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六回 英雄戶外聽私語 貪官屋內說謊言

  且說智化看這二人神色不正,來至李天祥屋子後麵,窺見房內擺列一桌酒席,李天祥居中坐定,一黑一黃兩個人在旁坐著。李天祥說:“二位賢弟。”那兩個人說:“小人焉敢與大人稱兄喚弟!”李天祥說:“哪裏後來!你們兩個人是當世英雄,終久是國家凍梁之材。我還有大事奉懇二位,不知二位膽量如例?”邢如龍、邢如虎一齊說道:“我二人受大人的厚恩,碎身難報。若問我們的膽量,學會一身來無蹤跡去無影響之能,叫我們上山擒虎,下海捉龍,隻要大人差遣,萬死不辭。但不知大人所差何事?”天祥說:“我實對你二人說罷!我的老師是當朝龐太師,與開封府包公那黑炭頭有鍘子之仇,至今未報。屢次的上折本,萬歲爺偏心護庇,總未降包公之罪,我看二位堂堂儀表,必然本領高強,技藝出眾,特邀二位一路前往。你們要能結果包公性命,必定高官得做,駿馬得騎,我老師必定保舉二位作官,奉送紋銀一萬兩。不知二位意下如何?”邢如虎大吼一聲,說:“殺包公!”李天祥慌忙站起攔住,作驚道:“別嚷!此是機密大事,不可高聲。”又叫家人出去外麵看看有人沒有。家人出來一看,複又進屋中說:“外麵無人。”焉知曉他隻瞧了前頭,沒看後院。李天祥又問:“我說到包公,二位何故這般的動怒?”邢如龍說:“我實對你老人家說,我們在黃河岸上,作的是綠林買賣,聽見綠林中人傳說,我們天倫死在包公之手,可又不知確實否。如真死在他手,豈有不與父報仇之理?”李天祥說:“隻要是開封府的事,我無一不知。”邢如龍說:“先父姓邢單名吉字,先作綠林,後來出家,當了道士。”正說在這裏,李天祥答言:“此事我是深知。原來邢道爺就是二位的令尊。皆因你們令尊好下圍棋,常常陪著我龐太師弈棋。那日包公派展熊飛行刺龐太師,總是太師爺造化大,可巧這天出去會客,姓展的到斜月軒見著你們天倫,未容分說,就將他結果了性命。你天倫一半喪在包公之手,一半喪在南俠之手。若論男子生於天地之間,父仇不報,算甚人物。”邢如龍說:“我若不殺黑炭頭,誓不為人!”李天祥說:“明天我在商水縣寫一封書信,你二位到我家中,務必白天將開封府路徑探好,至晚間方好行事。若要什麽應用物件,隻管與我少爺去要。我就假說染病,在商水縣等候。見了你們二位回來,或事成,或事不成,我再入都。”

  智化聽到此處,把舌頭一伸,轉身便走。來到了屋中,見張龍、趙虎,說:“我這趟可將他們的消息全聽來了。我明天可不能同著二位上襄陽了。”就把天祥差派邢如龍、邢如虎上開封府行刺的話,說了一遍,趙虎一聽,破口大罵,說:“咱們別容他們去行刺,連李天祥一並拿住,叫本地方官將他們解往開封府。”智化說:“不行,就憑一句話,如何就將他們拿往?總要見他們的真贓實犯,才可將他們拿住。再說,包公怎麽派展大哥錯殺邢吉,是什麽緣故呢?”張龍說:“不是那回事。那是李天祥捏造的言語,為的是用假話激發他二人,好盡心竭力,前去行刺。”智化道:“是了,原先倒是怎麽件事情?”張龍說:“說起話長。有個黃老寡婦,她有兩個女兒,叫金香、玉香。玉香給趙得勝之子為妻,過門之時,叫金香頂替,趙家一瞧不是,兩下裏一鬧,金香乘亂跑回家去,兩親家揪扭著擊鼓鳴冤。包公升堂一問,女家報男家害了他女兒,男家說他用金香頂替。包公傳金香到案一看,金香一則長得醜陋,二則是個瘋子,上堂來她說:‘咚咚咚!嗢嗢嗢!哇哇哇!媽呀,上頭坐著佛爺。’這一句話包公便一暈摔下公位,從此包公中了邪啦。後來大相國封扶乩,那幾句話我還記得哪:‘心地不提防,上堂覺渺茫。良醫無妙藥,友到便有方。’當時誰也不明白,後來才知道橫著一念一拐彎,便是‘心上良醫到便有方’。可巧展熊飛來了,半路上碰見邢吉的徒弟小老道拐騙衣箱,展熊飛聽他們說,邢吉有一本書叫《陰魔錄》,龐太師請他去害包公,展熊飛夜入龐太師府,正遇老道作法,被展熊飛瞧見。作法最怕人瞧,老道用符咒一催,攝魂瓶崩碎,打死邢吉,包公病也好了,拿問玉香原案,後來展南俠作了官,怎麽是他害的呢?分明假造的言語。”智化說:“這事我如何知道?明天我跟下這兩個去,他們必想著開封府此時無能人。他不去行刺便罷,如要真是行刺,不是我說句大話,他二人走脫一個,拿我是問。”趙虎也不敢讓智化一路同行了,反倒給智化行禮,囑咐前去要小心著。智化說:“明天我也不見五太太了。”

