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五十二章 暗藏禍胎

張昀聽得是眼睛一亮,好像已經看見紅彤彤的鈔票從天而降似的。

“你的意思,是綁架?”他壓低了聲音,目光炯炯有神。

那群流氓裏的老大立刻得意的笑道:“這可是你說的,我什麽都沒說啊!”

張昀立刻哈哈大笑著拍了拍他的肩頭,意味深長地笑道:“兄弟們又不是笨蛋,當然都懂得起啊!隻是,我有心沒這個膽子啊!要不然,我早就做了!”

“兄弟們都知道你日子過得艱苦,都是蘇流年那個婊子不讓你老婆給你錢,所以罪魁禍首的都是那個臭娘們蘇流年!你呢,以前也跟我混過,做大哥的,也不能見死不救啊!你隻管放開膽子去做,兄弟們絕對挺你!”

張昀更是喜得合不攏嘴,原本他就有想要收拾蘇流年的念頭,讓她沒事少管閑事,奈何一個人難成大事,現在碰見了以前的兄弟,幾句話就說得他暈頭轉向,心癢難止,當下邀約去了一家低廉的小酒吧,共商大事去了。



午後的陰雲還是沒有散去,沉甸甸的,像是吸滿了水的海綿。

薛雲陽正在埋首整理手中的卷宗,手邊的咖啡已經是一杯接一杯的見底了。午飯時間,事務所裏已經沒剩多少人,但是他依舊堅守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除了咖啡,什麽都沒有吃。

“雲陽哥,還在看卷宗啊?”

一個長相甜美乖巧,留著一排齊劉海的女孩,探頭探腦的進了薛雲陽的辦公室,一對鑲有水鑽的星星耳釘在齊耳的波波頭下熠熠生輝,臉上略施粉黛,桃紅色的口紅更顯她的嬌嫩與青春。

她是薛雲陽的助手,叫聶七七,是和薛雲陽同一所大學同樣專業畢業的學妹。

薛雲陽聞言抬起頭來,如陽光般的笑容立刻驅散了落地窗外的陰霾天。

“這件案子很棘手,後天就要上庭了,我想抓緊時間看看還有哪裏是我漏掉的。”

聶七七雙手背在身後,輕手輕腳的站在了他的麵前,看著桌上的咖啡杯,蹙眉道:“雲陽哥怎麽還在喝咖啡?阿姨都叮囑過你喝熱巧克力是最好的,而且又不吃午飯,小心我給阿姨告狀去!”

“你倒是把我媽媽的話記得很清楚啊!果然沒白收你這個幹女兒。”

聶七七的臉上微微泛起紅暈,極度神秘的從身後捧出一個飯盒,輕輕地放在了薛雲陽的麵前。薛雲陽不用看也知道了,他放下了手中的鋼筆,笑道:“你這不是在誘惑我嗎?聞見這飯菜的香味,我還當真餓了。”

“餓了剛好啊,我們一起吃。”

聶七七歡喜的坐在了薛雲陽的對麵,打開了飯盒,可是她剛剛坐下,一陣急促的高跟鞋腳步聲像是踩著奪命魂的節奏而來。薛雲陽也疑惑的抬頭望去,誰料迎麵一個大紅色鑲著真鑽的手拿包重重的砸在了他的懷裏。

“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啊!”薛雲陽笑著起身。

聶七七不知所措的也起身看向站在自己身後的女人,恍若見到了女神。

蘇流年沒好氣的指著薛雲陽的鼻子,低吼道:“原來昨晚你是早有預謀的!”

“我也是看了今天的報紙才知道有人偷拍我們的。”

“可是我看你好像很高興一樣!”

薛雲陽無可厚非的聳了聳肩,說實話,他心裏的確很高興。

蘇流年撇了撇嘴,看了眼放在桌上的飯盒,飯盒裏的兩個煎蛋刻意煎成了心狀,還用青蔥和胡蘿卜片擺成了笑臉,十足小女生的情調,這才讓蘇流年注意到辦公室裏的聶七七。

“我介紹一下,她是聶七七,我的助手,這位是蘇流年小姐。”

聶七七瞠目結舌的盯著蘇流年,脫口而出道:“你就是蘇流年?”

蘇流年今天心情不好,看什麽都不順眼,尤其是和薛雲陽有瓜葛的人,她皺了皺眉不屑的說道:“薛雲陽在我背後說了很多壞話?”

“你應該還沒有吃飯吧?”薛雲陽穿上外套,又看向七七,道,“我和流年出去吃,這便當你自己先吃吧!待會兒你把卷宗整理好之後放我桌上就可以了。”

“誰要和你吃飯了?至少你得把今天新聞的事情給我解釋清楚!”

“一麵吃一麵解釋唄。你喜歡吃餛飩,這附近就有一家,味道很好。”

蘇流年抓過自己的手拿包,趾高氣揚的踩著高跟鞋走了。

事務所裏的工作人員漸漸回來了,見著薛雲陽跟在蘇流年的身後有說有笑的樣子,都不由得愣住了。他們平時很少見到薛雲陽的臉上有任何表情,忽然見到他對一個大美女笑得這麽幸福,眾人瞬間都石化了。

直到電梯門合上,他們仿佛才活過來一樣。

“這個女的不是蘇氏集團的總裁蘇流年嗎?原來今天的新聞說的是真的!”

“我們的老大什麽時候勾搭上的?太霸氣了!”

“不過說真的,我們老大在律政界可是響當當的人物,蘇流年又是傾國傾城的大美人,看他們真的挺郎才女貌的啊!”

