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六章 酒後亂搞

蘇流年默默無聲的垂下手臂,手裏的電話撞在安全帶的扣帶上清脆的一聲響,可她渾然不覺。從海邊別墅停車場裏隨意挑的一部蘭博基尼Roadster跑車,此時開著刺眼的遠光燈,襯托出比墨黑還要黏糊濃稠的黑夜。

蘭博基尼孤獨的拋錨在公路中央,此時已經不會再有其他車輛經過了,但是這裏距離市區還很遠,走回海邊別墅幾乎是同等距離的遠,都不可能。

公路邊也沒有路燈,都是荒蕪陰森的山坡,在瑟瑟夜風的穿梭下頗顯詭異。天上有一輪朦朧的殘月,淒涼單薄的銀光穿透雲層,像是從地獄裏爬出的白發女鬼用脆弱的手骨架拂過山林,哼出死亡的挽歌,令人毛骨悚然。

可是蘇流年從海邊別墅出來後,一直魂不守舍,馳騁在這條人跡罕至的公路上,蘭博基尼的油門幾乎快要被她轟到最大。她開著敞篷,頭發張揚的如魔鬼,但是速度的刺激和夜風的寒意並沒有讓她清醒過來,卻是折騰著這輛跑車直到發動機罷工不幹了。

她呆呆的坐在車裏,腦海中一直回想著顧老太太在她臨走前說的話——

“那我先給錦城打電話,讓他過來接我。”

顧老太太揚了揚手,笑道:“我來給他打,你坐著,慢慢等。”

蘇流年還來不急說什麽,顧老太太已經撥了顧錦城的電話,可看樣子顧錦城是把電話掛了?蘇流年不敢出聲,看著顧老太太鐵青的臉,她知趣的佯裝喝茶,心思卻全都在顧老太太和顧錦城的對話上。

直到顧老太太模棱兩可的回答顧錦城,是自己告訴她的程佳琪回來了,嚇得蘇流年猛地被紅茶嗆了一口,瞪著匪夷所思的眸子,顧老太太卻連一句解釋都沒有。

她的心立刻慌張起來,好像有人拿著刀子在後麵追著她一樣。顧錦城一定是誤會,一定是以為自己表裏不一的來告密了!一定是的!她白天還說要成全他們,晚上把真相告訴了顧老太太,壞了自己與顧錦城之間的約定?不行!不行!

天啊,她要解釋啊!

對,要解釋!

這個念頭剛起,比天還高的虛榮和自尊心立刻打壓了她的這個想法。

就算是顧錦城誤會她了,那又怎樣?自己犯得著向他解釋嗎?

而且顧老太太,也不會對程佳琪做出什麽出格的事兒來,顧錦城用得著這麽小心的隱瞞著嗎?大不了,就是和顧老太太死扛到底,到時候顧老太太知道自己是真心想要成全他們,說不定還能有一個大團圓的結局呢!

顯然虛榮心占據了上風,直到顧老太太掛了電話,蘇流年也沒有絲毫的反抗。

顧老太太似乎反而更加滿意此時蘇流年的表現,笑道:“你知道我為什麽要這樣說嗎?”

蘇流年老老實實的搖了搖頭,她總不能說自己成了代罪羊啊!

“你記住,你是錦城的未婚妻,你們之間是有婚約保障的!不管是什麽人,說什麽話,做什麽事,都不能將你們分開!我這樣做,能讓錦城知道你不是隨隨便便好欺負的,你不是一根軟骨頭,你要為了自己的婚姻而拚搏!隻有這樣,錦城才會有所顧忌,才會放棄他原本早該放棄的一切。流年啊,你不要讓我失望啊!”

這一句“不要讓我失望”,是飽滿了多少的心酸與無奈,聽在蘇流年的耳朵裏,隻覺得好似泰山壓頂,整顆心都失去了跳動的力量。她醞釀了良久,終歸還是問出了那個一直在她心裏疑惑不解的問題。

“奶奶,優秀的名貴閨秀這麽多,為什麽偏偏選中我呢?”

顧老太太含蓄的一笑,握著蘇流年的手拍了一拍,平易近人地說道:“因為我看見你,就看見了自己年輕時候的影子,所以我見你照片第一眼的時候,就十分喜歡你,感覺很親切。你懂事大方,你簡單純美,你真摯果斷,隻有把錦城交給這樣的你,我才放心,也才足以成為我們顧氏企業未來的女主人。”

“可是……奶奶,或許顧錦城根本不喜歡我,又要怎樣和我共度餘生呢?”

“你們是軍婚,離婚是要上軍事法庭的,所以他不會。”

“我不是這個意思,奶奶。”

“我懂。你認為,我看中你完全是因為我自己的喜好,而完全沒有考慮錦城對你的感覺?所以你反而支持錦城和他自己喜歡的女人在一起……你能這樣想,反而說明了我的眼光,正是如此,你要相信我的話,你和錦城在一起,會很幸福的。”

蘇流年滿肚子的疑問並沒有因此而得到答案,顧老太太卻以困了為借口,回避了所有她還想追問的問題。蘇流年隻得忍下心中的猶豫和彷徨,選了蘭博基尼,踏上了回家的路。

路很長,她想得也很多。

出了海邊別墅之後,她的意識似乎也清晰多了,腦海裏浮現出顧錦城質問自己的畫麵,可自己卻連一句話都無法辯解,因為顧老太太會全部都推在自己身上,那自己又應該怎麽辦?

