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一回 捆廳柱一福將受辱 花園內三小廝被殺

  且說白菊花亮出寶劍來,要結果趙虎的性命。張大連攔住說:“晏賢弟不可性暴,我準知道,趙老爺是個好人。”白菊花便又坐下。張大連說:“趙大哥別怪,我晏大兄弟他是個粗魯之人,你還是瞧著我。縱然你便說出來人多少,在哪裏居住,也是一件小事。為什麽拚著自己性命,執意不說哪?”趙虎說:“你一定要問,我便告訴你,可便宜了你。”張大連說:“隻當就是便宜我罷。”趙虎說:“我們人來的甚多,盡能高來高去的便有三百餘人。”張大連說:“你別信口開河啦,哪裏有這麽些人呢?”趙虎說:“你如不信,我便不說了。”張大連說:“你把有名姓的,說上些個與我聽。”趙虎說:“你聽著,有北俠歐陽春,南俠展熊飛,雙俠丁兆蘭、丁兆惠,雲中鶴魏真,鑽天鼠盧方,二義士韓彰,穿山鼠徐慶,四義士蔣平,白麵判宮柳青,小諸葛沈仲元,鐵背熊沙龍,孟凱,焦赤。”說完即問張大連有三百沒有。張大連說:“哪有三百,共總才有幾個人。”白菊花在旁說:“不用聽他的了,他盡是信口胡說。”張大連聽著,也覺不確實,說:“姓趙的,你要不說實話,我可就不管了。”趙虎說:“誰教你管哪!除過是你,別人問我,我還不說哪。”猛然間聽趙虎扯開啜子連連喊道:“趙虎被人捉住了,趙四老爺被人捉了,趙虎被人捉了!”周龍問:“這是作什麽呢?”張大連明白他的意思,急速便將趙虎的破衣裳扯下一塊,把趙虎頰腮一掐,與他口中塞上物件。柳旺也說:“他這是什麽意思。”張大邊說:“他們外頭必有一同來的夥伴,不然他不能扯開嗓子亂嚷,為的是教他們夥伴聽見,好來救他。”白菊花說:“還是殺了他罷。”

  白菊花正要去結果趙虎的性命,忽然從外麵進來了三個人。趙虎雖然塞住口,不能說話,瞧這三個人倒也瞧得清楚。全都是箭袖袍,獅蠻帶,薄底快靴,肋下佩刀。一個穿紅,一個穿青,一個穿藍,是兩高一短。這三個人相貌實在難看,生的實係凶惡。正當中這人,麵如藍靛,發似朱砂,紅眉金眼,連鬢落腮紅胡須,身高五尺,寬倒有四尺,還有一件奇文,精細的脖子長有一尺。大腦袋細脖子最難看無比。眼瞅這脖子擎不住腦袋,那個腦袋直在脖子上亂晃,類若是銅絲兒纏的一般,東倒西歪,前仰後合,又是難看,又是可笑。看那兩個人倒是英雄的架子。一個麵似瓜皮,青中透綠,綠中又透著亮,凶眉惡眼,未長髭須。一個是麵賽淡金,半個麵上有塊紫記,上長了許多綠毛,粗眉大眼,也沒胡須。那個細脖子的先與火判官周龍見禮,然後與張大連相見,回頭又看見白菊花,說:“原來晏寨主也在此處。”二人對施一禮,又問周龍:“這位朋友是誰?”周龍說:“與你們二位引見引見。這位是柳家營人氏,號為青苗神柳旺。這位是兗州府人氏,號為細脖大頭鬼王房書安。”彼此一一見禮,又說了些久仰大名的客套。周龍又問道:“這二位是誰?”房書安說:“這就我帶出來的兩個兄弟,新入我們這個跳板,是親弟兄兩個,過來見見。這便是我與你們常提說的周寨主,這位是追魂催命鬼黃榮江,這位叫混世魍魎鬼黃榮海,俱是杭州人氏。”二人給周龍行禮,接著次第一位一位,全部見過,然後眾人落座,獻上茶來。周龍問:“三位賢弟從何處至此,有何貴幹?”房書安說:“我帶著二位兄弟,特意前來拜望你老人家,然後拜望綠林中眾位朋友們,俱都叫他們見識見識。還有一件事,團城子東方大哥立擂台,聘請天下綠林眾位哥們前去護擂。我算計著哥哥必然見了請帖了。”周龍說:“事情我算知道了,請帖我還未見哪。”房書安說:“早晚必到。可是此時出了一個與咱們綠林人作對的,並不把咱們瞧在眼內,你們聽見說沒有?”張大連問:“是誰?”房書安說:“五鼠五義之內,有個穿山鼠徐慶,他的兒子名叫徐良,外號人稱多臂熊,又叫山西雁。這個人長的貌陋,黑紫臉麵,兩道白眉,平白一看,就相似一個吊死鬼一般。他的本領,普天之下找不出第二個人來。土龍坡高家店高寨主,叫他殺跑了,桃花村病判官周五寨主,也叫他殺跑了,桃花村成了火場。