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0章 靈耀大鬧瓊花會(1)

  卻說玉帝升殿,群臣朝畢,忽奏揚州聖母同四土星君退水,帶得勝之兵回朝。五帝大悅,賞賜星君。又有揚州聖母奏曰:“臣廟前有一瓊樹,自來不見開花,前被水淹。今水消了,忽開一枝瓊花,三界都聞香味。微臣不敢隱匿,獻上我主。”玉帝大喜,即賞聖母金花禦酒,對眾臣曰:“此花有此希奇,朕今起一會,名曰瓊花會,凡文武百官,但有功者可插此花飲宴,款酒三杯,若無功者,不得冒請功勞。”便令金槍太子為宴主。

  卻說太子領旨,聚集眾官,一個個依次而到會上。太子傳旨雲,“我蒙父王命我為宴主,設此瓊花會,會集卿等。如有功者,請簪此花飲酒。”太子依次而問眾臣,眾臣俱言無功,不敢冒受。勸到靈耀麵前,靈耀亦推無功,太子見眾臣都不受瓊花禦酒,自己將花插在頭上,連飲禦酒數杯。靈耀看見太子插了瓊花,飲了禦酒,心中大怒曰:“你為宴主,聖上叫你勸別人。你卻把花自插,將酒自飲,勸你自己不成?”太子曰:“眾臣都言無功,我才自己插起,有何不可?”靈耀曰:“我有功勞,該把與我插。”太子曰:“你有何功?”靈耀曰:“我收風火二判官,可為功否?”言未罷,即將那瓊花搶來,插在頭上,自己取上禦酒連飲三杯。太子曰:“你這匹夫,敢如此膽大,欺妄聖上!”靈耀便不答話,將金槍太子鞭打。太子打靈耀不過,眾官解勸,太子便走。靈耀鬧了瓊花會,自號為華光天王。自思曰:“一時之氣,打了太子,倘若奏知玉帝,定然見罪,如何是好!不如假推酒醉也罷。”眾官大驚,各自散去。

  太子走入朝中,玉帝升殿,太子大哭奏曰:“不肖蒙父王命作宴主,今有靈耀不遵玉旨,鬧了瓊花會,將兒亂打,自號為華光天王,乞父王作主。”

  玉帝聞兒之言大怒,即宣靈耀入見。玉帝曰:“汝乃臣子,太子乃王,安敢如此?”靈耀奏曰:“臣乃一仆,太子乃一主,臣安敢打主!臣被太子打得多不敢動手,主公若不信,可問眾臣,便見明白。”玉帝即問眾臣,眾臣俱奏,都未曾動手,隻是言語相傷,帝曰:“縱然靈耀未曾動手,亦不該出言傷朕太子,卿叫太子亦是冒功,安敢如此!若非眾臣奏明,卿死罪難免,眾臣奏明,免賜死罪,削去前職,貶去卯日宮做個遊神,候後將功折罪。”華光隻得謝恩,退出朝門,轉過卯日宮,參見鄧化。眾臣退朝不題。

  卻說卯日宮鄧化,知靈耀鬧了瓊花會。被太子奏上玉帝將靈耀削職,貶在手下來做遊神,心中大喜。自思,靈耀是我昔日仇人,今日在吾部下聽用。

  不免吩咐手下的,倘若靈耀到此參見之時,先可打他四十殺威棒,不可輕放。

  吩咐畢,忽然華光來到。鄧化即叫請進。二人相見禮畢,鄧化假作不知,問華光曰:“元帥到此有何見教,衣冠不整,功勞何如?”華光將前鬧瓊花會打太子的事說了一遍。鄧化大怒,作威言曰:“若是如此,則我管得你著,如何不跪?”華光隻得跪下。鄧化即叫手下拿下,要打四十殺威棒,華光對曰:“我未有犯法,如何就要打我?若不公,打不得我。”鄧化曰:“你既然這等無理,也罷,你說要有犯法,我便打得你。我如今每日在大堂上點卯,你要在堂上伺候聽點;若失點,打四十板;又要隨太陽行走,如不在,亦打四十。”華光聽令,隻得退回私宅,自思曰:“鄧化這賊,他與我計較,我不免生下一計,化一個化身隨太陽行走,真身去堂上聽點過卯,看那賊如何奈得我何?”原來鄧化那手下之人,乃是金雞,鄧化吩咐叫他隻管跟著華光走,他若失點,就報鄧化知道。豈知華光顯出神通,化一個化身,不曾失點。

