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檔案卅三 邪鬼仔

  “九七年那場股災,幾乎讓我傾家蕩產,要不是一位朋友提議我養鬼仔,恐怕我早就破產了。可是……沒想到後來竟然會這樣……”說話的是一名姓賀的港商,他涉嫌殺死懷有兩個月身孕的妻子,一屍兩命。他眼泛淚光,斷斷續續地向我們講述養鬼仔的前因後果——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是個黃金時代,那時候隻要腦筋稍微靈活一點,根本不愁沒錢花。當時,我幾乎天天鮑參翅肚,夜夜醉生夢死,不管買什麽也不用不過問價錢,直接甩出信用卡就是了。那一段揮金如土的光輝歲月,夢幻般的美妙時光,實在讓人難以忘懷。可惜夢醒的一刻,卻猶如墜入地獄深淵……

  九七年那場股災,一夜之間就讓我變成負資產,房子、轎車,我原本所擁有的一切,全都變成了債務。天堂與地獄之間的轉變,給我沉重的打擊,讓我萬念俱灰,當時我唯一能做的就隻有申請破產。可是,對一個習慣了揮霍的人來說,破產後的生活簡單就是惡夢,我出門隻能擠巴士,吃飯隻能吃最糟糕的食物,想出入娛樂場所,就隻能在做夢的時候才可以。

  我實在不敢想像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能熬多久才會瘋掉。與其苟且偷生,還不如一死了之,於是我選擇了跳樓。坐在大廈的天台上,居高臨下地俯視著這個繁華的都市,看著猶如螻蟻般為生活而奔波勞碌的可憐人,我突然感到自己很幸福,因為隻要輕輕一跳,我就不會再有煩惱,不會再有痛苦。

  在離開之前,我掏出電話給所有親友道別,他們都勸我不要做傻事,但當我問他們有什麽辦法能幫我的時候,他們都沉默下來。我撥打了一個又一個號碼,聽到的都是公式化的勸阻聲音,直至我撥通一個和我一樣麵臨著破產困境的朋友的電話時,情況才有所改變。

  朋友接電話時正身處馬來西亞,他叫我先別急著求死,事情還有轉機。我以為他隻是安慰我,就說還能有什麽轉機,除非能中六合彩頭獎。他說雖然不能讓我中頭獎,但能讓我從何生那裏“借”些錢救急。我知道他是想叫我到澳門賭錢,我想反正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向高利貸借二三十萬孤注一擲又何妨。

  於是,我就問他是不是想和我一起去澳門。他說先別急,現在過去澳門隻會送錢給何生,叫我先來馬來西亞一趟,然後再去澳門。我問他到那裏做什麽?他說他在那裏找到一位降頭師,能幫人養鬼仔,隻要得到鬼仔的幫助,賭場就跟提款機沒兩樣。

  雖然我對他的話半信半疑,但我都已經打算跳樓了,所以也沒多想什麽,把所有現金都帶上,再向財務公司借了一筆錢,連晚坐飛機到馬來西亞。

  朋友在馬來西亞已經準備好一切,我一到步,他就帶我去見降頭師。原來他所說的降頭師並不隻一個,而是一大群,應該有二十來人。接見我們的是一個四十來歲的降頭師,朋友在之前已經替我表明了來意,所以他隻問我想養那種鬼仔。

  原來養鬼仔也分很多種,比較多人養的是“油鬼仔”。油鬼仔是從不足十歲就夭折的童屍下巴取得屍油,把屍油倒進一個小棺材裏,再在棺材裏放一個木雕的小人偶,經作法後把屍油和人偶放進玻璃瓶裏。供養者隻要把一滴鮮血滴在人偶頭上,然後把整個玻璃瓶帶回家供養就能事事順利、財運亨通。

  對一般的生意人來說,養隻油鬼仔是個不錯的選擇,因為油鬼仔雖然有點頑皮,但通常都很聽話,如果供養者不是常常食言,沒有做答應了它的事,它是不會造反的。可是,雖然養油鬼仔沒什麽危險,但它的能力也非常有限,對於當時的我來說,是遠水救不了近火,所以我和朋友一樣,選擇養“邪鬼仔”。

  邪鬼仔是最厲害的鬼仔,法力比油鬼仔要強大得多。製造邪鬼仔,首先要找一具胎死腹中或出生不足三日便意外死亡的嬰屍,先以藥水浸泡,再以猛火烘幹,然後以黃銅塑身,最後念咒開光四十九日。祭成的邪鬼仔隻有手掌大小,外表跟一般的小銅像沒什麽差別,根本看不出裏麵是一具嬰兒的幹屍。

   在降頭師的幫助下,我和朋友分別供養了一隻邪鬼仔,帶著兩尊銅像回香港。然而,這兩尊手掌大的銅像,卻幾乎花光了我們身上所有現金。

  回到香港後,我立刻就遭到財務公司的人追債,朋友的情況和我差不多。好不容易才甩脫那些小混混,我們馬上就趕到澳門。在賭場裏,我們並不用為身無分文而擔心,因為這裏的高利貸多的是,簽下借條就能拿到錢。當然,向這些“大耳窿”借錢所需支付的利息比我們到手的本金還要多。

