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檔案十 憂傷的劊子手

《一》



  似有若無的笛聲回蕩於鬧市的夜空之中,憂傷的旋律仿佛在安撫受傷的靈魂……

  有市民報稱,看見一個十八歲左右的女孩經常三更半夜偷偷溜上大廈樓頂,不知在幹什麽非法勾當。

  經過調查後發現這位行為怪異的女孩名叫詩雅,我請她過來了解一下情況,因為她這樣做,先別說會給別人惹來麻煩,單是她一個女孩子半夜到處亂跑,弄宗**案出來也有我們煩的。

  我問詩雅沒事溜到人家大廈天台幹嘛?她溫柔地撫摸懷中的那支翠綠色,似乎是由玉石雕成的精致長笛,幽幽地說:“吹笛子啊!”

  我又問她到那裏吹笛不好,為什麽非要那麽行為藝術,半夜到溜大廈天台吹呢?她說:“那裏有需要安撫的心靈。”

  我說:“天台上那來聽眾給你安撫呢?你不會是吹給幽靈聽吧!”

  她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說實話,我不以為一個隻有十八歲的女孩能露出這種略帶憂傷的笑容,這種笑容通隻會出現在有一定人生經曆的成熟女性臉上。她說:“給你講個故事,好嗎?”

  聽故事是我其中一項嗜好,更何況是出自一個怪異的女孩口中的故事,我當然不會拒絕。

  詩雅幽幽地歎了一口氣,才開始講故事——

  有一個將要麵臨高考的女孩,一連三晚都聽到奇怪的笛聲,每次都準時在晚上十一點響起,大概淩晨五點左右結束。她向父母提及此事,但父母卻說什麽也沒聽見。她想,也許是高考給自己的壓力太大了,所以出現幻聽吧!

  第四天晚上,奇怪的笛聲再次徘徊耳際,女孩急忙翻出手機看時間。又是十一點正,怎麽每次都這麽準時呢?

  那些因高考而瘋掉,甚至自殺的新聞報道在女孩腦海中湧現,她很害怕自己會瘋掉。猶豫片刻,她合上練習本,披上外衣走出房間。

  父母已經入睡,客廳漆黑一遍,為了不打擾父母休息,女孩沒開燈,直接摸黑走到門口。她想,今晚一定要弄個明白,免得終日被這奇怪的笛聲困擾,雖然心裏很害怕。

  剛步出家門,女孩就開始後悔了,昏暗的樓梯比漆黑客廳更讓人感到恐懼,因為這裏隨時都可能出現未知的危險。狼人、吸血鬼、幽靈,甚至神經漢、色魔,一個個怪異的念頭在她腦海浮現,使她不敢閉上眼睛,生怕再次睜眼的一刻,眼前會出現恐怖的畫麵。

  回去吧!不行,隻要往後退一步,就再沒勇氣向前走了。今晚一定弄明白笛聲是怎麽回事。經過一輪思想鬥爭,女孩終決定繼續往前走。

  上方傳來憂傷的旋律,女孩貼著牆往上走,每踏一級樓梯,心髒就跳得更快。在寂靜的梯道中,她隻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和腳步聲,還有詭異的笛聲。

  每上一層,笛聲就更清晰,也更讓人覺得憂傷,莫名的憂傷,像送別最親密的好友,又像思念已逝的親人。

  上到頂層時,女孩能聽清楚笛聲的每一個音符,也能感受到笛聲中憂傷。雖然身處頂層,但她仍覺得笛聲是從上方傳來,她想笛聲應該來自樓頂。

  樓頂的鐵門反鎖著,因為已鏽跡斑斑,讓女孩花了不少勁。突然,一個念頭在她腦海中浮現——門是反鎖的,那吹笛的人是怎麽進去的?難道吹笛的不是“人”麽?

  門外是怎麽樣的畫麵?是正咬著少女脖子的吸血鬼,是手握屠刀渾身鮮血的屠夫,還是一堆冒著磷火的白骨呢?

