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7章 湘子造酒開花(3)

  仙童報道,八仙來謁。老君披衣出見,命坐。八仙動問起居一遍。老君曰:“近來有事,言之可笑,”八仙再問:“何事?”老君曰:“因下界諸生,④盜吾文字,來取功名。有文昌下界,持正文衡,大厭書生文字深刻,以為皆主佛老諸經,乃斥吾道等經,置而不用,深為可惱。吾今將原著經典,盡行①貲(zī)——同“資”。

  ②觴(shāng)——酒杯。

  ③邇(ěr)——近。

  ④大厭——滿足。

  ⑤跋錄,藏之九重天外,不複與世人作舟楫矣。”眾仙曰:“還當出之,矜式天下。”鐵拐自思曰:“今日之來本為求文,值彼正以文字為怒,如之奈何?”

  八仙麵麵相視,未敢發言。忽老君複問曰:“諸仙長公降小齋,必有見論,請言何妨?”鐵拐曰:“因王母壽誕,諸友往賀,無以為敬,特借重老師大⑥文,書之於軸,以為壽耳。”老君曰:“吾正惡此,汝又求之,不將又為世人作話柄耶?”眾仙曰:“天凡迥隔,安得便知。”老君曰:“書生極善模①仿,一字不作,庶免議論。第諸君來此,不可終辭。我為作一詞以壽之何如?”

  八仙曰:“更炒,更妙。”老君援筆書之,乃《千秋歲》一調,詞曰。

  ②昆侖日暖,閬苑風光好。玉樓醉,玄女傅朱顏,頓覺烏雲曉,增纖巧;人在也,榮華南極祥光繞。位比東王老,曆萬劫而不朽,瑤池台上司陰教。

  鈞天諸品,就讚乾坤自悠久;今朝海鶴添籌,莫惜金樽倒。

  八仙讀之,稱讚不止,於是辭別,老君送至雲端。八仙駕雲而返。乃求天孫之錦為軸,編星為字,剪霞為彩,且度王母宅字之寬廣而為之。即日完備,乃令仙童持軸,並仙桃仙酒前行。八仙盛服乘雲,望王母慶壽而去。

  八仙蟠桃大會卻說王母者,即龍堂金母也。以西華至妙之氣,化大生於伊川,姓猴氏之鄉;名回,字婉於,一字太虛。位於西方,與東王公者理二氣,調成天地,陶鈞高品,凡上天下地,女子之登仙得道者,鹹所屬焉。居崑崙之山,聞風之易玉枝,王台九屬,車帶瑤池,右環翠水。有女五人,名華林、媚嫻、青③娥、瑤姬、王扈。周厲王騎八駿西巡,乃執白圭玄壁謁見西王母,觴母於瑤池之上。王母為之詩曰。

  白雲在天,山陵自出。萬裏悠遠,山川間之。將子無死,尚能複來。

  迨至後漢元封元年,降武帝殿,進蟠桃七枚於帝,帝食其二,欲留其核。

  母曰:“此桃非世間所有,三千年一結實耳。”偶值東方朔在其間窺之,母指而言曰:“吾桃三熟,此兒已二竊之矣。”至是又其壽誕,諸佛、玉皇、諸神、諸仙,皆致禮來賀,賓客滿庭,大開筵宴。但有送禮物旗帳之類,皆未有可意者。忽仙童報道:“八洞神仙來賀。”母命接入。八仙把盞、禮畢,送上雲軸。母命張掛,展之雲霞燦爛,光輝滿堂,誦其詞句琳琅,有味雋永,且其製合堂之寬廣,尺寸不逾,王母大喜,命開閬苑同遊。但見其中奇花交發,異卉叢主,珍禽逐客飛鳴,靈獸迎人盤舞,蟠桃紅熟,正垂方朔之涎;青鳥相鳴,欲集武帝之殿。處處有異香隨擁,步步有仙樂相從。萬異千奇,不能盡述。且又台殿回旋屈曲,不知東西,直抵九層,高增無算。上窺無極,下徹四方,仍見插青點黛,拖白曳練者,令人目不暇接。果如古詩所謂:天上神仙府,人間宰相家;

