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檔案一 火刑

  早在1986年,北京市就率先實行強製火葬政策(漢族)。時至今日,殯葬改革已開展至全國,骨灰盒幾乎是現今每一個中國人的最終歸宿。對比土葬,火葬的確有不少優勝之處,能有效防止病毒傳播,更能節省大量土地。但在中華數千年的文化中,為何一直都是以土葬為主,火葬在史書中甚至鮮有提及呢?

  祖先的智慧是不容忽視的,現代所謂的科學與數千年的智慧沉澱相比,無異於管中窺豹。

  巡警隊的小張帶來一個老頭子,他說這個老頭子三番四次地跟火葬場唱對台戲,四處勸說別人不要把先人的遺體火化。這可是跟中央提倡殯葬政策背道而弛,但對付一個頑固的老人,別說使用武力,語氣不客氣點也不行。巡警隊的蕭隊長跟我有點“交情”,這塊硬骨頭,他當然得掉給我啃了。

  小張挺有禮貌的,給我遞煙點火,客套兩句就火燒P股似的溜走了,留下這塊老骨頭給我慢慢享受。

  老人家大多喜歡喝茶,所以我泡了壺十年普洱,打算跟老頭子消磨一個下午。反而別的工作已交給其他隊員去辦,我能名正言順的偷懶,細想起來,我好像很久也沒放過假。當然,我的下屬也一樣。

  我和這位姓林的老頭子就對坐在辦公室入口處的茶幾前,整個辦公室就隻有我們兩人,很安靜。這樣的氣氛很好,很適合聊天。

  我給林伯遞了根煙,但他說已經戒煙多時了,我笑說:“我爺爺今年九十六了,還每天抽兩包煙呢,他已經抽了超過一個甲子了。”

  其實我這樣說,是因為我想抽煙,但如果對方不抽,我也不方便抽,畢竟現在是我的上班時間。林伯猶豫片刻,還是接過我的香煙,我立刻給他點上,不讓他有後悔的機會。

  林伯深深地吸了口煙,愜意地閉上雙目,仰天吐出長長的煙柱,然後對我說:“你爺爺百年後,千萬別火化。”

  我真有點想吐血,爺爺已經是個百歲老人了,“百年”這個詞實在不適合用在他身上。但林伯顯然沒注意到這點,接著又說:“對先人來說,火化不是一種殯葬方式,而是一種酷刑。”

  “何以見得呢?現在我國有十三億人口,如果不推行火葬,那以後大部分人都得住到墓地裏。”我說。

  “我年青時也是這麽想。”

  “為何現在不這麽想呢?”

  “如果你在火葬場工作過,你知道火化是一件多恐怖的事情。小朋友,讓我告訴你一個故事吧……”林伯閉上雙眼,像是回憶很遙遠的過去,片刻之後道:“大概二十年前吧,那時北京開始推行火葬,省政府也響應號召出資建了個火葬場。

  “因為在火葬場工作終日要與死人打交道,願意到這裏工作的人沒幾個,而且當時正值經濟起飛,是個當乞丐也能錦衣肉食的年代,要找人來這裏工作談何容易呢!

  “後來,火葬場好不容易才找來兩個人,一個是老陳,另一個就是我。我們倆本來是‘撿骨’的,就是那種替別人把已入土兩三年的先人骸骨取出,裝入寶塔供奉的人。因為我們本來就是終日與死人打交道,加上火葬場也與政府沾上邊,福利挺好的,所以我們就進去工作了。

  “當時,火葬是自願性的,雖然政府有補貼,但是願意送先人遺體來火化的沒幾個。因此,雖然火葬場就隻有我們倆,但工作還是挺輕鬆的。我還經常開玩笑說,沒有比這份工作更好的活兒。直至那一天之前,我也經常這麽說……”

  林伯突然沉默起來,從他臉上的表情看來,似乎在回想起一些不愉快,甚至是痛苦的回憶。我一直都認為,要讓一個男人放鬆,最好的方法就是給他一根香煙。

  林伯吸了口煙後,繼續說道:“我記得很清楚,雖然已經過了快二十年,但我還是記得很清楚。那天,天色很陰沉,很壓抑,太陽被厚厚的雲層完全掩擋住。雖然那時是早上十點左右,但我也得把火葬場的燈全都開著,因為我們需要火化要一具遺體。那是一具老黨員的遺體,其實那年頭願意火葬的都是些老黨員、老革命。聽說他是自然老死的,在和孫子散步時,突然說覺得很累,累得站不起來,就坐在地上睡著了。然而這一睡,就再沒有醒過來。