  邪鬼仔的確很厲害,我和朋友去賭大小,幾乎是買大開大、買小開小,不用多久就各自贏了幾百萬,害得賭場的人以為我們出老千,把我們“請”到保安室裏搜身。雖然他們在我們身上搜出銅像,但我們說銅像是經高僧開光的開運的神像,他們也檢查不出銅像有什麽不妥,就送了些餐券之類的東西給我們,讓我們“休息”一下。

  說好聽點是讓我們休息一下,實際上是趕我們走。雖然我心裏有點不忿,但朋友說我們已經贏了不少錢,再在賭場下去,肯定會被些小混混盯上,弄不好贏到錢卻沒命離開。於是,我們還掉借高利貸後,立刻就坐船回香港。

  財務公司的效率也挺高的,我剛下船沒多久,他們就找到我了,不過也沒關係,反正我有錢。幾百萬說少不少,說多也不多,解決了所有債務之後,剩下的就隻有百來萬。雖然我還想到澳門再撈一筆,但賭博得來的是橫財,離開馬來西亞之前降頭師就跟我說過,橫財越多命越薄,尤其是通過邪鬼仔得來的橫財,得到越多,就越容易招來殺身之禍。所以,我帶著這百來萬到大陸跟人合夥做生意,踏踏實實地賺錢。因為有邪鬼仔的幫助,十年來我一直都事事如意,生意越做越好,日子過得不比九七之前差多少。

  我現在已經四十多歲了,什麽都不缺,就是缺個家,於是我就結婚了。我太太什麽都好,就是膽子非常小,她知道我在家裏供養著邪鬼仔,所以整天都提心吊膽。可是,邪鬼仔似乎特別喜歡戲弄她,隻要我回家晚一點,它就會在沒開燈的房間裏弄出響聲,嚇得她天沒黑就把家裏所有燈都亮著。

  邪鬼仔還經常把我太太的首飾、內衣、化妝品之類的東西藏起來,通常是藏在床底,要是她鑽進床底找的話,它就會弄出些聲音來嚇她。後來,它還托夢給她,常常在半夜裏把她嚇醒。

  雖然之前我一個人住的時候,邪鬼仔也經常會這樣和我玩,有時還會在夢中向我提出一些要求,例如給它買玩具或者一些好吃的東西。在夢中的它是個麵容破爛的嬰兒,樣子真的挺嚇人的,但我早就習慣了,而且我知道隻要能滿足它的要求,它就不會害我。所以,我並不害怕它。

  可是,我太太卻受不了,整天被嚇得神經兮兮的。後來,她懷孕了,為了孩子著想,我就打算把邪鬼仔送走。況且我的事業正如日中天,也不再需要它的幫助。

  因為我忙於打理生意,不能親自到馬來西亞走一趟,隻好讓一個親信代勞。那天,我親手把銅像交給這個親信,讓他帶到馬來西亞。他離開後不久,我就收到他因交通意外而入院的消息,我趕到醫院的時候,他已經斷氣了。

  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家裏,發現銅像竟然還在原來的位置,這可把我嚇壞了,於是我就打算第二天親自帶銅像到馬來西亞找降頭師安置它。當晚我不敢在家裏睡,和太太到酒店裏過夜。半夜裏,我看見邪鬼仔坐在床頭對著我放聲嚎哭,像血一樣的眼淚劃過它破爛的小臉蛋落在床單上,把床單染紅了一大片。

  邪鬼仔問我為什麽不要它,是不是因為它不聽話。我說它很乖,但是姨姨很怕它,所以才想把它送到降頭師那裏。它聽完我話就不哭了,笑著對我說,是不是姨姨不在,它就不用離開。我點了點頭,它就立刻撲向熟睡的太太,把原本小小嘴巴張得比它的臉還大,裏麵滿是長短不一的鋒利獠牙,一口就咬住她的脖子。我想拉開它,但一碰到它的身體,它就消失了,而我的雙手卻突然變得不受控製,死死地掐著太太的脖子。

  太太在睡夢中驚醒,睜大雙眼驚惶失措地看著我,她想說話,但卻說不出來,舌頭不停往外伸,臉色漸漸變青……

  雖然賀先生一再強調是受到邪鬼仔控製而掐死自己的妻子,但不管怎樣,他殺死自己的已懷孕的妻子卻是事實,因此必須接受法律的製裁。

  我問天書對這宗案子的看法,她說:“邪鬼仔是鬼仔中的王者,它們因為無法降臨人間,或初臨人世就夭折,所以冤氣極重,因此能力比一般鬼仔強達百倍。如果供養者善待它們,就能得到它們暗中幫助,事事如意,甚至遇到危險也能逢凶化吉。但如果待它們不好,甚離棄它們,就會遭到它們報複。

  “賀先生的情況其實已經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因為他供養了邪鬼仔近十年,邪鬼仔對他有一定感情,所以才會附在他身上把他老婆掐死。要不然,邪鬼仔要掐死的人可能是他自己。”

  正所謂“請神容易送神難”,如果賀先生當日知道會落得如此下場,不知道他是否還會養邪鬼仔?

  我想,他一定會,人總是貪婪的。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