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一回 倒剌沙泰寶出降泰定後別州安置

  卻說燕帖木兒得撒敦來文,報言古北口複陷,心中大憤,即日召集各軍,出京北去。途次又接紫荊關急報,苦難分身,隻得遣快足至遼東,飛調脫脫木兒西援。看官!你道陷古北口及紫荊關的兵馬,從何而來?原來就是禿滿迭兒,及忽剌台、阿剌鐵木兒等軍。禿滿迭兒等,被燕帖木兒殺敗,逃出口外,會集散卒,定議分攻,禿滿迭兒自率一軍襲古北口,忽剌台、阿剌鐵木兒、安童、朵羅台、塔海等,聯軍襲紫荊關,意欲兩麵夾攻,令燕帖木兒無暇兼顧,可以轉敗為勝。計非不佳,奈庸駑何?不意燕帖木兒煞是神勇,禿滿迭兒方入古北口,燕帖木兒已到檀州,兩軍南北各進,即行對壘,一場大戰,禿滿迭兒複敗,潰走遼東。後軍被燕帖木兒截住,無處投奔。統軍的頭目,乃是東路蒙古萬戶哈剌那懷,看得兵勢垂危,隻好束手乞降。燕帖木兒收了降眾,共得萬人,也不暇悉心檢查,隻留部將數人,約束士卒,守住古北口,自率健卒兼程西進,去援脫脫木兒。餘勇可嘉。

  脫脫木兒前奉調發兵,隻帶著四千人,到紫荊關,與忽剌台等對陣。兩邊人數,相去甚遠;北軍約三四萬名,脫脫木兒與關上守將相合,尚不達萬人。暗思眾寡不敵,恐遭敗仗,不如固關嚴守,還好勉力支持。至燕帖木兒星夜趕到,很是喜慰。燕帖木兒查明情形,便與脫脫木兒道:“我兵遠來,敵人尚未知曉,你且開關搦戰,誘他入關,我出大軍伏在關內,他若冒昧進來,便好閉住關門,殺他一個精光哩。”

  脫脫木兒領命,即率本部四千人,大開關門,來戰北軍。北軍逗留關外,已是數日,猛見脫脫木兒出戰,倒也吃了一驚;及見出關的兵士,不過數千人,頓覺膽大起來,當下分作兩翼,來圍脫脫木兒。脫脫木兒不及退還,已被敵軍裹住,他本恃有後援,一些兒沒有害怕,便奮起精神,馳突圍中。

  燕帖木兒在關內覷著,見脫脫木兒不能脫身,恰變了一計,令關上故意鳴金,促脫脫木兒退歸,一麵命關吏虛掩半扉。照燕帖木兒原計故意參換,是文中化板為活法。敵軍裏麵的阿剌鐵木兒,望著關中的模樣,大叫道:“此時不急搶關,尚待何時?”言未畢,已挺戈躍馬,奔入關中。自來尋死。忽剌台、安童、朵羅台、塔海等,隻恐阿剌鐵木兒占著頭功,也即策馬隨入。一入關門,見守卒在前散走,還道他是避鋒逃命,又緊緊的追了一程。驀然間四麵八方,互發炮聲,伏兵一時齊起,統行殺到。忽剌台、安童、朵羅台、塔海等,知事不妙,忙即退回,奈後麵的兵士,相率入關。前後擠緊,運動不靈。待退近關門,已是多半被殺。那時忽剌台、安童等,如漏網魚,如喪家狗,隻想跑出關外,逃脫性命,偏偏關門已閉得很緊。這一嚇非同小可,險些兒連三魂六魄,都飛至鬼門關!如果嚇死,或得保全首領。忙麾兵斬關欲遁,忽關門左右,又閃出無數健卒,大刀闊斧,前來阻住。背後又是燕帖木兒領軍追來,忽剌台等隻是哭不出的苦,勉強馳突,不消片刻,安童、塔海兩人,馬首被刺,俱墮馬下,活活的被人擒去。忽剌台、朵羅台急得沒法,左右亂撞,驟被流矢射著,一同墜馬,也隻得閉目就擒了。

