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九回 老紀強全家喪命 白菊花獨自逃生

  且說白菊花教展南俠追定,正然無計可施,前邊又被徐良擋住,自己一著急,掏出一枝鏢來,一鏢先把前邊這人打了,剩下一個就好辦了。說時遲,那時快,身臨切近,“颼”的一聲,打出去了。就聽那邊“哎喲”一聲,“噗咚”栽倒在地。白菊花暗暗歡喜。想道:“是人隻可聞名,不可見麵。要叫房書安一說,世間罕有,真如天神一般。一見麵就死我手,原是個無能的小輩。”隨即過去,要給他一劍。此時展南俠嚇了一大驚,“為什麽一見麵,徐侄男就受了他的暗器?”展爺正在心中難受,白菊花看看臨近,正要把劍去剁,就見徐良使了一個鯉魚打挺,說聲“還了你罷!”把那枝鏢對著白菊花打將出來。虧得晏飛眼快,往下一蹲身,就從頭巾上“颼”的一聲打將過去。後麵展南俠又驚又喜。驚的是鏢沒打著白菊花,奔了自己來了,喜的是徐良沒有受傷,反倒又發暗器來了。原來徐良專會接暗器,還是雙手能接。他原跟著雲中鶴魏真學打暗器,所練就是打鏢。跟著學接暗器,魏真教給他白晝接鏢,學的精裏透精。後來又要學晚間接暗器,雲中鶴說:“那我實係不會。”山西雁也就無法。後來自己生發出一個主意,先教會伺候他的小童兒打鏢。早晚間苦教,非一朝一夕之功,把兩個童兒教會了。徐良教童兒衝著他打鏢,那人自然不敢,他說:“隻管打來,我可能接。”童兒大著膽子對他打去,徐良一閃身用手接住。後又教他天氣似黑不黑時節打自己,隻練得一百枝鏢連一技也不會墜地。後來又改月光之下,又改星鬥之下,後又到沒星鬥之時,黑暗中伸手接鏢,全仗著手疾眼快,魏道爺才知道自己徒弟已經練成。雲中鶴走後,徐良又跟著別人學花裝弩袖箭、飛蝗石,故此這才得的外號叫多臂人熊。如今見著白菊花,他聽展爺說是國家要犯,他就知道是白菊花。如今要拿著白菊花入都任差,可算大大一個體麵,忽見白菊花就是一鏢,早往右邊一閃,用右手把鏢一接,不能就往外打,有個緣故:鏢尖衝著裏,若要當麵把鏢倒過去,怕人看出破綻。往後一仰身子,用了一個後橋的功夫,後脊背將一沾地,手內不閑著,把鏢倒過來,鏢尖衝外,腰間一挺,就“颼”一聲,把鏢打將出去。白菊花剛剛躲過,嚇了一個膽裂魂飛,不是眼快,險些中了自己暗器。打算著徐良過來拉刀動手,卻見他回身就跑,連後邊的展南俠都不知他是什麽意思。原來是徐良的緊背低頭花裝弩未曾上好,這一跑就把弩箭收拾妥當,一回身說:“白菊花,你真不要臉。你是苦苦的欺侮我老西,我給你磕一個頭。”白菊花一想,他給磕頭,不定安著什麽意思。房書安說這人詭計多端,必要小心一二。正在思想之間,“颼”的一聲,花裝彎到,他往下一縮脖頸,就從頭巾上過去,算來未能傷著皮肉。又往對麵一瞧,“颼的一聲,左手鏢打將過來,他往左邊一閃,剛剛躲過,右手的鏢到,他又往右邊一閃。緊跟著左手的袖箭、右手的袖箭、左手飛蝗石、右手飛蝗石紛紛飛來。到底被徐良右手飛蝗石到,吧的一聲正打在腮骨上,頃刻間外麵浮腫,口中鮮血直流,隻痛得白菊花咬著牙往口裏吸氣,心裏又是恨,又是怕。正欲一縱身,徐良那口刀對著他頂門就剁。徐良口中罵道:“好白菊花王八入的東西,你沒打聽老西是誰?”白菊花說:“你不是小輩徐良嗎?今日遇見晏某,咱們二人誓不兩立。”山西雁說:“老西不是徐良,是花兒匠。專紮菊花,不管黃的白的。”晏飛說:“你敢出口傷人,好小輩看劍!”刀劍一碰,聞聽“當啷”一聲響亮,又看見半空中火光亂迸,把二人俱都嚇了一跳,彼此躥出圈外,各看自己兵器。徐良看大環刀沒傷,自覺滿心歡喜。晏飛看他的沒傷,也覺著壯起膽來。你道這兩口刀劍,碰在一處,怎麽俱都沒傷?皆因所造這兩日刀劍的年月不差往來,都是晉時年間,赫連老丞相所造,故此刀劍剛柔不差往來。再說若用刀劍的招數並沒有刀傷刀之理。這二人是白菊花要削徐良的刀,徐良的主意是拿大環刀斷他的寶劍,這才刀刃碰在劍刃之上。晚間這二人交手,刀劍上下翻飛,如同打閃一樣。展爺此時在旁邊瞧看,若要下去幫著,並力捉拿,豈不是有意要搶他的功勞麽?這麽一想,不肯下去幫他,隻是在旁邊喝彩。白菊花明知自己要輸,打算三十六著,走為上策,自己賣了一個破綻,往前虛紮一劍,徐良剛一躲閃,白菊花一個箭步,早就竄出圈外,直奔正西跑下去了。徐良尾於背後緊緊追趕。展爺在徐良身後也就趕下來了。