  那手下人見華光不會失點,要害華光,生一計較,乃對華光曰“我今要回家看母,今日不來,憑在將軍聽點也好,隨太陽行走也好。”華光心中自思曰:“這奴才要來哄我,我怎受得鄧化這等的氣。我想終不是了日,不如在卯簿上題了幾句反詩,走下中界,再作道理。”拈筆題曰:“自恨時乖運不通,遭陷天羅地網中,卯薄之上分明寫,上寫華光反日宮。”

  卻說華光題畢便去,金雞轉來不見華光,雞即忙報知鄧化。鄧化叫拿上卯簿看時,簿上有反詩四句。鄧化讀罷大怒,就點起本部軍馬,趕上要捉華光。華光正要走下南天寶德關,正遇鄧化。鄧化大罵曰:“汝這匹夫,汝本該死,玉帝免汝死罪,叫來我部下聽點。妝原心不改,敢題反詩,敢走何處?

  好好受縛便罷,半言不肯,少刻間性命難存。”華光曰:“你這匹夫,心懷舊恨,又要我聽點,又要我隨太陽,百般計較,我若不反,終落你手。”鄧化聽罷,舉刀便砍。被華光大殺一場,鄧化抵敵不住,回馬便走。去奏玉帝不題。

  卻說華光殺退鄧化,走下中界,望見前麵有一名山,問來說是朝真山洪玉寺。寺內乃是火炎王光佛,在那裏修行樂道。華光聽罷,即往洪王寺去見那火炎王光佛。那佛號做勸善大師,那大師在禪壇上正坐之間,忽見華光自外而入,參見禮畢。大師問曰:“久聞天王在上界掌元帥職,享不盡寶貴。

  今日光降山寺,有何見諭?”華光隻得將大鬧瓊花會,打金槍太子,削去元帥之職,貶在日宮做遊神事,說了一遍,大師曰:“到此為何?”華光曰:“不想鄧化那賊,與我有舊仇,又要我聽點,又要我隨太陽,我恩終無了日,因一時之氣,題了反詩,走下中界。久聞老師法戒,不才得來拜於門下,不知可容納否?”大師大喜,即吩咐華光不許如前,可遵從吾法戒。華光受命不題。且聽下回分解。

  華光鬧天宮燒南天寶德關卻說東海李龍王,一日壽誕賀壽,龍宮內排下筵席,中放一顆明珠,乃是聚寶珠,照耀天中,毫光閃閃,紫霧騰空,星夜光輝。龍王作樂,飲酒大醉。不想華光挪開天眼,一見那珠,念動咒語,搖身一變,變作一個蝦蟲,下了海中,潛入龍宮,把那珠拿來,向前變出真相,心中大喜,回轉洪玉寺,將珠藏起,亦不與師父知道。李龍王酒醒過來,不見那一顆寶珠。龍王大驚,問各水族,俱言不知,龍王遍處尋覓不見蹤影。自思必是什麽妖怪來此盜去,不免去問南海觀音佛母,便見明白。說罷,便離龍宮,早到南海,見了觀音佛母。龍王拜問。觀音佛母略開慧眼一看,言曰:“你那珠不是別人盜去,乃上界華光變作蝦蟲,來到龍宮盜去。其人今在中界朝真山洪王寺,從勸善大師為弟子,你要取此寶珠,可去那裏取。”龍王聽罷,辭了觀音佛母,回轉龍宮,點起水族,殺到朝真山,圍了洪玉寺。喊戰連天。火炎王光佛正在禪壇上打坐,知得寺外喊戰,要打進山門。聲言要問華光取聚寶珠,光佛大驚,即叫出華光問曰:“今日李龍王統領水族殺到這裏,聲聲說你偷他寶珠,此事實否?”華光曰:“不敢有瞞師父,此珠果是弟子拿來。”師父曰:“今日龍王到來要問你取,如何分說?”華光曰:“師父高枕勿憂,弟子自去退他便了。”華光即辭師父,出了寺門見龍王。龍王曰:“你為何偷我寶珠?

  好好還我便罷,半言不肯,叫你一命難逃。”華光曰,“誰說是我拿你的珠?”