  有田俱種玉,無地不栽花。

  又設宴瑤池之上,以酌八仙,但見筵中擺列交梨火棗,玉液瓊漿,胡麻⑤矜(jīn)式——敬重和取法。

  ⑥惡(wù)——討厭,憎恨。

  ①第——但是。

  ②閬(láng)苑——傳說中的神仙住處。

  ③觴母——為王母敬酒。

  紫芝。珍異之品,無不備陳;水陸所有,無不悉至。又見其女五人,儀容絕世,豐度飄揚,目湛盈盈秋水,眉開淡淡春山。飄飄次第前來,迎接八仙就席。八仙等眾,謙讓致恭。坐定,母命五女互相持觴酬勸。飲至半酣,母呼侍女董雙成等與曰:“前武帝為吾命汝歌舞,今久不聞汝等之音,可歌今日之樂,吹彈一番,以快眾仙之耳,不得有違!侍女領命,董雙成乃吹雲和之①笛,王子彈八琅之璈,許飛瓊鼓太虛之簧,安法其歌妙初之曲。四人更唱疊和,高卑互陳,陸續不絕,果是鈞天廣樂,餘韻悠揚。八仙聽之心曠神怡,不覺鼓舞。藍采和持觴母前為壽。母曰:“久聞賢弟,善能踏歌,今日正當行樂之會,何不為我一試。”采和曰:“陽春白雪之後,恐難為和耳。”母曰:“各適其意,何必過謙。”采和乃出庭前,扣衣盤舞,俯仰紆徐,仍執雲陽之板,顛狂跳躍。大踏步歌曰:景畢具。眾大笑。母曰:“此吾戲臣之中所未及者。”乃以大觴連酌之。眾仙又推湘子唱道情一曲,湘子離席鼓笛唱之,鼓音語句,並皆奇絕。母曰:“此曲逼真仙景。”因命安法其記而效之。忽仙童捧蟠桃至,母命眾仙各食其二,又命五女持巨觴勸眾仙飲。八仙樂極興高。飲之不覺大醉。果老率眾辭謝,王母命五女送出雲端。正在辭別,忽望見東海白浪滔天,風濤拍岸,浩浩蕩蕩,並無涯際。洞賓曰:“久聞東洋廣闊,其中蜃氣樓台時出,不如今日乘興東遊,以觀其景何如?”鐵拐曰,“可。”果老曰:“今日醉矣,還待另日再行。”鍾離曰:“人不易齊,興不易起,況龍華會在近,便從此遊之,即赴龍華會而返,豈不一舉兩得?”眾皆曰:“然。”乃辭別五女,八仙飄飄東遊而去。

  八仙東遊過海

  卻說八仙來至東海,停雲觀望。隻見潮頭洶湧,巨浪驚人。洞賓言曰:“今日乘雲而過,不見各家本事。試以一物投之水麵,各顯神通而過如何?”

  眾曰:“可。”鐵拐即以鐵拐投水中,自立其上,乘風逐浪而渡。鍾離以拂塵投水中而渡。果老以紙驢投水中而渡。洞賓以蕭管投水中而渡,湘子以花籃投水中而渡。仙姑以竹罩投水中而渡。采和以拍板投水中而渡。國舅以玉版投水中而渡。

  卻說龍王在宮議事,忽見水麵一濃白光,照耀水晶諸宮,透明天地。龍王不知何故,急令太子摩揭巡視。太子得令,即帶兵將,繞海巡視,隻見采和腳踏玉板,浮海而過。太子曰,“我在龍宮,萬寶俱備,未見如此物之奇妙可愛者,求之決不可得,不如使人奪之。”乃命手下向前奪其玉板,連采和皆沒於海中。太子將采和囚在幽室,持寶歸宮。一時宮殿光明,如添日月,龍王大喜,設宴慶賀。

  且說眾仙登岸,不見采和,等待多時,杳無蹤跡,眾仙驚訝,鐵拐曰:“此必龍王作怪,不當尋之。”果老曰:“吾謂酒後不必逞興,不意果有此禍。”鍾離謂洞賓曰:“此事係汝創議,今采和之失,須當汝往尋之,我等先往會上專聽消息。”洞賓應聲,前往海濱遍尋不得,乃高聲叫曰:“龍王好好送人還我,如其不然,舉火燒幹汝海。”有夜叉聞得,報知太子曰:“有人在岸叫罵,若下還人與他,便將此海燒幹。”太子聽罷大怒,即出海上問曰:“何人大膽,在此放肆出言?”洞賓曰:“吾乃上仙呂純陽也。因道友①璈(áo)——古樂器名。

