避雨。正欲坐下,見妖氣騰騰。祖師大驚,仰麵一看,見有五個神像能動,自己五人打將起來。祖師正欲同眾人走出廟門外欲行,見天一時變黑,雲霧迷人,雷聲大響,震動天地。祖師舉步不能動,頭疼眼花,悶倒於地。關帥大驚,向前將祖師背走出廟,不省人事。眾將煩惱,議叫高帥駕雲去請妙樂天尊來救祖師。

  卻說妙樂天尊正坐在長生殿,忽見高帥至,問曰:“汝隨師降邪,來此為何?”高帥將入廟被雷霹之事,說了一遍,天尊曰:“廟中五人者,乃是五雷神,要自己相打,才有雷聲。既師被害,不省人事,你可火速去東天,請五雷的主人來,方收得此怪。”高帥曰:“他主人是誰?”天尊曰:“雷主姓鄧名成,號為天君,在太華宮住,可火速前去。”高帥辭了天尊,直到大華官見鄧天君,參拜畢。天尊曰:“聞汝從北將軍降黑氣,到此為何?”

  高帥曰:“某隨我師降妖,去到一處,有一廟內,有五位神,一時間自相打架,雷聲一起,我師走出廟門,不省人事,便問天尊。天尊說是天君管下部將,乞天君發下令,可即收降五雷神,救醒我師。”天君聽罷,即同高帥下凡。諸將相見畢,天君作法,含水口中,於祖師麵上一噴,祖師醒來,拜謝天君。天君於廟門大喝一聲,手執令牌一照,五雷神跪於天君麵前。天君用手自南方一指,指出五個雷公,尖嘴雞翅,手執尖錘近前,那五神變出真形,卻隻是五個鼓,五雷神押住。天君曰:“此五雷,我不留,隨汝去降妖。”

  祖師大喜。天君回轉太華宮。祖師又得五雷同行。

  去到一處,有一山,名曰白岩山。山中有一洞,名曰白石洞。洞內有一妖,原是江真人名下用的一管筆成精,取姓田名乖,手下又帶有一十二員小②未見所出——沒有生子。

  將:一名山妖,二名水怪,三名石妖,四名岩妖,五名金妖,六名木妖,七名土妖,八名火妖,九名泥妖,十名沙妖,十一名人妖,十二名星妖。管理一法之寶,乃是一個紙簿,約有三十餘張,極有神通。若遇見人來,展開,人自入簿中,常帶入洞食之。一日田乖出洞,正遇見祖師。師徒下曾提防,被部下二妖將簿展開,把祖師眾人俱裝入簿中,帶回洞內。田乖大喜,吩咐手下備席,欲取出祖師等眾人出來下麵。祖師等眾將在內,聽見大驚。馬元帥曰:“不妨,此簿乃是紙的,我有火丹在身,你等各執器械等候。”言罷,馬帥取出火丹,周帥用動風輪,簿中火仗風威,風仗火勢,燒將起來,將簿燒穿,眾人各執兵器殺出。田乖拿簿逃走。祖師、鄧元帥、高元帥出來未及,被田乖連簿帶去。眾帥查不見師等三人,十分煩惱。眾人商議,去見三清,拜伏告前事。三清聽罷,即宣妙樂天尊到殿。三清曰:“汝弟子目今有難,被田乖收入簿中,不能得出,眾將來求救,汝當去救他。”天尊曰:“要救他三人出簿,此物是江真人法寶,除非去請江真人來此,方能救得。”三清曰:“汝可火速同眾將去。”

  天尊別了三清,去到白岩山山頂。天尊入庵見真人,真人出接恭迎,拜畢。天尊曰:“汝法寶可在否?”真人答曰:“我的法寶,付田乖收管在洞裏。”天尊曰:“既在,可取一觀。”真人入洞去尋不見,真人大驚,出見天尊,告訴不見。天尊笑曰:“汝用磨煉功夫,受五百劫得此寶,亦不留心管理,某正為汝寶而來。”真人曰;“天尊為某寶而來,必知吾寶下落,乞指教尋之。”天尊曰:“北方真武將軍領玉旨下凡收黑氣,來到白岩山,遇汝將田乖,將妝寶打開,把吾弟子拿入簿中去。汝尚不知。可火速救出吾弟子,取回法寶,免犯天條。”真人聞言大驚,前同天尊去到洞前,叫出田乖,田乖聞是主人至,即帶一十二員妖將出迎江真人。真人一見田乖等即時變出真形,三眼青麵獠牙,喝一聲,那十二員妖精俱變出原形,田乖亦變出本相,卻是一枝大筆,叫苦在地。真人大罵田乖,將紙簿用手一指,指出祖師等三人,捉住田乖。真人收了法簿,吩咐田乖歸順祖師,別了天尊回洞。天尊叫過田乖隨師行法,別師回轉大曹。祖師付火丹一丸與田乖食下,隨路而行。

  不知後來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