  龍王曰:”我酒醒不見寶珠,我去問南海觀音佛母,佛母說是你偷。”華光曰:“即是佛母說我,今拿來了,你便如何?”龍王聽罷大怒,手提大刀便欲砍華光。華光也使槍來迎。戰未三十合,被華光殺得大敗。龍王帶了殘兵走回龍宮。華光回寺見了師父,心中大喜。師父曰:“我要上天曹見帝,遇你這一場禍事來,我未曾去得。今日平息,我來日要去天曹。”吩咐華光可要看守寺門。華光在旁聽罷,忽然下淚,大師曰:“你下淚為何?”華光曰:“弟子自離上界,到此跟隨師父,朝夕思慕父母,不能一見,今聞師父欲上天曹,弟子不能回去,見鞍思馬,睹物傷情,故此下淚。”大師曰:“你若為此,乃是一孝子,我不免帶你回去,你不可生事。欲上天曹看母便同行。”

  華光曰:“若得師父提攜,得見父母一麵,弟子萬幸,何敢生事。”大師曰:“既如此,我將一串佛兒珠與你,掛在頸子上,我口念動真言。你若上天,他用照妖鏡,亦照你不出,隻說是佛家子弟。你去見父母。待我下中界,你依前同我下來。”華光大喜。師父即將佛兒珠一串,放入華光頸中,念動真言,同上天曹。

  卻說鬥牛宮赤須炎玄天王夫婦,正坐之間,思量兒子,不知何方。忽報公子回來,父母大悅,相見曰:“自兒去後,為父母者不知你落何方,心中常常掛念,今日為何得上天曹來?”華光稟父母曰:“不肖自別雙親之後,無處安身,隻得走去下界去,到那朝真山洪玉寺,投拜火炎王光佛為弟子。

  今得師父帶我上來,得見父母。”父母聽罷道曰:“你前日殺退鄧化,走落下界,鄧化稟奏玉帝;玉帝大怒。今差太子在玄華殿,招軍買馬,積草屯糧,要來中界擒拿你。你可在此暫宿一宵,明日快走下中界去,免生別慮。倘玉帝曉得,不當穩便。”華光曰:“爹娘勿慮,孩兒自有分曉。”華光就叫爹娘安了寢所,自思:“可恨金槍太子,傳令要招兵擒我,我不免變作天曹軍人,假了姓名,去他那裏投軍。倘若收留我,我就在他軍營內殺將起來,殺死那金槍太子,依前走在下界,卻不好也!”來日別了爹娘,隻說:“我依然同師父去下界。”爹娘不曉,隻吩咐華光小心逃避,待後日有赦,依舊回轉天曹。

  華光別了爹娘,去到玄華殿。華光搖身一變,變成一個漢子,身長一丈,肩大十圍,威風凜凜,殺氣騰騰,手拿一把長槍,參見太子。太子一見問曰:“你姓甚名誰?”華光曰:“臣姓陳名三郎。聞太子招兵,要往中界捉華光,特來投軍。”太子一見,便對華光曰:“來日我見父王,保奏封你為前部先鋒。”言未畢,華光現出本身,用金槍望太子便刺,眾軍驚散。太子連忙走入北極驅邪院,躲去梭婆鏡後,華光趕到,不見太子,隻有二鬼在。華光向那二鬼,那二鬼被鏡鎮倒,巴不得華光打破金鏡,救他出來,連忙應說:“避開,那太子走來,躲在我梭婆鏡後。”華光聞言大怒,丟起金磚,打破梭婆鏡,放走那二鬼,一個乃是金睛百眼鬼,一個乃是吉芝陀聖母,各自逃生,走在下界。太子見打破鏡,大聲放叫,說:“華光走入天門,鬧了天宮,各臣可要捉拿!”四方天將聞知,各起天兵擒捉華光。華光抵敵不過,大敗而走。東西南北,走得緊急,不能走脫。華光走到北方地界,乃是玄天上帝守把,華光一見上帝,更不答話,丟起金磚打來。玄天上帝用手上七星黃旗,將金磚卷了。華光心焦,又將風龍降火龍條拋去,又被上帝用七星旗收了。

  華光驚慌,又用火丹拋去,又被上帝用七星旗卷了。華光進退無路,舍命死戰。被上帝驅動北方壬癸水,將華光淹倒在地。上帝用降水棒壓住,全身不能得動。華光原是如來麵前燈花,堆積後,如來念動真言咒成。華光乃是火之精,火之靈,火之陽,以此遇見上帝,乃是北方壬癸之地,故不能走脫,被上帝捉住。上帝曰:“你這畜生,好不知世務!你有何神通,敢反天宮打太子。今被吾捉住,有何理說?”華光四肢不能動得,大哭曰:“弟子因鄧化所逼,出於無奈,隻得如此。今日被上帝捉拿,可發慈悲之心,救我可也。”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