  是時的阿剌鐵木兒,尚似瘋犬一般,東衝西突。燕帖木兒知他驍悍,但令部將纏住了他,與他車輪般的廝殺。至忽剌台等俱已擒住,便一擁上前,任他力大如牛,也被眾人牽倒。待捆縛停當,已是身受數創,奄奄一息。燕帖木兒宣令道:“降者免死。”於是入關的北軍,都做了矮人兒,情願投誠。

  當下重開關門,接應脫脫木兒,誰知關門外已虛無一人。驚人之筆。看官道是何故?原來阿剌鐵木兒等入關時,各軍俱隨著主帥,一同入關,外麵與脫脫木兒相持,也不過數千人。脫脫木兒見北軍中計,格外奮勇。一支大戟,隨手飛舞,觸著他原是喪生,讓著他還要顛仆,敵軍正支持不住,又見關門忽閉,越加驚慌,一古腦兒向北遁去。脫脫木兒驅軍力追,複斬殺了一大半,隻有寥寥數百人,命不該死,四散逃脫。敘得明淨。

  脫脫木兒已經回軍,方遇著大軍接應,彼此說明,統喜歡的了不得,大家奏著凱歌,陸續歸營。燕帖木兒休兵兩日,即親押囚車,送至京師。懷王迎入,又有一番宴賞,無庸細說。

  先是燕帖木兒曾遣人召陝西平章探馬赤,行台禦史馬紮兒台,皆不至。及懷王即位,頒詔陝甘,複被他焚毀詔紙,執使送上都。既而浙江省臣,亦拒絕詔使。由使臣還報,懷王大怒,即與燕帖木兒商議,欲一律誅戮。燕帖木兒模棱兩可,因此詔尚未下。左司郎中自當聞著此信,謁見燕帖木兒道:“雲南、四川,今尚未定,若複殺行省大臣,轉恐激變,不如俟大都平定,再議降罰未遲!”燕帖木兒尚沉吟未決,俄得河南警報,靖安王闊不花等,一作庫庫布哈。叛應上都,自陝西破潼關,克閿鄉、陝州,複分兵北渡河中,趨懷孟,南過武關,逼襄陽,猖獗的了不得了。燕帖木兒閱畢,便進謁懷王,詳述河南軍事,並把自當所說的言語,亦複陳一遍。懷王道:“上都未平,原是可慮,看來又要勞卿一行。”燕帖木兒道:“毋勞聖慮,臣已密令齊王月魯帖木兒,及東路蒙古元帥不花帖木兒,進攻上都去了。”遣齊王等攻上都,原是燕帖木兒妙算,但懷王尚未聞知,已見燕帖木兒擅權之漸。懷王道:“卿算無遺策,料必成功。”燕帖木兒謝獎而退。過了旬日,果然紅旗報捷,上都已降服了。

  自梁王王禪等敗回上都,聲勢日衰,幸都城尚未被兵,所以殘喘苟延。至齊王月魯帖木兒,元帥不花帖木兒等,受燕帖木兒密令,舉兵趨上都,於是都城受圍。王禪等率兵出戰,屢為所敗,人心大駭。且因禿滿迭兒逃還遼東,忽剌台等統已敗沒,城孤援絕,士無鬥誌。獨倒剌沙談笑自若,恰似沒事一般。存心已壞,自可無憂。王禪與他會議數次,也不見有什麽法兒,自思身陷圍城,危險萬狀,不若乘夜逃走,還是三十六計中的上計。主意已定,便於夜間托詞巡城,登陴四望,歎息了一口氣,竟縋城自去了。

  城中失了王禪,越加惶懼,倒剌沙竟暗中遣使,通款齊王,約定次日出降。齊王月魯帖木兒自然準約。越日遲明,果見南門大啟,任他進去。月魯帖木兒等即麾兵入城,倒剌沙奉著禦璽,伺候道旁,由齊王接著,他即屈膝請安,把璽呈上,且口稱請死。齊王道:“這事我難作主,須候大都裁奪!”遂令左右帶著倒剌沙,一麵將禦璽藏好。方思驅馬再進,忽見遼王脫脫,領著數十騎,持刀前來。齊王望將過去,不是來降的情狀,即整備迎敵。脫脫到了齊王馬前,竟用刀刺入,虧得齊王早已防著,也用刀相抵,不到數合,齊王麾下的將士,都上前效勞,你一槍,我一刀,兵鋒環繞,將脫脫剁成數段,其餘數十騎,統死於亂軍之中。脫脫還不愧為忠。齊王馳入行宮,查明後妃人等,俱還住著,隻小皇帝阿速吉八不知去向。及詰問泰定皇後,但有滿麵淚痕,嗚嗚哭泣,反令人厭煩得很,遂抽身出外,隻命部兵監守宮門,盤查出入罷了。阿速吉八想為倒剌沙殺斃。

