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七章 Z

  張瑞齡——

  被譽為“當代中華第一楷書”的張瑞齡,以“水滴穿石”自勵。60多載磨一劍,鍥而不舍,終以“張體”顯世。華北烈士陵園“三代領導人一代書法家”碑文之讚譽,世界上最大海南三亞南海觀音聖像前的觀音賦在全國書法界遴選一舉折桂以及北京人民大會堂和全國政協禮堂醒目位置的書法力作等,則無可否認地佐證其出類拔萃和無以比肩的楷書才能。

  張飆——

  極具遒勁美、古典美、韻律美和率真美,是當代著名書法家張飆書法的鮮明個性。遒勁而不霸氣,古典而不僵滯,韻律而不油滑,率真而不造作,如果沒有紮實的功底、深厚的詩文以及對書藝的獨到參悟,是很難以達到這種至高境界的。張飆的書法給我們拓展一片流連忘返的風景。

  張銅彥——

  “書法之道無捷徑,麵壁十載路半程。”潛心翰墨30載的張銅彥,楷、行、草、隸、篆諸體無所不工,但尤喜隸書和魏楷。其隸屬厚重古樸,魄力雄偉,結構嚴謹開張,多以中鋒為主,方圓兼備,端莊蒼渾。

  張清智——

  曾與餘共事數載的張清智,在畫壇奮力打拚,“苦行僧”和“拚命三郎”,加之超然的悟性,人物、山水、花鳥無所不涉,並無所不工。正因為其具有無為而無不為的稟賦,敢為人先,頗有“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之氣度。

  張矚——

  自幼受家庭熏陶描紅、摹帖,幾十載浸淫不輟的書法家張驥,行、篆、隸、魏碑均有紮實的功底。其行書,似“寒猿飲水撼枯藤,壯士拔山伸勁鐵”,頗具張力;其篆書,“大拙為巧,愚方為純”,氣韻渾厚;其魏碑,“正中求奇,險中顯穩”,重力疊加,剛柔相濟。從而達到“隨手萬變,任心所成”之境界。

  張曉惠——

  花鳥畫家張曉慧的畫作,汲取了多種藝術養分,使之富於生機與新意。其雋永高潔的玉蘭,現實濃鬱農家氣息的《秋實》圖,那出汙泥而不染的《荷花》等,無不透出一種生命的意義和清新雅靜的美感,給人一種健康上向的韻致。

  張放——

  當代著名學者和書法家蕭勞在年近百歲撰文評價張放曰:“就張放的山水而言,無處不顯現他書法的功底,書畫合璧筆意縱橫。無論是潑彩、潑墨或半虛半實或融匯古今中外……以清雅古樸之色為我們創造了‘天風浪浪、海山蒼蒼’的雄渾壯闊的審美新境界。”觀張放之作品,委實矯健典雅、跌宕屈曲,靈秀酣暢,風神獨見。

  張秀珍——

  身為工藝美術大師的張秀珍,經名師傳授,寫意花鳥畫出手不凡。那柔中寓剛的畫作,既有女性的輕靈秀雅,又有男性的驃焊潑辣。剛柔相濟,清麗放達,構成“出新意於凡物之中,寄神思於草木之外”的藝術效果。

  張景蕙——

  多以畫貓的張景蕙,潛心捕捉貓的性情。所繪之貓或動或靜,或嬉戲,或觀魚,活靈活現,異常傳神,橫生妙趣。其山水和花鳥畫作,技法純熟,得心應手,顯示出紮實深厚的藝術功底,難怪其畫作在市場上很走俏。

  張廣俊——

  結識著名山水畫家張廣俊還是數年前緣於看到他的一幅清新亮麗和充滿情致的山水畫作,於是便登門造訪。其“山水畫”作卻是“隻見水來不見山”,且具有濃鬱的水鄉風情,並大膽使用濃墨重彩,別具一格,饒有情味。

  張劍——

  擅長工筆人物的畫家張劍,深知中國畫注重藝術內涵,在人物相貌上要富有內在的“情結”,或喜悅,或憂患,或平易,或剛烈。其畫作,娟秀清純中略帶憂鬱,傳遞著當今社會的世態風情,具有鮮明的時代感。

  張憲——

  國畫應具有中國文化的內涵和民族的象征以及“依仁遊藝”的品格。出身國畫世家的張憲,博學中西,鉤沉古今,旨在繼承傳統繪畫藝術的基礎上,不落窠臼,使之筆墨常新。他把中國寫意畫用油蠟色彩的表現形式繪製的油彩畫,既色彩濃烈,又不失水墨風采,麵貌別具。

  張惠臣——

  劉炳森大師弟子張惠臣,師承傳統,抒自家風采。其隸書,端莊雄勁,造境新奇,底蘊深厚。其對篆書、行楷、象形字、變體字等,皆有研究。故書體全麵,風格鮮明,雅俗共賞。

  張傑蜂——

  “師古不泥、則出更新”。這是花鳥畫家張傑峰對藝術的寄語,也是其對花鳥畫藝術孜孜以求的真實寫照。他的花鳥畫,堅持在繼承中發展,博采眾長,力求新麵,從而形成簡潔、秀美、灑脫、活潑、明快並渾然天成的風格。