  次日五鼓、智化就等候李天祥起身。忽聽外麵有了動靜,智化悄悄地先就出了店門,在前途等候。不多一時,遠遠就望見李天祥的轎馬人等。智化就在他們前後左右,他們打尖之時,智化也用飯,等他們起身,智化又跟下來了。至晚間,果然住商水縣中。午時就有前站先下來,見商水縣辦差的,把官話私話,都說明白了。李天樣到的時候,不用費事。要是官話私話說不明白,本地知縣擔架不住。智化看著李天祥轎子進了公館,邢如龍、邢如虎押解馱子,也走進店中去了。智化方才轉身,在他的公館至近的地方找店住下,預先告訴店家:“我今天行路勞乏,要早些安歇。我也不要茶水,你們也別驚動於我。”夥計點頭出去。智化隨後就把雙門一閉,把燈火吹滅,在床榻上盤膝而坐,閉目合睛,吸氣養神。直到天交二鼓之半,住店的俱都安歇了,智化也不換夜行衣服,自己出了屋子,把雙門倒帶,由窗戶紙伸進手去把插管插上,“颼”的一聲躥上房去,躥房躍脊,直奔李天祥公館。由後界牆穿過去,尋得李天祥上房,仍是在後窗戶用指尖沾口津,在窗戶紙上戳一小窟窿。往裏一看,見李天祥拿著一封書子,叫從人預備四封銀子,吩咐一聲:“有請邢壯士。”家人答應,轉身出去。不務一時,邢如龍、邢如虎打外麵進來。李天祥起身說道:“二位賢弟請坐。”二人說:“不敢,大人請坐。”李天祥道:“我有話講,坐下細談。”二人方才落坐,從人獻上茶來。李天祥說:“明天我可不走啦,就在此處聽候佳音,我這裏有書信一封,你們二位千萬要好好收藏。你們進風清門十字街,打聽有個雙竹竿巷,路北大門,問明李宅,盡管問我的名字,李天祥李大人是在這裏居住不是?如若問對之時,此信尚不可遞進去,必要見了我兒子,當麵投遞。我兒必將你們請進去。我兒名叫李黽。到我家之後,要什麽應用的東西,叫我兒給你們預備。我這裏有二百兩白銀,可不是酬勞你們,這是給你們二位作路費。事成之後,保二位作官,讓老師奉送你們二位白銀一萬兩。”二人齊說道:“不敢領大人賞賜,我們去殺包公,一半是與我們自己報仇,如果事成之後,大人提拔提拔,我們就感恩不盡了。大人在此等候,我們進城,見天色行事,天氣若早我們就出來探道,當日晚上就入開封府,把他頭顱砍下,用油綢子包好,不露血跡,我們躍城而過,就連夜回奔大人公館。大人早早見著黑炭頭腦袋,亦好放心。”李天樣說:“全仗二公之能。二位早早歇息去罷,明天早晨起身,也不用過來見我,我在此處聽好消息就是了。”說畢,對著邢家弟兄二人打了兩躬。邢家弟兄倒覺有些過意不去,捧著銀子,拿著書信,李天祥送出門首,千叮嚀,萬囑咐,這個事情,總要謹慎方好,智化見兩個人出來,急忙抽身欲回轉自己店房,忽然望前窗戶上一看,但見雪白窗戶紙上頭有一個小月牙孔,倒把智化嚇了一跳,究竟總是夜行人知道夜行人的規矩,智化一看這個小窟窿,就知前窗戶那裏有個大行家,必在外頭窺探屋中之事。智化一矮身軀,施展夜行術,直奔正西往牆頭上一縱,就見有一條黑影,往西南一晃,再細看,已蹤影不見。智化倒覺心中納悶:這條黑影是什麽人,這樣快的身法?此人比我勝強百倍。意欲追趕,又不知往哪裏去了,隻好回店。躥進牆去,回到自己屋內,並不點燈,仍是盤膝而坐,閉目養神,等至天明起身不提。

  且說邢如龍、邢如虎抱著銀子,拿了書信,到了屋內。不提防有一宗物件,吧嚓一聲,正打在邢如虎脖子上。邢如虎哎喲一聲,回頭一看,什麽也瞧不見。說:“哥哥,這事可奇怪了,哪裏來的一塊石頭,正打在我脖子上。”開口要罵,被邢如龍攔住說:“不可,由外麵打不進來,裏邊也沒人,這店中閑房太多,也許是仙家老爺子,好鬧著玩,打你也是有的。千萬可別口出不遜,要是衝撞著他們,那可不好哇!”邢如虎說:“哪有這些事故!”將銀子放在小飯桌子上,先就把書信貼身帶好,又叫店中預備酒菜。二人越想越高興,直吃的大醉,叫店家把殘席撤去,二人頭朝裏沉沉睡去。第二日早上起來,直奔京都開封府前去行刺。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