  上都已定,當由齊王飭使齎奉禦寶,及諸王百司符印,概攜送入京。還有倒剌沙等一班俘虜,也派兵押解京師,懷王聞上都捷音,快慰異常,諸王百官等統上表慶賀。中書省臣且奏言上都諸王大臣,不思祖宗成憲,遽被倒剌沙所惑,屢犯京畿,幸賴陛下神武,王禪等相繼敗亡,今上都亦已平靖,所有俘囚,應明正典刑,傳首四方,藉示與眾共棄之意。奏入照準,先將阿剌帖木兒、忽剌台、安童、朵羅台、塔海等,斬首示眾。一麵禦門受俘,命將倒剌沙等,暫羈獄中,自登興聖殿受了禦寶,分檄行省內郡,罷兵安民。

  是時靖安王闊不花,方大破河南守兵,獲輜重數萬,進拔虎牢,轉入汴梁。忽聞上都被陷,谘嗟不已。嗣又得懷王詔諭,料知獨木難支,乃逡巡引去。惟四川平章政事囊嘉岱,自稱鎮西王,以左丞托克托為平章,前雲南廉訪楊靜為左丞,燒絕棧道,獨霸一隅。其餘行省各官,都隨風轉篷,但教祿位保存,無不拱手聽命。一班飯桶。

  懷王又封賞功臣,以燕帖木兒為首功,賜號答剌罕,子孫世襲,又賜他珠衣兩件,七寶帶一條,白金甕一,黃金瓶二,還有海東白鶻、青鶻,及白鷹、文豹等物,不計其數,尋設大都督府,令他統轄,飭佩第一等降虎符,並命他驅至上都,遷置泰定後妃,並料清軍務。

  至燕帖木兒出發後,又下詔懸賞,購緝逃犯。於是王禪、紐澤、撒的迷失、也先鐵木兒及倒剌沙兄馬某沙等,盡被拿到。還有湘寧王八剌失裏,曾附和忽剌台等,南侵冀寧,至是被元帥也速答兒捕獲,械送京師。懷王命將倒剌沙磔死,王禪賜自盡,紐澤、撒的迷失、也先鐵木兒、馬某沙等,皆棄市。倒剌沙最不值得,若早知此,想亦不願奉寶出降了!並將罪犯的妻孥家產,分給功臣。隻八剌失裏,罪從末減,留錮獄中,總算還保全首領,九死一生,這且慢表。

  且說燕帖木兒到了上都,由齊王月魯帖木兒,及元帥不花帖木兒,出城迎入,彼此敘過寒暄,方談及遷置後妃的命令。月魯帖木兒道:“我早已飭兵守宮,除阿速吉八不知下落外,所有泰定後妃以下,盡行錮著,一個兒不會放脫。”燕帖木兒點首稱善。隨即起離座道:“我且入宮傳旨,令他整備行裝,以便遷置。明日就可要他動身了。”月魯帖木兒道:“甚好!請公自便。”

  燕帖木兒別了齊王,遂入行宮,早有宮女報知泰定後妃,泰定後聞知此信,恐有不測的命令,急得麵色倉皇,形神黯淡。還有妃子必罕,及速哥答裏兩姊妹,統是嬌軀發顫,帶哭帶抖,縮做一團。燕帖木兒到了宮門,守兵早已分隊站著,讓開正路,由燕帖木兒趨入。燕帖木兒一入宮中,見後妃等並不相迎,未免懷著懊惱。方欲瞋目嗬叱,忽眼簾中映入紅顏,不覺為之一迷。尋見泰定後欠身欲起,悲慘中帶著數分嫋娜,正是徐娘半老,猶存豐韻,已令人憐惜不禁。背後又立著一對姊妹花,綠鬟高擁,粉頸低垂,鳳目中統含著一泡珠淚,尤覺楚楚可憐。是所謂尤物移人。