  那白菊花驚弓之鳥一般,自恨肋下不生雙翅,又帶著後麵徐良直罵:“你烏八的,就讓你跑上天去,老西追你上天去,你要入地了,老西就跺你三腳。”展爺在後麵聽著暗笑,人家要上天,他也趕上天去,人家要入地,他可不入地追趕,他跺他三腳。怪不得四哥說過,這孩子連一句話都不吃虧。展爺瞧白菊花躥入樹林去了。聽見徐良說:“你進樹林逃命,老西要是進樹林追趕,透著我沒有容人之量,皆因我展大叔說你是奉旨捉拿之賊,誰叫你罪犯天庭,這可別怪我了。”先說的很好,後來把這事推在展爺身上,一抖身躥入樹林,又追下來。白菊花先一喜歡,進樹林將一緩氣,聽著他不追了,嗣後來仍是追,自己無奈,就即往前跑出了樹林,撲奔西南。究竟這一方離著鵝峰堡甚近,白菊花道路甚熟,忽然想起一條生路。離此不遠,有一條大河。心中想著,這老西要是不會水,我借水遁,可就逃了性命,他要會水,今天我這條命大約難保。隨往前跑著,遠遠就望見前麵一帶就是水,心中歡喜,向前飛奔。徐良在後麵,望見臨近大河之時,那白菊花回轉頭哈哈一笑,倒把山西雁嚇了一跳,大約必是他前邊有埋伏,也就不敢緊追。細綱往前一瞧,遠遠望見前邊白茫茫一帶是水。徐良也哈哈一笑,白菊花一怔:莫不成他又會水?就聽徐良說:“你打算要借水遁?你沒打聽打聽,老西我是翻江鼠蔣四者爺的徒弟,若在水中拿你,如探囊取物一般。”這句話又把白菊花唬的不敢躥入水內,隻得順著河沿,仍在旱地逃竄。追來追去,看看臨近,白菊花不入水也要叫人拿住,沒奈何哧的一聲,鑽入水去了。徐良站在河岸之上,說:“便宜你,既然你鑽入水中去,難道說我一定要到水中拿你不成?那透著我沒大量之才,讓你多活兩天,逃生去罷。”展爺趕到跟前,低聲問:“侄男,你也是不會水呀?”徐良說:“侄男不會水,你老人家水性如何?”展爺搖頭。徐良才雙膝點地給展爺叩頭,問展爺來曆。南俠就將萬歲丟冠袍帶履,奉聖旨相諭前來拿晏飛,邢家弟兄、總鎮大人被傷,同鄭天惠來討藥,鄭天惠帶傷,白菊花鏢打師妹,摔死師母,逼死師父,自己趕追白菊花的話,學說了一遍。徐良一聞此言,直氣的破口大罵。南俠又問徐良的來曆。徐良也把自己家中之事,半路在飯店聽人講說白菊花的事情,學說一遍。展爺說:“你來得甚巧,你先同著我到鵝峰堡看看鄭天惠,待他鏢傷痊愈,幫著他葬埋紀強全家之後,我們再奔徐州公館相會。”山西雁連連點頭,就同南俠奔鵝峰堡暫且不提。

  單說白菊花在水中,見展徐二人全不下來,自己放心順水而走,行了有二裏之遙,方才上岸,找了一個樹林,把衣服脫將下來擰幹水在那裏抖晾。不料打樹後躥出兩個人來,拿著兩口刀撲奔自己,把刀就剁,淫賊嚇得魂不附體。要問來者何人,且聽下回分解。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