  未知帶來無盡的恐懼,女孩感到自己的雙腳在顫抖,不隻是雙腳,全身也在顫抖。她很想扭頭往回走,但又怕一轉身鐵門就會自動打開,一隻血淋淋的大手從門外伸入,掐著自己的脖子。

  背後,當女孩腦海出現這兩個字的時候,一陣寒意從脊骨擴散至全身。她不敢回頭,更不敢把鐵門推開。

  想些別的事情吧,也許就不會覺得害怕了,這是一個男教師教女孩的。她強迫自己不想那些恐怖的事情,而想著這個男教師,成熟英俊的男教師。

  心裏不再那麽害怕了,顫抖的小手輕輕推開鏽跡斑斑的鐵門。隻推開一道小縫,女孩便把手收回,透過門縫能看見月光下的樓頂空無一人,但笛聲卻格外清晰,格外憂傷。

  終於,女孩鼓起最大的勇氣把鐵門完全推開。勇氣的來源不是英俊的男教師,而是強烈的好奇心。她突然覺得,男教師在自己心中其實沒有什麽地位,雖然他真的很英俊。

  鐮刀般的新月高懸天上,朦朧的月光勉強能讓人看清周圍的景象。樓頂什麽也沒有,除了一個兩米多高的圓柱形水塔。

  女孩雙眼緊緊盯著水塔,目光徐徐上移。沒錯,笛聲就是從水塔中傳出,正確來說,是從水塔上麵傳出。

  果然,水塔上麵坐著一個人,一個約二十歲的年輕人。朦朧的月光落在他略帶書卷氣的俊朗臉龐上,給人一種悲傷莫名的感覺。憂傷的旋律正是從他唇前的翠綠長笛中傳出。

  女孩心中的恐懼從看到年輕人那一刻便飛到九霄雲外,對方長得很英俊,雖然一臉憂傷之色,但卻掩蓋不了那張能所有女性心動的麵孔。至於那個成熟的男教師,此刻在她心中已變得一文不值。

  女孩完全忘記自己在不適合的時間地點,遇見一個不該出現的人,心裏隻想著該如何認識對方。嬌俏的臉頰不知不覺地紅潤起來。她輕敲鐵門,想值此引起對方的注意。然而,雖說隻是輕敲,但所發出的聲響在這寧靜的時刻卻異常響亮。她突然聽到一聲怒哼,但顯然不是出自年輕人之口,因為他仍在吹奏著憂傷的旋律。

  年輕人停止了吹奏,無奈歎息一聲,從水塔上跳下來,從兩米多高的水塔上跳下來,從容著地。

  女孩呆呆地看著對方,兩米多的高度並不低,對方竟然如此輕鬆地跳下來,加上時間地點等因素,正常人也往妖魔鬼怪方麵想。但此刻,她心中隻想著:“他真帥!”

  年輕人看似緩步走近,但隻是一瞬間,就已來到女孩麵前,臉上仍是憂傷之色,憂傷中帶著三分無奈。他淡淡說:“你給我添了麻煩,也給自己惹來麻煩,好自為之吧!”說著用長笛在她右手掌心輕點一下。

  女孩不明白對方話裏含義,正想追問的時候,眼前影像卻變得模糊,隨後更失去知覺。







《二》



  手機響起熟悉而討厭的音樂,女孩很痛苦地在床上爬起來,心中抱怨,當學生怎麽這麽苦啊!晚上得複習到半夜,早上太陽剛出來就得起床,什麽教育製度嘛!然而抱怨歸抱怨,床還是要起來。她伸手去拿外衣的時候,卻發現平時放外衣的地方空無一物。她突然起昨晚樓頂的一幕,喃喃自語:“我怎麽會穿著外衣睡覺呢?難道昨晚不是做夢?”

  門外傳來母親的叫喚,女孩答應了一聲,就不作多想,連忙下床到浴室梳洗。她把水潑往臉上,取毛巾時無意瞥了眼洗手盆前的鏡子,鏡中的影像是一個滿臉鮮血的少女,滿臉鮮血的自己。

  女孩發出驚恐的尖叫,父母聞聲衝入浴室。女孩跌坐地上雙手捂臉顫抖地說自己滿臉都是鮮血,父母對望無言,片刻後父親上前扶起她,柔聲道:“你臉上的全都是水,那有自半點血,不信你自己看。”

  女孩輕移小手,從指縫窺看鏡裏倒影,的確如父親所說,蒼白的俏臉上隻有水滴。

  母親關切地上前把女孩摟入懷中安慰:“女兒,是不是學習壓力太大了,沒關係的,就算考試的成績不好也沒關係,隻要你健康快樂就好了。”