  藍采和沒汝海中,故來尋回,可報龍王,急送還我。”太子曰:“不還汝將如何?”洞賓曰:“舉火燒幹汝海。”太子曰:“休得狂言。可速回去,不然連汝擒下。”洞賓大怒,拔劍趕去。太子複入水中去了。洞賓乃把火葫蘆投入海中,須臾變出千百葫蘆,燒得水麵皆紅,海中鼎沸。龍王問曰:“外麵如何喧嚷?”左右稟道:“前者太子奪得玉板,並擒其人,囚於幽室,今呂純陽在外要人,太子不還,彼將葫蘆燒紅水麵,大眾驚恐,所以喧嚷。”

  龍王曰:“既奪其物,不當更囚其人,傳令即放還之。”左右送采和上岸,正遇洞賓,略言被擒之故。洞賓收了葫蘆,與采和同見仙友商議去了。

  洞賓二敗太子

  卻說仙友見采和、洞賓皆至,欣喜無限。惟采和涕淚潛然。眾間曰:“汝何故被擒?”采和曰:“適因玉板光焰,照耀龍王宮殿,被太子摩揭逞強,率眾從下奪之,擒我囚於幽室,無路可脫。今幸呂兄燒海,龍王驚覺,如今①放還。玉板留在龍宮,不能得出。自采忝在仙班,隻道逍遙自在,不意今日無故被擒,受盡恥辱,伏望眾友為我複仇!”言訖大哭。眾仙皆怒;鐵拐曰:“水族小妖,何得如此無禮?眾友不必用力,隻憑我這葫蘆,燒幹其海取之,不愁不得玉板也。”果老曰:“且待洞賓再往索取一遍,如其不還,燒之未遲。”洞賓乃同仙姑再往,大聲索取。夜叉又報之太子,太子曰:“此子又來,前者出言無狀,且燒吾海。父王不合放還其人,今複來此取寶,如此大膽,我便點兵擒之。”即令蝦兵蟹將十員,一齊上岸,來擒洞賓。

  洞賓與戰數合,太子敗走海中。仙姑把竹罩放海中罩住,太子走不能脫。

  複鼓勇向前來戰。洞賓大喝一聲,將劍望空一擲,正中太子頭額而死。蝦兵蟹將逃奔,又被仙姑罩住,斬首無數。敗兵報知龍王,言太子被殺。龍王大驚,急令二太子點兵點將鳴鼓來戰。仙姑、洞賓向前挺身力鬥,忽太子把槍一招,海中兵將四麵圍裹將來,把洞賓、仙姑皆圍在垓心,一時衝突不出。

  洞賓著急,忙取飛劍望空擲去,化作千百萬把,從上飛落,殺得四麵圍兵,鮮血淋漓,死者無數。二人衝出陣前,正遇二太子挺槍縱馬來到,洞賓拔劍一揮,斷其左臂。太子負痛逃入海中,餘兵俱皆逃命。洞賓、仙姑亦自退去。

  彼時龍王正在探聽消息,忽見太子斷去其臂,奔回大叫一聲,昏絕於地。左右扶起,半晌言曰:“可恨洞賓損吾二子,今吾切齒痛心,若不報複此仇,枉居王位!”乃即傳令,盡起海中十萬精兵,親自督戰,掃除仙黨,以報二子之仇。令出,乃自披掛點兵去了。

  八仙火燒東洋

  卻說洞賓、仙姑回見眾仙,備言龍王不還玉板,反令其子統兵來戰,被吾殺其長子,又斷其二子一臂,敗兵逃人海中。采和聞言大喜。獨果老怒曰:“彼雖逞強,汝隻當以言語化之。今殺其二子,龍王豈肯灰心?不久大兵至①矣!”鍾離曰:“事既如此,亦當準備以待之,莫使噬臍無及。”鐵拐曰:“汝本善戰,試以此戰當用何策以勝之?”鍾離曰:“以我愚見,汝等須當①忝(tiǎn)——謙詞,表示辱沒他人,自己有愧。

