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回 群賊用意套實話 校尉橫心不泄機

  且說老趙聽見這個人說出了白菊花的下落,不覺歡喜非常,便與那人笑嘻嘻他說道:“事到如今,我也不用隱瞞,我便是趙虎。”那人說:“你算了吧!你這是冤誰呢?你要是趙虎你早說出來了。”老趙說:“一見麵,人心隔肚皮,我本是巧扮私行,出來私訪,訪的便是白菊花下落。如今我一見你,是個買賣人的樣兒,也是實心眼的人,我故此才把我的真情泄露。”那人哈哈一笑,說:“你是真正的趙四老爺,我可多有得罪。”趙爺說:“不知者不為罪。”那人複又深深的與趙虎行了一個禮,說:“恭喜四老爺,賀喜四老爺。既是你老人家到此,這裏也不是講話的所在,咱們到後邊,還有細話告訴你老人家。”趙虎連說:“使得使得。”一回腳“當”的一聲,便把黃磁罐打破,打狗杆折斷,搬著桌子,拿著板凳,拐過影壁來,有三間上房,把桌子放在屋中。趙虎一看,盡是三間空房,果然就像搬了家的樣子。那人拿著酒壺道:“我再取些酒來。”趙虎便在房中等著。不多一時,把酒拿來,放在桌上,那人道:“可惜你老人家初到此處就是一盅空酒,連些菜蔬也沒有,透著我太不恭敬了。”趙虎說:“隻要我得著欽犯的下落,比你給我肉山酒海吃還強哪。你若不擇嫌,咱們哥倆得換帖。”那人說:“我焉敢高攀。”二人落座,把酒滿斟了兩杯,那人忽然站起身來說道:“我有幾個醃雞卵在那裏,可以下酒。”趙虎說:“不用了,我們兩個人說話罷。”那人一定要去取。趙虎的那性情,訪案得遇,自己一喜歡,哪裏還等那人取雞卵來。自己斟上,自斟自飲,吃了三杯,把第四杯斟上,就覺著暈暈忽忽的,也不知曉是什麽緣故,自覺著必然是餓了,怎麽頭暈,隨即站起來走一走,焉知曉剛一站起便覺天旋地移,房屋亂轉,身不由自主,“噗咚”一聲,便栽倒在地。那人從外麵躥將進來,哈哈大笑,說:“就憑你這個渾人,也敢前來私訪,你沒打聽打聽小韓信張大連。慢說你這個渾小於,再比你高明一些的,也出不了大爺所料。”

  列公,這人到底是誰?這人是南陽府東方亮的餘黨。原來白菊花盜取萬歲冠袍帶履便是他們兩個人一路前往。皆因白菊花把冠袍帶履交與東方亮,晏飛走的時節是不辭而別的。東方亮怕晏飛挑眼,便叫張大連追下白菊花來了。將到潞安山,便看見山上火光大作,自己便奔周龍家裏去了。他將到周龍門首,火判官正在門前瞧潞安山那火納悶。彼此相見,張大連說了他的來曆。少刻,家人回來,告訴潞安山的凶信。依著火判官要跑,小韓信把他攔住,直到初鼓之後,白菊花同著柳旺,上周龍家裏來了。是馮淵把他們追進小村,躥牆躍房,這一家跳在那一家,便跑了。直奔周龍家裏來,群賊相見,火判官一問他的來曆,晏飛便將始未根由一五一十,細說了一遍。大家用酒飯之時,白菊花說:“我們弟兄二人,還得速速的起身,不然怕再有官兵追至你這裏來。我姓晏的,連累一個朋友便是了,別再把哥哥連累在內。”周龍笑道:“賢弟此言差矣。古人結交,有為朋友生者,有為朋友死者。劣兄雖然不敢比古人,柳兄尚且把家舍田園俱都不要,何況我這一所破爛房屋,又非祖遺之物,又算得幾何?”張大連在旁說:“二位自己弟兄,何必這般太謙?”晏飛說:“倘若有連累兄長之處,實是小弟心中不安。”大家直飲到天色將明,也派人出外打聽,官兵並無一點來的動靜。張大連又說:“雖然官兵未往周家巷來,唯恐有人暗訪,待我出去,到我們空房子那裏去看看。倘有麵生之人,我好盤問盤問。”大眾點頭。張大連走出來,到他空房子那裏,院中有兩個看房之人,忽聽外麵叫街的乞丐,聲音詫異。張大連一出來,就認得是趙虎。皆因他同白菊花盜冠袍帶履時節,那日他在街上閑逛,遇見張龍、趙虎送白五太太至原籍,回都交差,張大連知道他是趙虎,如今見著,焉有不認得之理?誆進來,用他的假話誆趙虎的實話。然後就把他讓將進裏屋來,二次才用蒙汗藥酒,把他蒙將過去,把西屋裏兩個大漢,叫將過來,拿了一條口袋,把趙虎往內一裝,把口袋口子一紮,叫一個扛著走,一個看家。二人出了門首,直奔周龍家內而來。

