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五回 趙校尉當麵行粗 魯李欽暗用機謀

  且說智化見白五太太一身重孝,抱定公子,心中好慘,說了幾句言語,急速退下,又被趙虎拉住死不放,說:“我們開封府實在沒人,但分有人,不會派我們兩個人護送白五太太。我想五老爺在時,與王爺為仇,這一路之上,萬一遇見襄陽王的餘黨,我們兩人如何能行?可巧遇見你,沒別說的,你跟著我們辛苦一趟罷。把五太太送到原籍,一同回來,準保平安,別說不遇見仇家,就是遇見仇家,有你老人家,大約無妨,不在你與白五老爺好了一場。”張龍在旁,亦是這等說法。智化無奈,隻得點頭應允。趙虎一回頭,把他手下從人叫來,說:“把你那匹馬拉過來,叫智大爺騎。”從人說:“我騎什麽呢?”趙虎說:“你先將就走這幾步,等至晚間到驛站上再與他們要一匹。”從人無奈,將馬匹拉過來,給智化騎了,同張、趙二位,三個人並馬而行。一路之上,趙虎與智化打探破銅網之事,智化一五一十學說了一回。這日晚間,應當住在上蔡縣地麵,看看臨近,早有前站下去找辦差的,預備公館。張龍、趙虎、智化至公館,承差過來報稟:“請老爺們下馬。”三位下了坐騎。公館原本是一座大店,馱轎車輛,直進店內。丫環婆子下了車,抱公子,攙夫人下馱轎,進上房,打臉水,吃茶,不必細表。夫人吩咐下來:雖然奉旨出京,馳驛前往,是三間房、一桌酒席。除此之外,另要住房、用酒飯等,俱都如數開發錢文。叫辦差的來告訴明白此事。雖然上房三間,一桌酒席,可算應差,夫人外賞八兩銀子。辦差的趙升哪裏敢受,五太太的管家說:“我們到處皆是如此,少時把你帶上去謝賞就是了。”辦差的一聞此言,連連誇獎:“白五老爺在世時節是蓋世英雄,五太太亦是這樣寬宏大量。”

  且說張龍、趙虎、智化在西屋住下,洗完臉,早有人把茶獻將過來。依著趙虎就要教他們備辦酒飯,智化說:“別忙,天氣尚早。”趙虎說:“咱們隨喝隨說話,今天盡醉方休。”正說話之間,忽聽外麵一陣大亂。趙虎叫從人出去看看外麵何事,從人出去不多時,進來說:“老爺,不好啦!外麵來了欽差大人,他要住咱們這個公館。”趙虎問:“什麽欽差大人?”從人說:“查辦黃河李天祥李大人。”趙虎一聞此言,大吼一聲,說:“好囚囊的,怎麽配住咱們這個公館!待我出去會他。”說著就往外闖,智化一揪沒揪住。趙虎躥出去,來至店外,就見辦差的在那裏跪著。李天祥轎子打住,李天祥趴在扶手上深出身子來,搖晃著腦袋,說話唔呀唔呀的,是南邊人的口音,此人就是六堂會審艾虎的時節,他本是與馬朝賢一拜,教艾虎認真假馬朝賢,就是他的主意。馬朝賢一死,他也不敢貪贓了。後來得了工部侍郎,現今出京查辦黃河兩岸。自從一出京城,逢州府縣,把地下的土都要鏟起三尺,一路之上,怨聲載道,如今正要回京,由此經過。他本是奉旨欽差,亦是馳驛前往,也來在上蔡縣,就叫辦差的給他預備公館。辦差的上前回話,說:“在上蔡驛給大人預備下公館,離此還有二十裏路。小人此處預備的差使,乃是伺候白五太太所住。”李大人不答應,說:“我不管五太太不五太太,我要在此居住。”辦差的說:“我們全憑著滾單劄子辦差,再說五太太亦已入了公館。總是屈尊大人貴駕多行幾裏,奔上蔡驛罷!”李天祥說:“不行,我乃是奉旨欽差。”辦差說:“五太太也是奉旨。”李天祥說:“唔呀,你這混帳東西,分明狡辯,與我打!”辦差嚇的雙膝跪下,苦苦哀求。正遇趙虎出來,一問辦差的,趙升就將李大人言語述了一回。趙虎道:“你起去,交給我啦。呔!李天祥。”李大人在轎內認得是趙虎,言道:“趙校尉請了。”趙虎道:“我聽說你們要住這個公館?”李天祥說:“我住與不住,與你何幹?”趙虎說:”你奔上蔡驛多好呢!如若不然”說著就將袖子一挽,趕奔轎子前來,李天祥知道事頭不好,幸而張龍趕來把趙虎一拉,說:“還不退下去。”又向著李天祥一躬到地,說:“大人不必動怒,方才這是我無知的拜弟。卑職聞聽大人要在此處下馬,卑職乃奉包丞相之諭,護送白夫人接靈,行至此處,本縣就給預備公館。大人又要住在此處,其實就將五太太搬出來也不大要緊,隻是請問大人一件事,白五老爺是忠臣,是奸臣?”李天祥說:“那是大大的忠臣。”張龍說:“大概忠奸二字也不是自己辯論的,自然有個眾人皆曰忠自是忠,奸自是奸。方才大人說過白五老爺是個忠臣,如今他的公子才兩三歲,入店之後,已然是睡熟了,若教白夫人讓店,必得將公子抱將出來。倘是借此為由受了風寒,得病還是小事,萬一若有好歹,倘有性命之憂,比不得五老爺尚在,又比不得有三位兩位少爺的人家,白家就是這一條根,若有疏失,隻怕連大人心中都過意不去。大人如肯施恩,隻當就看在白公子麵,不但五太太感念大人的好處,連去世五老爺都感念大人深恩。大人如不願奔上蔡驛,此店後麵房屋,約有三十餘間。大人如再不願意居住,本街上還有大店,另找一座,就怕鋪墊不齊,再不然。隻得叫白五太太搬出來就是了。”李天祥說:“豈敢!這等沉重我可不敢擔。再說我與他一殿稱臣,就是素不相識,我也個作這傷德之事。方才那位說話,要像三老爺言語一樣,何必費這麽大事情。我就在後麵居住,慢說還有三十餘間房屋,就是隻有三五間屋子,也未為不可。煩勞三老爺,替我與五太太道勞就是了。”張龍複又深深一躬。