  女孩突然很想哭,很想在母親懷裏放聲嚎哭。







《三》





  上課時,老師在講台上說些什麽,女孩完全不知道,她心裏隻想著樓頂那個一臉憂傷的英俊青年,還有早上那莫名其妙的幻覺。

  我是不是得了妄想症了?這個念頭不斷在女孩心中徘徊。她突然想起昨晚“憂笛”用長笛在自己右手點了一下,“憂笛”是她給年輕人取的名字。

  女孩伸出白嫩的小手,掌心有一淡淡的紅點,顏色雖然很淺,但卻很明顯。“難道昨晚不是在做夢?”她再次感到疑惑,喃喃自語:“也許該去找方老師……”

  方老師是個剛畢業分配到本校的年輕女教師,為人和藹可親,與女生們很談得來。她懂得占卦算命,剛來的時候經常有女同學纏著她算命,她雖然樂意效勞,但這種迷信活動與她的教師身份似乎大有抵觸,起碼學校的領導是這麽認為。所以她現在已沒明裏為學生算命,但是偷偷進行還是有的。

  課間小息時,女孩直衝入教員室,一把拉住方老師就往校園僻靜處走,也不管對方是否願意。

  兩人走到一棵木棉樹下,百步之內就隻有她們倆。方老師問女孩找她有什麽事?女孩把昨夜樓頂疑夢疑真的事情,以及早上的幻覺全告訴對方。

  方老師聽後沉思不語,她並非不相信對方的“胡言亂語”,而是對方所說的事情比較離奇怪異,需要花些時間整理消化。

  對方不語,女孩便迫切追問:“方老師,方老師,你說我是不是見鬼了,還是……還是得了精神病……”

  方老師回以一個安慰的微笑:“看你急成什麽樣子了,安靜點,不然你早晚會把自己逼瘋的。”

  女孩顫抖地說:“那你的意思是……我……我真的撞鬼了?”

  方老師讓女孩把手伸出來,女孩立刻伸出右手。她看了一會後,說:“雖然並不清楚這紅點是什麽回事,但是能肯定不會給你帶來傷害,如果我猜得沒錯,應該是護身咒之類的東西。”

  為什麽年輕人要給女孩下護身咒呢?女孩不知道,方老師也不知道。

  方老師讓女孩說三個字,讓她用諸葛神數算一卦。女孩也不是第一次找對方算卦,馬上就給對方報上“再遇他”三字。

  方老師在掌心寫出“再遇他”三字,再掐指一算,說:“是二百四十一簽,簽曰: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天堂地獄,便分榮辱。”

  女孩不明白裏麵含義,焦急地追問對方。而方老師正想解釋的時候,上課鈴響起了,她就叫女孩先去上課,放學後再到教員宿舍找她。女孩隻好無奈地答應。







《四》



  放學後,女孩心想方老師有很多事要忙,不會馬上就回宿舍,所以先去了躺洗手間。她本來想順便洗一下臉,但一想起早上的事情,全身就起滿雞皮疙瘩,手也沒洗就往教員宿舍飛奔。她在方老師宿舍門外等了近半個小時,才等到對方回來。進門後,她迫不及待地追問簽文的意思。

  方老師請女孩坐下,並奉上茶才說:“簽文的意思是,天堂地獄全在一念之間,但現在的問題是這是誰的一念之間呢?是你,還是你那個他呢?”

  女孩的臉悄然紅潤起來,焦急的心情也有所緩和,嘟起嘴說:“什麽我那個他、你那個他啊!說得好像很曖昧似的。”

  方老師笑道:“老師也經曆過少女懷春的階段,你的心情我很明白,要是你對他沒感覺,你也不會用‘再遇他’三字來卜卦。其實,你心底裏就是想著再次遇上他。”

  女孩的臉紅得猶如晚霞,低下頭沒有反駁對方,因為正如對方所說自己的確想再次遇上憂笛。

  方老師突然收起笑容,嚴肅地說:“也許再遇他不一定是件好事!”女孩聞言一愣,急問對方原因。

  方老師歎息道:“你的心已經完全向著他,所以他的一念會阻佑你的一念。也就是說,你的成敗榮辱全在他一念之間。”

  女孩心中大慌,不知如何是好,方老師安慰她說:“也不用太擔心,他應該對你沒有惡意,不然也不會在你掌心下護身咒。”

