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檔案四 忍死術

  “忍”,在字典上的解釋是:忍耐,容忍;抑製,克製等意思。在現在政府所提倡的和諧社會中,“忍”是不可缺少的重要元素,要是所有人都能凡事忍讓三分,那麽大部分公安同誌都要麵臨下崗的危機了。然而,天下諸事皆可忍,唯“生”與“死”不能忍。生孩子固然不能忍,那麽死亡又能“忍”嗎?

  有一名姓朵的苗族女孩報案,說自己被男朋友殺死了。一個大活人竟然說自己被別人殺死,誰也會當她是神經病,但是她不停跑到不同的派出所報案,最終案子轉到我手上來。

  初次見這位朵小姐時,我差點沒叫出來,因為她的臉色很白,是那種毫無血色的蒼白,甚至連嘴唇也白得像雪一般。這種臉色在死人臉上就見多了,在活人臉上還是第一次見。而且,她拍了非常濃烈的香水,雖說是香水,但氣味實在太濃烈了,讓人聞了有種惡心欲吐的感覺。

  我請朵小姐坐下,問了幾個簡單的問題,以驗證她的精神狀態。她的回答與常人無異,並強調自己不是神經病,我想這些問題,之前接案的同僚應該問了好幾遍。

  在短暫的談話過程中,我發現朵小姐似乎很焦急,像是很趕時間,經常催促我。

  我給她解釋道:“朵小姐,我不是跟你打官腔,希望你能明白,警察做事有警察的程序,是急不來的。而且,在沒了解事情的始末之前,我們也無法開展工作。希望你能理解,並告訴我事情的詳細情況。”

  “我沒時間了,我真的沒時間了,你快點派人去把小高抓回來,不然會被他逃掉的。”朵小姐焦急地說。

  “朵小姐,我還是那一句,你不說清楚,我們什麽也做不了。”

  “好吧,請您留心聆聽,我想,我隻能說一遍。”

  我一向不喜歡做筆錄,但也沒有需要朵小姐把事情說好幾遍的必要,因為我會用錄音筆把她的話錄下來。

  “我是一個苗家女,因為家人反對我和小高在一起,所以我就離家出走,跟小高來到這個城市。”

  “小高是什麽人?”我問。

  “他是這個城市的本地人,半年前,他跟朋友來到我的故鄉旅行。他很會說話,很會討女孩子歡心,與他相識沒幾天,我就把身體交給他了。”

  (現在的女孩真開放,這話我當然沒說出來。)

  “小高說會照顧我一生一世,叫我跟他走。我想自己已經把全部都交給他了,不跟他走,還能怎樣。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母親,母親卻說這個外來的男人會毀掉我一生,不管我曾經跟他發生過什麽也不能跟他走。

  “那時候,我心隻有小高,就沒理會母親忠告,離家出走跟隨小高來到這個城市,並住在他家裏。他的母親早死,又沒兄弟姐妹,隻是與他當屠夫的父親同住。剛開始的時候,小高兩父子對我都很好的,但是小高一直都沒有工作,這也沒關係,我出外找了份工作,是當餐廳的服務員,生活總算還能過。可是……”

  朵小姐沉默片刻又說:“大概是兩個星期前,我發現小高在外麵有別的女人。當時我很生氣,但很快我就冷靜下來了,我想他隻是偶爾在外麵逢場作戲,他真正愛的隻有我一個……我這樣想,是不是很傻啊?”

  朵小姐突然一問,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對都市人來說,她不隻是傻,簡直就是笨得無藥可救。但以純撲的鄉下人角度來看,她是個遇人不淑的可憐人。我憐惜地說:“錯不在你。”

  朵小姐露出一絲苦笑,又說:“我識字不多,但我知道當兩個人的感情出現問題時,絕對不會隻是一個人的錯。他不再愛我,是因為我做得不夠好,沒能讓他繼續愛我。

  “前晚,他喝醉酒,摟個女人回來,我和他吵起來,他竟然把我趕出家門……”

  “前夜不是下了一夜大雨嗎?”我說。

  朵小姐點頭,說:“是,很大的雨,是我這輩子見過最大的雨。雨點打在我身上,很痛,很冷,但我的心更痛更冷。”

