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檔案十一 鬼臉

  有個姓黃的富豪在半山別墅區買了塊地皮,自建了一棟豪宅。新居入夥本是喜慶事,可是他卻終日愁眉不展,皆因入住後就有怪事發生。

  黃老板沒有因為家裏發生怪事而報案,這樣的案子就算報案也不見得會有人管,這是中國國情。他通過關係,把事情告訴了某名官員,之後案子就壓到我頭上,這是中國特色。

  因為鬼瞳在忙別的案子,所以我隻能跟靈犬一起去黃老板的豪宅。靈犬的長處是鼻子特別靈敏,不比受過訓練的警犬差。

  一踏入黃老板家就知道他是個典型的暴發戶,豪宅雖然裝修得很奢華,但用料都是隻求最貴不求最好。而且風格很雜亂,可說是集世界各地風格於一體,表麵看來很有特色,但是實際上卻沒有內涵可言。

  管家請我們到樓高約五米的豪華客廳中等候,客廳建得像酒店大堂,豪華是豪華,但一點家的感覺也沒有。在無聊的等待中,我發現這個豪華客廳也不是一無是處,因為我在一個不顯眼的地方看見一張人臉。那是一張畫在牆壁上的女性麵孔,臉色蒼白,表情悲傷莫名,雙眼似有若隱若現的淚光。這張詭異的人臉,無疑為庸俗的客廳添加了一份神秘的藝術感。

  就在我欣賞人臉的時候,靈犬突然說,滿身錢臭的人來了。果然,沒一會兒,體態肥胖的黃老板就出現了。

  黃老板的態度實在不怎麽樣,但是也沒法子,誰叫我們是公仆,每個月發的工資都是納稅人的錢。他指著我正在欣賞的人臉說:“這些鬼臉不知從那裏冒出來的,擦也擦不掉,鏟掉還會冒出。而且越冒越多,你們給我想個辦法把它們弄掉,紅包不會少給你們的。”

  原來這張人臉是黃老板的煩惱之源,我還以為是他故意弄上去的。至於他那些難聽的話,不等我開口,靈犬已代我回答了:“你所謂的紅包有多少錢啊?沒超過一千萬就別拿出來了,收那麽一點小錢有個屁用。”

  靈犬的話雖然說得難聽,但也是我心中所想。要是收下幾千元的紅包,難保他日落得一個貪汙受賄的罪名,倘若一次收個一千幾百萬,起碼能移民國外享受一下退休的休閑生活。但這也隻能當是個玩笑而已。

  然而,黃老板似乎不把靈犬的話當玩笑看,臉色馬上就黑黑的,我想如果不是還需要我們為他解決問題,他立刻就會把我們趕走。雖然他沒把我們趕走,但是卻把自己趕走了,說還有什麽大生意要談,交代管家招呼我們,然後就溜了。他走了更好,反正我們也不想見到他。

  管家是一名年約三十的女人,態度比黃老板好得多,先給我們倒茶上糕點,然後才開始進入正題。她說:“老爺一家自發生怪事後,就搬回原來的住處,今日是為了接待你們才過來的,平時就隻有我和另外兩名家仆住在這裏,所以我比老爺他們更清楚事情的經過。”

  靈犬竊笑,悄悄跟我說:“有錢人都那麽怕死。”我沒理他,繼續聆聽管家的每一句話。

  管家說:“剛搬過來的時候,一切都很正常,沒任何不妥的地方。但是過了幾天,三小姐就說她房間的地板上有一幅人臉的圖畫,問老爺是什麽時候畫上去的。因為三小姐隻有九歲,所以老爺當時沒在意,叫我們去看看是不是地方弄髒了就是了。

  “我走進三小姐房間的時候,被嚇了一大跳,地板上真的有一張清晰的人臉。我記得之前打掃的時候,並沒看見有這東西。我用布擦它,可是不但沒擦掉,反而越擦,它的表情就越悲傷。

  “我把事情告訴老爺,老爺自己走到房間看,一看就嚇得說不出話。當晚,就全家搬回以前住的地方,隻留我們在看房子。

  “第二天,老爺就請來裝修工人把房間的地板換掉。可是,工人還沒離開,人臉又再出現在新地板上,結果把工人也給嚇跑了。之後,房間裏的人臉越來越多,地板牆壁全都是,清一色是年輕女人的臉孔,張張都是一幅很傷心很不忿的表情,一共有十三張。後來不隻是這房間,其它地方也不斷有人臉出現,剛才你看的那個,是最近才出現的。到目前為止,整棟房子,一共出現了二十七張人臉。”

  管家帶我們在豪宅裏轉了一圈,的確有二十七張詭異的女性臉麵出現在不同的地方,每張人臉都各不相同,但都是一幅傷心欲絕的表情。別的地方還沒什麽特別的感覺,一進入三小姐的房間就感到明顯的寒意,我還認為開了空調。

  這房間有十三張詭異的人臉,都是傷心欲絕的表情,而且似乎有說不盡的冤屈,欲訴無門。走進裏麵,看著滿布牆壁地板天花的人臉,感覺像被眾人圍觀,讓人心裏發毛。除此之外,房間裏還似乎有一絲微僅可察的異味,不認真聞是不會發覺的。不過這是對常人而言,對嗅覺靈敏的靈犬來說,這氣味太明顯了。

  “是腐肉的氣味……”靈犬認真地再嗅了嗅,臉色漸漸變得不太自然,嚴肅地說:“隊長,我想要立刻封鎖這棟別墅。剛才在外麵氣味還不太明顯,但在這房間裏,我能肯定至少有十個人以上的人體殘骸。”

  案子後來交由刑偵科調查,調查結果是,黃老板的對頭人在火葬場、殯儀館等地方收獲了二十七張女性遺體的臉皮,並在臉皮背麵寫上黃老板一家的名字以生辰八字。然後收買了替黃老板建別墅的建築隊,把這些臉皮混入建房的混凝土中。

  我問天書對此看法,她說:“這是一種降頭術,叫鬼臉。俗語說人要臉樹要皮,割下死人的臉皮,其靈魂就會跟著臉皮走,並產生強烈的怨念化成怨魂。在臉皮背後寫上要加害的人的真名,怨魂就會時刻盯著這些人。

  “其實,黃老板也挺精的,要是他沒當晚就舉家搬出別墅,而是多呆幾天的話,那麽他全家都會被怨魂盯上。受怨魂的意念幹擾,看見幻覺是家常便飯,你在牆壁地板所見的人臉,其實都隻是幻覺。無關的人尚會看見幻覺,那黃老板一家會有做麻煩就不用多說了。”

  “為什麽都是年輕女性的臉呢?”我問。

  鬼瞳突然插話:“那個女生不緊張自己的臉啊!”

  我想,如果把鬼瞳的臉皮割下來,她肯定做鬼也不放過割她臉皮的人。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