  女孩心中稍安:“嗯,他應該是個好人!”但方老師立刻警告她,他不一定是人。

  女孩不解,方老師解釋道:“照你所說的,不管他是在夢中向你下護身咒,還是真實的出現在門被反鎖的樓頂,也說明他不一定是人,起碼絕對不會是普通人。”

  女孩問該怎辦?方老師說:“隻能以不變應萬變嘍,天地萬物皆有定數,要急也急不來。但有一點你得記住,就是你掌心的紅點是你的救命符……”







《五》



  夜深,女孩在自己房間裏胡亂翻著課本,眼睛不時盯住放在桌麵上的手機。越接近十一點,女孩就越覺緊張,或者說是越覺興奮。心裏不斷想著,今晚能不能見到他呢?

  當手機顯示出23:00的時候,熟悉的憂傷旋律準時響起,女孩連忙披上外衣,準備上樓頂“再遇他”。至於方老師那“他不一定是人”的警告,早就忘記了。上到頂層的時候,她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但是什麽不對勁,她又說不上。

  輕輕推開鏽跡斑斑的鐵門,一切都仿佛昨夜所見的一樣,朦朧的月色下,樓頂中空無一人,隻有兩米多高的水塔矗立在寧靜的夜空下。唯一不同的是,水塔上並沒有女孩所期待的年輕人。

  既然憂笛不在,那笛聲是誰吹的呢?一陣莫名恐懼籠罩著女孩的思緒,此刻她終於察覺笛聲不對勁之處,旋律雖然一如以往般憂傷,但是憂傷中卻夾雜著一絲過去未曾出現過的憤怒。

  一聲怒哼在寧靜的夜晚異常響亮,笛聲隨之停止。水塔底部不知何時凝聚了一團黑影,正緩緩升起。這是一團不規則的黑影,不是人形,也不像其它動物的形狀,細看之下倒有幾分像巨型的阿米巴變形蟲。

  黑影緩緩靠近,女孩被眼前景象嚇呆了,心裏隻想著自己正在作夢,一定是在作夢。直至怒哼再次響起,才把她帶回現實,她急忙捏自己手臂。痛,清晰的痛,絕對不是作夢,眼前的怪異現象是真實的。她想逃走,但顫抖的雙腿卻無法執行大腦的命令。黑影已靠近三米之內,雖然隻是一團模糊的黑影,但在此刻卻像暗藏著無數張猙獰的鬼麵。

  女孩子不由自主地擺動雙手,發出驚徨尖叫,大叫著別過來,別靠近我。黑影竟然真的停止了前進,但怒哼卻再次響起。

  紅點,女孩突然想起掌心的救命符,立刻伸出右手,以掌心對準黑影,顫抖地往前踏出一小步,黑影隨即後退。

  黑影的語言表達方式似乎隻有怒哼,但這次明顯帶有一絲不忿。

  已驗證了救命符對黑影有一定作用,女孩大膽地再踏前一步,黑影亦隨之後退。這回她心中有底了,報複似的向前邁進,黑影後退連連。當黑影退至水塔底部時,發出不忿的怒哼,隨即消散。

  女孩如釋重擔地跌坐地上,貼身衣物已被冷汗沾得濕透。抹去額上汗水,不自覺地往掌心一看,心中不禁大駭——紅點消失了!







《六》



  又是魂遊太虛的一課,女孩一臉憔悴之色,呆呆地坐在課室。略顯零亂的頭發、油光可鑒的俏臉都證明她今早並沒有梳洗。她不敢梳洗,甚至不敢進入家中的浴室,因為救命符已消失了,她害怕會再出現昨天早上鮮血滿臉的一幕。

  課間小息時,女孩衝入教員室拉走方老師,而這次她的動作有點粗暴。再次來到木棉樹下時,方老師便問她發生了什麽事。女孩說出昨夜所見的怪事,以及紅點消失讓她非常害怕。

  方老師想了一會,說:“護身咒隻能救你一次,要是再遇上那黑影就麻煩了。”

  恐懼、無助讓女孩的淚水湧上眼眶,連忙問該怎辦?方老師輕輕把對方摟入懷中,以使對方能穩定情緒,說:“先別急,我師傅七求真人道法高深,他一定能幫你。”

  女孩沒有說話,在老師的懷輕聲抽泣。方老師輕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別怕,沒事的,我現在就幫你請假,馬上就帶你去見師傅。”

  女孩從老師懷中抬起頭,抽泣著說:“馬上就要高考了,現在請假恐怕不太好吧……”

  方老師苦笑道:“難道高考比性命還重要嗎?”