  當下站著一旁,向泰定後道:“皇後不必驚慌!大都也沒有嚴命,不過因皇後在此,殊多不便,所以暫令移居,一切服食,盡可照常,毋庸擔憂!”泰定後潸然道:“先皇歿後,擁立皇子統是倒剌沙的主意,我輩女流,並無成見。目今嗣子已亡,大勢一變,剩我嫠婦數人,備嚐苦況,也是夠了,還要移居何處?”隻諉罪倒剌沙。不用正詞駁詰,已見其誌在偷生。燕帖木兒道:“隻移居東安州,途程尚近,無慮艱阻,諸請放心!”泰定後複道:“今日要我遷居,他日即索我性命,始終總是一死,不如死在此處!”燕帖木兒不待說畢,忙婉言慰勸道:“皇後後福正長,休要自尋煩惱,將來要做太平王妃,自然有福。若慮有意外情事,但教我燕帖木兒存著,都可挽回。明日請皇後暫赴東安,所有宮中侍從,盡可帶去,途中自有妥卒保護;如有人敢來欺淩,我燕帖木兒誓不與他幹休!”獨力愛護泰定後妃,應以身報德。

  泰定後方轉悲為喜道:“既有太平王照拂,我等如命起程便了。”一麵說著,一麵命兩妃向前拜謝。此時一對姊妹花,也漸覺開顏,遵著泰定後囑咐,分花拂柳的走近燕帖木兒前一同斂衽。急得燕帖木兒答禮不及,忙避開一旁,連稱不敢。並將那一雙色眼,細瞧兩妃,兩妃也似覺著,抬起頭來,向他微笑。這樣情景,幾乎無可摹擬,隻小子曾記有兩句古詩彼此湊合,頗得神似,其詞雲:

  目含秋水雙瞳活,心有靈犀一點通。

  畢竟泰定後妃,何日登程,容待下回說明。

  上都淪陷,天順帝不知所終,著書人依史敘錄,原不能憑空捏造,構一死證。但奉寶出降者為倒剌沙,則幼主之死,出自倒剌沙之手應無疑義。倒剌沙始以寵利自私,致僨國事,及勢處窮蹙,乃戕主奪璽,出降軍前,是殆人類所不齒,較諸王禪等之臨難遁去,尤覺死有餘辜!大都磔屍,身名兩裂,後世臣子,可作炯戒!若夫泰定後之身遘憂危,稍具節烈,應即捐軀以殉。況移置東安之命,接踵而來;燕帖木兒又為發難之首領,平昔未曾厚遇,能望其竭誠保護,不作想乎?是回敘移置後妃事,已將燕帖木兒心跡,隱約表明,匣劍帷燈之妙,可即於本回中見之。迨閱至後文,圖窮匕見,更知伏筆之不虛設矣。

  
更多

編輯推薦

1實習菜譜(農家...
2鑒略妥注
3魯迅作品選
4道德經
5偽自由書
6北戶錄
7茶經
8長短經
9長生殿
10傳習錄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鄧析子

    作者:【周】鄧析  

    生活休閑 【已完結】

    《鄧析子》分為無厚篇與轉辭篇兩篇,無厚篇所強調的是君主與臣民的共生關係,勸勉君王治國時應該以平等的心...

  • 東周列國誌

    作者:【明】馮夢龍  

    生活休閑 【已完結】

    《東周列國誌》是明末小說家馮夢龍著作的一部曆史演義小說。原版名稱是《列國誌傳》,小說由古白話寫成,主...

  • 獨異誌

    作者:【唐】李亢  

    生活休閑 【已完結】

    《獨異誌》者,記世事之獨異也。自開辟以來迄於今世之經籍,耳目可見聞,神仙鬼怪,並所摭錄。然有紀

  • 新論

    作者:【漢】桓譚  

    生活休閑 【已完結】

    第一 本造 秦呂不韋請迎高妙,作《呂氏春秋》。漢之淮南王聘天下辯通,以著篇章。書成,皆布之都市,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