  張金友——

  中國的傳統書畫的審美價值取向,在技法和品格上、追求筆情墨趣、強調直率、空靈、雅逸和象外之象,力避匠氣、媚俗、脂粉和市儈之氣。賞張金友的作品,則會看到其著力強調筆意和“生動之趣”。

  張建軍——

  中國的傳統畫,不僅具有獨特的繪畫表現技法,而且還具有獨特的東方文化智慧。聰睿而富有創造力的國畫家張建軍深諳此理。但他對傳統繪畫又不亦步亦趨,而是在繼承中兼容西畫表現形式,將傳統的工筆與寫意有機揉合,運用潑彩的意象造型與精勾細描的工筆畫法形成令人亮目的新麵。其《溪水相依》、《夏荷》等力作,無不彰顯鮮明的現代審美情趣。

  張培恭——

  多才多藝的畫家張培恭在汲取眾多藝術元素中,使自己意筆工寫的花鳥畫作,充滿豐盈的藝術內涵,並形成畫風深沉、老辣、豪放、雋詠、秀潤、靈動的獨特風格,使之成為一種表達思想的方式,一種傳遞情感的符號,一種張揚生活之美的語言,給人以強烈的藝術衝擊。

  張坤——

  以意造境,以意寫形。這是畫家普遍的理念。但是,由於對“意”的理解的差異,反映在作品上的人生境界與審美情趣則然有別。張坤的山水和寫意人物畫作,給人一種蓬勃的生機以及對和諧的追求與向往,並且頗具時代意蘊。

  張英俊——

  從事文博工作30餘載的張英俊,對詩、書、畫、印均有造詣。在繪畫上,人物、花鳥、山水都工力尤甚。這源於他將藝術之根深植於祖國傳統文化的沃土,自唐宋以來的墓碑磚雕石刻、民間刺繡、剪紙、木版年畫等均有研究,兼融會貫通到書畫表現之中。真真地是“看似尋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卻艱辛。”

  張揚——

  “章法屢改,筆墨不移。”即是說傳統的國畫藝術的表現技法與形式可以嬗變,而筆功墨蘊卻要持之。張揚的畫作,既力追神韻,又在技法與形式上大膽變革,方出新貌。

  張世鵬——

  藝術互為表裏,相得益彰。被書畫界一些人士稱作“書、畫、刻三絕”的張世鵬,其書畫深得齊白石之氣韻,其篆刻又兼甲骨、鍾鼎等之風骨。故當代著名畫家許麟廬為其弟子欣然題寫“三餘齋”,足見對其之褒獎。

  張玉明——

  業內人士評述張玉明的梅花畫作:其枝幹常以順道有勢的粗筆散鋒一氣嗬成,用墨濃重,運筆迅疾,間以飛白破之,頗似古人所說“掃梅”,造型奇似,氣勢彌盛,有“蒼龍出岫”之勢。其紅梅,枝繁花茂,如漫天朝霞;其綠梅,冷香清豔,素雅高潔。可謂“以形寫神”,“神采為上”。餘賞作再三,頗有“略同”之感。張書增——

  工寫兼具的女畫家張書增,在研習傳統的工筆畫中,將寫意的靈蘊有機地揉和,形似與神似相諧。其《金翠屏開春富貴》、《意如祥吉》、《福祿吉祥》等畫作,便彰顯探索和力求新意之工力。張德茂——

  書畫同源,並非指書畫同生和書家畫家需書畫皆精,而是說書畫在藝詣上為同脈,形、神、意、趣、馳等互為表裏。廣泛涉獵書、畫、篆刻等姊妹藝術並融會貫通的張德茂,其書中有畫,畫中有寫,並金石味蘊含其中。其書藝既俊朗秀美,有豪放剛毅,顯示出深厚的文化張力。

  趙天琪——

  作為般若書派創始人之一的趙天琪,書寫了大量儒釋道經典。通過他那工整而淡定的楷書,仿佛看到他在書寫時焚香、沐浴、打坐、靜心、入禪,超然物外,神飛意適,然後提筆蘸墨,寫出一片寧靜的天空,一泓沒有雜質的碧水,一個沒有貪欲的世界,從而使觀賞者修神養性,立己達人。

  趙同——

  樸實簡淡,滌除鉛華,在其繁茂,不商纖濃,外簡內蘊,濃而彌旨。這是書法藝術的一種境界。趙同的行書,就彰爾“精能之至,反造疏淡”,給人以不激不厲,平淡自然,形如流水的舒緩與嫻靜,超凡脫俗之升華。

  趙致祥——

  造型準確,用筆細膩,色彩絢麗,活潑生動。這是業內人士對擅長畫馬的趙致樣的褒獎。以工帶寫的奔馬,生動而富於質感,昂然且有神韻。其詩則表征對馬的情愫:“卻問前程路,征途何日休;憑君矯健步,四海任遨遊。”