  若論張龍,也說不出這樣一套話來,全是智化教給的。趙虎先一出來,智化、張龍隨後也就出來了。智化一瞧趙虎要打架,就告訴張龍:“你快過去勸勸。”張龍說:“打了也是白打。”智化說:“你們渾人渾到一塊了。此時你打了他,他也不與你一般見識。明天他入都,折子就上去了,說你們包相爺縱放屬員,勒索驛站,毆打欽差,就是這個考語上去,輕者都得罰俸。”智化隨機教給張龍一套言語,這就叫罵人不帶髒字。

  張龍、趙虎、智化三人一同進店奔到西屋中,趴著窗戶瞧看。辦差的在前引著大轎直奔後麵,就聽見叮兒當兒全是馱子上的鈴兒所響,一馱子一馱子,約有五六十馱子,前前後後有許多家人保護,諒情是黃白之物,後麵還有兩個人並馬而行,到店前下馬進來,二人都是身高七尺開外,一個是黃緞子六瓣壯帽,豆青色箭袖袍,鵝黃獅蠻帶,月白襯衫,肖緞子薄底靴子,閃披墨綠色英雄氅。麵似淡金,兩道濃眉,一雙怪眼,獅子鼻,闊口,半部黑髯將搭胸前,肋下佩刀。一個是皂青緞子頭巾,皂青箭袖袍,薄底靴子,獅蠻帶,英雄氅,肋下佩刀。麵似鍋底,熊眉闊目,胡須不長。人是一黑一黃,馬也是一黑一黃,馬上捎著兩個長條包袱。智化一看,就知道是兩個夜行人。暗暗心中納悶:“李天祥是奉旨欽差,怎麽帶了兩個賊?莫不是帶的金銀錢財太多,這是保鏢的?”又問張龍:“你可認識這兩個人?”張龍說:“我不認識。”智化說:“你可否過去打聽打聽?”張龍說:“那可行的了。”智化說:“等他們消停消停。”遂要來酒飯飽餐一頓。

  將殘席撤去之後,張龍說:“我到後麵打聽去了。”智化說:“可別冒撞。”張龍說:“不能,跟李天祥的那些人,我們見天都在朝房見麵,找兩個相熟的打聽打聽,便知分曉。”去不多時,笑微微的回來說:“真有你的!我找著李天祥兩個跟班的,一個姓宋叫宋信,一個姓謝叫謝機。聽他們兩個人說,李天祥有個表弟姓潘叫潘永福,做過蘭陵府知府,這兩個大漢,乃是潘永福收伏的。兩個人在他府內,一半護院,一半幫著辦案拿賊。可巧李天祥瞧他表弟去了,見著這兩個彪形大漢,他就與表弟借來,一路之上,保護他入都。”智化問:“姓什麽?”張龍說:“他們是親兄弟兩個。姓邢,一個叫邢如龍,一個叫邢如虎。”智化說:“李天祥不一定是要他們保護著他入都罷!我想內中還怕有別的情事。”張龍說:“那我可不知道了!”智化說:“我有主意,等他們吃完飯,我過去聽他們背地裏說些什麽言語。”等至二鼓時候,智化把衣服掖將起來,把袖子一挽,由東邊夾道過去,直奔後院。李天祥住的屋子是個大後窗戶,智化把窗戶紙戳了一個小窟窿,往裏麵一看,正是李天祥把邢家弟兄請進來,待承酒飯。酒席筵前,原來是商量著叫兩個人上開封府行刺包公。智化一聞此言,吃驚不小。若問邢如龍、邢如虎怎樣上開封府行刺,且聽下回分解。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