“總比聶七七好!一直還說老大怎麽看不上聶七七,每天還有愛心便當,這樣一比較,是男人都會選擇蘇流年啊!聶七七哪怕是倒貼上去也不要啊!”

聶七七躲在薛雲陽的辦公室裏,掛著滿臉的淚痕,和著淚水一口一口吃著冰冷的盒飯,味同嚼蠟。



薛雲陽卻是津津有味的吃著麵前滾燙的餛飩,每一口都格外的幸福。

“如果不是你早就安排好記者蹲點,怎麽會有我們的照片?”

蘇流年麵前的酸辣餛飩一口都沒動,盯著薛雲陽得意的樣子,氣都氣飽了。

薛雲陽抬起頭來,咧嘴笑道:“我也想知道是誰,得好好謝謝他。”

蘇流年翻了翻白眼,無語道:“你知不知道天下已經大亂了啊?”

“顧錦城是你的天嗎?我想他應該根本不在乎,是你自己最在乎吧?”

蘇流年心虛的別過臉去,握著筷子大大的咬了一口餛飩,卻被燙得舌頭火辣辣的。薛雲陽趕忙擰開了礦泉水的蓋子遞給蘇流年,蘇流年伸著舌頭呼呼著,雙手當扇子一樣急躁的扇著舌頭,就像是一條探著舌尖的可愛小貴賓。

她仰著脖子灌了大半瓶水,終於舒暢的哈出了一口熱氣,鼻尖上卻還沾著餛飩的湯料。薛雲陽溫柔的用紙巾輕輕為她拭去,笑道:“感覺,一下子又回到了我們高中的時候,在學校門口的那家餛飩店裏。我還記得,那是我們正式在一起之後吃的第一頓飯。”

“我說現在的事情,你給我扯這麽遠做什麽?”蘇流年打開了薛雲陽的手,喃喃道,“我對姐弟戀不感興趣。”

“那以前你怎麽不這麽說?”

“我……我是長大後才覺得的……”

“你就大我一個月而已,算不上姐弟戀。”

“大一個月也是大!等等,我怎麽越扯越遠啊?”蘇流年無奈的瞪向薛雲陽,以前就是這個樣子,沒想到現在還是這個樣子,無論說什麽做什麽,她都會被薛雲陽牽著鼻子走,“就算昨晚的事情不是你安排的,你也要出麵澄清,還我一個公道!”

薛雲陽慢條斯理的吃著餛飩,臉上笑意全無,“你真的想要澄清一切?”

“當然!”

“要澄清流言蜚語,不是你我說了算的。就像剛才,你衝到我的律師事務所來,被我的下屬們撞見,你認為他們會怎麽想?隻能是證實了他們心中所想。不管是你出麵,還是我出麵解釋,都不會有人信的。你要找到那家報社的記者,讓他出麵澄清,別人才會相信。”

蘇流年撇了撇嘴,道:“記者是最難對付的。”

“那你認為,拿律師和法律來做什麽的?”

蘇流年瞬間呆滯,薛雲陽淺笑著一彈她的額頭,道:“回去吧,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好的。”

蘇流年似乎還想說什麽,卻欲言又止,起身離開,沒有回頭。

薛雲陽默默注視著她遠去,直到麵前的餛飩一絲溫度都沒有了,他也始終僵坐著,“為什麽你明知道顧錦城不在乎,還要這麽的在意?”



午後的烏雲越來越沉重,壓得人胸口憋悶,快要喘不過氣來。

程佳琪剛剛洗完澡出來,身上濕淋淋的,隻圍著裹胸的浴巾。

顧錦城坐在窗前的沙發椅上,手裏握著威士忌酒杯,裏麵的酒卻不見他喝一口。程佳琪赤腳踩在地毯上,輕輕的站在了他的身後,雙手突然蒙住了他的雙眼,淺笑道:“猜猜我是誰?”

淡雅的沐浴花香像是從伊甸園裏采摘下的鮮果,顧錦城不禁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腦海裏卻清晰的浮現出蘇流年從浴室出來一絲不掛的模樣,那是第一次,他對她心悸,也是第一次,他和她之間的距離那麽近,如今,卻又那麽遠。

“在想什麽呢?都不回答我?”

程佳琪摟住了他的脖子,柔軟的玉峰抵在他的肩頭上。

顧錦城放下了酒杯,翻手帶著程佳琪倒在了自己的懷裏,笑道:“在想你用的什麽牌子的沐浴露,怎麽會這麽香呢?”

“既然你喜歡,那我以後都用這個,怎麽樣?”

程佳琪摟著他輕輕一啄,顧錦城麵無表情的在她額上印了一吻,應付了事。

可她卻絲毫沒有感受到,淺笑著撒嬌道:“既然今天的新聞已經登出蘇流年另結新歡了,你倒不如趁此機會,就說蘇流年對你不忠,和她取消婚事,然後過段時間再把我們的事情公布了呢?這樣一來,輿論都會站在你這邊,連你奶奶也不會說什麽的。”

“我自有主張。”

“可是……”

“我還要回公司,你也好好準備下午的Show吧,我訂了花,到時候我就不去了。”顧錦城起身推開了程佳琪,抓過一旁的外套,頭也不回的走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總裁的獵愛行動

    作者:過路人與稻草人  

    總裁豪門 【已完結】

    她是歡喜集團的董事長,風華正茂,貌若天仙,二八年華(二十八歲了)無人問津,實在是嗚呼哀哉啊!不行,獵...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