  趙延華——

  出生於繪畫世家的趙延華,深諳傳統的山水畫強調筆情墨意。因此,其山水畫作,著意創造美的意境和生命的表征。其《山水四條屏》,或雄健沉渾,或雲煙縹渺,或恬雅清幽,都著意表達林園秀異,氣象萬千,美不勝收。

  鄭克明——

  以“雁翁”享有盛名的鄭克明,在繼承清代畫家邊壽民畫蘆雁之技法的基礎上,勇於創新,將沒骨法及書法筆觸融入作品之中,潑墨設色,揮灑自如,出神入化,渾然天成,雅俗共賞,生動可人,從而達到“景”與“象”之“暢神”,在當之畫壇獨樹一幟。鄭山麓——

  出身於丹青之家的鄭山麓,畢業於中央工藝美院,被譽為當代實力派畫家。其擅長水墨山水和人物,對中西傳統繪畫和現代諸流派藝術頗有研究與借鑒,從而使自己的畫作既大氣磅礴又空靈飄逸,氣韻生動,顯示著深厚的“學院派”功力。

  鄭西林——

  以人物見長的著名畫家鄭西林,視意韻為至上。他筆下的人物造型在形體美中又透著幾分禪意,境界空靈,韻至大千。一筆一劃透胸臆,一枝一葉總關情。

  鄭仁龍——

  具有幾十年舞蹈生涯的鄭仁龍,其書法給人以強烈地視覺衝擊力。既有舞蹈演員肌體極具彈性的力度美,又有騰挪行止的動態美。其行草,如行雲流水,雲卷雲舒,充滿優美的旋律;其隸書,拙樸敦厚,筆健墨實,似虯龍鷹爪,頗有陽剛之風骨。

  鄭久康——

  “健筆飛刀意縱橫”。這是首都有關新聞媒體以此為標題對書法與篆刻集於一身的鄭久康的讚譽。其書藝,頗具金石況味,深沉雄強,粗獷豪放,充滿了力量感和古拙而質樸的美感。

  部為瑞——

  並非出身書香世家,也非經過師門傳承的書法家鄒為瑞,依靠非凡的膽識和勇於進取的精神,無為而無不為。不僅在京城書畫界打出一片天地,而且自己的書藝也取得長足的進步。楷、行、草、篆、隸無所不涉,並頗具大家風範。

  臧煥年——

  為“白石門下”的花鳥畫家臧煥年深知,書畫藝術雖師從一家,但需吸收百家之長,並融會貫通,才能在繼承中發展。故而其在多年苦習齊派花鳥畫精髓中,極力拓寬藝術視野,除在高等學府深造外,又師從著名畫家張世簡和著名書法家歐陽中石等,廣納博取。因此,無論是在畫技上還是在寫工上,都取得長足進步。其花鳥畫作,形神兼備,淡雅明快,沉雄渾後,生機盎然。

  綦希琨——

  以寫隸書見工的綦希琨,結體端莊,力求險峻而不失度,意追穩健而不平板,拙中藏巧,寓柔於剛。重抒情,崇個性。“立象以盡意”,虛實相濟,厚重而質樸。

  祝醒環——

  作為書法家的祝醒環,無論是隸書還是行草,從運筆,用墨,結體,章法,氣勢和韻味,都循法而不悖規,求新求變而有章可考。其行書,遒勁厚重之中透著靈秀。其行草,酣暢淋漓之中蘊含著力度。令人賞心悅目,給人以美的遐思。

  朱民貴——

  尤善草書的朱民貴,在市場經濟巨手的撥弄下而致使傳統的書法藝術變得失去法度和法度失去評判標準的時下,其書法定格在以美作為考量尺度,揮灑不悖規範,倜儻收放有度。

  周石鬆——

  在充滿深厚文化底蘊的京都琉璃廠東街一座典雅的畫坊門楣上,一行“周石鬆牡丹藝術研究中心”的匾額灼人眼目,這在首都以畫牡丹而得到國家文化管理機構準允成立“研究中心”者實屬鮮見。在“中心”廳堂內,懸掛著雍容華貴“國色”的紅牡丹,“顏色濃鬱如潑墨”的紫牡丹,“使令禁苑尊青黛”的綠牡丹,“青煙籠寶墨”的黑牡丹等等,佳作連壁,都出於以畫牡丹令人稱道的畫家周石鬆之手。

  周小申——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句銘言俚語,也適應於書畫家。畫是畫家情感世界的表現形式,是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的藝術表征。生長於巍巍太行山山麓的山水畫家周小申,將表現太行山作為創作的母體和表達情感的符號。其《太行山萬古悠悠》、《雲湧青山泉清清》和《雨後太行》等力作,真實生動地表現了太行山的雄姿與博大以及蒼茫與崇高的聖像。

  支英才——

  “尤工遠勢古莫比,咫尺應須論萬裏。”唐朝大詩人杜甫《戲題王宰畫山水圖歌》的讚譽,至今是國畫家們追求的境界。現在中國國家畫院進修的支英才,其山水畫作則是在尺幅之間著力於謀篇布局講究整體性、揖讓參差的思辨性和渾然合一的成熟性。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