  “沒有大堆大推的紙紮品,也沒有一袋袋的香燭冥鏹,隻有幾束鮮花。我想這位安靜地躺在廉價棺木內的老黨員,生前一定是個清官,所以我和老陳做事時特別小心,希望他能舒舒服服地走完這最後一程。

  “現在的火葬場都是不讓家屬觀看火化過程的,就算看也得隔著厚厚的玻璃。但在當時則沒有這樣的規定,家屬要看的話,我們會讓他們派三兩個代表看,隻要不妨礙我們的工作就行了。

  “我們小心地把老黨員的遺體搬進火化爐,關緊爐蓋,一切都跟平時沒兩樣,隻要一按點火鍵,半小時後,遺體就會化成一堆灰燼。可是,可是可怕的事情就在我按下點火鍵之後發生了。我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當我按下點火鍵不久,火化爐裏傳出一陣撕心裂肺的吼叫,在這之前,我從未聽過如此恐怖的叫聲,仿佛是從地獄深處傳出來。

  “我和老陳都是終日與死人打交道的人,但也嚇得幾差點沒尿出來。老黨員的兒子及兒媳當時也在場,兒媳嚇得跌坐地上,兒子呆了片刻突然大叫‘爸還活著’,接著就想衝上前打開火化爐的爐蓋。

  “老陳見狀撲上去推開他,大罵‘你不想活了,現在打開爐蓋,我們都會被燒死’。他說得沒錯,火化爐是全自動的,按下點火鍵就不能停下來,如果強行打開爐蓋,爐裏上千度的火焰會噴出來,就算不把我們燒死,也得燒成殘廢。

  “但兒子可不管這些,與老陳打起來,不停說他父親還活著,我們是殺人凶手之類的話。我見老陳有點拗不過他,就上前幫忙把他按下來。直至火化爐裏再也沒有傳出那可怕的叫聲。”

  林伯雙手撫臉,把這段往事說出來,是釋放感情,還是往傷口撒鹽,我不知道,我隻知道他現在需要香煙。為林伯點燃香煙後,他又繼續說:“事情後來鬧得很大,但最終還是給壓下來了。畢竟,這事要是傳開了,殯葬改革就不可能再進行了。之後,上麵下了規定嚴禁外人進入火化室觀看火化的過程。雖然沒有家屬在旁,但我和老陳每次火化遺體時,同樣是心驚膽戰……

  “我算過,大概每火化三十具屍體,就出現一次老黨員那樣的情況。這二十年來,我不知道親手燒死了多少人,我覺得自己的雙手沾滿鮮血,我是個殺人魔王,啊……”林伯突然失控,仰天吼叫。

  我把失控林伯製服,雖然他精神似乎有點問題,但並沒多大攻擊性。從醫院得來的資料證實林伯三年前因精神病需長期住院,半年前病情出現好轉,便回家休養。

  從林伯家人口中得知,他的確在火葬場工作了十多年,直至三年前,同在火葬場工作的老陳以自焚的方式自殺之後,他的精神就開始出現問題。

  我就此事向一位法醫討教,他說:“知道什麽是假死嗎?那是低等生物一種自我保護的原始本能,當遇到惡劣環境時,身體機能將會出現接近停頓的狀態,跟真正的死亡極為相似。”

  “人類也會出現假死狀態嗎?”我問。

  “理論上不會,但是古今中外關於人類假死的記載屢見不鮮,不過總是把原因歸咎於返祖現象,我個人認為並非如此。比如林伯所說的那個老黨員,他並不是因為身體機能衰退而自然死亡,而是因為腦溢血或者其它突發性病因而引致瀕死狀態,繼而激發出他的原始本能,進入假死狀態以保存性命。但假死與真正的死亡從表麵上看來,幾乎沒有任何區別,就算經驗豐富的老醫師也難以分辨。可是在火化爐內受到高溫刺激,老黨員立刻就從假死中蘇醒過來……"

  “唉,可憐的林伯,他因此背負上了錯不在他的心靈的罪責!”

  我們同時陷入了沉默。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