  ①噬臍無及——噬,咬,意思是用嘴咬不著自己的肚臍,沒有用。比喻後悔來不及。

  聽吾調度,則可一當百,百當千,敵兵雖眾,管教片甲不回。”鐵拐曰:“當戰鬥之時,安危所係,敢不唯命是聽。”鍾離曰:“今日不必他處借兵,隻我八人,分作四路,各人變化些少軍馬,以故迷人耳目,但設軍中令旗一麵,搖動之時,四麵齊出,足以破敵人矣。”眾仙曰:“此計大妙。”

  言猶未了,隻見塵頭蔽日,喊殺連天。龍王引兵來到,列成陣勢。龍王出陣,大罵洞賓,欲報二子之仇。鍾離即令洞賓、湘子居左,采和、仙姑居右,鐵拐、國舅殿後,果老管旗,但見我鬥他不勝,便可搖旗,招動四麵之兵。分遣已畢,鍾離自作先鋒,舞劍出到陣前。龍王見了,更不打話,提槍直取鍾離。鍾離揮劍驟馬迎敵,二人戰至五十餘合,不分勝負。龍王陣上兵將,見戰不下鍾離,亂出助戰。果老見了,搖動號旗,忽四麵喊聲大起,左有洞賓、湘子之兵殺到,右有采和、仙姑之兵殺到,後有鐵拐、國舅之兵殺到,龍王正不知四麵之兵多少,其兵不戰而亂,自相踐踏,死者無數,鍾離督戰愈急,龍王見勢不利,落荒而走。鍾離四處急追,龍王奔入海中。鐵拐、洞賓放出葫蘆之火,燒幹海水,煙焰騰天。鍾離又以拂塵蘸水灑之四方,仙姑又以竹罩盛水灌於葫盧之內,須曳之間,東洋火熾,竟成一片白地。龍王①②挈其妻子逃於南海,其他魚龍等類皆為煨燼。八仙收兵,奏凱,皆入龍王水晶宮殿駐紮去了。

  龍王奔投南海

  卻說南海龍王敖閏升殿,問左右曰:“東海何故煙騰塵起?”有巡海水官奏曰:“東海龍王與八仙交戰,所以如此。”龍王曰:“彼既有事,何不通知?”急令點兵看守南洋,又令哨軍打探東海消息。言未了,忽殿門外鼎沸,左右報道:“東海龍王帶妻子來投。”敖閨大驚,急令接入殿中問故。

  東海龍王大哭曰:“近因八仙過海,有藍采和腳踏玉板,光照宮殿。長子摩揭不合奪彼玉板,致令呂純陽統兵來取,長子與死戰焉,次子率兵往救,又被斷其一臂而死,吾心恨極,親自往戰,又被四路埋伏戰敗。急忙退回龍宮,又被將水激運,放火燒幹,據住龍宮。人亡國破,無處可依,挈家特投賢弟,伏望垂念同氣,客留孤窮,振兵報複,以雪大恥,萬幸萬幸。”敖閏聽罷,大怒曰:“太子既奪玉板,亦當理討,何得如此縱橫,殺人放火!大王勿憂,吾當統兵與汝報仇。”且問:“八仙兵有多少?”龍王曰:“兵不多,但精勇耳。”又問:“見屯何處?”對曰:“據住我龍宮,”敖閏喜曰:“彼既屯此,是自送死矣。”龍王曰:“當以何計破之?”敖閏曰:”彼居高旱之處,必須提兵遣將,列陣與戰,破之頗難。今既龍宮被占,是失其地利,吾決四方之水以灌之,彼即有巨萬雄兵,通天本領,亦無所用其武矣。”東海龍王曰:“此計大妙,但事在即行。”敖閏急令寫告急文書二紙,以達西、北兩龍王,約以來日五更,準聽連珠號炮,決水助戰。差親信二人持書往西海北海去了。

  二王接得文書,開看一遍,令來使回報,來日灌水伺候,惟聽號炮進發。

  敖閏得了二處回音,仍令河海水官四十員,各帶領兵去,一齊接應四麵之水,務宜張威,須各用心。各官領命去了,又點精兵十萬,以助廝殺。又今東海①挈(qiè)——帶領。

  ②煨(wēi)燼——指慢慢煮爛。

  龍王提督各處軍務,催軍造飯飽食,乃自披掛,坐待五更進發,且看勝負如何?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