《七》



  女孩以為方老師的師傅必定是個五六十歲的老頭子,沒想到對方看起來竟然跟自己的年齡相仿,而且還長著一張娃娃臉,一點也不像老師所說的道術高深。就忍不住偷偷對方老師說:“你師傅很年輕喔!”

  方老師笑道:“我第一次見師傅的時候,他也是這麽年輕,那時我大概**歲吧!”

  要不是身處莊嚴的道觀之內,女孩一定會大叫起來。腦海中突然出一個怪異的念頭——憂笛會不會也是一個外表年輕的老頭子呢?

  二人尚未表明來意,七求真人已先發話:“琴兒,你的學生似乎遇到麻煩了。”方老師如實說出女孩所遇的怪事。

  七求真人聽後沉默片刻,對女孩說:“你遇到麻煩不隻一個,而是兩個。”

  女孩不管對方說什麽一個兩個,隻是追問解決的方法。七求真人輕輕搖頭說:“受精怪糾纏,我能幫你。但你與他結下孽緣,我就不便插手了。”

  女孩緊張地追問:“結下孽緣?你是指憂笛嗎?”

  七求真人說:“憂笛……這個名字也挺適合他的。”

  女孩心中突然有種莫名的激動,問對方是否認識憂笛。七求真人輕輕點頭,突然以一種拒人於千裏之外的語氣說:“精怪一事,貧道可為你解決,但牽涉到他的事情,請恕貧道不便插手。”

  方老師說:“師傅,他是什麽人啊?連你也會有所顧忌?”

  “他啊……也許算是個苦命人吧!請恕貧道不便多言了。”七求真人說罷走入內殿。

  女孩還想追問憂笛的事情,但卻被方老師阻止。方老師說:“不管你怎樣問,師傅也不會說的。隻有遇到嚴重的問題,師傅才會自稱貧道。”









《八》



  隨後七求真人給了女孩一個玉吊墜,吩咐她隨身戴著,尤其是需要沾水或百步之內有大量液體存在的時候,如有遺失或損壞,必須立刻來道觀找他。並吩咐她以後盡量不要到樓頂,尤其是子時至日出之前,即夜上十一時至次日五時。

  女孩帶著一種患得患失的心情離開道觀,腦海中總是浮現憂笛那張既憂傷又俊朗的麵孔。回家後,她躺在床上自言自語:“我們還會見麵嗎?憂笛!”取出手機一看,才五點多,父母沒那麽快回來,她又沒心情複習。再看看窗外,離太陽下山的時間還早,心想不如到樓頂走一趟,說不定能遇上憂笛。七求真人隻是說半夜上樓頂會很危險,現在大白天應該沒事吧!

  主意已決,女孩立刻爬起來往外走,但剛步出房門,馬上就退回來。她不是改變主意,而是想換件漂亮的衣服。站在半身鏡前,她看見頭發零亂、滿臉油光的自己,心想,不梳洗一下,肯定會嚇倒別人。

  往胸口一摸,確定玉吊墜的存在,女孩緩步走入浴室。刷牙洗臉也沒發生什麽怪事,就幹脆“順便”洗個澡。

  雖然沒發生什麽怪事,但當女孩換上一套漂亮的淺藍色連衣裙時,已經是六點三十分了。窗外天色已近黃昏,而正在欣賞自己於鏡中的漂亮身影的女孩,卻毫不察覺。

  踏上安靜的梯道,推開鏽跡斑斑的鐵門,女孩期待門外會出現朝思暮想的“憂笛王子”。然而鐵門之外什麽也沒有,除了被夕陽餘輝染得金黃的水塔。

  女孩在樓頂轉了兩圈,確定她的王子真的不在這裏,才依依不舍地往回走。此時,太陽已下山了,隻僅餘一絲餘輝使黑暗未能吞沒大地。

  走到樓梯口時,女孩發現鐵門不知何時被風吹得掩上。她並沒在意,伸手想把門打開。手往後拉,沒反應,再拉,也沒反應。一個恐怖的念頭從她腦海中浮現——鐵門要是被風吹得關上,為何沒有發出響聲?寒意頓時從脊骨擴散至全身,頭皮一陣發麻。

