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20章 猴王得仙賜姓(2)

  哪裏隻消一個時辰,早見花果山水簾洞。悟空按下雲頭,直至花果山,卻叫道:“孩兒們,我來了也。”眾猴都來磕頭。眾猴道:“喜得我家有姓,但近來被一妖魔,強來占我們水簾洞,我等拚死爭鬥。大王若再不來,連山洞盡屬他人矣。”悟空聞說,大怒道:“什麽妖魔,膽敢無狀!”眾猴道:“那廝自稱混世魔王,住居在直北山下。”悟空道:“我去尋他。”

  猴子挺身一縱,一路筋鬥,直至北山下觀看,原來是那水髒洞門,門外有幾個小妖。悟空道:”你進去講,隻說花果山水簾洞洞主,說你家什麽妖魔,屢次欺我兒孫,特尋來與他見個上下。”小妖聽說,即入洞報知悟空所說,魔王笑道:“我先聞那些猴精說,他們有個大王出家修行,想是今番回來。”魔王出門,高聲叫道:“哪個叫做水簾洞主?”猴王喝道:“潑魔,這般眼大,看不見老孫?”魔王笑道:“你好大膽,要尋我見上下。”老孫一縱,跳上去劈麵就打,魔王拿銅斧望悟空劈頭就砍,此時悟空得道之人,受過仙體,變化無窮,身上有八萬四千毛羽,根根能變化。悟空見他凶猛,使一身外法,拔根毫毛,口中嚼碎,望空噴去,變做四五百個小猴。那些小猴眼乖會跳,刀砍不著,槍殺不傷,前跳後躦,鑽去把魔王圍繞抱扯,躦襠扳腳,拔毛摳眼,撚鼻子,直打做一個攢盤。這悟空才去奪了他的刀來,分開小猴照項下砍為兩段。眾猴殺進洞中,將那大小妖精盡皆剿滅。卻把毫毛一抖收上身來,隨即洞裏放起火,把那水髒洞燒得枯幹。猴王念聲咒語,駕陣狂風,雲頭落下,即是洞天,眾皆簇擁賀喜,啟問降魔之事。悟空備細言了,眾皆你揚不盡,合家歡樂。有詩曰:祖師傳道法,悟空得玄機;魔王騷他洞,一旦喪幽微。

  猴王勒寶勾簿卻說猴王剿了混世魔王,奪了大刀,逐日操演武藝。悟空道:“你們卻①贔(bì)風——大風。

  ②囪(xìn)門——嬰兒頭頂骨未合縫的地方。在頭頂前部中央。

  少鋒利器械。”正說間,有兩個赤尻馬猴道:“大王若要兵器,容易。這山向東去有二百裏水麵,那廂乃傲來國界,那城中軍民無數,必有金銀銅鐵等匠人。大王若去那裏或買或造,教演我等,守護山場,所謂保泰長久之機也。”

  悟空聞說,霎時騰雲,過了二百裏水麵,果看那廂有座城池。心中暗想:“這①地定有現成兵器,不如使個神通,覓他幾件倒好。”即向巽地吸氣一口吹去,便是一陣狂風,飛沙走石,驚散了傲來國君王,三街六市俱得關門閉戶,無人敢走。悟空按下雲頭,闖入兵器館中,打開門看,裏麵無數兵器。悟空使個身外法,變得千百小猴,搬得罄盡,徑踏雲頭,將兵器亂堆山頭,喚眾猴各執一件,吆吆喝喝。耍了一日。驚動滿山妖魔,都來參拜猴王為尊,猴王①道:“汝等弓弩熟諳,兵器精通,奈我這口刀榔槺,不遂我意。”眾猴道:“這鐵板橋下水,通東海尤宮。大王能變化,徑入東洋海底,問龍王討件什麽兵器,卻不趁心?”

  悟空跳至橋頭,使個閉水法,攢入波中,忽遇巡海夜叉擋住,問道:“那推水的是何神?”孫悟空道:“吾乃花果山天生人孫悟空,是你老龍王的緊鄰。”那夜叉轉水晶宮傳報:“大王,緊鄰將到宮也。”東海龍王敖廣出宮,迎進上坐,問:“上仙幾時得道?”悟空道:“我自出家修行,得個無生無滅之休,近因教演兒孫,守護山洞,奈何沒件兵器。古人雲:‘不愁海龍王沒寶!’特來告求一件。”龍王不好推辭。龍婆、龍女道:“大王,觀看此聖決非小可。我們這海藏中,一塊天河定底神珍鐵,這幾日霞光豔豔,敢莫是該出現遇此聖也。”龍王道:“那是大禹治水之時,定江海深淺的一個定子,是一塊神珍能中何用?”龍婆道:“不要管他,你把送他,憑他怎麽改造。”悟空道:“在何處?”龍王指道:“那放光的便是。”悟空上前摸一把,乃是一根鐵柱,約有鬥來粗,二丈有餘長。悟空道:“忒長,忒長些。”