想著想著,踩著油門的腳不知不覺加重了力道,直到拋錨的前一刻。

蘇流年因為慣性撞在了方向盤上,額角微微滲透出鮮血,尋思著或許趁這個機會能打電話給顧錦城探探口風。如果他願意接電話,願意來這裏接自己,那麽代表他沒有生氣。可如果他不肯接電話……

而現實總是這麽殘酷,十通電話,全是忙音。

蘇流年已經完全放棄了,顧錦城的態度已經說明了一切。

她淡淡的歎了口氣,忽然想起後備箱裏還有一箱啤酒,是前幾天去蘇氏的時候有人特意送給她的,還托她辦件事兒,可是她因為顧錦城和程佳琪的事情,插上葉培培和張昀的事情,全部都忘光了。

現在剛好,月黑風高,失意傷心,醉一夜也值了。



蘇流年打開了敞篷,沒關的車門外是一箱罐裝啤酒。

她慵懶的靠在車背上,眯著眼睛打量著頭頂上的月亮,手裏搖搖晃晃著還剩半瓶的啤酒,一旁副駕駛座上已經堆積著五六個空掉的啤酒罐了。

“你說你啊,怎麽這麽笨啊?別人……別人說什麽你就信?你這個傻子!”

蘇流年醉意醺醺的對著月亮瞎吼著,仰著脖子咕隆咕隆又是幾大口喝幹了。

“你、你要是喜歡程佳琪,當年就別放人家走啊!人家……人家現在回來了,你就得趕緊抓住啊!扭扭捏捏老半天……還要、還要我主動說解除婚約……哈,笑話!傳出去,你……你這個傻瓜還不被人笑死!”

蘇流年一聲幹嘔,趴在車門上嘔了幾聲,什麽也沒吐出來,順手又從箱子裏摸出了一瓶啤酒,懶懶的臉腰都直不起來了。

“啊……你在推我!不許推我!你再推……我也不走……我、我憑什麽要走啊!我……我是你的未婚妻,你找個小三,還想登堂入室……沒、沒門……”

蘇流年一麵說著,一麵揮手,正巧打在了換檔器上,手一垂,又打在了手機上。她疑惑著眯著眼看過去,黑燈瞎火的,眼前又是幾個影子,看著自己的手機隻當是顧錦城了。

“呀……你、你什麽時候來的?”

蘇流年舉起了電話,右手食指戳著屏幕,就好像是在戳著顧錦城的臉一樣。

“你以為……你來了,我就不敢說你了?我就要說你!就要說你!”

她的手戳的越發得意了,竟然在迷迷糊糊中,再度重撥了顧錦城的電話,本人卻渾然不知,傻乎乎的還在嘀咕著關於顧錦城的壞話。

這個時候的顧錦城,正在酒店裏和初戀情人如膠似漆,high到不行。

火辣辣的黑夜中,兩個人緊緊抱成一團,一絲不掛的翻滾在地毯上。

礙於顧錦城初夜,技術生澀,擎天柱依舊沒有找到發射的目標。程佳琪已是急不可耐,翻身騎在了顧錦城的身上。而正是顧錦城的一個翻身,正好壓在了自己的西裝外套上,碰巧展開雙臂,第一次享受著吹簫的快感時,無意觸碰到了手機的接聽鍵,而且,是免提。

“我、我說你啊……顧錦城啊,你究竟有什麽本事,能、能、能把人家姑娘迷得神魂顛倒的啊?你看看你,方方正正的腦袋,簡直是……方腦殼!就是、就是二百五的意思!

“你、你懂嗎?我知道你不懂!你連女人的心都不懂!我為什麽要離開你啊?你說啊……我、我為什麽要退位讓小三?我比不上程佳琪哪一點?她連黃花大閨女都不是,和你交往的時候,她已經髒了……你知道嗎?你被人……誒,戴綠帽子啊!哈哈哈哈!”

蘇流年嘲諷的冷笑聲回蕩在酒店的包間裏,程佳琪的身子猛然僵住了,惶恐的眸子在黑暗中閃閃發亮,不是驚愕,也不是局促,複雜得,令人百思不得其解。顧錦城猛地推開了程佳琪,抓過電話,嚷道:“蘇流年,你在說什麽瘋話?蘇流年?蘇流年!”

電話那頭早已經沒有人了。

顧錦城呆若木雞的聽著手機的屏幕,程佳琪蜷縮著身子,拽過地上的衣服,暗自抽泣著裹在了自己的身上。可是身子可以暖和,可她的心,一片冰涼。

“佳琪,她剛才在電話裏,說的是什麽?”

顧錦城轉過身來看著麵前的程佳琪,月色打在她的臉上,楚楚可憐。

“她……她是喝醉了,說的都是酒話……”

“她不會無緣無故這樣說你的。”

“她不也無緣無故的將我們的事情,告訴給你奶奶了嗎?”程佳琪緊緊抓著顧錦城的手腕,哽咽道,“你還是選擇相信她,懷疑我嗎?我……我的身子是清白的……錦城,我是為你而活的,我的心,我的身體,都屬於你,也隻能是你的!”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總裁的獵愛行動

    作者:過路人與稻草人  

    總裁豪門 【已完結】

    她是歡喜集團的董事長,風華正茂,貌若天仙,二八年華(二十八歲了)無人問津,實在是嗚呼哀哉啊!不行,獵...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