這個人會裝死,又會假受蒙汗藥,追人往西北追,他能在東南那邊等著。崔龍、崔豹叫他追的無路,好容易才逃了性命。此人詭計多端,見了咱們的人,絕不放過。”白菊花說:“房兄別往下說了,休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慢說他一個晚生下輩,便是徐慶,也不放在晏某的心上。”房書安說:“我算是多言,我既知道又不能不說,無非告訴列位,如要見著他的時節,小心點便是了。”白菊花說:“我若見他的時節,務必把他首級割下來,拿回叫眾位看看如何?”房書安說:“晏寨主真能如此,可算是給綠林中除了害了。”房書安隻顧說話,猛一抬頭,瞧見趙虎捆在柱子上,複又問道:“周寨主,這個是作什麽的?”周龍便把趙虎的這段情由說了一遍,未了說:“問他共來了多少人,在哪裏住,他執意不說,正要殺他,可巧你們三位到了,誰顧得殺他哪?”房書安說:“就為晏寨主盜來冠袍帶履,鬧出這麽大的事來。且交與我,問問他們的下落。”說罷自己來在趙虎麵前,說:“朋友,我與你商量一件事情。”就見趙虎鼓著腮幫子一語不發,盡衝著他點頭。旁邊有人說:“塞住口哪。”房書安伸手將他口內東西取出,說:“朋友你姓趙哇,你就是趙校尉老爺麽?皆因我們晏賢弟盜來萬歲爺的東西,也是一時之錯,如今後悔已遲,情願再把東西送回去,無門可入。你可能夠與我們作個引線之人,便連我們都棄暗投明,改邪歸正。你能應此事不能?”趙虎說:“你便叫房書安哪!我看著你替你糾心。”房書安說:“你替你糾著什麽心哪?”趙虎說:“你這個脖子太細,擎不住你這大腦袋,那時腦袋掉下來準要砸你的腳麵。”房書安說:“你說話夠多麽損!”趙虎說:“你這個脖子太不是樣子了,精細挺長。”房書安說:“已然長就的,那可沒法了。”趙虎說:“我教給你一個招兒,便好看了。”房書安說:“什麽招兒?這可要領教領教。”趙虎說:“你量著尺寸,揪住腦袋,剁下七寸去趁著熱血一粘,準保就好看了。”房書安說:“我要胡罵你了。瞧著你怪憨厚的,說出話來夠多麽損。我與你說正經事,別玩笑。”趙虎說:“誰與你玩笑?你們如有真心;我便帶你們前去。不是我說句大話,在我們相爺那裏,我說一不二。”房書安說:“那便很好了。你帶著我們,這便上開封府還是去找別人呢。”趙虎說:“自然先見見別人。”房書安說:“先上什麽地方?離此處遠哪,還是近?我們好預備些盤纏。”趙虎哈哈一冷笑說:“怪不得你脖於長,你行出這個事,再叫你脖了長出二尺也不為多。”房書安說:“你不用說我脖子。你總得說出實話,他們在什麽地方居住,有多少夥伴前來才行。”趙虎說:“你把我解開,我帶著你們一起走,也不用你們的盤費。”房書安說:“你不告訴我們地方,可不能去。”趙虎說:“一定要問在什麽地方,你不是從你們家裏來麽,會沒瞧見?”房書安說:“沒瞧見。”趙虎說:“全在你老娘屋裏炕上坐著,還有你姐姐妹妹相陪。”剛說完又喊叫起來:“趙虎被捉了!趙四老爺被捉了!”氣得房書安也是混罵,給了他兩個嘴巴,複又把他口塞上。可巧外麵有人進來回話說:“揚州鄭二爺到。”周龍說:“請。”房書安正要拿棍子打趙虎,外麵有人進來,就不能打了。趙虎往對麵一看,這個人一身青緞衣衿,薄底快靴,麵如重棗,助下佩刀,背著一張彈弓,細腰窄背,雙肩抱攏,一團雄壯。周龍往前搶行了幾步,那人雙膝跪倒,周龍用手相攙,說:“賢弟一向可好?”回答:“兄長,這一向納福。”周龍說:“賢弟你看那旁是誰?”那人一轉身,看見了白菊花,雙膝跪倒,放聲大哭。晏飛忙把他攙起起來,說:“賢弟為何這等痛哭?”原來此人最正派無比。周龍見此人到來,立刻吩咐家人,把趙虎幽囚在後麵空房之中,叫兩個人看守著他,家人答應,將他解下柱來,往後麵就推。進了後花園,直奔空房。正走之間,忽聽“嗖”的一聲,趙虎扭頭一看,是一條黑影,手中刀兜著家人後腦殼,“磕哧”就是一刀,人頭砍落,“噗咚”一聲,屍首栽地。要問來者何人,且聽下回分解。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