  那寶貝短了幾尺,細了一圍,悟空道:“再細些更好。”那寶貝又細了幾分。

  悟空拿出海藏看時,兩頭兩個金箍,中間有鐫成一行字,喚做“如意金箍棒,重一萬三千五百斤”。悟空道:“多謝賢鄰厚意,你這裏有披掛索性送我一副,一總奉謝。”龍王苦辭沒有,悟空道:“真個沒有,就和你試試此鐵棒。”

  龍王慌道:“上仙,切莫動手,我看南海舍弟敖欽,北海敖順,西海敖閏若有,當送一副。”即令龜將撞鍾,鼇帥擊鼓。須臾三海龍王一齊都到。敖廣說:“有一個花果山什麽天生聖人,認我作鄰,要求兵器,將一塊天河定底神珍鐵與他,又要索甚披掛,諸賢弟若有,送他一副,打發他去。”敖欽怒欲點兵拿他。敖廣說:“此鐵利害,不可與他動手,且湊副披掛打發他去後,啟表奏上便是。”敖閏說:“我隻有一雙藕絲步雲履。”敖順道:“我隻有一副鎖子黃金甲。”敖欽道:“我有一頂鳳翅紫金冠。”老龍以此奉上。悟空著起披掛,使動如意,分開水路,徑回鐵板橋頭。滿山群怪,各洞妖王,一見寶貝大有幾丈,細如花針,都來磕頭參賀。

  一日飲宴酩酊,睡在鬆陰。夢中隻見兩人,手拿批文,上有孫悟空三字,走近身,套上繩,把魂靈索了去。至城邊,猴王漸覺酒醒,抬頭看見城上有三個大字,“幽冥界”。悟空醒悟:“幽冥界閻王所居,老孫超出三界,不在五行,不服他管,怎麽又敢來勾我?”勾死鬼隻管扯住,拖他進去。惱起猴王性來,耳朵中取出花針,把勾死鬼打為肉醬,打入城中,慌得十代冥王①巽(xùn)——八卦之一,代表風。

  ①榔糠(láng·kang)——器物長大,笨重。

  高叫:“上仙留名?”猴王道:“我是天生聖人孫悟空,汝等既登王位,為何不知好歹我!老孫修行得道,壽與天齊,怎麽著人勾我?”十王道:“上仙息怒,等我命判官取出文簿逐一查看。”並無有名,悟空親自檢開,直至槐字一千二百五十號,方有孫悟空名字,乃“天產石猴該壽三百四十二歲,善終。”悟空把猴屬之類,一概勾了,一路棒打出幽冥界,醒來乃是南柯一夢,悉以勾魂扯簿事與眾白之,眾猴叩謝。美猴王每日快樂不題。

  卻表玉皇大天尊一日駕坐靈霄寶殿,忽有東海老龍王進表。表曰:近回花果山水簾洞妖仙孫悟空,欺淩小龍,直坐水宅索兵器,施法施威要披掛,逞凶逞勢,大鬧海中,驚傷水族。叩乞天兵,收此妖孽。

  玉帝覽表,傳旨著龍神回海:“朕即遣將擒拿。”老龍王領旨謝去。又有奏廣王齎地藏王菩薩表文進上。表曰:今有花果山水簾洞天產妖猴孫悟空,逞惡行凶,不服拘喚。弄神通打絕九幽,恃勢力驚傷十王,大鬧閻羅,強銷名號。乞遣神兵,收伏此妖。

  玉帝覽畢,傳旨著冥君回歸地府:“朕即遣將擒拿。”秦廣王亦頓首謝去。大天尊宣眾文武仙卿,問曰:“這妖猴何代出身,卻就這般有道?”班中閃出太白長庚星,俯伏啟奏:“上聖,三界中凡有九竅者,皆可修仙。此猴天地生成,日月造就,今既修仙,降龍伏虎。臣啟陛下,可念生化之慈,降道招安聖旨,宣來上界,錄其名籍。此則修仙有道也。”玉帝即著文曲星君修詔,太白金星招安。

  金星領了聖旨,出南天門外,直至水簾洞天,道:“我是太白金星,奉①玉帝招安,請你上天,拜受仙籙。”悟空叩謝,安排筵宴款侍,金星道:“聖旨在身,不敢久留。”悟空吩咐謹守教演,與金星縱起雲頭,升在空霄之上。

  正是:修仙得道孫悟空,勒取寶貝鬧龍宮;手持鐵棒打幽府,名列仙班寶籙中。

  玉帝降旨招安太白星領著猴王,直至殿前,朝上禮拜。金星奏道:“臣領聖旨,已宣妖仙到了。”玉帝垂簾問眾卿曰:“哪處少甚官職?”旁有武曲星君奏道:“隻有禦馬監缺少正堂管事。”玉帝傳旨,就著他作個弼馬溫罷。玉帝又差木德星官送他到任。弼馬溫晝夜不睡,滋養馬匹,養天馬肉肥膘滿。約有半月,眾監官設酒請他。猴王停杯問曰:“我這同弼溫是個什麽官?是幾品?”