  我仔細地觀察朵小姐那張蒼白的臉,很悲傷,欲絕的悲傷,可奇怪的是她並沒有流淚,也許她的眼淚早已流幹了。

  朵小姐繼續說:“我淋了整晚雨,讓我回想起母親的話,小高會毀掉我一生。那一刻,我很想回家,很想立刻回到母親身邊。我打算等到天亮就跟小高要回我的行李,然後馬上坐火車回家,可是還沒等到天亮,我就暈倒了。大概是淋雨的關係,所以我病倒了。

  “快天亮的時候,在朦朧中我感到小高把我抱進房間,也許我真的病得不輕,一直都迷迷糊糊的,眼睛也沒能睜開,直至我感到小高在脫我的衣服才清醒一點。但是,那時候我連睜眼的力氣也沒有,還那來力氣反抗呢?隻是有氣無力地說了句‘我要告你**’。接著,我就感到胸口一陣刺痛……”

  朵小姐說著輕按左胸,我說:“那你隻能控告他意圖**……”

  朵小姐打斷我的話,說:“不是意圖**,是奸殺!”說著,她解開衫衣的鈕扣,把雪白的胸脯展示於我眼前,但我雙眼所見的不是高挺酥胸,而是一個深深的傷口,一個位於心髒處的傷口。以我的經曆判斷,這個傷口是由利器造成,傷口的血液已凝聚,估計受傷的時間已經超過一天。

  就在我呆呆地看著朵小姐的傷口時,她有氣無力地說:“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說著徐徐倒下,在她的雙眼合上之前,她嘴裏喃喃念道:“我很想回家,但我身上沒有錢……”

  本以為隻是年青男女的感情鬧劇,沒想到竟然是宗凶殺案。朵小姐的遺體經法醫檢驗後,證實死亡時間超過三十小時,死因是心髒被利器刺穿。法醫在她的**內發現殘留的**。

  案件轉交刑偵科處理,經調查後發現,凶手並非朵小姐的男朋友小高,而是小高的父親。原來當晚小高在下半夜就帶著“新女友”外出繼續痛飲尋歡,他的父親淩晨四五點起床準備外出工作時發現朵小姐暈倒在屋外,就將她抱回家。其間傷身體接觸燎起父親的**,他想反正兒子已另結新歡,舊愛便宜一下自己又何妨。在施暴過程中,朵小姐含糊地說了“我要告你**”,把他嚇倒了。於是他把心一橫,拿起鋒利的殺豬刀刺進她的胸口。

  事後,我問天書對此事有何高見,她竟然給我講起神話傳說:“五千年前,黃帝與蚩尤於逐鹿一役中,史書對黃帝的記載比較詳細,蚩尤則有片字隻語。如今世人大多知道黃帝得到九天玄女傳授《遁甲天書》,卻沒有多少人知道蚩尤這位苗族聖祖也得到八地魔君傳授《叛道離經》。

  “如果說《遁甲天書》是天下第一奇書,那麽《叛道離經》絕對不出三甲之列。《叛道離經》中所記載的全是旁門左道的詭異之術,其中就有一種異術名為‘忍死術’,施術者在死前一刻,把靈魂強行封印於體內,以活屍形態續命。當年逐鹿之戰,蚩尤被黃帝斬下頭顱,就是以‘忍死術’續命,與黃帝血戰三日三夜才力竭而終。”

  “難道朵小姐竟然會這種傳說中的上古奇術?”我問。

  天書扶了扶眼鏡,說:“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別的解釋。”

  案件審判的結果是小高的父親奸殺罪名成立,被判以死刑。案子結束後,我去了趟朵小姐的故鄉,親手把她的骨灰交到她母親朵阿婭手上(苗語中的“阿婭”意為大姐,另外部分苗族仍為母係社會,子女跟隨母姓)。阿婭接過骨灰盒時,並沒有表現出半點悲傷之色,反而像是喜極而泣地說:“娘終於盼到你回來了!”

  從村民口中得知,朵阿婭是那一帶有名的巫醫,精通占卜、醫術。我離開的時候她送了一個很精致的香囊給我,說這個香囊能給我換來多一點時間。

  看著這個散發著淡淡清香的香囊,我想起朵小姐身上也有一個一模一樣的香囊,但她那個香囊所散發的氣味卻濃烈得讓人惡心欲吐。

  我想,當我要掛的時候,這個香囊散發的氣味應該能把我的屍臭掩蓋。因為,那天我也沒從朵小姐身上聞到屍臭味。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