  天色已全黑,但月亮還沒升起。女孩猛然轉身,背貼鐵門,也不管鐵門上的鏽跡沾汙身上漂亮的連衣褲,雙眼緊緊盯著水塔的底部。最不想發生的事情發生了,最不想看見的東西出現了。

  一團黑影緩緩凝聚,隨即升起。女孩仿佛聽見黑影正在發出令人毛骨聳然的冷笑,猶如一頭張牙舞爪的猛獸向自己靠近。

  掌心的救命符已消失了,應怎麽辦?玉吊墜,女孩往胸前一摸,幸好玉吊墜還在,她立刻將其翻出衣外。

  黑影停下前進的步伐,夾雜著怨恨的怒吼回蕩於夜空之中。雖然黑影沒有前進,但女孩也無法離開,繼續僵持下去,顯然對她極為不利。

  女孩提起玉吊墜往前踏出一小步,她想像昨晚那樣,把黑影迫回水塔。然而,這次黑影並沒有後退,而是發出令人心神震動的怒吼。

  身前響起一聲輕微的脆響,女孩立刻冷汗狂冒,她所依賴的玉吊墜出現了一道幼細的裂痕。

  怒吼再次響起,而這次明顯帶有三分嘲笑之意。隨著黑影發出一聲聲怒吼,玉吊墜的裂痕逐漸擴大,看樣子馬上就要裂開了。

  女孩心中大慌,不知如何是好,後悔沒聽七求真人的警告。然而,後悔有用嗎?玉吊墜一毀,她便是對方的囊中物,對方會怎樣對待自己呢?她不知道,也不敢想。

  該怎麽辦?

  逃?

  能逃去那?

  鐵門打不開,要逃就隻能跳下去。這裏可是九樓啊,跳下去的話……女孩不敢想像自己從這裏跳下去之後,血肉模糊的樣子,如果今天注定難逃此劫,她也想死得漂亮點。

  黑影發出一聲勝利者般的怒吼,玉吊墜應聲裂開兩半。女孩無力地跌坐地上,閉上雙目,等待惡夢的降臨。一幕幕往事於腦海中浮現,她很不甘心,自己又沒做什麽壞事,怎麽會這樣。淚珠無聲地劃過她嬌俏的臉龐。







《九》



  “好奇心會害死一頭貓,同樣也會害死你。”就在黑影馬上就要撲上來的時候,一道人影擋在女孩身前。是他,是那張憂傷的麵孔,是女孩這兩天心裏一直想著的年輕人——憂笛。

  黑影沉聲低吼,緩緩後退,退回水塔底部,消失了。年輕人轉身扶起不知所措的女孩,以怪責的語氣對她說:“你不該再來這裏。”

  心儀男生就在麵前,女孩不禁臉紅心跳,對方的怪責在她心中變成了溫柔的關懷,低頭玩弄衣角,害羞地說:“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年輕人說:“你不是替我取了個名字叫憂笛麽!”

  女孩心中亦驚亦喜,說:“你怎麽知道?”

  憂笛說:“我要是什麽也不知道,就不會出現在這裏。”

  女孩往水塔底部指了指:“那你肯定知道黑影是什麽回事嘍。”

  憂笛輕聲歎息緩緩道:“水能滋養萬物,任何生物都離不開水,但又有誰想過身邊的每一滴水,都經曆了數億萬年的歲月。在漫長的歲月中,水不斷吸收天地間的靈氣,因而有了自身的靈性。然而水是善良的,它不會像其它精怪那樣戲弄甚至傷害人類,所以在人類數千年文明中,它故意傷害人類的記載屈指可數。

  “近年來,工業發展迅速,帶來了嚴重的環境汙染,水因為受到穢物影響而變得暴戾。自來水廠雖然過濾了水中穢物,但穢氣卻依舊殘留在水中。

  “水塔之類的儲水設備在儲水的過程中,沾染了大量穢氣,並產生了暴戾的靈性。而大多數水塔都像這個一樣被安裝在樓頂上,每天都吸收著日月精華,久而久之便化出妖身。

  “我本想以笛聲化解其戾氣,免使其禍及一方,可惜卻被你驚擾了。其戾氣不但沒被化解,反而更勝從前。”

  女孩知道自己做錯事,很抱歉地說:“對不起,我不知道會弄成這樣的。那現在怎麽辦?”