  眾道:“極小,沒有品,隻可與他看馬。”猴王聞言大怒曰:“老孫在花果山稱王稱聖,怎麽哄我來替他養馬!”推倒公案,耳中取出寶貝,一路打出南天門外。天丁知他受了天籙,不敢阻擋。

  須臾按落雲頭,眾猴都來迎接。適門外有個獨角鬼王道:“大王受了天籙,來獻赭黃袍一件。”猴王令進封為先鋒,鬼王謝恩畢,複答道:“大王在天許久,所受何職?”猴王道:“玉帝輕賢,封我做個什麽弼馬溫。”鬼王道:“大王有此神通,如何為他養馬,就做了齊天大聖,有何不可。”猴王喜,命置旌旗,上寫“齊天大聖”四字。

  再說天庭,那張天師拜奏道:“萬歲,新任弼馬溫孫悟空,他嫌官小,昨日反下天宮去了。”玉帝聞奏道:“朕遣天兵擒拿此怪。”即封托塔天王①籙(lù)——即符篆。道士所畫的圖形聲言能驅鬼神。迷信的人認為它有給人禍福的魔力。

  李靖為降魔大元帥,哪吒二太子為二壇海會天神。父子謝恩,點起三軍,巨靈神為先鋒。一霎時出了天門,到了花果山,安住營寨,傳令教巨靈神挑戰。

  巨靈神手執宣化斧,去至水簾洞,喝道:“那孽畜,早報弼馬溫知道,吾奉玉旨來此收伏,叫他早出受降。”猴王聽報,披掛出馬。巨靈神厲聲高叫:“潑猴,你認得我嗎?吾乃神霄托塔李天王部下先鋒巨靈神,今奉玉旨擒你。”猴王指道:“本待一棒打死,留你回天報信,隻道老孫無窮本事,怎麽教我替他養馬!”言罷,巨靈舉斧,猴王舉棒,一場好殺:棒名如意,斧號宣花,乍相逢不知深淺,斧知棒左右交加,使動法噴雲吐霧,展開手播上揚沙。棒舉猶如龍戲水,斧來好似風穿花。大聖輕輕掄動棒,巨靈一下滿身麻。

  巨靈神抵敵不住,敗陣回營請罪。李天王喝令斬之。太子哪吒奏曰:“乞恕巨靈之罪。待孩兒出師一看,便知深淺。”太子出陣,悟空迎近前來,問曰:“你是誰家小哥,闖進我門?”太子喝道:“妖猴!我乃托塔天王三太子哪吒是也。今奉欽差捉你。”悟空道:“你的齒牙未換,胎毛未幹,怎敢大話!留你性命,拜上玉帝,照依旗上齊天大聖封我也罷,不然打上靈霄寶殿。“哪吒知妖神通廣大,遂變三頭六臂。悟字也變三頭六臂,各逞神威,鬥了三十回合,不分勝負。那悟空手疾眼快,拔下毫毛,變出本相,趕至哪吒腦後,著左膊打來。哪吒聽得棒頭風響急躲,被他著了一下,負痛敗陣而回,白以豎旗封他四字,李天王道:“彼既如此,且去上界回奏,多遣天兵圍捉。”

  天王與太子領眾將直至靈霄殿,啟奏道:“妖猴神通廣大,不能取勝,說要封他齊天大聖,即便休兵,不然還要打上靈霄寶殿。”玉帝聞言驚訝:“那妖猴這般狂妄!”班中太白金星奏道:“妖猴不能收兵,莫若萬歲大舍慈悲,還降招安旨意,就教他做個齊天大聖,隻是加他空名,有官無祿,不與他管事,不與他俸祿,收他邪心,不生狂妄。”

  玉帝依奏,即著金星齎詔下到水簾洞外。金星道:“那眾頭目可去通報,隻說上界天使聖旨討他齊天大聖,特來請他。”眾猴跑進報知,猴王大喜迎進。懇留飲宴,金星不肯飲酒。縱祥雲,到了天門,徑入靈霄寶殿,朝上唱諾,道聲謝恩。玉帝命工幹官張、魯二班,在蟠桃園右邊起一座齊天大聖府,府內設二司,一名安靜司、一名寧神司,俱有仙吏扶侍。又著五鬥星君送悟空到任,禦酒二瓶,金花十朵,著他安心。悟空別了星君,回轉天宮,才是心滿意足,在天宮快樂之至。正是:弼馬溫嫌小,複轉水洞天,封他齊天聖,仙名萬古傳。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