  到了裏麵,進了廳房,晏飛問:“這是什麽?”張大連說:“你猜。”

  白菊花笑說道:“是銀子,是錢。”張大連說:“是人,你看是誰罷。”先把口袋口子解開,把口袋撤開,原來是個乞丐花子,張大連說:“晏寨主細瞧,認得不認得?”白菊花細瞧,說:“哈哈,好張兄,怪不得人稱你叫小韓信,真是名不虛傳,可稱得有先見之明。”周龍問:“他到底是誰?晏飛說:“便是那個趙虎,張兄怎麽把他扛來?”張大連便把方才的話,說了一遍。周龍說:“把他殺了,埋在後院,便完了。”白菊花說:“不可,張兄你可曾問,共來了多少人?”張大連一跺腳,“咳”了一聲說:“便是忘了問這句了。”白菊花又說:“他們都在哪裏住著?”張大蓮說:“我也是忙中有錯,也沒問他。”白菊花說:“活該,我初見邢如龍、邢如虎的時節,也忘了問他在哪裏居住,共來了多少人。”柳旺在旁邊說道:“既然把他拿住,還怕什麽?拿涼水把他灌將過來,將他綁在廳柱之上,拿刀威嚇著他,要依我說,世上的人,沒有不怕死的。那時節若要一問他,據我想,他不能不說。”周龍說:“問那些有什麽用處?”張大連說:“打牆也是動土,動土也是打牆。人沒害虎心,虎有傷人意。如今既然把個校尉拿到咱們家裏來了,萬一有點風聲透露,還愁著那些官兵官將不來呀!不如先下手為強,隻要威嚇出他的話來,咱們夜晚之間,大家一同前往,把他們有一得一,全都一殺,周兄又沒有家眷,咱們大家一走,全奔團城子,上東方亮大哥那裏,預備著五月十五日在白沙灘擂台上打擂。眾位請想,我這個主意怎樣?可千萬別逢迎,咱們是一人不過二人智。”眾人異口同音,全說:“這個主意很好,事已至此,還非這樣辦不可哪。”立刻叫人取涼水,把趙虎牙關撬開,涼水灌將下去。再把趙虎捆在廳柱上,大眾搬出椅子,彼此落座瞧看。

  可歎老趙受了蒙汗藥酒,迷迷糊糊的駕雲相似。待等睜開二目一看,叫人捆綁在廳柱之上,自己衣服已經被他們扯得粉碎,足下的鞋,早便沒有了,發髻蓬鬆,如活鬼一般。往對麵一瞧,周龍是赤紅臉麵,柳旺花白胡須,這兩個自己不認得。再瞧那邊,便是白菊花。迎麵站著,便是那個姓張的。趙虎瞧見張大連,把肺都氣炸了,說:“姓張的,你真是好朋友哇。”張大連說:“沒有我在這裏,你這條命,早便不在了。皆因我愛惜你這個人物,忠厚誠實。我問你幾句話,你隻要說了真情實話,把你解將下來,任你自去。”趙虎說:“看你問什麽了?”張大連說:“你們共來了多少人,在哪裏住著?”趙虎說:“就為這個事情?告訴你可準放我呀!”張大連說:“君子一言出口,駟馬難追。”趙虎說:“你過來,我告訴你,可別叫他們聽見。”張大連說:“使得。”便到趙虎麵前,趙虎說:“你再往前點兒,你把耳朵遞過來。”張大連就把耳朵一遞,歪著臉兒,就見趙虎把嘴一開,往前一伸脖子,把張大連嚇了一跳,說:“他要咬耳朵呢。”複又問他:“你們在哪裏居住,共是多少人?”趙虎破口大罵,白菊花一聽,氣往上衝,說:“似這樣人死在眼前還不求饒,反倒破口罵人。隻不用問他什麽言語了,結果他的性命吧。”說畢,亮寶劍往前撲奔,舉劍往下便剁。欲問趙虎生死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