  憂笛無奈輕歎:“妖身已成,又有了害人之心,隻能將其封印了。”

  女孩心中大喜,催促道:“那就趕快把它封印吧,免得它出來害人。”

  “把精怪封印,就等於人類的無期徒刑。人類的壽命也就百年之內,而精怪卻比人類長很多很多……”憂笛無奈搖頭,走到水塔前麵,吹奏出憂傷的旋律。

  女孩突然明白對方為何如此憂傷,因為他是一個劊子手,精怪的劊子手。為了人類的安全,他必須把一切有可能危及人類的精怪封印,把無辜的精怪封印。

  憂傷的笛聲停止,夜空之下再次回複寧靜。兩人沉默了片刻,憂笛突然說:“我救了你兩次,能替我做件事嗎?”女孩想也沒想就說可以。憂笛說:“我還沒說是什麽事,你就答應了?你不怕我會害你嗎?”

  女孩語氣堅定地說:“不怕,我知道你是好人,一定不會傷害我的!”

  憂笛露出一個罕見的笑容,也許因為平時很少笑,所以笑很僵硬,很不自然。他緩緩上前,遞上長笛,說:“替我保管它,五年後我會取回……”







《十》



  翌日,在方老師的陪同下,女孩再次來到道觀找七求真人。看著女孩手中的長笛,七求真人搖頭歎息,說:“你知道接過這支長笛,代表些什麽嗎?”

  女孩輕撫手中長笛,溫柔地說:“代表我接替了他的使命。”

  七求真人再次歎息,說:“我給你的法器,主要作用不是驅妖退邪,而是在你意亂情迷的時候能使你的頭腦清醒點。可是……也許這一切都是天意吧!”

  方老師突然插話,說:“師傅,你上次說的另一個麻煩,難道就是……”

  七求真人點點頭,對女孩說:“跟來吧,不管他是否會回來,五年之內你都必須接替他的工作,所以你得學些道法護身。”

  女孩輕撫長笛,臉露眷戀之色,柔聲道:“他一定會回來,我知道他一定會,因為他是個好人。”





《尾聲》

  聽完詩雅的故事後,我微笑道:“那女孩就是你嗎?”

  她又露出與她的外表極不相符的淡淡笑容,沒直接回答我的問題,而是反問我:“還會阻止我吹笛嗎?”

  我也沒有直接回答,遞上名片,說:“需要幫忙的時候,可以打電話給我,就算是深夜也沒關係。”

  詩雅收下我的名片,說了聲謝謝就離開了。她剛走,鬼瞳就以極其不屑的目光盯著我,我問她幹嘛,她說最討厭連小妹妹也不放過的大色狼。

  我有種含冤受辱的感覺,不過我並沒急著解釋,因為天書已開腔了,她對鬼瞳說:“她可不是小妹妹,據我所知,她跟你同年,都是二十四歲。”

  “什麽?她已經二十四歲了?她是用那個牌子的護膚品的,怎麽能保持得那麽好。”鬼瞳似乎對美容更感興趣。

  “要保持容顏不老,不一定要靠護膚品的……”天書跟鬼瞳扯了一會美容的話題,突然鬼瞳恍然大悟地說:“她不是說在高考之前就替憂笛保管笛子的嗎?現在她已經二十四歲了,笛子還在她身上,那麽說,憂笛沒有尊守承諾,在五年後回來取回笛子。”

  我笑說:“你可以替她保管啊!也許她能容顏不老,就是全靠那支笛子。”

  鬼瞳不屑道:“我才不要半夜三更到處亂跑吹笛子,遇上大色狼怎麽辦?”

  天書說:“其實她也蠻可憐的,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還癡情地等待對方回來。男人啊,沒一個是好東西。”

  “唉,我怎麽沒能遇上這麽好的女孩,她身上有烈女的氣味,這種女孩通常一輩子隻會愛一個人……”靈犬突然插話,接著他們就你一言我一語地聊著詩雅的事情。

  我沒有和他們談論,我在想,憂笛真的沒回來嗎?還是詩雅自願接替他的使命呢?我想,總有一天我會知道答案,因為我有種預感,我們一定會再見麵。然而事實上,在日後所發生的事件裏,我們不但再次相遇,甚至一再聯手對付敵人。在這個過程中,還讓我得知到他們兩人之間那段聞者心酸、聽者流淚的淒美愛情故事。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